宋征时:呼吁中国军方切勿血洗香港!(图文)

——致中国军队全体将级军官的公开信

8
7月28日入夜,在香港西环,港警多次施放催泪弹等驱赶示威者。(李逸/大纪元)

【编者按:这是作者七月发表的文章,鉴于香港目前的严峻态势,本文再次更新呈现。】

中国人民解放军全体将级军官:

本人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海外知识分子。因为看到诸位正面对着与香港前途和中国前途息息相关的重大事件,所以想直言不讳地与大家谈谈自己的想法。同时,我也作好了因此而被报复暗杀的思想准备。

知道诸位军务繁忙,但我还是恳请大家关注一下这份篇幅有限的公开信。

香港人民自2019年6月初以来的反对《逃犯条例修订草案》的全民性游行和大规模集会(简称“反送中运动”),引发了中南海领导层的不安。根据各种迹象,海内外媒体已经开始推测香港出现军事管制的可能性;甚至有媒体扬言要武力镇压。作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将级军官,你们肯定注意到了香港事态的发展。面对这一可能性,你们每个人自然都会有自己的想法。

诸位都是军队将领和军界高官,属于社会上有一定影响的人士,也都是中国现执政党的党员,甚至还有中共中央委员、中央军委委员。正因为如此,你们的一举一动,必须对全国人民(特别是香港人民)负责、对香港的国际地位负责、对中华民族的千秋青史负责。你们的一言一行,不能像处理日常军务那样,仅仅以军人身份、仅仅靠“完成任务”和“服从命令”的态度来面对这一当前出现的重大事件。

第一,众所周知,军队要组建在道义基础上,军事行动要符合道义原则。说一千道一万,向和平提出社会诉求和政治主张的人民群众大规模动用武力,怎么说都是对人类文明的反动。正因为此,哪怕是最反动的势力,在对和平的人民进行镇压时,总是要先寻找借口、捏造所谓“暴乱证据”,甚至蓄意制造冲突,而后才动手实施镇压行动。1989年“六四”事件殷鉴未远。三十年来,多少“平暴英雄”(包括最高级别的“共和国卫士”)为自己立功授奖的“荣誉”而感到愧悔或提心吊胆,乃至销毁自己的“荣誉”证书和奖状。因为他们都明白:自己镇压的是和平请愿的人民群众,而学生和北京市民的所谓“暴乱证据”则是伪造的。诸位都知道:希特勒当年以“国会纵火案”栽赃迫害德国共产党人,并要求纳粹党徒坚决执行迫害命令,不得对“纵火证据”质疑。这类凭借栽赃构陷、制造冲突来镇压人民的暴行,这种违背最起码道义原则的风气,也已经严重蔓延到你们党内、军内,毒化了体制内的政治生态,弄得人人自危,朝不保夕。这一点你们也由于身受其害而不无体会。因此,诸位有道义责任、也有切合自身利益的若干实际需要,来阻止这种暴行和风气向香港进一步蔓延。

第二,作为国防军,你们的使命是防御外敌入侵,而不是镇压本国人民。按理说,你们肩负着抵御外敌的使命。你们中间不少人曾在火线上直接参加过抗击外敌的战斗,你们中间有人还负过战伤,你们中间很多人因战功和其他贡献而逐级升迁。除了极少数纯属靠非正当因素而获得军衔者,你们大部分人至少因程度不同地履行了使命而获得将级军衔。对此,我谨向你们致以诚挚的敬意

。但与此同时,我也不得不痛心地指出,你们中间有的人,参加过1989年“六四”期间对学生和北京市民的镇压行动,或参加过同样误以人民为敌的其他镇压行动。

我理解,你们的初心是保卫国土、是为人民服务。我知道,在捍卫领土、抢险救灾等诸多行动中,你们有过无愧于人民子弟兵的表现。那么,是谁、是什么力量,时不时地要迫使你们把枪口指向人民?是谁、是什么力量,总是要迫使你们不得不执行镇压人民的命令?是党性,是扭曲人性的党性,迫使你们中间有些人违背了自己的初心、参与了镇压人民的行动。现在,面对香港的全民抗争,你们是否准备再度执行血腥镇压的命令?在历经血洗的神州土地上,诸位是否打算用手中的武器装备来上演新的一出历史悲剧?

我知道,你们中间不少人曾经为保卫祖国边疆而浴血奋战。我承认,你们中间没有谁一开始就想出卖国土。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自1949年以来,中国领土的面积却一而再、再而三地不断缩小。这是为什么呢?

1962年在中印边境东段,你们越过所谓的“麦克马洪线”勇猛出击、威震敌胆,收复了该线以南的中国领土。你们每个参战官兵都是当之无愧的战胜者,每支参战部队都是当之无愧的胜利之师。但是,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却命令你们立即后撤。为了服从党性和军令,你们不得不把刚刚收复的中国领土无条件地拱手交给入侵之敌。你们留在“麦克马洪线”上的历史形象,恐怕比当个印度军队的手下败将还要不堪。贵军的这一耻辱终难洗刷,直至今天。

几乎整个1980年代,你们为了制止越南当局蚕食中国陆地边界的挑衅行为,在中越边境老山、者阴山、法卡山等地区轮战,保卫了祖国的神圣领土,履行了军人的神圣职责。但是,在1990年代,根据中南海的决策,这些曾经被越军逐次蚕食又被你们一一夺回的中国领土,几乎全部划给了越南。中南海之所以要在1988年决定停止中越边境地区的轮战,是为了对付它预计有可能发生的国内学潮。若干部队“从老山主峰到天安门广场”,参加了1989年“六四”镇压。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一声令下,多少镇守边关的勇士,就堕落为戕杀人民的屠夫。贵军的这一耻辱终难洗刷,直至今天。

1969年在中苏边境的珍宝岛上,你们无所畏惧地抗击入侵之敌,在覆盖黑土地的洁白积雪上洒下了一腔腔鲜红的热血。在近乎处于全面劣势的条件下,你们敢于以弱制强,与优势装备的苏联军队反复较量。即使在战场态势不利的情况下实施防守时,你们抱着中华国土决不能丢掉一寸的誓死决心,照样打出了中华民族的英雄气概!贵军的参战部队都是捍卫北疆的英雄之师,你们每个参战官兵也都是响当当的北疆卫士。然而,后来发生的事却是对这些英雄官兵和英雄部队的侮辱,更是对中华民族的叛卖!这一令人愤慨的叛卖,就是迟浩田上将《战争离我们不远,她是中华世纪的产婆》讲话(稿)所披露的历史事实:“这些年我们按照小平同志的部署,把那么大面积的北方领土都让给了俄国,难道我们党中央是傻瓜?”相当于四十多个台湾面积的中国北方领土,就此被最终割离神州故土(当然,提到邓,只不过是江为自己卖国卸责的瞒天过海术)。与此同时,根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的命令,原沈阳军区各部驻军还要一律向后撤退至距国境线500公里开外的地域,以便在中国领土上沿国境线设置一条500公里宽的不设防地幅。贵军的这一耻辱终难洗刷,直至永远。

请问,中共中央、中央军委今后再下达诸如此类的命令,大家还要无条件服从和坚决执行吗?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如果命令诸位率部开赴香港、镇压香港人民的所谓“暴乱”(据诸位级别可接触到的内部文件,一般已足以判别所谓“暴乱证据”是大有疑点的),大家难道就应该大开杀戒、血腥镇压了吗?

第三,面对大规模镇压人民的命令,也许你们中间有些人认为“统治阶级要有统治意识”,谁不服统治就杀谁,这也可以理解啊。也许有些人认为自己作为军人,只能服从命令,别无选择;更何况镇压的执行者还可以升官晋爵,镇压的真相也可以仰仗官方来屏蔽遮盖。

然而,大规模屠杀人民的罪证真的能够永远被掩盖吗?大规模的反人类罪行难道有可能逃脱历史的审判吗?最终,掩盖会败露,罪行会暴露,真相会显露,战友会私下吐露,媒体会公开披露,广大人民群众会群起揭露。即使连党中央出卖大面积国土那样的最高机密,也会由内部泄露;即使像迟浩田那样的中央军委领导,也会向外界透露。

“六四”镇压后,原北京军区第27集团军,受到其军部驻地石家庄市人民的普遍鄙视和公然唾骂。就连命令、指挥27军实施镇压的中央军委,其班子内的杨尚昆等人,也多方推脱,谁都不敢出面为这支部队打圆场。在2015年至2016年新一轮军队改革中,首先被裁掉的就是27军。这还没有完。“六四”平反时或中共垮台后,第27集团军还将面对历史的审判。希望诸位不要重蹈该部覆辙。

兵法云:“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因此,面对开枪镇压的命令时,希望大家采用并创造各种策略和方法,尽一切可能避免向人民开枪。与此同时,也请大家尽一切可能保全自己,避免付出更高的代价。没有向人民开枪,就是为自己留了后路、为下级留了后路,也为上级留了后路,甚至可以说这是为你所在部队留了后路。而“平暴英雄”、“香港卫士”之类的“荣誉”,将会成为镇压者不可磨灭的罪证,历史会把它们永远陈列在耻辱柱上!

历史同样不会忘记在关键时刻保护人民的赤诚之心、勇于担当的铮铮铁骨。

当年“六四”戒严期间的5月21日,武力镇压人民的危机已经迫在眉睫。解放军七位上将联名致信戒严指挥部及中央军委,表示反对戒严,并大义凛然地呼吁:“绝对不能向人民开枪!”让我们永远记住为人民挺身而出的“七上将”:叶飞、张爱萍、萧克、杨得志、陈再道、李聚奎、宋时轮。贵军有这样的将领,诸位应当感到骄傲!

当年“六四”期间,原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少将拒不执行镇压人民的命令。原北京军区第28集团军军长何燕然少将、政委张明春少将为保护学生和北京市民而消极抗命,拒绝向天安门广场强行推进。原沈阳军区第39集团军116师师长许峰大校消极抗命,以电台故障为借口,不断延滞向天安门广场开进的出发时间…… 比起冒着敌人的炮火冲锋陷阵,他们置身家性命于不顾而守护人民的壮举实属更为不易、更为难能可贵!能有这样的同袍和战友,诸位应当有理由感到自豪!

我相信,既然贵军的队伍由炎黄子孙组成,就注定会在未来更多地涌现出这样的英雄儿女、这样的“真男儿”。我期待,贵军最终摆脱中国共产党的专制控制,由中共的党卫军转变为真正的人民子弟兵,并最终成为一个负责任大国的高度职业化的国防军。

第四,镇压人民没有好下场,逆历史潮流而动会被钉上耻辱柱。如果你们中间有人认为这些话只是空洞的说辞而置之不理的话,那些人总应该考虑一下自身的实际利益和现实处境。如果有人公然冒天下之大不韪、悍然镇压香港人民的话,在国际上必然会受到西方民主国家的正义制裁。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李尚福中将于2018年受到美国制裁,就是一个实际例证。何况李尚福被美国制裁的原因是贸易上的违法犯禁,还远不是镇压人民的反人类罪行。你们中间很多人有家属、子女、存款、房产在西方国家,因此诸位行事更要有敬畏之心而不要肆无忌惮。

敬畏什么呢?敬畏普世价值、人道主义、司法正义、人权宣言、联合国宪章、国际法准则、日内瓦公约,等等;更具体地说,就是敬畏诸位中很多人的家属、子女所在国、入籍国的法律,敬畏体现“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原则的《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敬畏中英两国通过《中英联合声明》这一外交文件而向国际社会所作出的共同承诺。要把这层意思表达得像贵军政治思想工作用语那样通俗易懂、简单明了,那就是一句话:“敬畏人民”——敬畏中国人民和世界各国人民。就当前形势而言,首先是敬畏香港人民。

敬畏人民并不丢脸,泯灭人性的党性、没有底线的“超限战”那才叫丢脸!“得道多助,失道寡助”。镇压人民的军队,不仅必然在道义上受到举世谴责,而且在军队建设等方面也会遭到重大阻遏和挫折。贵军从“六四”至今一直受到西方各国武器禁运的制裁,就是你们中间很多人已经感受到的鲜明例证。敬畏人民的军队才有可能真正成为正义之师、威武之师、文明之师。敬畏人民的军队才会真正赢得普世尊重。

第五,你们中间多数人出身平民阶层,如果有人准备在镇压行动中“坚决服从命令”、“出色完成任务”,并准备通过所谓“挣表现”来获取晋升之阶的话,那么请记住:那些人在参与血腥镇压而成为屠夫之后,他们实际上就已经自动注册为替罪羊的优先级候选人。因为中南海一旦需要减轻国际上的舆论压力和谴责声浪,或者需要部分平息民愤以在一定程度上挽回“党的形象”(这两种可能性都比“六四”时更大),到那时,把刽子手抛出来当替罪羊是较为有效且易于操作的常规选项。

一场大规模镇压,那么多军官参与其中,为什么偏偏就轮到那些人当替罪羊呢?因为到了筛选替罪羊的时候,镇压坚决、对党忠诚、领导看中、军事素质、军衔职务、学历奖项、战友情谊、老乡关系、贿赂当量等等,统统退居次要地位,首先要考虑的是家庭出身以及所谓的“红色基因”。

如果遵照体制内习用的排他法,肯定不能或绝对不该当替罪羊的,首先是“太子党”,即“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和以后历任正国级、副国级领导的子弟或后代。其次不能或不该当替罪羊的,是“红二代”,即中共建政时期省、部、军级高干的子弟或后代。再接下来是“军二代”,即军队师、旅、团、营级别的中层干部子弟,其父辈级别不高或不算太高,但在军中人脉广、根基深,更何况他们自己也早已“子承父业”,所以一旦入选替罪羊,影响面较广,也相当不利于军心稳定。接下来,当然就只有在“平二代”即平民及基层干部出身的军官中选拔替罪羊了。所以,你虽然已经将星在肩(章),但却出身于平民或基层干部家庭的话,那么,在镇压行动中千万不要为了“挣表现”而“冲锋在前”。

如果“太子党”、“红二代”中真的有人以“红色基因”携带者自居而极力主张靠大规模镇压来保党的话,如果“军二代”中真的有人想靠政治投机来进一步升官发财而请战去带兵镇压的话,那么请记住:李鹏、陈希同力主“六四”镇压最强硬,但升不了官;获益者却是江泽民。至于镇压还有可能导致的严重外交后果,李尚福中将的个案只属于可供参考的个案中烈度轻微的一例。

一旦发生血洗香港的悲剧性事件,在查证积极主张者、指挥镇压者之后,西方民主国家应该会采取一系列制裁措施,同时会向国际媒体界、国际法庭、国际刑警组织等通报这些人。海内外其他人士也很可能会在网上或通过其他手段搜索出镇压者子女、配偶、情妇等在美国等国的住址、学校、就业公司等,然后在海外媒体上点名动员他们劝说镇压者改邪归正。海外人士还完全可以通过爆料、媒体访谈、专题文章等方式,曝光其反人类罪行以及贪污腐败、海外资产等各种情况,从而提高这些人受西方制裁的概率,以及入选为北京当局镇压决策的替罪羊的可能性。因此,凡积极主张大规模镇压者、凡指挥镇压造成严重血腥后果者,不仅会受到西方制裁,而且有相当概率成为中南海的替罪羊。

恳切希望诸位三思而后行,好自为之。

第六,如上所述,遵照命令执行镇压行动者,即使没有受到西方制裁,即使没有成为北京当局的替罪羊,也完全有可能受到党内、军内派系斗争的牵累,有可能受到恶性竞争、挟私报复、无端诬告的伤害,有可能在中共体制内蒙受不白之冤,有可能被押上解放军军事法庭,甚至有可能被判处极刑。因为我们至少不能排除下列可能性:

你完全按照上级命令实施镇压,事后立功授奖;

你完全按照上级命令实施镇压,事后轮不上立功授奖;

你完全按照上级命令实施镇压,事后说你没有全部完成任务,或没有完成全部任务,应予以批评处分;

你完全按照上级命令实施镇压,事后说你执行任务时配合不力,对友邻部队造成人民群众若干无谓伤亡负有部分间接责任;

你完全按照上级命令实施镇压,事后说你执行任务有偏差失误,对人民群众过量伤亡负有直接责任;

你完全按照上级命令实施镇压,事后说你擅自更改部分任务的执行方式,对人民群众过量伤亡负有重大刑事责任;

你完全按照上级命令实施镇压,事后说上级领导并没有下达过镇压命令,你由于种种原因(比如“配合西方敌对势力”、“为晋升目的而蓄意激化现场矛盾”),擅自启动并指挥镇压行动,对故意造成人民群众大量伤亡负有极其重大的刑事责任……

在党内、军内日益恶化的政治生态中,在派系斗争无所不在的大环境中,在官兵关系、上下级关系、同事战友关系、各部队间关系、军政关系、军民关系都趋于恶化的大氛围中,贪污贿赂、腐败堕落、拉帮结派、弄虚作假、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落井下石、两面三刀、口蜜腹剑、你争我夺甚至你死我活,等等,早已蔚然成风。在如此丑恶且险恶的政治生态中,每一个率部赴香港镇压者就必须面对以上列举的所有可能性。显然,这些可能性决非仅仅是逻辑推论,而更有着处事实践上的参考价值。

我呼吁,你们中间任何人都不要率部血洗香港,任何人都不能让香港人民血染香江!

拒绝镇压人民者会上军事法庭。那时,当事人会怎么说呢?

积极镇压人民者同样可能上军事法庭。那时,当事人又会怎么说呢?

“六四”之后,因为拒绝执行镇压人民的命令,原北京军区第38集团军军长徐勤先少将遭到了完全不公正的审判。在解放军军事法庭上,徐军长一言既出,举座皆惊,全庭寂然:“不是历史的罪人,就是历史的功臣!”徐勤先军长此话掷地有声,至今还在中国政治的回音壁上激荡不已。

对此是罪人,对彼是功臣;反之亦然。

今天是罪人,明天是功臣;反之亦然。

是中共政权的罪人,就是历史和人类文明的功臣;反之亦然。

当然还有游离于两者之间的第三种选择,但那是高难度的技术活,况且经短时期后仍须再度抉择。

面对历史,作出选择。谁都有权利,谁都无可回避。

2019年7月25日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