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章启月正在步吴建民的后尘(图文)

3
2016年6月18日清晨4点17分,中共外交官吴建民在武汉遭遇离奇车祸身亡。吴建民是在海外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代表人物。图为2005年1月26日吴建民在瑞士世界经济论坛讲话。 (PIERRE VERDY/AFP/Getty Images)

章启月是中共驻纽约总领事。

吴建民是中共资深外交官,在海外积极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代表人物。

根据“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2004年2月18日发出的《前中共驻法国大使吴建民的调查报告》,吴建民驻法国5年,其中4年(1999-2003)曾积极参与迫害法轮功。1999年10月25日,在法国访问的中共独裁者、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接受法国《费加罗报》采访时,第一次公开诬蔑“法轮功是×教”。这次采访就是吴建民安排的。吴建民还经常以大使和使馆名义,替江泽民在法国华人社团中攻击、诬蔑、诋毁法轮功,并使用各种特务手段,骚扰、破坏当地法轮功学员正常合法的活动。

过去20年,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以各种形式大面积遭到恶报。2016年6月18日清晨4点17分,吴建民在武汉遭遇离奇车祸身亡。

2015年1月22日,因为坚持在法轮功问题上讲真话,在中国大陆被迫害15年零5个月的我,逃离中国,来到美国纽约。

刚到美国,就有朋友劝我立即向美国政府申请政治庇护。虽然我人已到了美国,但我仍心系故土。我想再等一等。根据美国的有关法律,向美国政府申请政治庇护的最后期限是一年。我想再给中国领导人一年时间,把依法维护我的人权的宝贵机会留给中国领导人。

2015年11月17日至2016年1月19日,我给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总领事章启月寄了8封特快专递,在写给章启月的8封信后面,附了8封我写给中国领导人的信,将法轮功的真相,我的信仰自由权、言论自由权、人身自由权、申诉权、检举权、控告权、工作权、通信自由权、批评权、建议权、人格尊严权等,受到严重侵犯问题写得清清楚楚。

但是,直到2016年1月22日前,我没有收到章启月的任何回音。我不得不在我到美国一年期满前两天,将我的政治庇护申请寄给美国移民局。很快,我就收到了美国移民局的回信,获得了合法留居美国的权利。

一踏上美国的领土,我仿佛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在这里,修炼法轮功是合法的,每个法轮功学员都享有充分的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免于恐惧的自由,免于匮乏的自由。

我到美国快5年了。无论是读法轮功的书籍,还是在公园里炼法轮功,还是参加法轮功的各种活动,没有一个美国警察找我任何麻烦。法轮功学员在纽约曼哈顿举行万人大游行,在纽约地铁站、机场、码头、帝国大厦、洛克菲勒中心、时代广场等著名景点讲真相,搞活动,全都得到美国警察的保护。

但是,中共把迫害法轮功的魔爪,也伸到了美国,伸到了纽约。在这里,我也听到、看到了极少数华人面孔的人攻击、谩骂、诋毁法轮功的场面。这是文明的纽约街头,出现的极不文明的噪音与丑陋场景。

章启月是中共在纽约的总代表。我有理由怀疑,章启月是中共在纽约迫害法轮功的各种活动的幕后总指挥。

有一个叫李华红的华人,长期在纽约法拉盛街头从事反法轮功活动,甚至出现推搡、脚踢、辱骂、威胁法轮功学员的恶劣行为。根据公开资料,李华红担任主席的“全球华人反邪教联盟”是“中国反邪教协会”创立的海外机构,该协会直接受控于中共。李华红因为在街头滋事,多次被美国警方抓捕,被告上法庭,被刑事、民事、小额法庭提审,曾被纽约皇后区刑事法院判决有罪。

2015年3月3日,李华红等被11名法轮功学员及2名社区人士告上纽约东区联邦地区法院。据报道,李华红等须支付50万美元诉讼费,但是,她根本不在乎,甚至扬言,即使花100万美元,也不怕。这些钱是不是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出的?

2017年,以李华红为首的“全球华人反邪教联盟”违反主办方规定、在游行队伍里举中共五星旗,自2018年到2020年被取消游行资格。今年2月9日,纽约法拉盛举行新年大游行,李华红出钱招揽约300人,在缅街两侧举着血红的五星旗。李华红的钱是不是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出的?

2017年7月16日晚,纽约法轮功学员在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前面,举行反迫害集会。活动开始不久,在马路对面,突然来了一批戴红帽子,穿红衣服,扛红旗的人,一溜儿排开。然后,大声高呼各种谩骂法轮功的口号,有的甚至声嘶力竭。这红彤彤的一片,加上闹轰轰的乱喊乱叫,给我的感觉是:文革时期响应毛泽东的号召“破四旧”的红卫兵漂洋过海来美国了。一阵喧嚣过后,突然听不到声音了。我抬头一看,这“一片红”已经撤走,正鱼贯走进中共驻纽约总领事馆。这些人是不是中领馆花钱“请”来的?

2003年5月1日,中共驻加拿大多伦多副总领事潘新春在《多伦多星报》发表文章,恶毒攻击法轮功学员契普卡。同年8月,契普卡以诽谤罪将潘新春告上法庭。2004年2月3日,加拿大安大略省高等法院宣判:潘新春以制造仇恨的恶毒语言,诬蔑加拿大公民乔契普卡所修炼的法轮功是“罪恶的X教”,判潘新春犯诽谤罪成立。在民事诉讼中,法官判潘新春需付给契普卡所要求的1000加元,并需缴付诉讼费10000加元。

从被告上法庭的那一刻起,潘新春一直不敢为自己的言论和行为负责,不敢上法庭面对原告,不敢为自己辩护,最后,灰头土脸悄悄溜走。

这是世界上第一个以法轮功学员的名义,起诉一个中共外交官在海外迫害法轮功的案例,也是第一个中共外交官由于散播对法轮功的仇恨被西方法庭判决有罪的案例。这个案例是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驻外使领馆官员的前车之鉴。

近年来,美国对宗教信仰自由的保护力度明显加大。今年5月30日,明慧网报道,“美国国务院官员日前告诉一些宗教及信仰团体,他们意在更加严格审核签证申请、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拒发签证,包括移民签证和非移民签证(如旅游、探亲、商务等),已发签证者(包括“绿卡”持有者)也可能被拒绝入境。国务院官员还告知美国法轮功学员,可以向他们提交迫害者名单。”

7月21日,明慧网报道,法轮功学员近日已向美国国务院递交了一批迫害者名单。美国国务院官员告知,已收到名单,会进行审核并依法处理。国务院官员还透露,不只是人权迫害者本人,连他们的配偶、子女,都在惩罚之列。近年,在中国,已有多人因迫害法轮功被美国驻中国使领馆拒发签证。

所有在美国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使领馆官员,都可能被法轮功学员列入迫害名单,提交美国国务院,成为美国制裁的对象。

美方还透露,全球已有28个国家已经或计划制定,与美国《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类似的法案,对人权迫害者拒发签证,冻结其海外资产等。也就是说,不仅美国,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也可能对侵犯法轮功学员人权者,包括中共驻外使领馆官员,实施制裁。

在2015年12月19日致中共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的信中,我写道:“我做事有始有终。对我做的每一件事,我今天要负责,明天要负责,将来也要负责。其实,每个人对自己今天做的事,明天和将来都要负责,只是负责的方式不同而已。周永康当年紧跟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今天却被判无期徒刑,一家人几乎满门都遭恶报。”

孟子讲“无是非之心,非人也”。我寄给章启月的信,涉及的都是大是大非问题,如有人伪造我的电脑、U盘、MP3的鉴定结论问题,泄露中共军队总参谋部绝密文件问题,隐藏在中共最高层的严重腐败分子向赖昌星泄露绝密文件问题,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责任问题,江泽民将相当于40多个台湾的中国领土无条件送给俄罗斯等国的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问题等。但是,我寄给章启月的信,全都没有任何回音。

之后,我在新唐人、大纪元、希望之声发表了多篇跟章启月劝善的文章,比如,《请章启月总领事不要步吴建民后尘》,《章启月总领事:你的选择决定你的未来》等,章启月照样视而不见,充耳不闻。

之后,我发表了一系列猛烈抨击章启月的文章,如《中共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根本不爱中国》、《章启月总领事已决心跟江泽民一条道走到黑了》、《查办中共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的证据》等,章启月照样麻木不仁。

如上所述,每个人都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作为中共驻纽约总领事,章启月是生活在纽约的中国公民与中国政府之间沟通的桥梁,下情上达与上情下达,是章启月的法定职责。对于我被迫向美国政府申请政治庇护之前提出的正当合法的诉求,章启月长时间麻木不仁,完全丧失国格人格。章启月必须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我做事是非常注重保留证据的。我把我给章启月写信、寄信的情况,全部记录在案。其中包括这些信是哪一天写的,写给谁的,哪一天寄的,寄给了谁,邮件编号是多少,查询结果如何,等等。2016年1月15日,我编辑了一本《关于向美国政府申请政治庇护——王友群寄章启月总领事七封特快专递相关证据》。

如果美国政府需要,我会将这本证据提供给美国政府。

一旦大审判开始,我一定会将这本证据提交给负责审判的法官。

善恶有报是天理,而且毫厘不爽。吴建民以为追随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将来一定会有好果子吃。结果,离奇丧命。

这里,我再次正告章启月以及章启月们:继续跟着江泽民一条道走到黑,最后必定害人害己害子孙!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