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中共间谍为何会盯上比利时(图文)

4
比利时是欧盟众多机构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总部所在地,吸引了野心勃勃的间谍目光。。(OLI SCARFF/AFP/Getty Images)

比利时以其巧克力、炸薯条和啤酒而闻名;同时,比利时也是中共间谍活动的主要地点。对此,比利时当局也开始有所警觉,同时,欧盟也希望能对中共有一个统一的态度。

去年,当一名中共间谍被引渡到美国时,美国司法部赞扬比利时当局提供的“重大协助”,这名间谍隶属于中共国安部下属的江苏国安厅。

根据美国的起诉书,徐彦军(音译, Xu Yanjun)在比利时会见联络人后被捕。徐彦军到比利时的“目的是讨论和接收他要求的敏感信息”。徐被指控企图从事经济间谍活动,主要目标是通用电气航空(GE Aviation)。该案正在审理中。

比利时看上去似乎不像是一个中国(中共)间谍的目标。实际上,根据比利时国内情报机构――国家安全局(Veiligheid van de Staat – Sûreté de l’Etat , VSSE)的说法,该国是间谍的巢穴。国家安全局说,特工的数量至少与冷战期间一样多,而布鲁塞尔是他们的“棋盘”。

约有250名中共间谍在布鲁塞尔工作
比利时是欧盟众多机构和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总部所在地,吸引了野心勃勃的间谍目光。外交官、议员和军事官员在比利时相互交流,分享八卦和想法,比利时的战略位置使其成为中共在欧洲施加影响的重要场所。

位于布鲁塞尔的埃格蒙特皇家国际关系学院研究员布鲁诺•海伦道夫说:“我们拥有北约和欧盟等国际机构的事实,使比利时成为中国(中共)的自然关注点。”“众所周知,布鲁塞尔有很多间谍,而如今,来自中国的间谍活动已成为人们日益关注的主要问题。”

今年二月,德国报纸《世界报》(Die Welt)援引了欧盟外国和外交机构――欧洲对外行动局(European External Action Service)一项未发表的评估,该评估表明,约有250名中共间谍在布鲁塞尔工作,超过俄罗斯。中共驻欧盟代表团则对此否认,表示对“毫无根据”的报导感到“震惊”。

然而,事件仍在继续。荷语区的布鲁塞尔自由大学(Vrije Universiteit Brussel, VUB)孔子学院的中方院长在被指控犯有间谍罪之后,于10月被禁止进入欧盟申根地区八年。

对徐彦军的起诉书还概述了中共采用的方法,据称徐的职责包括从美国“以及整个欧洲”的航空和航天公司获取商业机密。他使用别名邀请专家去中共工业和信息部下属的南京航空航天大学作演讲,并支付费用。他负责确保目标人员携带一台可以获取数据的工作计算机。

北约将在决策中密切关注中国(共)不断增长的军事力量。图为布鲁塞尔北约总部的旗帜。(KENZO TRIBOUILLARD/AFP/Getty Images)

通过布鲁塞尔 你可以进入欧洲乃至美国
美国仍然是北京从事间谍活动的核心,联邦调查局局长在7月表示,中共正试图“以窃取我们的利益来提高它们的经济”。欧洲似乎越来越受到中共关注,在波兰、法国、德国和英国均有获证实的中共干涉案例。

有20多年和中国打交道经验的前英国外交官查尔斯•帕顿(Charles Parton)说,“中国(中共)比10或20年前变得更加活跃。”

帕顿目前是位于伦敦王家联合服务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他说,间谍活动是从学术界到“技术外泄”整个干扰活动范围的“远端”,即收集数据然后发送回中国进行挖掘。

比利时的精英阶层通常对中共持宽松态度,该国政治体制破裂,使得制定统一战略变得更加困难,选举六个月后仍然没有政府。

即使欧盟对中共采取更加怀疑态度的立场――不再天真幼稚,如一位欧洲高级官员所说那样的――比利时却向中国投资敞开大门,从能源、航运到技术等战略领域。比利时外交部表示,比利时正在“以务实方式”回应中共。

人民大学国际事务研究所所长、前驻布鲁塞尔的中共外交官王义伟谈到比利时时说:“他们拥有中国需要的非常先进技术。” “通过布鲁塞尔,你可以进入欧洲甚至美国。”

比利时对中共间谍威胁有所警觉
曾担任比利时联邦议会内政委员会主席,直到今年失去职位的布雷希特•维梅伦(Brecht Vermeulen)于2014年当选为新弗拉芒联盟党(N-VA)议员后不久,就加入中国友谊小组,该党是当时执政联盟中的最大党。

在他的五年任期内,维梅伦数次前往中国,在那里中共官员们向他介绍了人工智能、面部识别和网络安全方面的技术发展。在那段时间里,N-VA政策从同情台湾和香港,并与中共保持距离,演变成维梅伦所谓的“真正的政治”。

他在弗拉芒根特市的一次采访中说:“我认为我们必须向中国人(中共)打开更多的大门,看看他们的反应如何。”

尽管如此,一些迹象表明比利时当局已经意识到了潜在威胁。

2016年,中共国家电网公司竞标购买比利时能源公司Eandis的股份,中共国家电网公司的员工人数超过布鲁塞尔居民人数。比利时国家安全局档案在最后一分钟泄漏,敦促要“极为小心”,理由是比利时的技术可能会被中共军方使用,而且计划中的投标从未进行过。

极右翼的弗拉芒利益党(Vlaams Belang)地区议员菲利普•德温特(Filip Dewinter)因涉嫌与一个从事中共间谍活动的组织存在关系而受到调查。在发现德温特没有犯罪后,调查放弃。

“也许我对这些人抱有太大信心,”比利时《晨报》(De Morgen)在二月份援引德温特的话说,他并补充说,现在对中共间谍活动“更加了解”,并且需要“谨慎”。

埃格蒙特研究所(Egmont Institute)的海伦道夫(Hellendorff)表示,尽管比利时现在对中共有“一些战略性思考”,但该国各机构之间并未达成全面共识。

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接掌欧盟委员会(执委会)主席。( FREDERICK FLORIN/AFP/Getty Images)

欧盟希望对中共统一立场
另一方面,新任欧盟委员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对北京的看法清晰而现实,一位欧盟高级外交官表示,他认为这种趋势转向会形成欧盟对中共更加统一的立场。

在对待俄罗斯与中国(中共)问题上,冯德莱恩被认为是鹰派人物。今年1月她在接受采访时曾经表示,她认为中共在用一个友好的面孔哄骗欧盟, 让欧盟放松对中共的警惕,并在经济上依赖中共,而中共在此过程中却不声不响地、一步一步地扩张自己的实力。

她曾表示,中国共产党所采用的国家政府制度并不容易面对,但她也说:“我确信,人由本身寻求自由的程度来定义。因此,我不相信北京的全面控制人民可以长远持续。早晚,人们会反抗这种形式的政府。我相信,在这些人民的自由和自决的愿望下,这些人民的愿望在不断增长。”

德国将在明年主办欧盟27国领导人和习近平的首次峰会时,努力促进这一团结。对于布鲁塞尔来说,2020年似乎将是面对中国的风险和回报的一年。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