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中共蛊惑和煽动下城市劳工的罢工和农村二流子的非法暴力行为

5

1003《中共正史纪事本末》第一卷

三、中共蛊惑和煽动下城市劳工的罢工和农村二流子的非法暴力行为

诱骗劳工作恶的“工人夜校”

中共成立时的第一件大事就是煽动工人暴动。为此,专门建立了一个叫做“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的中央级机构。这个机构的总部设立在上海,所以,应该认为,上海是中共最早蛊惑和煽动工人为其火中取栗的地方。

当时的中国劳工大多是文盲。所以要煽动他们弄懂“马克思主义的道理千头万绪,归根结底,就是一句话:造反有理。”(按,此是毛泽东在延安时期的胡话,此地提前引用)之类的理论,不是件轻而易举的事。所以先要教他们识字。于是,创办了工人夜校。

上海普陀区的槟樃路小沙渡路(今西康路安远路)至吴淞江(苏州河)一带 ,是纺织工人最集中的地方。这里不但有中国人自己开的纱厂,更有日本人的几家冠名“内外棉”的纺织厂。中共在成立前的一九二零年,就由李启汉选择了槟樃路的锦绣里开办了第一个工人半日学校,利用工人上下班的时间差上课。一批在校的大学和中等专业学校的学生听说是教劳苦大众识字,纷纷前来义务教课;工人听说不花分文就能读书,报名十分踊跃。所以,这所夜校一时办得很是红火。

除了锦绣里的沪西工人夜校,后来开办的外国语学社和平民女校等识字班,都是中共发迹的原始地。

上海西摩路(今陕西北路) 上的上海大学校址(左)。这是位于劳勃生路小沙渡路口的沪西著名的大自鸣钟钟楼(该钟楼建于一九二六年,一九五八年被中共拆除)。由此,这一带南至槟榔路、北至吴淞江的大片地区都被称为”大自鸣钟”,是中共建立之初煽动工人造反最猖獗的地区(中)。 上海杨树浦同样是工人集中地,夜校也就特别多。这是八埭头工人夜校遗址(右)。

利用青年学生对劳苦大众的热爱,让他们义务教工人识字(左)。 苏州(平江)的工人夜校读本(中)。用俱乐部的形式也是合法宣传造反的场所。这是上海的沪西工人俱乐部原址(右)。

但中共的目的并不在真的叫工人学文化以使其开化,而是使其更加愚昧,所以在它的专门机构成立后,主要是向其灌输马列主义,暗中煽动工人怠工和罢工。毛泽东后来说过“没有文化的军队是愚蠢的军队”,其实,有时候,有了“文化”的人会更愚昧。

此后,全国各地的工人夜校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成为共产党手里不可小噓的一串串小鞭炮。

香港海员罢工

中共发迹后一直吹嘘自己第一次领导工人运动就取得了伟大成就,这就是香港海员大罢工。其实,这次罢工是国民党领导的。

一九二零年底,孙中山订立劳工法案、工会条例。海员工会于次年三月在香港成立,并分别在广州和香港登记注册。会长和副会长等领导层全是国民党员。 是年底,香港两大英资公司渣甸和太古船务公司海员向资方要求加薪被拒。一九二二年一月二十二日,由香港海员工会领导的大罢工开始。短短一周内参加罢工的海员多达六千多人。至一月底,其他公司的海员以至码头起货工人和煤炭工人也相继响应,人数达三万多。当时香港海运瘫痪,一百五十多条船舶滞留维多利亚港内,但资方仍坚拒加薪。港督司徒拔封闭了香港海员工会。香港其他行业同情海员工人的遭遇,发动总罢工。港府派人到外地招募新工人,由英军派人驾驶因罢工而停航之天星小轮。罢工海员封锁香港,禁止广东各地粮食运港,并得到广东等华界向应。

香港海员工人罢工。图为工人和市民在欢庆胜利。
香港海员工人罢工。图为工人和市民在欢庆胜利。

总罢工期间,不少工人离开香港,北上返回华界。英政府于是下令九广铁路停驶。一九二二年三月三日,约两千人的罢工工人步行返回广州,当队伍途经沙田时遭香港军警开枪阻止,造成三死八伤。在香港历史上称沙田惨案。此事引起香港华人更大愤怒与恐慌。事后劳资对立不断,香港政府也参与调停却未果。最终英国驻广州总领事代表出面调停,劳资及香港政府达成协议,资方同意加薪15-30%,港府解封工会、释放被捕人员,并发放抚恤金予沙田惨案受害者。大罢工历时五十六天。香港政府、英国政府甚至粤港富商开始怀疑孙中山会倾向苏俄,部份粤港商人与英商开始倾向推翻孙中山、支持陈炯明。

这次罢工,中国共产党也有党员参与了。共产国际代表马林看到孙中山与海员罢工,大力赞赏,并建议共产国际以国共合作的名义来促进中国革命。不久,国共合作成功,国民党的厄运来临。

罔顾史实的油画《毛主席去安源》

经历过“文化大革命”的人都知道当时出现了一幅油画,标题是《毛主席去安源》。

胡春华故意放大历史事实并以此作为批判刘少奇的历史教材而创作的油画《毛主席去安源》(左)。 提前一看,可博一笑:美籍华裔曹勇亦步亦趋地画了习近平重返插队落户地的巨幅油画《重返梁家河》,引领愚昧的国人纷纷前往朝圣(右)。其实,类似梁家河知青插队落户的“圣地”,全国有百万以上,中国的山南海北,随便哪里都有“梁家河”。

中央工艺美院一位姓胡的小青年为奉承当时的“万岁”,故意放大历史事实而创作了一幅油画。画面上,一个“神采奕奕”的男人,穿一件蓝布长衫,手持一柄桔红色的雨伞,踏着长满青草和荆棘的羊肠小道,向着安源开拔。此画于二十世纪末在香港的拍卖会上已经拍出了天价的数字:港元四十五万。

中共还有一个大号人物刘少奇。他曾经说过一句著名的话:(在安源)“抛头露面的是李立山,埋头苦干的是我。”

刘少奇代表中共策动的安源路矿工人罢工

毛泽东也去过安源。只是因为他后来通过阴谋、阳谋篡到了中共最高的位子上,善于钻营的人们就把这个并不重要的角色放到了最醒目的、特立独行的位置上了。

那一年的安源发生了这么一件事:

一九二二年,二十四岁的刘少奇从苏联学习回上海,分配到劳动组合书记部工作。随即派往湖南。九月,被调往安源参加李立三领导的工人运动,筹备路矿工人罢工。罢工五天即取得部分成功。之后,安源路矿和汉阳铁厂、大冶钢铁厂等五厂矿成立汉冶萍总工会。那是当时全国最大的产业总工会,刘少奇被选为委员长。在全国工人造反进入低潮时,唯有安源路矿工会独存。李立三在那里建立了第一个党支部,担任支书。安源工运的骨干分子和武汉近三千人的全总武装纠察队员,后来都成为毛泽东带领的秋收抢粮暴动的中坚力量,安源的矿警队后来成为毛泽东手下的工农红军三十二团。刘少奇也因此成为全国著名的工运领袖。这时,全国总共两百多名中共党员中的三分之一在安源。

是刘少奇,而不是毛泽东,才是第一个真正煽动工人造反的中共党员。

京汉铁路工人因罢工而血流成河

一九二三年 二月七日,江岸工会代表在去工会办事处途中,遭到枪击,工人纠察当场被打死三十多人、打伤二百多人,这就是 “二·七”惨案。以此为标志,中国共产党唆使的全国范围内的工人造反作乱从此偃旗息鼓。

中共策划的京汉铁路工人罢工使江北江岸地区血流成河(左)。 共产党员林祥谦在接受枪决前据说“大义凛然”。

中国劳动组合书记部从一九二二年一月至一九二三年二月的十三个月里,诱使全国工人举行大小罢工一百多次,死伤工人不计其数,这便是中共为了自身的利益,让工人充当炮灰的第一个大动作。

这次罢工的惨剧,迫使中共认识到,侏儒,根本无法与巨人抗争。他们必须寻找新的办法,使出新的伎俩,耍出新的阴谋。这才有了令孙中山终身遗憾的第一次“国共合作”。

海陆丰的农民暴动

中共还成立了“农民运动讲习所”,鼓动广东和湖南等地的农民造反。其中最著名的是彭湃煽动的海陆丰农民暴动。

一九二一年,二十五岁的彭湃从早稻田大学经济科学成回国,在广州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出任海丰县教育局局长,而后从事农民运动,并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农民协会。

一九二三年元旦,彭湃又建立了海丰县总农会,自任会长。与此同时,彭湃还加入了中共。海丰农会发展迅速,并扩大至惠州地区及广东全省,同年五月广东全省农会成立,彭湃被推选为省农会执行长。

一九二四年,陈炯明解散农会并禁止其活动。于是,彭湃到广州投奔孙中山,并接受共产国际指示,以个人身份加入国民党,图谋发展。一九二七年,彭湃参与领导了南昌叛乱,失败后随军南下广东发动海陆丰暴动,占领了海丰、陆丰两县并成立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政府,形成割据势力。

这是中共第一个地方割据政权。在这个政权存在的短短两个多月时间里,给当地百姓带来的是“红色恐怖”。彭湃告诉手下:“准群众自由杀人。杀人是暴动顶重要的工作,宁可杀错,不要使其漏网”、“将这批豪绅地主剖腹割头,无论任何反动分子,都毫不客气的就地杀戮,直无丝毫的情感”,他甚至提出要对“土豪劣绅”、“大杀特杀,杀到他干干净净”,杀到海港的水“都成赤色、各人的衫裤都给反动派的血溅的通红”,他还要参加海丰县工农兵代表大会的代表每人负责杀二十人。

在这红色恐怖中,四十万人口的海陆丰地区有一万多人被处死,有些全乡被焚烧。有超过五万名民众逃到香港、广州避祸。而一些赤卫队员从最初的胆怯变成了杀人不眨眼的狂徒。狂徒们还想出了杀人的新花样,将人大卸四块,再煮熟吃掉;将人关在板箱里慢慢锯成一块块。

有杀人不眨眼的拥有“农民王”和“杀人魔王”称号的中共党员彭湃(左)。彭湃策动的海陆丰农民暴动,杀人血流成河(中)。  位于上海龙华镇的上海淞沪警备司令部旧址。彭湃就在此被枪决(右)。

一九二八年二月,海陆丰苏维埃政权被政府军击溃,彭湃率领残部逃至大南山地区。同年,受中共中央指令,彭湃离开广东,绕道香港转往上海。第二年八月,由于军委秘书白鑫的告诉,彭湃等人被国民党逮捕,六天后在上海龙华法场执行枪决。

一个名牌大学的毕业生,本应该是文质彬彬地去从事他的经济工作,回国后却走入歧途,加入了中共,好人立马变成坏人,而且迅速成为一名杀人如麻的刽子手,最后自己也不得好死。

《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对痞子的赞美

在毛泽东的早期著作中,《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是被中共吹捧为一篇“很有见地”的文 章,并将其奉为中共革命成功的“圣经”。有一段最为广泛传播的话就出自此文:“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另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要把富人“打翻在地,并踏上一只脚”,“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也可踏上去滚。”大胆妄为而又嚣张至极。中共日后的一切暴力行为盖出此蛊惑。

此时的湖南是全国农民运动的中心,许多游民无产者(又称二流子或流氓无产者)加入农民协会并进入了领导层。

毛泽东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高度赞美给“土豪劣绅”戴高帽子的行为。四十年后,他发动的文化大革命初期,造反派和红卫兵以给“走资派”戴高帽为乐。这是中共黑龙江省委书记兼哈尔滨市委第一书记的高级干部任仲夷头戴高达两米半的高帽在弯腰挨斗。

流氓无产者或游民,是指无固定职业游走于城镇农村的边缘群体。历史上改朝换代 的造反动乱中,都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从黄巢、李自成、刘邦、朱元璋到洪秀全,都是游民从底层跃上成为枭雄霸主的例子。他们打乱了社会正常演进程序;他们脱离了社会秩序、失去角色位置,是没有根基、随时势浮沉的一群。从总体上来说,他们是反社会反现实的,而且随时都可能引发出破坏一切的能量。他们又没有文化教养,一无所有,为求生存,他们极富攻击性。他们是我国传统社会中最具有政治主动性的一伙,敢于索取不属于他们的东西,特别是在社会动乱或改朝换代之际,常常在世事变化中获得最大利益。

因此,毛泽东不遗余力地赞美他们,他认为,游民无产者是革命基本力量之一部分。

二十年代毛泽东的农村包围城市,武装暴力夺取政权的思想应该产生于这一时期前后。在实践中,他尤其看准了游民无产者好勇斗狠、不怕死的能量, 他认为,“游民无产者……很能勇敢奋斗,但有破坏性,如引导得法,可以变成一种革命力量。”所以他大声疾呼痞子运动“好得很!”该文在一九四八年被中共晋冀鲁豫中央局作为“党内干部必读”的文件。毛泽东对游民无产者是理直气壮肯定其造反精神的。

得权后的毛泽东,在历次政治运动中,无论是土改、打老虎、三反五反、大跃进、四清或文化大革命,一开始,总是利用这伙人打头阵。

农村二流子的形象(左)。毛泽东认为,这是中共在农村搞无产阶级革命的依靠力量。用半把菜刀(毛泽东说是两把还有人说是三把菜刀)杀人起家的共军元帅贺龙就是中共党内这个形象的典型代表(中)。有人认为,如果人人动辄就拿起菜刀杀人造反,毋须两天,地球立刻就变成地狱。另有中共流氓如呲牙咧嘴的共军中将、新疆杀人王王震与其一丘之貉(右)。

毛泽东在考察报告里重点批判了“有人污蔑农民运动是痞子运动”的观点。其实,湖南的农民运动就是一场真正意义上的痞子运动:

毛泽东赞美农民协会掌权,要它发号施令,指挥一切,站在一切人之上。

农民在乡里胡作非为,造成恐怖。毛泽东说“这种过分举动是非常需要的,每个农村都必须造成一个短时期的恐怖现象。”

发明了用戴高帽子侮辱人格的方法,使土豪劣绅颤栗,每日放心不下,坐卧不宁。

痞子运动中的口号是“有土必豪,无绅不劣”,革命行动是“土豪劣绅的小姐少奶奶的牙床上滚一滚”。毛泽东说“好得很”。

以推翻菩萨的神权,到建立农民武装,直到限制养猪养鸭杀牛。毛泽东认为,就应该这样!矫枉必须过正。

提前阅读 “盛世”笑料——切菜刀管制

中共自己“半把菜刀闹革命”,得权后就对“菜刀”二字特别敏感和害怕。虽然一直强调“制度自信”,却从来没有自信过。中国历史上只有两个短命的朝代(秦朝和元朝)以及“保证千秋万代江山永不变色”的党国实行过或实行着家用切菜刀管制。

北京一家商店的通告:“由于中秋期间政府加强刀具管理,本店停止出售各类刀具”(左)。一家新疆饭馆内,怕顾客也象贺龙一样抄起菜刀就闹革命,给菜刀上了锁(右)。

不管大小刀具,都必须管制(左)。 新疆人如经批准,可以购买菜刀一把,但必须给所购菜刀打上二维码(右)。                  

事实上,中共早期第一代领导人如贺龙等,正是来自这一革命时期中的游民无产者。一九二七年的湖南农民运动,也是催生无产阶级“老一辈革命家”的摇篮。所以毛泽东当时在文章里称赞他们是“革命先锋”、是“成就那多年未曾成就的革命大业的元勋。”他在一九六四年八月十八日一篇《关于哲学问题的讲话》里说:“什么北大、人大(按,分别指北京大学和中国人民大学)!还是那个大学好,我就是绿林大学的,在那里学了点东西。”一九六四年十二月二日,毛又在中央“四清”工作座谈会上说,“勇敢分子也要利用一下嘛,我们开始打仗,靠那些流氓分子,他们不怕死。有一个时期军队要清洗流氓分子,我就不赞成。”所以,四清工作队所依靠和利用的大多是这类人。

由此可见,组成中共的基本力量就是流氓无产者。

“大无产者”毛泽东坐上龙庭之后,就自豪的宣称:“什么北大人大?老子是绿林大学毕业的!”

中共假国民党领导“五卅”运动的名义鼓动工人捣乱

五卅运动是民国时期中国人民反对帝国主义和反对当政的军阀势力的一场爱国民族运动,是由中国国民党上海执行部策划及领导的第一个重大群众运动。

一九二五年(民国十四年)二月,上海日商“内外棉株式会社”第八厂发现一童工尸体,工人相信为日籍管理人员用铁棍殴打致死,于是全体罢工。后经上海总商会调停,日商承诺不再打骂工人了事。四月十九日,青岛日商大康纱厂四千余名工人为争取工会权利、增加工资举行大罢工,成立罢工委员会,散发《青岛大康纱厂全体工人泣告书》。内外棉等日商工厂工人积极响应,形成全市日商纱厂工人联合大罢工。所以这次罢工又称沪青大罢工。

五月,多家日本纱厂以男工引发工潮为由,将所有男工解雇,引起二十二家上海工厂大罢工,再由总商会调停,正准备复工之际,第八厂再开除数十名工人。于是八名工人代表,再向资方交涉,内外棉株式会社七厂的日本资方人员,因为与有共产党员身份的工人顾正红发生争执,冲突下开枪打死了顾,另七人受伤。工人向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求助,亦被逮捕。在日本政府的压力下,青岛胶澳商督办出动警察和保安队强迫工人复工,将中共青岛支部书记逮捕,继而驱逐出境。

共产党员李立三代表共产党创办的上海总工会在大会上煽动罢工情绪(左)。上海“三“罢”时的场景(右)。

事件发展至一九二五年五月三十日。上海等地工人游行抗议日本棉纱厂非法开除及殴打工人,遭到开枪镇压,引发流血事件。在中共利用国民党的名义鼓动下,上海部分工人、学生和商人举行了“四罢”(即学生罢课,工人罢工,商人罢市,警察罢岗)。中国国民党上海执行部决定发动学生和工人在三十日到租界内举行示威游行。是日,数千名工人、学生.和其他群众到上海公共租界各条马路组织大示威游行,抗议日商内外棉纱厂资本家无理枪杀工人顾正红,要求释放因声援工人罢工而被捕的学生,反对公共租界工部局的印刷附律、增加码头捐、交易所注册等提案。下午,大量学生聚集到最繁华的南京路,与英国巡捕发生冲突,有十多人受伤,其中有一百多人被捕。到下午三时,约有上万群众涌到老闸捕房门前交涉。下午三时五十五分,英国籍捕头下令向群众开枪,打死十三人,打伤四十多人,另外逮捕四十九人。工部局宣布戒严,租界内的大学被封闭。这就是“五卅惨案”。

当场死亡的十三人是(名单里没有一个是共产党员):

何秉彝,上海大学学生                  尹景伊,同济大学学生

陈虞钦,南洋附中学生                  唐良生,华洋电话局接线生

陈兆长,东亚旅馆厨工                  朱和尚,洋务职工

邬金华,新世界职工                      石松盛,电器公司职员

陈光发,包车行车匠                      姚顺庆,琴行漆工

王纪福,裁缝                              谈金福,味香居伙友

徐落逢,商贩       

 

后期,由于商人和中共的矛盾突出,商界于六月二十四日宣布停止罢市。九月十八日,卢永祥令上海戒严司令奉系军阀邢士廉,封闭上海总工会和工商学联合会,通缉李立三和刘华等工人领头。八月中旬,各地工人停止罢工,事态逐渐平息。

五卅运动爆发后,随着国民革命军北伐运动的推进以及成功,收回租界、收回教育主权和反帝国主义势力的运动在全国如火如荼地展开。各地学生纷纷发动罢课、工人发动罢工。上海等地商人亦罢市支持。提出的要求包括废除不平等条约,收回列强在中国的各种特权。特别是在事件中的英国和日本更倍受针对。汉口,镇江、九江和重庆都有因排挤英人及日人而起的流血冲突。部份外籍人士受到袭击,外国使馆、商店被抢劫。而英国军队则在汉口、九江等地的冲突中向群众开枪。

与此同时,广东和香港地区出现了省港大罢工。广东革命政府策动学生、军人及工人在六月二十三日游行,与沙面之英法军队冲突,约二百中国军民死伤,称为“沙基惨案”。

广州二十万工人声援上海罢工(左)。中国国民党组织的省港罢工(右)。

九月九日的湖南秋收抢粮暴乱和三湾改编  

一九二七年在蒋介石的南京国民政府和汪精卫的的武汉国民政府先后清党之后,共产党在武汉召开“八七”会议,确定了以瞿秋白为核心的武装起义路线。会后湖南省委书记彭公达和毛泽东前往湖南组织秋收暴乱。彭公达任 暴乱军总指挥,毛泽东任暴乱军“前委”书记。

九月九日,原武汉政府警卫团(团长是中共党员)、安源.路矿工人、平江和浏阳的农民义勇军联合举行秋收抢粮暴乱。起事队伍先攻克平江、浏阳,然后包抄长沙,但均以失败告终。这时,部队士气低落,军阀习气严重,士兵不断逃亡。于是,毛泽东派人去寻找上井冈山的道路。

江西永新县三湾村地处湘赣边区的九陇山区,是茶陵、莲花、永新、宁冈四县的交界地,村内有五十多户人家。毛泽东在到达的当天晚上,就主持开会,决定对起义部队进行整顿、改编和继续煽动情绪。

毛泽东在这里(枫树坪,左)确定了“支部建立在连队上”的原则,从此,直到得权之后,中共的根茎和爪牙无孔不入地深入到每一个角落。又说了“党指挥枪”。后来的历史,根本无法证明到底是党指挥了枪还是枪指挥了党。“人民军队永远忠于党”的口号,说明中共一直企图让军队听它的话;但历任的很多总书记又都必定兼任中央军委主席,连屡次声明退居的太上皇邓小平还牢牢地抓住军委主席不放,这恰又证明是“枪指挥党”。    与毛一起指挥秋收暴动的余洒度与其余两人后来被毛泽东枪毙了(右)。

毛泽东说:“我们也有两只脚。贺龙在家乡两把菜刀起家,现在当军长了,我们有近千人还怕什么? ”会后,把原来的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缩编为一个团,称工农革命军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共党组织建立在连上,设立党代表制度。排有党小组,连有指导员,班有党员;营、团以上有党委。从而确立了“党指挥枪”的原则。这就意味着,迄今为止,世上稀有的不属于国家、不属于人民而只服从一个政党管辖的、既可对外战争又可对内镇压的一支独特的党军由此而诞生了。

十月二十七日 ,这支部队占领井冈山,建立山寨。

秋收抢粮是中共首次打出自己旗号进行的武装暴乱。其间放弃进攻长沙是毛泽东的自作主张,此事后来受到中央的追究。

 

来源全球退党服务中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