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时间节点看中共如何抹黑香港抗争者(下)(图文)

4

从6月至今,香港人一直在抗争。通过这场运动,香港人也越来越认清中共,“天灭中共”的标语遍布香港大街小巷。针对这场运动,中共媒体不断掩盖此期间发生的事实、抹黑抗争者,比如选择性曝光、责任推给他国、情绪化评论等等。

由于中共掩盖真相太多,本文只取其中几个时间节点(如6月12日,7月1日,7月21日,10月1日)的重要事件来看中共是如何把香港抗争者抹黑为“暴徒”。

接上文

2019年11月22日,和宜合道隧道“天灭中共”。(孙明国/大纪元)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大“天灭中共”标语。(宋碧龙/大纪元)

中共吹捧支持元朗真暴徒的何君尧

中共将抗争者污蔑成“暴徒”,对7.21元朗真暴徒做坏事的情况完全不提,并对支持这些真暴徒的、亲共建制派立法会议员何君尧进行正向报导,报导被大量转发。

7.21白衣人袭击市民时,元朗当地民众李先生(化名)在现场。他对大纪元记者说,到了当晚接近10点时,他看到何君尧走过来,身边围着白衣人,也有不穿白衣的人陪着,他们拍手鼓掌又喊加油,对白衣人讲很多打气的话,“主要就是说:今晚大家辛苦些、努力些。大家教子⋯⋯我们父母打子,打多几下,打重一点,不过不要打死人。”

当时网上也流传一条片段显示,与中联办关系密切的何君尧,当晚在元朗与多名白衣人握手,向对方称“辛苦晒”,并鼓掌及举起拇指,称赞对方是他的“英雄”。也有传媒发现他此前在脸书直播呼吁乡事派组成“民团”,将抗争者打至“片甲不留”。

7月22日,何君尧召开记者会辩称当时不知道有白衣人士打人事件,辩称自己与元朗西铁站殴打市民事件无关。当被问是否与白衣人“割席”时,他回应说“点会与人割席”,任何人犯法都可以原谅;对被殴打倒地的孕妇,他称有可能是这个孕妇自己滑倒,还恐吓其中一位记者说,不要因为这个提问而后悔。

何君尧的言论触犯众怒,有媒体形容其是香港“公敌”。

当天,上百港人在网上相约去了何君尧在荃湾的办事处抗议,并拆毁了部分外围设施。

7月25日,中共喉舌《环球时报》刊登对何君尧的专访,替其辩解。

何君尧说,白衣人,有一个是他认识的,“我只知道他们是为防止黑衣人来闹事,是保障为主,是防御性的。还叮嘱不要做过分的事情”。这一说法与此前说不知道白衣人打人相矛盾。

同时,该报导中,将白衣人殴打普通市民说成是与抗争者发生冲突。

《环球时报》此报导被凤凰网、网易、英国驻华大使馆微博等转载。

更为可笑的是,9月份,中共喉舌央视新闻对何君尧进行了专访,何说他当时10点左右已开车回家,到家后才听说打斗的消息。也就是说他并未出现在现场。可是这个说法与之前接受《环球时报》的说法“与其中一个白衣人认识”又不一致。

这次,何君尧还把6月以来的大大小小的抗议事件均抹黑成“暴力事件”,还称是“‘总指挥’通过‘代理人’搞颠覆活动,幕后大台非香港本土人士”。

此报导亦被大量转载,还传到海外视频网站YouTube上。

11月6日上午8时44分,何君尧在屯门码头轻铁站被离奇遇刺后,由于何君尧依然能同助手一起制服持刀者等,网民怀疑何是在玩苦肉计,是在自编自演。

还有网民发布视频并质疑说,放大放慢镜头,片中刺向何君尧的那把刀疑似假刀,刀尖会弯,正常的刀刺入会立即见血的。

中共在港喉舌《大公报》脸书专页上传何君尧“遇刺送医治疗”短视频的时间,是在何遇刺之前。据《苹果日报》的消息,该视频上传的时间显示为5日8时许,这令不少网民揶揄其有预知未来的能力。

不少网民揶揄中共喉舌有预知未来的能力。(网路图片)

而中共喉舌新华网、《人民日报》、《环球时报》、人民网等与《新京报》、观察者网等陆媒,迅速、大量报导此事,称“何君尧遇刺事件是有政治目的的谋杀”等,对于该事件本身的疑点只字不提。

港警开枪遭各方谴责 中共消声或造谣

在8月至10月1日之前,中共媒体或按照撑警的方式报导,或进行造谣。

如,8月18日香港民阵举行反送中大游行,约170万港人冒着滂沱大雨上街抗争,中共官媒却把重点放在“香港暴徒”殴打一名来自上海的红衣男子,误导大陆民众,让大陆网民义愤填膺。事实上,该男子拍摄在场人士大头照片,被发现后,曾有一名抗争人士拍打红衣男一下,但立即被其他抗争者制止,避免肢体冲突。

8月18日民阵在维园举行流水式集会游行,一名女子持抗议标语纸牌表达意见。(叶依帆/大纪元)
2019年8月18日下午,高空所见,“流水式集会”已超过45分钟,在维园内,和附近的街道都挤满市民。 (黄晓翔/大纪元)

8月18日民阵在维园举行流水式集会游行,一名女子持抗议标语纸牌表达意见。(叶依帆/大纪元)

再如,8月31日,港人在多地举行自发性活动表达诉求,却遭到警方水炮车驱散。傍晚,港警及速龙小队冲入港铁太子站内清场,在车厢内无差别殴打市民,共拘捕63人,多名目击者回忆:到处是哭喊声,地上全是血,当时的惨况被港人形容为“尸杀列车”。

然而中共喉舌《人民日报》则称“香港保安局局长认为暴徒制造黑色恐怖”,评论员文章标题为“绝不允许暴力绑架香港未来”。

9月4日,林郑月娥发表电视公告宣布正式撤回修例,北京、中共外交部、港澳办及中央级官媒都较为“低调”,几个小时内都没有就此事发声。

10月1日,香港人进行“没有国庆 只有国殇”的游行集会,在多个地区遍地开花。

然而,警方暴力镇压升级,在荃湾大河道,警方近距离实弹射击一名荃湾公立何传耀纪念中学中五男生曾志健(音译),他左胸中弹后倒地,生命一度垂危。

这是反送中运动以来,警方首度以实弹击伤抗争者。

10月1日,在新唐人大纪元联合直播的视频中,03:03:01秒(3小时3分处),捕捉到了警察开真枪的现场。(视频截图)

当天,警方在各区发射了约1400枚催泪弹、900枚橡胶弹、190枚布袋弹、230枚海绵弹。此外,警方还拘捕了269人,包括178男及91女,年龄在12至71岁之间。

美国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在推特上发声:“今天在香港,一名12年级(中五)学生的胸口被枪击中。而习近平则在天安门广场游行上展示武器。”

共和党参议员帕特‧图密说:“中国共产党执政70周年不是值得庆祝的日子,这让人民想起了给中国人民制造的恐怖。”

但中共党媒、官媒,在9月29日及10月1日对在香港的抗议活动再次罕见消声。《纽约时报》称,10月1日在世界各地,电视台把北京的阅兵式以及晚上的烟火表演,与香港的又一轮催泪瓦斯和气弹袭击的画面交替转播,几乎是不可避免的。

警方开实弹不仅是在10月1日。

11月11日早上,香港民众发起“三罢”(罢工、罢市、罢课)运动,以悼念在“反送中”抗争活动中死亡的科技大学学生周梓乐。

在港岛西湾河,香港交警关家荣突然对多名手无寸铁的抗争者开了三枪,导致一名21岁周姓(周柏均)黑衣男子被击中腹部,情况危急。在葵芳,交警骑机车冲撞抗议人群,导致两名黑衣人受伤倒地。

香港西湾河在11月11日发生交警开枪射伤抗议者的事件。(视频撷图)

事后,大陆媒体“港闻速递”在微博上转载此开枪事件的现场画面,但将事件扭曲为“暴徒攻击装满内地孩子的幼儿园校巴,并投掷汽油弹,交警为了保护校巴,开了真枪。”

11月11日,大陆媒体“港闻速递”谎称香港交警因暴徒攻击校巴而开枪。(网页撷图)

除扭曲这起事件外,“港闻速递”还进行了一个小型网上民调,问及“西湾河交警为自保向暴徒开出三枪,合情合理吗?”

中共喉舌环球网、央视新闻等网站11月12日转发11日消息时,说香港暴徒袭警夺枪,港警果断开枪;又称是黑衣暴徒袭击幼儿园校车,将一枚汽油弹扔向学校小车内,情况非常危险等。

中共政法微信公号“长安剑”12日发文称“香港暴徒袭警抢枪,此时不开枪,要枪何用,要警察何用?”并在文中将抗争者描述成“凶残的暴徒”。

而且这些中共喉舌的文章被大量转发,给大陆民众洗脑。

自由亚洲电台报导,当时,大陆网络平台对抹黑香港抗争者的图文网开一面,准许发布未经证实的消息,引导民众仇视香港抗争者。

如,中共喉舌《人民日报》锐评写道,11日早上,一批暴徒在香港多处设置路障、堵塞道路;香港警方在驱散、拘捕过程中,因有蒙面暴徒企图抢夺警察的枪支,警察被迫开枪自卫。

警方攻打中大、理大 中共再造假抹黑

11月11日,网民发起的“三罢”(罢课、罢工、罢市)获多间大学学生会响应。

11月12日,大批防暴警察在未得到校方许可的情况下强行攻入校园执法,包括发射催泪弹、橡胶子弹和布袋弹,出动水炮车等。学生和抗争者为了守护学校而与警方持续对峙。

这些学校包括香港中文大学、城市大学、香港大学、香港理工大学等。随后,多间院校宣布停课。

11月12日至14日,最为激烈的要属中文大学,被指为“中大保卫战”。

2019年11月12日,香港中大防暴警察发射催泪弹。(DALE DE LA REY/AFP)
2019年11月12日,警方施放催泪弹烟雾弥漫,地上有火苗。(Philip FONG/AFP)

12日下午3时,警方冲入中大校园,密集发射催泪弹及橡胶弹。当晚数百防暴警察强行攻入中大,连续2个半小时发射催泪弹、橡胶子弹等,学生死守中大二号桥,导致60多人受伤(中弹、烧伤、骨折等),中大已成战场。

中共喉舌《人民日报》等发文批评守卫学校的学生是“不折不扣的暴徒”,还称“暴徒就是暴徒,不分校内校外”。可事实却是警方要抢攻校园,学生为了不让残暴的警察进入自己的校园。

11月14日,中文大学已变战场,中大的大陆学生,台湾侨生,美国、印尼等国的交换生已经都撤走了,仍有数千名学生、教职员等彻夜互助守护校园,场面感人。

具有中共官方背景的观察者网将此事颠倒黑白,把警方围攻说成是学生围攻,称“此前香港多所大学遭到蒙面暴徒围攻,学校曾建议内地学生协同前往深圳‘避难’”。

中共喉舌央视新闻联播称,学生是在搞暴力活动,“暴徒在多所大学附近集结⋯⋯破坏校园”;还称全港停课,“帐必须算在暴徒头上”;还说,中大变成了“暴徒的兵工厂”。

真实情况是,警方暴力升级,强攻校园。

2019年11月17日深夜,在香港理工大学顺畅路,防暴警察发射多枚催泪弹。(余天佑/大纪元)
2019年11月17日,下午香港理工大学现场,防暴警察出动两架水炮车、装甲车,同时发射催泪弹清场。(yinyin liao/大纪元)

至于理大,11月17日,防暴警察出动两架水炮车,一架装甲车,还首次出动声波炮。警方在现场用水炮车疯狂发射蓝色、白色水剂,又同时疯狂发射催泪弹等,还用装甲车辗压学生或其他抗争者的雨伞。

从这天(17日)起,一直到28日早上警方进入校园,警方围困理大11天。

这期间,大批抗争者、学生、记者、医护人员、“守护孩子”成员等均被警方视为暴徒,只要想跑出校园,都会被催泪弹等阻拦,或被警方抓捕;只要是出了校园,18岁以下的未成年抗争者被要求登记资料,其余的均会以涉嫌暴动罪被抓捕,无论是什么身份。以至于有些抗争者从下水道逃离学校,还有不少抗争者因在留守期间受伤,或患低温症等,不得不离开时,均被抓捕。

可是中共喉舌及其它官媒,都将这些学生、记者、医护人员称为“暴徒”——“一众暴徒被困在香港理工大学”“近500名黑衣暴徒占据校园”“暴徒在香港理工大学非法集结”“暴徒占领香港理工大学与警方对峙”,称理大变成“暴徒的兵工厂”。

理工大学学生会署理会长胡国泓对大纪元记者说,执政者为了维护自己政权的正当性,屠杀了他们这一整代人的希望和未来;学生不是攻击警察,而是在保护自己和香港的未来。

评论员夏小强撰文表示,中共官方媒体把香港抗议者丑化为一群“暴徒”、“不爱国”,虽然蒙蔽了一部分中国人,但是,中共的谎言却抹不去真实的历史。

评论员陈思敏撰文称,香港抗议真相是,香港一国两制名存实亡,而被中共统治与死无异,因暴政让人民痛不欲生。如同先前抗争行动,香港理大目前虽被清场,但抗暴决心显示不会退场,而践踏人民的中共也定会付出暴政必亡的代价,这是历史的铁律。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