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共监控国民 将智能手机武器化(图文)

3
图为2019年6月2日在中国西北新疆地区喀什市以北的一处所谓的市职业技能教育培训服务中心,关押了多名维吾尔族穆斯林。(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美国数字壁垒公司创始人、首席执行官扎克·道夫曼(Zak Doffman)周五(11月29日)在《福布斯》撰文说,中国(中共)已经将智能手机武器化,所以提醒公众要格外注意。

“没有谁像中共一样监控自己的国民 武器化手机”
道夫曼指出,智能手机充满风险,因为它让个人信息很容易受到恶意软件和黑客的攻击。

尽管之前也有说法指,除网络犯罪分子外,多国的国家情报机构也在收集手机漏洞为其所用。“但没有哪个国家像中共那样有计划地将这类监控设备用于自己的国民,对内武器化使用智能手机。”道夫曼写道。

虽然中共当局称,在新疆发生的是一个密集的反恐计划,该计划得到了当地人的支持,并使该地区变得更安全。但越来越多的证据揭示,中共当局在系统监控新疆维吾尔人,企图系统改变其信仰以及生活方式。

道夫曼说,中共当局的行为已证实,它是唯一一个利用国家机器愿意并且有能力大规模在新疆制造反乌托邦现实的政权。但如果没有这些移动设备的帮助,它或许无法运作,很难达到现在这个样子。

中国共享文件软件“快牙”藏后门
近期曝光的中共利用人工智能与科技技术,监控新疆维吾尔人案例中,中国手机移动应用程序快牙(Zapya)就是其中一例。

“快牙”的开发人员自称:“文件共享从未如此简单。您可以设备对设备免费共享文件,Zapya让您在多个平台之间无缝传输大量文件。”

但这款维吾尔人常用的分享视频或照片的手机程序却暗藏后门。凡是使用“快牙”的新疆维吾尔人就会被当局盯上、被调查;一旦怀疑发现他们传送的文件有“问题”、当事人就会被送入所谓的教育集中营关押。

“快牙”程序开发商DewMobile位于上海,该款程序自2012年推出以来,自称有4.5亿次下载。

总部位于华盛顿的独立非盈利机构“国际调查记者同盟”(ICIJ)11月24日的联合调查证实,利用手机程序“快牙”是中共当局监控和抓捕维吾尔人的一条途径。

调查指,虽然不清楚中共官方如何取得快牙的维族用户资讯,但因为“快牙”软件的开发商DewMobile获得了美国硅谷的融资,应引起美国国内的关注。

DewMobile、“快牙”开发人员都拒绝回应外媒的置评请求。

中共新疆党委政法委于2017年11月下发的一份9页《意见》机密文件说,绝对不允许再教育营发生逃跑事件,以及所有被教育认识信息将录入公安的“一体化平台”。图为新疆的一处再教育营。(GREG BAKER/AFP via Getty Images)

机密文件曝光 一周内1.6万人被送入再教育营
“仅2017年6月的一周内,就有高达15,683人被送进新疆再教育营。”“国际调查记者同盟”曝光的新疆机密文件显示,再教育营关押维吾尔人的数量惊人。

“国际调查记者同盟”近期曝光新疆再教育营的多份中共机密文档,有14个国家、17个媒体机构以及超过75位记者参与调查。

泄密文件证明,新疆再教育营的“监狱式管理”不但真实存在,还有如何监管被关押的维吾尔人、防止他们逃跑的一套运作手册。

主管司法的中共新疆党委政法委于2017年11月下发的一份9页《意见》文件说,绝对不允许再教育营发生逃跑事件,以及所有被教育认识信息将录入公安的“一体化平台”。甚至针对外国国籍、原新疆籍的境外人员,只要被认为可疑、那么一入境就被盯着;凡注销中国国籍者被驱逐出境、未注销者,就送教育集中营。

送入集中营后,当事人至少待满一年才有机会、且通过思想改造审核后才能离开再教育营。

这些文件一并显示了中国共产党竭力使中国西部的维吾尔族穆斯林少数民族汉化,据说最高命令来自中共最高层。

微信、 WhatsApp等通讯程序也有风险
其实长期以来,一直有人指控中共当局积极监控腾讯公司的微信用户,甚至像WhatsApp这样的西方应用程序也亮红灯。

ICIJ对泄露的文件进行分析后指出:“中国境内或境外的维吾尔人现在都知道,他们的通讯受到中共当局的不断监控。”

其实,国际人权观察(HRW)机构也曾在5月公布报告《中国的算法暴政:对新疆警方大规模监控APP的逆向工程》,揭示中共政府以“严打暴恐活动专项行动”之名对新疆1300万穆斯林加强镇压。

报告指出,新疆当局将其操纵的移动应用程序跟“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IJOP)连通。一体化联合作战平台是中共当局的一个监视平台,可以打包被监控用户的多个数据源。

如果用户处于监视状态,那么用户所有的数据源,包括通讯、旅行记录、甚至面部识别摄像头的点击次数、水电费清单、与邻居的接触、进出住家的次数等等,都会传送给平台,然后当局再使用人工智能标记异常偏差,为监控提供预测性策略。

外国游客入疆 手机被暗装恶意软件
到7月,英国《卫报》、美国《纽约时报》、德国《南德意志报》和NDR联合进行的调查报告也发现,中共当局对进入新疆的外国游客手机秘密安装了恶意软件,搜集并监控游客私人信息。

这款取名为“蜂采”的手机应用可获取游客各种信息,从电邮、短信、驻地或通信名单,无所不包。

据悉,游客们在边境口岸被要求解码手机,中共警察拿上手机进入另外一个房间,在那里装上这一应用软件,但不给当事人任何解释。

因中共警察在某一外国游客手机上安装该程序、提取信息后忘记删除,此事才被国外媒体所获知和传播。

8月下旬至9月初,更传出了一个令人不安的消息,中共部署多个恶意网站、历时两年用来锁定维吾尔穆斯林的iPhone用户。

消息由谷歌的资讯安全团队“零计划”发出,谷歌专家表示,这些恶意网站一周有数千人访问,一旦被植入恶意程序,恶意软体“主要会窃取档案、上传即时位置资料”,还能进入像Telegram、WhatsApp、iMessage等这类加密的即时通讯应用程式。

道夫曼在《福布斯》撰文说,中国(中共)可能已经打开了潘多拉盒子;他呼吁公众应当对中共带来的长远手机安全隐患进行更认真的思考。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