活动人士:中共在爱尔兰有“很多间谍”(图文)

3
2017年10月10日爱尔兰都柏林街景。(PAUL FAITH/AFP via Getty Images)

爱尔兰的活动人士透露,在爱尔兰有很多中共间谍,而很多中国人正在对共产党不忠诚的人保持警惕。中国爱尔兰协会和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也都在帮助中共大使馆监视着当地华人,包括来自香港、新疆、西藏和其他人。

据《爱尔兰时报》报导,来到该报社的三位香港民主运动的支持者,他们戴着口罩、反光太阳镜,黑色棒球帽檐儿盖住额头,受访者以此形象示人,实属罕见。这三个人都住在都柏林,其中二人来自香港,另一人来自中国大陆。

采访一开始,一名香港女士就说:“他们正在杀人。” “这就是现在正在发生的事情。香港政府和警察,他们真的在杀人。”

新疆泄漏文件:中共监禁100万维吾尔族人

三位受访者都担心他们接受媒体采访所带来的潜在影响。其中一人因参加抗议活动的照片被发布到中国人的社交媒体上,而被都柏林的华人雇主解雇。

在过去的两周中,《爱尔兰时报》在小心不引起北京当局注意的情况下,一直与藏族和香港社区的人们就居住在爱尔兰的话题进行交谈。来自西北省份新疆的维吾尔突厥穆斯林,目前生活在一个小的爱尔兰社区,没有人愿意接受采访。

据信作为大规模镇压运动的一部分,中国(中共)政府已将100万或更多的维吾尔族和其他突厥穆斯林囚禁在新疆的再教育劳改营。

“高度的迫害使人们感到恐惧,以至居住在国外的穆斯林人不愿谈论此事,避免给他们国内的家人带来严重的后果,”位于都柏林克朗斯基(Clonskeagh)区的伊斯兰文化中心的阿里·塞利姆博士(Dr Ali Selim)说。克朗斯基有一座清真寺,一些维吾尔人去那里参加礼拜。

这些活动人士说,对在中国有家人的人来说,如果表达北京不同意的观点可能会带来大麻烦。他们说,要取得签证回国探亲会变得很难。在国内的亲人也可能会因他们在爱尔兰所说的话而受到牵连。而且,暂时生活在这里的人们担心一旦回国会给自己惹麻烦。

本周泄露出的中国共产党(CCP)文件――中国电信(China Cables)――对新疆发生的事情提供了新的见解。

这些机密文件提供给了国际调查记者协会,该协会与包括《爱尔兰时报》在内的一些媒体合作伙伴共享了这些信息。

这些文件显示了中国(中共)政府如何利用其国际外交网络作为镇压新疆运动的一部分。

泄漏文件显示,居住在国外的新疆居民,当与中国(中共)大使馆和领事馆网络有往来时,会被计算机监控系统标记为需要注意的人。仅仅居住在国外的事实,就足以使他们或他们的家人受到怀疑,并成为拘留对象。

中共杀害中国人的人数多于二战期间日本人杀害的中国人

那位支持香港抗议者的来自内地的中国男性,认为爱尔兰的华人社区也是监控网络的一部分。他说:“他们有很多间谍。”有些间谍是因为(中共)要求他们这样做,另外一些人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他们热爱中国和中共。 “他们看不到中国和中共之间的区别,但这个党(中共)非常邪恶。它是专政。”

所有三名支持民主的抗议者都表示,他们担心在香港被捕的人可能最终会被关进类似于新疆的集中营。 “我们不知道将来会出什么事。”在香港长大的一位受访者说,即使在英国统治时期在香港上学,人们也不知道真正的中国历史。他说:“中共杀害的中国人比二战时日本人杀害的中国人还多。” “大家都不知道这个事实。”

即使居住在这里的受过良好教育的中国人也不主动了解真相。 “就算生活在爱尔兰,他们也不敢自由地说话。他们被洗脑了。”

在都柏林南部的一个咖啡馆里,两名出生在西藏但现在居住在爱尔兰的男子,他们同意交谈的条件是不要暴露身份。两人在西藏都有家人。

西藏位于中国西北部的新疆的南方。与新疆一样,近几十年来西藏遭遇了大量汉人移入的经历。亦同新疆一样,北京政府也因为担心“藏独”情绪和对达赖喇嘛的忠诚,进行了大规模的监视和镇压。

“他们是最近才在新疆开始镇压的,但在西藏已经进行了很多年。我在这里⋯⋯,我在西藏有家人,但我从来不敢跟他们说话。

“电话一直被监听,但是现在统战宣传队走进每个村庄,询问你的儿子现在人在哪里?他们奖励听话的人,惩罚不听话的。即使居住在爱尔兰并未参加政治活动,但仅因为关心达赖喇嘛的教义,就会给在西藏的家人带来危险。他们会警告你的家人。”

获得签证回国探亲可能也很困难。家庭成员被要求在一份声明中签字做保。这份声明是:必须保证回家探亲的人将不会“破坏祖国的稳定和扰乱社会和谐”。

“我再也没有回去过。对我来说联系他们很难,因为我在自由世界,但他们不在。”这位藏族男子说。

他们在爱尔兰有来自中国大陆的朋友。

“这些大陆来的中国人认为中国(中共)正在使西藏摆脱贫困。他们认为自己是西藏的救世主。他们不知道文化大革命期间西藏有多少文化遗址被摧毁,现在仍在摧毁中。他们说那是美国的宣传。我们是帝国主义的走狗。”

中爱协会和中国学生学者协会充当中共间谍

活动人士称,中国(中共)当局利用当地的“中国―爱尔兰协会”和学生团体。他们说,这些组织中有来自中共的人员,他们监视每个人。 “这就是他们(中共)在海外如何操纵人们的方式。他们不明着来,而是偷偷摸摸的。”

当然,并不是所有的跨文化团体都做这种事,但是一个此类团体已经引起广泛争议,它就是中国学生学者联合会(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 CSSA,简称学生会或学联),它在爱尔兰也设有分支机构。

总部位于华盛顿特区的《中美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hina Economic and Security Review Commission)去年的一份报告显示,当地的“学联”为在中国以外学习和工作的中国学生和学者提供了有用的支持,但也被中共用来宣传和监督。

该报告称,学联从中国(中共)大使馆和领事馆那里接受指令,学联试图掩盖于(中共)政府的联系,积极开展符合北京统战的海外华人工作。

位于柏林的《全球公共政策研究所》(Global Public Policy Institute)去年发布了一份权威报告,其中详细介绍了欧洲的“中共学联”的网络。该报告说:“学联向中国(中共)大使馆报告参加中国(中共)政府认为敏感活动的中国学生。” “这些学生及其国内的家人可能面临来自中国(中共)官员的威胁,并遭到报复。”

在都柏林大学(University College Dublin, UCD)、国立高威大学(National University of Ireland, Galway, NUI Galway)和都柏林城市大学(Dublin City University, DCU)和沃特福德理工学院(Waterford Institute of Technology)均设有CSSA分支机构。该组织的爱尔兰网站列在中国(中共)驻都柏林大使馆的网站上。截至发稿时,电子邮件联系爱尔兰CSSA(其网站未列出电话号码),尚未得到任何回应。

该报告还说,这个柏林智囊团指出,重要的是不要将中共的“党国”与海外华人社区混为一谈,但中共本身则热衷于将两者捆绑在一起,这样它就可以代表该党的利益以及所有中国人的利益。

中国(中共)驻都柏林大使馆针对本文提出的观点发表声明说:“那些告诉你们他们的言论自由受到其他中国人威胁的中国人”“他们要么患上被迫害妄想症,要么试图抹黑或污蔑与他们意见不同的大多数爱尔兰华人。”

但是据媒体前段时间报导,爱尔兰警察局正在对一系列都柏林居住的香港人因为参加支持香港抗议者活动而受到来自大陆的中国人的死亡威胁。

《爱尔兰时报》8月26日报导称,有人在脸书(Facebook)和一个在爱尔兰的中国人在线聊天小组中说,他想“一一杀死”抗议者。有人告诉警察,他还发表了有关“整死它们”并用菜刀杀死他们的文章。

一名来自香港的年轻人向都柏林的警察局投诉,并向他们提供了嫌疑人社交媒体账户的屏幕截图,包括枪支和爆炸物的图像。 他还说,他每天被中国(大陆)人“跟踪骚扰”。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香港人说他的一些朋友“假装自己不是香港人,所以他们将来回去的时候不会受到迫害”。

《都柏林直播》(Dublin Live )10月7日报导,一名中国学生在都柏林三一学院(Trinity College Dublin)外支持香港示威者时,有人拿着铁链子恐吓示威者,并称其为“港独”,直到警察到来将其制止。这只是今年五月开始支持香港的示威以来,所发生的多次香港人受到来自大陆的中国人恐吓的事件之一。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