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入网须人脸识别 民众称中国形同大监狱(图文)

1
中共持续加强网络监控,12月1日开始要求手机用户在注册新的手机服务时必须进行面部扫描。 ( 大纪元资料室)

中共持续加强网络监控,12月1日开始要求手机用户在注册新的手机服务时必须进行面部扫描。无处不在的“人脸识别”监控使民众抱怨:“社会形同大监狱。”

目前中国联通的一名客服人员告诉法新社,1日开始生效的“人像比对”规定,代表手机用户申办新门号时,可能必须拍下自己转动头部和眨眼的画面。

大陆维权网站“六四天网”网络技术员蒲飞表示,当局对办理电话卡都使用人脸识别,目的是恐吓民众,阻止他们在网上表达意见。不过,中共对民众管控得越厉害,就越会激发他们的不满情绪,并做出反抗。

新浪微博的一名用户称:“人们受到越来越严格的监控”,“他们(政府)在害怕什么?”

无处不在的人脸识别监控

从课堂到医院,从住宅小区到商场超市、地铁、机场,人脸识别正在密集的被当局用于监控。

大陆常被描述为一个充满监控的国家。根据咨询公司IHS Markit 2016年的数据,中国共安装有1.7亿个监控摄像头。并打算在2020年安装4亿个新的摄像头。

近年来,中共公安部投入数十亿美元,成立了天网(Skynet) 和雪亮工程(Sharp Eyes)这两大电子监控系统,用于所谓的执法和情报搜集。

中共正在建立的所谓“社会信用体系”,将所有公民的行为和公共互动的“得分”储存在一个数据库中。目标是至2020年,每个中国公民都将被加入至一个庞大的国家数据库,后者会借着财政和政府提供的讯息,为每位公民评分“排名”。

广东网民梁先生曾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所有民众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控之下,无个人隐私可言。他说:“比如我是重点维稳对象。我一出门就无所遁形,天网摄像头、人脸识别系统、车牌识别系统、手机定位技术,公安可以随时随地抓我。集权体制将所有的财力物力用到管控社会和个人,让整个社会处于窒息的氛围中,跟监狱就差不多了”

不久前,据《纽约时报》报导,在新疆西部地区,多达100万维吾尔族穆斯林和其他少数族裔被拘押在当局所称的“再教育营”中,当局设立的监控摄像头也使用人脸识别科技追踪维族人的行迹。

你的脸被卖了 你却不知道

“采集和使用人脸信息时,不需要个人直接与设备接触,这就导致个人往往并未意识到自身的人脸信息已经被采集和使用了。”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安全研究所研究员葛鑫对财新网说。

这确实让人不寒而栗。中国电子技术标准化研究院信息安全研究中心审查部技术总监何延哲对财新网坦言,人脸识别应用越来越广,公众的选择权却越来越少,而且应用人脸设备,都藏得越来越隐秘,“人脸变得不由自己掌握了”。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王锡锌认为,公众真正担心的是数据的采集和转卖、安全保障、运用和监管等问题。

《北京青年报》此前报导,某网络商城存在公开兜售人脸数据的情况,数据多达17万条,涵盖2000人肖像,每人约有50到100张照片。每张照片搭配一份数据,包括人脸的106处关键点,如眼睛、耳朵、鼻子、嘴等轮廓信息,甚至还标注了性别、情绪、颜值等具体信息。

报导还提及,两名数据包中的当事人均称自己是在不知情情况下被收集了相关信息。

中国裁判文书网记载了多个相关案例。有被告人称其按10~15元人民币一张的价格倒卖人脸照片,然后在获取对应驾驶证和行驶证等个人信息的情况下,帮人代为注册滴滴车主账号进行牟利;

一名获刑的被告人用制作3D人脸动态图的方式突破了支付宝的人脸认证系统;

在一起抢劫案中,当被害人表示忘记了密码,行凶者利用被害人的身份证和支付软件人脸识别功能将支付密码修改,最后造成财产损失。

人脸识别被越来越多的民众反对。今年11月初,中国发生“人脸识别第一案”,杭州野生动物世界强制将入口门禁的指纹识别升级为人脸识别,身为年卡会员的浙江理工大学法政学院副教授郭兵被告知只能登记人脸信息,不提供退卡,于是他将该动物园告上法庭。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