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渗透国际社会 跨境抓捕滞留泰国难民(图文)

124
六四天网前义工邢鉴在泰国被抓捕,中共当局欲强制遣返,邢鉴以死抗争。图为邢鉴参加庭审后被押送回移民局。(受访者提供)

因被中共迫害,很多大陆异议人士逃到泰国,宁可在泰国滞留当难民,也不愿回到中共野蛮专制之下。然而,中共把魔爪伸向海外继续迫害,令他们身陷险境。

近日,维权人士、滞留泰国的联合国难民邢鉴在曼谷的住所被中国江苏公安跨国追捕,可能面临遣返。事件引起滞留泰国的中国难民的恐慌。

在曼谷警方的陪同下,2019年11月25日,中国公安破门进入邢鉴居所,向邢鉴出示一张拘留证。

邢鉴是“六四天网”义工,已获得联合国难民身份。难民帅先生对大纪元记者表示,邢鉴的情况非常危险,很快会被遣返回去,希望能有第三国政府出面营救。

中国政治难民段井刚则在泰国滞留已近9年,还没有获得正式的联合国难民身份,他的案件被关闭3次,只有一张难民登记卡复印件。

近日,段井刚公开向荷兰、美国等大使馆寻求庇护,被告知从2003年起已不可能从荷兰的国外大使馆申请庇护。

段井刚向荷兰大使馆申请庇护的回复文件。(受访者提供)

他介绍说,泰国目前大概有几百人滞留,有受迫害的基督徒、法轮功学员、异议人士。因为位于泰国的联合国难民署是联合国在亚洲最大的一个机构,很多人在这里中转申请庇护。他们不是因为战乱,也不是饥荒,大部分都是政治难民。

段井刚认为,近年联合国基本上停止了安置泰国难民,除非比较幸运或紧急情况。需要自己找接收国。

“很多人困在这里。”他说,“也有很多人通过庇护这个方式移民,加上联合国一部分官员可能被渗透收买了。对这边的人基本没有安置到另外的国家。泰国其实挺好,是相对有一些自由的国家,但是大家在这边没有一个合法的身份,没有办法合法工作。打一点黑工维持生活。”

反共遭迫害寻求自由
2011年3月,段井刚在国内参加茉莉花革命,在海南海口做了一个横幅示威,“腐败独裁的政权都该下台,支持中东人民革命”,当天被很多警察跟踪,在网吧被抓捕。

他被戴上黑头套抓到海口市公安局。一开始警察还跟他谈话,很快开始不断地给他更换房间,楼上楼下换了十几个房间,把他铐在椅子上,不断地换人折磨、殴打他。

几十名警察连番审讯的目的,主要是问他茉莉花革命在外面有多少资金支持?谁给你们钱了?“但是确实是没有,共产党动不动就说海外组织给钱了,它们就是这种想法,认为人不会没有钱上街搞事。它们不懂人为了正义的事业、理想和信念,这些精神层面的东西,它们第一想到的是这些人肯定给了你们钱。”段井刚说。

折腾了一天一夜,段提出24小时时间到了,不能超期羁押;加上国际上的关注,写保证书后被释放了。

段井刚早年看过8964的纪录片,而传递六四真相光盘给他的上海人范熙在上海到杭州的火车上被抓,后被迫害致死。通过学习美国的历史、政治制度,做对比后,段井刚发现中国原来是被魔鬼统治的。大头宝宝事件后,他觉得这个政权必须得推翻了。

警察警告他说不要在海南待着了。此前段已游历全国,到了云南、西藏,想从云南出境。后来又走到广东、广西都被跟踪、监控,穷困潦倒,经朋友帮助在广西一个酒店做经理。

图为2011年,段井刚被抓捕之前,在西藏的大昭寺的照片。(受访者提供)

但警方对他始终不放心,段也觉得应该离开。他翻山到了越南,马上找美国大使馆和荷兰大使馆。荷兰大使馆帮助他从越南到柬埔寨。

刚逃出来的时候,段井刚以为只要到了另外国家的大使馆就可以申请庇护,没想到并不容易。“审批过程对所有的人都是一个折磨。”他担心自己在这边太久了,还在中共的势力范围控制之下,即使没有被送中杀掉,老死在这里也很可怕的。

中共跨境抓捕泰国难民
段井刚强调,即使有联合国的难民证也可能被抓到移民监。泰国并不属于联合国的难民签约国,即使有联合国的难民证,难民在泰国属于非法居留,不受任何法律保护的。泰国不承认联合国的难民法,只是行个方便。

难民署会保护这些难民,但是没有实际权力。比如难民们经常要做一些政治活动,到中共大使馆抗议,包括支持香港的活动,难民署的人都担心他们会被抓。“他们(难民署的人)完全知道泰国的情况,就是中共(在)这里的力量,他们也很担心我们的安全。”段井刚说。

他表示,泰国这边被抓的人太多了。“包括华为的前员工曾梦(网名林夕)、姜野飞,我们都是朋友,都是从这边抓回去的,董广平也是从这边抓回去的。董广平是以偷渡的名义被抓,(抓)姜野飞(的名义)是组织偷渡。这对所有的人都很恐怖。”

他指出,中共是亚洲势力范围的老大,比如中共来几个人告诉当地警察,想把谁抓起来太容易了。

“我知道的有多人在泰国不明不白地死掉了,失踪的也很多。听说在移民监也有。比如维权的郝威女士申请庇护迟迟没有批,最后在这边去世了。还有一个姓林的,也是类似于香港这种在楼上就掉下来了,好好的人在楼上自己会(掉)下来吗?”

近日,段井刚公开向美国大使馆和荷兰大使馆寻求政治庇护,质疑在路上被人跟踪。此前,他的社交媒体账号曾在一两天之内被上千个中共的“水军”辱骂、威胁,说“要杀了你”。

“我是一个基督徒,希望自己生活在一个自由和信仰上帝的国家。”他说,“人为了自由的这种努力是永远挡不住的,人一旦尝到自由的甜美,谁也放不下。你打扮得再好的监狱人家也不要,宁可在外面。我在泰国生活很艰难,但是我就觉得,即使这一点自由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弃。”

人权律师:中共用黑手段渗透国际社会
中国维权律师陈光诚在接受大纪元采访时表示,泰国难民滞留,一方面是难民增多,另一方面联合国的办事效率确实是非常低,接收国也是非常关键。多方面原因造成这样的结果。

对于中共实施跨境抓捕,陈光诚认为,中共的收买和渗透层层面面都有,在泰国也收买了一些人、撒了一些人。只要没有国际社会的关注,泰国的官方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让中共在那里胡作非为,有时候甚至也做中共的帮凶。因为他觉得一个小国没办法跟中共抗衡。

另一方面,对于共产党如果真正视为敌人的人,在这些国家就是没有安全保障。“共产党从当初抓捕异议人士彭明、王炳章开始,像抓捕彭明纯粹是设了一个圈套,实际上就是黑帮绑架。这种情况下没有办法完全怪罪于当地政府不尽责任,中共完全是以黑社会形式去做这样的事情。”他说。

陈光诚指出,中共在海外做这样的事情只是具体表现不一样。“在美国几十万留学生已经到了什么程度?在大学、课堂上不敢随便发言,不敢谈历史、人权问题,他们很清楚同学当中为中领馆工作的很多,说不好就被报告了。”他说,“美国这样的国家都被中共渗透成这个样子,可想而知像欧洲国家、东南亚国家会是什么样的?中共爪牙胡作非为根本得不到惩治。中共对全世界构成这样一种破坏和威胁。”

他建议,要对中共做的具体事情、一些案例让人们深入地了解,不仅让中文社会知道还要让英文社会民众了解,让人们知道中共在国际社会的黑手段。

中共已经把这种迫害延申到海外。“这些人背井离乡走出中国,中共还不算完,还通过各种手段迫害,特别是对一些宗教信仰人士包括法轮功人士下毒迫害。人性当中有善有恶,但是中共这个邪恶组织就是把人善的一面全面抹煞,尽量发挥人恶的一面。”陈光诚说。#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