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法会召开 生命因修炼升华(图文)

5

二零一九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新加坡召开了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清晨五点钟,居住在马来西亚新山的蔡先生就动身了,他与六位同修相约一同到新加坡参加法会。“我们这次来的有八、九十人,有远路的提前一天就到了,有的驾车,有的租巴士。”

在新加坡,得法一年多的林先生也赶早出门了。这是他生平第一次参加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而且还要上台交流自己的得法经历,内心有种无名的感动,“找了好久,找了好久,终于让我找到了!”

上午九时,法会正式开始。来自新加坡、马来西亚、印尼和越南的法轮功学员汇聚一堂,依次聆听二十位同修的修炼心得。

图1~3:二零一九年新加坡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于十二月二十一日隆重召开。

台上发言的同修用朴实、真诚的话语讲述各自在大法修炼中身心受益、境界升华,及突破各种难关向世人讲清真相的故事。得法的幸运、修炼路上的艰辛、扩大内心容量的喜悦和对师尊一路呵护的感恩,点点滴滴常常触动发言者哽咽落泪。台下的听众也跟着鼻酸拭泪,不时报以掌声,鼓励台上的同修。

辗转千里寻道

林先生拿过工商管理硕士和环境管理硕士等多个学位。但是,学业有成和生活富足并没有给他带来真正的快乐,内心深处有种空虚一直无法填补。其实,他在儿时就曾在本子上用英文写下向道的话,不过,哥哥、姐姐们都说看不懂,这颗心也就被深埋下来。

二零零五年,林先生开始了佛学研究。“二零一七年,我发觉自己的修行已经停滞不前了。碰巧有个和尚鼓励我学习德文。这时我想,也许我可以在学术界里研究佛学,也许这能让我突破瓶颈。”

他继续说:“我于二零一八年开始在德国慕尼黑居住,全职学习德语,并且报读佛学的博士生课程。但是,在和他们接触的时候,我发觉佛学学术界其实是个名利场,并不是寻找真理的地方,在里面的人主要是为名为利,当然也有部份真心想要修行的人。我在阅读一些论文时,也发觉里面藏着名利心的信息。也就是这个时候,我决定去佛罗伦萨探望几位朋友。”

“就是这次的机缘,在寻法求道多年后,我总算找到性命双修的正法——法轮大法,第一次炼了五套功法。”他永远都会记得得法的那一天——二零一八年九月三十日。经历十三年的迷中苦寻后,终于得遇大法救度。

在佛罗伦萨的炼功点上,意大利学员非常热心地教他功法,这让他感激不尽。“第一次炼功,我觉得五套功法的设计非常的完美,每一个动作都有非常深的涵义,这正是我许久以来所寻找的。”谈到这时,他停顿,努力平静了片刻。

林先生还交流了右肩膀的伤痊愈的经历,这让他切身见证了大法净化身体的奇效。

“我能感受到我右肩膀的伤,伤在了另外空间的身体上,延伸到这个物质身体上。那是在二零一七年,有一天晚上我梦见一只巨大的虫子,一个非常不好的灵体,朝我的右胸狠狠的叮了一下。我惊醒了过来(后来去看牙医时发觉后槽牙给咬崩了),发觉自己的右肩膀受伤了,很痛。这是一种深入骨髓的痛。一股寒气从非常深的空间往外冒。过后的几个星期,我的右肩膀越来越痛,后来慢慢的右手无法举过头。我尝试了使用草药香薰疗法和静坐来治疗,但是只能暂时挡住寒气,无法根除。”

“得法后的一天晚上,我梦到那个以前钻入我的另外空间身体的虫子又尝试要钻入。但是这一次,它被顶在我的左掌心上,无法钻入。经过一段时间的僵持,梦里我的左掌心将它逼退了。这时候我醒了,左掌心还能感觉到对弈的压力。”“过了几个月,肩膀的伤痊愈了。师父为我清除了身体里不好的灵体。”

回顾自己曲折得法的经历和一年多来的修炼历程,他说:“我深切体会到法轮大法的珍贵,是万年不遇的。我希望自己能够始终如一的修炼,也愿所有人都能够得到同样的修炼机会。”

越南人背中文《转法轮》

越南学员郑先生起初是用越南文开始背法的,不过,他没有信心背下整本书。他谈到:“一位大学的同学,得法比我还晚一年,但是他已经先于我开始背法了,先从《论语》开始背。我有点惊讶,那时才意识到背法也不是高不可攀的事情。之后我开始背越南语的《论语》,然后就停了,因为觉的那已经不容易,背整本书可能背不了。”

一次,他在明慧网上看到同修的交流文章提到:“如果不能一段一段的背,那就一句一句的背。每一句都背好了,下一次可以一段一段的背。因为已经背好了那一句,他还是在脑袋里面的,只不过不能立即想起来,可是第二次一段一段背法的时候就可以回忆起来了。”“我把这个经验跟一位越南同修交流,她马上开始進行。就这样不久她已经背完一遍《转法轮》了。”“之后我听说她已经这样把《转法轮》背了四遍,到现在多少遍我就不知道了。”

受到鼓励,郑先生开始利用零散的时间背,走路或搭车时一句一句的背,比较容易做到。“我就这样背,觉的很好,对法的理解大有進步,明白了许多在通读中因为读太快而理解不到的法理。”不久,他背完了第四讲,过程中找到了很多不足,过不去的心性关也能过去了。

不过,他始终觉的用越南语背不够好,用中文背又不敢。“直到二零一四年的一天,我意识到色欲心很难去,不管多么努力排斥,那些坏念头还会出现。”他就背中文《转法轮》〈第六讲〉中的讲法:“欲和色这些东西都是属于人的执著心,这些东西都应该去。”他连续背了八十一遍,如果思想中还有杂念时,再背八十一遍,直到心如止水。

只背一句中文讲法就获得了意想不到的好效果,“我就又想着,能多背一句,那再加上一句吧,就这样两句也背熟了。那么再加上一句吧,三句背熟了。慢慢的一段法我可以用中文背的很熟了。”慢慢的,他把《转法轮》第六讲 〈炼功招魔〉的部份背了下来。他感到好像整个生命都溶在大法中了,力量大增,人变的很自信。

他说:“以前我很想用中文背法,可是很不自信,因为我的中文只是在大学里学了一点入门的课程。能看中文《转法轮》已经不错的了,背书那是不可能的。可是有了这次的经历,我发现原来不是那样,而且背法还使我的中文進步很多。”几年前有人问他,是不是香港人。今年更有一个人问:“你是不是从大陆来的。”

他还加入了背法小组,在一个相互促進的环境里,每个人都受益了。他说:“背法后就像被洗净了一样,感觉思想纯净,精神很好。”到现在他已经背到第九讲了。

“拿出自己最好的一切”

西蒙两年前加入了大纪元网络组做视频工作。他默默下决心,来了就做到最后,不会放弃,要珍惜这个机缘。但是现实中诸多具体困难造成他内心的挣扎。

“我发现其他组员年轻,对网络比较懂,技术好,而我什么都要从头摸索,就很着急,不知到底要从哪里开始。”“视频的技术、选材、推广,都要去网络寻找资料从头学习,当时小组刚刚组建,也没有系统的培训资料,让我一时间压力很大,就开始犹豫是不是我不该参加这个项目,应该做些简单的工作呢?”

通过学法和交流,他渐渐悟到,为了救人,大法弟子真的是无所不能,关键还是看有没有这颗心,肯不肯付出。

他说:“初期做视频的时候,往往会从头担心到最后,怕自己做的慢跟不上進度,怕做的不好被别人笑话,患得患失,被赞扬带出的显示心,被批评之后的失落和消极,始终没有用正念看待我做的事。通过向内找,我把自己在整个过程中的执着心,摆出来数一数,到底我都动了什么念,然后一个一个想我为什么会动这种念,背后是什么因素,然后我就有意识的发正念清除那些后天观念带来的干扰。”

“我想我就拿出自己最好的一切,来做出在我这个层次中最好的产品。”做出的视频由起初能看的下去,到取得了不错的点击率,到制作出更加精美的作品,过程中他感到大法给予的智慧源源不断。

视频学习初期刚过,新的考验又来了。“为了帮助销售,视频组接下了要给商家做广告视频的任务。我们普遍认为给商家做广告视频的要求太高,做的不好看会给大纪元的品牌丢脸,会让销售们难以跟客户交代。但是势在必行,不然就不能让大纪元快点進入良性循环。”“可是,有时视频做好后,商家不满意,销售带回来的评价都不好听,心里很难过,不觉中起了埋怨心。我都熬了几个晚上给你们做出来的产品,我也不是专业做这个的,能做出这样还不满意?”

他向内查找起初加入视频组时的心态,发现了不足之处。“我抱着得过且过,遇到困难想躲,不想吃苦的心,造成了一个很不易察觉的想法:我不是专业的,做这个项目差不多就可以了,我怎么可能比市场上专业的公司做的好呢?出发点不就没有摆正嘛!”

他接着说:“找到了自己的问题,我努力上网学习,看Youtube视频教程,把市场上主流的视频制作方法慢慢记下来,经过一段时间的积累,技术渐渐成熟。虽然离市场主流水准还有差距,但是我就是抱着要达到专业水准的心在努力。小组同修也都互相鼓励,把自己领悟到的做视频诀窍拿出来交流,真的是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有些产品商家们都夸赞我们做的好。”

与新加坡的不解之缘

金融业者黄先生四年前于澳洲悉尼得法。之前,他被严重湿疹困扰,有种生不如死的感觉。

“那天,我正在读的一本书,书中提及法轮功是一个直指人心的功法。过后我在网上搜索发现法轮功的资料都是免费的,不需付一分钱就可以学这个功法,我当时乐极了。我先是自己在家里学炼,两个星期后便加入了当地的炼功点。”“两、三个月后,最令人心烦的皮肤症状竟然神奇消失了。法轮大法让我获得了新生!”

后来,他了解到新加坡学员对总人口的比例比澳洲的低。“身为新加坡人,我在新加坡长大,可能可以在新加坡的大法项目中发挥更好的作用,于是,我决定回新加坡,今年就搬回来了。”

他参加了景点集体炼功。“我看到,我们的炼功确实对游客们产生了积极的影响。有一次,我听见一个导游对她带领的游客说:‘你们看,他们在炼法轮功。新加坡有信仰自由。’还有一次,游客看到我们后,互相低声说:‘这是法轮功、法轮大法。’”

他又加入了神韵推广的项目,帮助做一些网站和管理脸书的工作。这个项目起步不久,还在摸索当中,但在大家协力配合下,多次成功地举办了神韵介绍会,每次都有数十人出席。

对于不同地区的修炼环境,他的看法是:“不管我们身在何处,大法的要求是一样的,不要这山看着那山高。”

南南在大学读的是化学工程,但毕业后的工作却与专业无关,反而一步一步学习了行销的技能。“我惊奇地发现,我的专业技能正是媒体需要的。”随后,她加入了中文大纪元正在组建的数码小组。

一个偶然的机会,她去美国参加了大纪元的培训。她感到总部那里是一个能量很强的修炼环境。她喜欢那里的简单生活方式,一心专注在媒体上。尤其在年轻人较多的英文大纪元,她学习了很多常人的管理方式和经营策略,也看到他们的项目推动得很快。“与新加坡相比,总部是一个更加完善的环境,也让我觉得能发挥更大作用,我想要留在美国。可是,每次想要离开新加坡时,每次都因种种原因被留下来。”经历了一段回到新加坡后的浮动不定,她开始深入内省。

她最后交流:“一路修炼过来,抹去了很多追名逐利的心、争强好胜的心,学会了遵循安排、要始终如一地忠于自己的使命、履行自己的誓约。现在如果每天能认真学法,能清醒不打瞌睡地炼功,能讲真相做项目,就会觉得非常地快乐和幸福。我感受到了生命的安详。”

在播音工作中修出平和自然的音色

韩女士交流了在希望之声向中国大陆广播工作中的修炼点滴。

“记得开始播音后不久,主管说为避免主观,她回家让家人听我的播音,他们一听就说这是从‘强国’来的。这句话令我很震惊,党文化污染下的大陆口音说话本身有一种像演讲的不自然腔调,给人感觉强势生硬。当听众听着不入耳时,他还会继续听吗?”

一时间她感觉自己不会说话了。“回想我刚来新加坡时,看到周围同修说话方式完全没有在大陆人身上的激情,更没有慷慨陈词,也没有抑扬顿挫,有的是那种平淡与平和。遗憾的是我很难做到同化这种真实自然的特点,感到自己说话大声语气生硬,让人听着不舒服,尤其现在每天做播音就像被放在放大镜下更能发现这些问题。”

她很快意识到,每一篇新闻稿件的录音都是修炼的过程。“我觉的播音表面看是声音、内容表达的体现,其实也是自己修炼状态的体现。每当遇到瓶颈情绪起伏时,从修炼的角度却又是难得的机会去反观自己、改变自己。”

“我看到我的不平和语调中,隐藏的是急于求成的、急功近利的心,我发现我还有一种显示心,表面上是追求播音完美,内心却是表现自我、证实自我的心。”她还体悟到:“不要把自己扮成或演成某种样子。我的声音不清亮不圆润,做不到口腔共鸣,这些可以从学习发声技巧改善,但要真实自然的表达自己,听众才会愿意听。”

回过头来再听最初时自己的播音,她说:“感觉出一种急躁、声调高扬不自然,真的愧对听众。”

找出差距 实修是根本

中午休息时段及一整天的交流下来,不少同修表示非常触动,找到了差距,感受到实修的重要。

上午时段的交流结束后,在法会上第一位发言的新学员林先生感到“非常好,学到很多东西”。“原来很多同修都修炼超过二十年了,这么长的一段时间,坚持下来,太佩服了,有两位发言的同修修炼二十四年了,我觉得他们也太幸运了!” 他还提到做大纪元销售的同修“要忍辱负重,这里面的挣扎,很不容易”。“向中国人讲真相的同修,我听了也非常感动,她这么耐心地跟他们说,非常了不起。”

李女士对做大纪元网络视频的同修的交流感触最大。“因为我们在媒体项目中,都有过纠结的时候,要干不要干,你做了一大堆的事,别人还讲你的不是,都有过这个过程。”“同修能够用正念看待问题,在法上修上来,这个是最难能可贵的。而且有了问题马上就能向内去找,抓住一思一念,去归正自己。我看到自己的问题,一忙起来就没向内找,一关一关攒着,结果来个大关给你过。”

法会上午时段交流的黄先生第一次参加新加坡法会。“真的觉得很荣幸,我做的比较短一点。同修们交流的修炼体会,每个都是独一无二的,觉得很好。”“交流体验的同修中有修炼很久的老学员,成立新加坡法轮佛学会时的老学员,还有做大纪元的,还有新学员,全部都可以学,对我本身收获也是很大的。”“大家的经历不同,法的要求是一样的,去执着,修你的心,每个人都要做好三件事。”

电脑工程师郝先生修炼三年了,今天是第一次参加法会。他感叹:“我得法比较晚,也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是自己在学,后来才到公园里去找同修,一起学法,一起炼功,今天是第一次参加法会,机会很难得,错过了那么多,距离差的实在不是一点点!”“总觉得自己平时在按真善忍做好人,有时候会跟朋友讲些真相,找朋友劝三退,还做不到跑到大街上看到不认识的人就跟他讲真相,我觉得这就是我一个新学员的心理障碍。看同修修炼,感觉这些变成自然而然的事情,让我觉得差距太远了。”“那位九五年开始修炼的同修,先生过世、妈妈过世,她讲的很平淡,语气也很平和,但从中就能感到学法人的心性提高的状态。其他年纪比我小很多的那些同修,做英文大纪元同修的交流,他们做的很了不起。我跟他们比就是常人。”他还表示得法实在太幸运了,“有时好像在做梦,好像不是真的,我能够得到这么大的法,没有办法去形容的感受”。

学员徐女士说:“我觉得参加今年的法会很感动,看到同修们都很精進,我觉得自己应该做的更多,抓紧时间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完成自己的使命。”

学员张女士也表示参加法会收获很大:“我参加今年的法会,看到我跟同修的差距啦,对做三件事要更加重视,希望自己能突破自己的难关,更精進。每一篇稿件都很触动我,让我感觉到在帮我提高。今年的稿件真的很好!”

法会上交流在希望之声项目中修炼的韩女士表示法会交流很重要,应该鼓励同修写出自己的体会,这是师父的良苦用心。谈到收获,她说:“每个人讲的都很好,尤其是越南学员背法的过程,我好感动,我要背第三遍了。我原来也没信心背,幸亏有同修的鼓励。还有小弟子背《洪吟五》。还有两个兄妹讲的也很好,妹妹不能去中国完成学校的任务,还能利用这个机会去洪法、讲真相。我觉得她给我一个提示,每一个机会都要抓住。整体听下来,上午和下午的交流都很好,每一篇都挺感动的,都是实修的经历,谈到怎么样去内修,每个人都有不同的方式证实法。开法会真的收获太多了!”

学员兰女士表示,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听到同修反观自己是不是在假修炼。想到自己长期坚持的项目,表面上做的轰轰烈烈的,“但是我发现有很多本质上的东西没有修去,固守常人的喜好,同修的发言,对我触动很大。”“推广神韵的同修为没能做好而自责,我都流泪啦,真的流泪啦,我也有过发现自己没做好的那种自责啊,内心流泪,真的痛苦,后来觉得还得跌倒了爬起来,还得往前走。”“还有一位同修,她讲她对儿子态度不好,后来她转变了对儿子的态度,儿子也转变了。我对我女儿也是,我今天回去之后,我首先改变我自己,我必须得改变我自己。自己做好,从内心,从本质上改变自己。收获很大!”

青年大法弟子蔡先生来自马来西亚新山,修炼四年有余。他感到不虚此行,在提高心性和讲清真相方面都找到了差距。“我看到很多青年同修,他们得法四年、五年、六年,可是他们三件事做得很扎实,心性上提高得很快,我好像才進来,其实还可以做的更好。”“还有在背法方面,我有尝试过,越南同修讲到的,一段一段去背,我们华人更应该要背,背法能在修炼上找到一个突破点。我感到自己应该在向内找上下功夫,在心性提高上更努力,我找到了差距。”

他还提到上一次来新加坡时,听说新加坡同修少,但是这次过来他发现新加坡的环境是有凝聚力的。“我发现新加坡同修很多,可以很好地形成整体,这几年都有很多新学员進来,而这些新学员真的是在做三件事,感觉不一样。我是觉得很好,有凝聚力。”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