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孔子之名》德国哥廷根研讨会 辩论激烈(图文)

6
2019年12月11日,《假孔子之名》在为了被胁迫民族协会(GfbV)哥廷根(Göttingen)总部放映。(左起)主持人、“为了被胁迫民族协会”项目负责人赛德勒(Hanno Schedler),特约嘉宾、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导演秋旻,前德国驻华大使、哥廷根孔子学院董事会董事史丹泽(Volker Stanzel)参加了研讨会。(田牧提供)

获奖影片《假孔子之名》在德国十大城市巡回放映之后,“孔子学院”对德国的影响和潜在威胁的问题已引起德媒关注。《每日镜报》12月22日发表文章《首批大学重新考虑备受争议的孔子学院》,提到杜塞尔多夫大学已不再跟孔子学院续签,旧合约到明年4月份终止,汉堡大学也表示不再提供孔子学院经费。

该报引述德国分管教育和科研的国会议员延斯·勃兰登堡(Jens Brandenburg,FDP)的话说, “现在是到了科学部长与大学讨论中国(中共)影响的危险和背景的当口了。”他认为密切的财政联系危及科学的自由。

影片导演秋旻在其脸书上介绍到,今年是孔子学院遭遇最大挫败的一年。包括美国、加拿大、澳洲、瑞典、荷兰、德国、比利时等多个国家的近20个主办单位都已经或将要关闭孔子学院。目前孔子学院的关闭数量已超过40个。

此次德国之行秋旻会见了莱比锡、汉堡和哥廷根大学孔子学院代表,秋旻感谢这些代表愿意与她开诚布公的进行探讨。她表示,尽管德国19个孔子学院大多都开在大学校园外,受中方影响较小,但他们对汉办招聘孔子学院中方人员的歧视性政策,以及在孔院内禁止谈论中共禁忌话题的学术审查表现出不以为然,说明大学的基本原则和价值取向已受到侵蚀,令人担忧。

激烈辩论的哥廷根研讨会

秋旻提到在哥廷根举行的放映讨论会尤其令人印象深刻,因为主办方邀请到前德国驻中国大使和哥廷根大学汉学教授参加讨论,两位都是哥廷根大学孔子学院董事会的董事。讨论会最后演变成为一场激烈的辩论会。

2019年12月11日,《假孔子之名》在“为了被胁迫民族协会(GfbV)”哥廷根(Göttingen)总部举行。会后,特约嘉宾、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前德国驻中国大使、哥廷根孔子学院董事会董事史丹泽(Volker Stanzel),导演秋旻和主持人、“为了被胁迫民族协会”项目负责人赛德勒(Hanno Schedler)参加了研讨会。研讨会进行到一半时,哥廷根大学历史与政治学教授、现代东亚研究中心主任施耐德(Prof. Axel Schneider)和孔子学院的董事也加入了研讨会。

2019年12月11日,《假孔子之名》在“为了被胁迫民族协会”哥廷根总部放映。(左起)特约嘉宾、独立中文笔会会长廖天琪,哥廷根大学历史与政治学教授、现代东亚研究中心主任、孔子学院董事施耐德教授,导演秋旻,“为了被胁迫民族协会”项目负责人赛德勒参加了研讨会。(黄芩/大纪元)

廖天琪:孔子学院应该改名为“毛泽东学院”

前大使史丹泽认为孔子学院是类似德国歌德学院、由中国政府(中共)出资建立的文化交流和语言培训机构。

影片导演秋旻女士则认为,孔子学院从来就不是一个独立的文化机构。首先,孔子学院由中方资助,直接受到中国教育部下属的汉语推广办公室的掌控,学院在教师聘用、教材选择、课堂内容等方面全部听命于中共政府。孔子学院根本就不能跟歌德学院相提并论。

廖天琪认为孔子在中国文化里的地位就如希腊的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在西方文化里的份量。然而中共建国以来就系统性地对孔孟之道进行评判与清算,这种情形到文革发展至高峰。到了1974年,中共又开展批林批孔运动,侮辱、丑化、摧毁孔子和儒家思想。

如今,中共不但没有对其所作所为有任何的反思,还在需要利用孔子时,又把它作贱、凌迟了数十年的孔老夫子搬出来贩卖,这种颠倒黑白、愚昧和卑劣的作法,实在令人作呕。在孔子学院里,有关六四问题不能讨论,达赖喇嘛不能说,法轮功问题不敢触及。

有资料表明,在中共统治下,中国有八千万人非正常死亡。总有一天历史会重演,悲惨一幕会卷土重来。廖天琪说,“如今,对于这样的政权,这样一个面对着我们的魔鬼,我感到恐惧。因此,孔子学院根本就不应该存在。”此时,听众中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廖天琪建议所有的孔子学院都改名为“毛泽东学院”,那才是名副其实。这话引起听众的大笑。

孔子学院董事:哥廷根孔子学院不存在中方干预

史丹泽承认中国是专制独裁国家,问题是应该如何对待中国。是不理睬,与之切割?还是与之交往,与之合作,从而逐步地影响他们。他认为哥廷根孔子学院跟《假孔子之名》影片中展示的加拿大的孔子学院情况不同,这里的管理是完全独立的,无论是选人用人,及教学方案等,都拥有自主管理权, 从未听闻有中方的干预和介入。

施耐德教授说哥廷根汉学系具有自己一套完整的汉语教程方案,由于师资和教材都面临经费短缺问题,自从孔子学院开办后,就担负起语言教学的任务,至少分担了大学方面汉语教学50%的责任。我们也不回避敏感题目的讨论,诸如:六四事件、西藏问题、台湾问题、香港问题等。

廖天琪不同意史丹泽“与中国合作,从而逐步地影响他们”的观点,她说:如果当年纳粹成功,今天手段放软了却依然掌权,带领德国迈向富足,难道世界也会试着跟它合作,并逐步地影响、改变他们?

廖天琪强调:我是质疑孔子学院的,中国有俗语称:披着羊皮的狼,而孔子学院是不是“披着孔子外衣的共产党传媒系统”?这应该引起整个社会的警觉和思考。

廖天琪:谈论中国人权回避法轮功是耻辱

廖天琪认为,孔子学院一方面打着孔子旗号,另一方面在选人用人上歧视和打压法轮功学员,刻意淡化一些话题,比如达赖喇嘛、台湾主权问题等,这些统统与儒家的仁义礼智信相距甚远。她认为,不能信任孔子学院的办学宗旨与目的是所谓的“推广汉语和中国文化”,难道歧视法轮功学员也是推广与宣传文化的需要?

廖天琪表示《假孔子之名》中多伦多孔子学院以人划线,歧视法轮功信仰者的做法,是她不能接受的。她表示“在信仰自由、言论自由的西方民主社会,法轮功是传播真、善、忍的信仰团体,我们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之下,每个人都应该得到尊重与爱护,共同分享这美好世界的一切。”

廖天琪询问:哥廷根孔子学院是否也有法轮功学员的教师?你们是如何对待他们的?

史丹泽回答:哥廷根未遇到这样的情况。廖天琪接着追问,史丹泽顾左右而言他。

之后廖天琪又问施耐德教授,哥廷根孔子学院选人用人是否也设置了对法轮功信仰者禁止的条文?施耐德教授不予置否。此时史丹泽因赶车已先行离开会场。

听众:你要跟恐怖分子做生意吗?

与会听众周女士表示,这场研讨会非常好,真相越辩越明,正好让大家看清楚孔子学院的真面貌和德国社会现存的问题。“我看到现场的听众对德国这种左右逢迎、两头讨好的专家学者非常反感。这些人在德国为数不少。”

廖天琪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这个讨论有不同立场,不同的争辩,觉得非常好。“我虽不赞成对方的某些观点,但我也不全盘否定他们的一些观点。我相信在西方长大的人,受了基督教文化和这种普世价值的教育,不可能支持一个专制独裁的政权。”

“但是,在利益之下,在对自己有好处而无坏处的情况下,他们很可能就会妥协。我这话说的比较保留,他们至少是妥协,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让我不高兴的是,他们还不承认,认为他们完全有学术的独立,没有人干涉等等。没有一个人干涉德国学者的自由和研究,但是想想你的中国同事,他们因为要表达自己的意愿,或做自己的独立研究,就受到迫害,你能够接受吗?”

廖天琪认为应该更多地谈论孔子学院,将其作为一个话题,促使德国尽快关闭所有的孔子学院。

来自香港的听众甘女士觉得《假孔子之名》这部影片非常好,在短时间内非常集中地让大家知道孔子学院最根本的、最核心的问题在哪里。

甘女士认为当人们遇到棘手的问题时,会想这太复杂了,不要去想了,或找个别的出口。“这是人的本性,很容易希望可以找到一个答案,就停下来了。”她说,其实只要问自己一个问题,“你要跟这些恐怖分子做生意吗?”问题就很清楚了。

“德国人做什么都是实际型的,讲经济。”甘女士说,“只要想一想你现在就是在跟全世界最大的恐怖分子做生意。”她说中共外交部两年前已经公开在国际场合说《中英联合声明》已经不存在,他们要怎样对待香港都可以。“还可以跟这样的人做生意吗?”

主持人:告诉德国社会 孔子学院背后是什么

已经在德国好几座城市主持《假孔子之名》研讨会的赛德勒对本报记者表示,这部影片所到之处,引起了人们非常强烈的反响,人们非常感兴趣,他们第一次听到关于孔子学院的事,并对所听到的内容感到震惊。

赛德勒认为现在是西方许多人感到失望的时代,有些人发现很难批评像中国这样的一个国家。“中共已经做到了这点,西方人也把中共和中国人民等同起来了,对中国(中共)的批评被视为是对中国人民的批评。”

“要让人们充分认识到这点,必须投入大量精力和时间。”赛德勒表示,“对此,我们已经做好了准备。”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