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透过媒体向全球扩张 自由之家吁各国驱逐中共官员(图文)

6
美国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报告披露中共如何操控港台媒体,以破坏当地的新闻自由。图为2019年6月23日,台湾民众在台北凯达格兰大道参加反红色媒体的集会。(陈柏州/大纪元)

国际人权组织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日前发表报告批评中共透过媒体向全球扩张,透过恐吓或审查,打压报导对中共不利消息的传媒。同时,自由之家呼吁各国政府应惩罚中共官员,并制定更严格的广电规范。

综合媒体报导,自由之家1月15日中午发表题为《北京的全球扩音器》(Beijing’s Global Megaphone)的报告,共28页的内容详细阐述中共媒体自2017年起,如何扩张,影响世界。

报告指出,中国国营的媒体,包括电视、电台、社交平台等,在海外有过亿受众,但资讯来源并不透明。然而,世界各地的记者、受众、广告商,无论来自欧美、澳洲、甚至俄罗斯等,在牵涉到对中共不利的消息时,会受到不同程度的恐吓或审查。

报告揭示中共多种影响资讯的手法,例如利用身处中国的“五毛”、黑客等不法份子,在社交平台上散播虚假信息。

香港方面亦受到大量影响,报告点名指出香港数间私营媒体,包括《凤凰卫视》、《东方日报》、《南华早报》,都与中共关系友好,透过报导有利中共的消息,从而获得广告收入、有利可图的合同、甚至有人可以升官晋爵。而同一时间支持民主的报章,例如《苹果日报》却遭受打压。报告提到前行政长官梁振英,曾经公开呼吁商家抵制《苹果日报》。另外Hong Kong Free Press的记者曾在家中收到恐吓信、《苹果日报》记者外出用膳时遭袭击、《大纪元》印刷厂遭纵火等事件,报告相信都与中共有关。

报告又批评中共一方面禁止国民使用Facebook、Twitter、YouTube、Instagram等社交平台,但另一方面又加强在这些平台的宣传,目的是影响身处海外的华语观众。

中共的影响更逐渐扩展到其他海外媒体,例如与中共关系密切的中国资讯科技公司,透过一带一路,掌握了其他亚洲、非洲及拉丁美洲国家的重要资讯建设,或宣传讯息渠道,甚至透过买入海外媒体,例如亲中的凤凰卫视于2018年收购墨西哥一间电台,从而加强了北京当局控制其他国家的资讯流通。

同时,报告也呼吁:“当中国(中共)的外交官员与安全部门人员逾越界线,并试图干预其它国家的媒体报导时,当地政府就应该强烈抗议。”报告提到,应将这类官员驱逐出境。

报告中也说,美国和其它国家的政府应支持相关政策,像是要求中共媒体公布付费业配文的支出、所有权结构,以及与中共国家组织有关的经济联系。

此前,据报导,中共媒体也正在全世界范围内大踏步地扩大其影响力。中共每年花费13亿美元推出国营电视台和广播节目,中共希望用自己的语调来向世界讲述中国的故事,并根据共产党批准的官方说法改写历史。中共媒体的扩张相当可观,中国环球电视网已经在165个国家播出,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用65种语言播出。

中共试图将世界上许多人的思想都从美国的思想引导转向中共的压迫性的、看起来好似挺成功的国家资本主义思想,并与中共遍布在美国、加拿大和欧洲的大学校园里开设的孔子学院同步进行。这些机构是中共的另一个宣传工具,旨在塑造年轻人对中共的看法、削弱香港抗议者的正义诉求,以及对西方文明的基本概念的理解。

中共努力扩大其对全球的影响力是对西方开放、自由、民主的国家的直接威胁。

无国界记者组织东亚办事处主任塞德里克‧阿尔维亚尼(Cédric Alviani)就该问题对《时代》(TIME)杂志表示:“危险的不仅仅是中国当局试图散布他们自己的宣传……还是在将我们所知道的新闻业置于危险之中。”

美国非营利组织“保护记者委员会”(The Committee to Protect Journalists)在12月16日发表报告说,香港和台湾的新闻自由正遭受来自中共的巨大压力与影响。中共试图藉由操控港台媒体,以干涉编辑内容并操纵社会舆论。

该报告提到,中共以利益主宰香港商业媒体。港警在反送中运动中不断攻击抗议者却未被究责。香港记者担心,中共可能会禁止他们前往大陆工作,以报复其批判性报导。而其它国家的记者也担忧,他们可能因为报导特定新闻而被驱逐出境。

依据“香港记者协会”提供给“保护记者委员会”的资料,中共控制了香港26家主流媒体中的9家,其中包括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南华早报》等。还有非中国居民却拥有中共官职的商人控制更多媒体产业,使得香港逾半数媒体皆与中共政府有关。

而在台湾方面,该报告说,中共利用台湾开放与自由的新闻环境,施展隐蔽的手段来影响舆论,其中一个例子就是拥有中天电视台、《中国时报》等数家媒体的旺旺中时媒体集团。

该报告还引用路透社在8月的报导说,有证据显示,中共曾付钱给台湾至少5家媒体集团以进行亲共报导,而这些证据包括与中共“国台办”签署的合约。

来源新唐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