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真:恶徒莫侥幸 报应不迟到(图文)

2
因果报应不论人是否相信,也不管其身份、贫富,对所有人都一视同仁,毫厘不差。(大纪元资料室)

中共迫害法轮功逾二十年,已有两万多人因参与迫害而遭恶报。近日明慧网报导,二零一九年,又有529个中共人员因参与迫害而遭恶报,人数最多的部门是公安系统。刊载这些现世报应,非出自幸灾乐祸,而是真诚的为这些生命受到中共的谎言欺骗、成为助纣为虐的帮凶,而深感惋惜。这些真名实姓的鲜明事例,值得人们深思。

古人敬畏天地神明,笃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即使无严刑峻法约束,仍能民风纯朴善良。随着中共长期灌输“无神论”的邪恶思想,现在许多中国人不相信神佛的存在,更视“三尺头上有神灵”为迷信。善恶有报的说法、因果报应的事实,被许多人视之为“偶然”,甚至嗤之以鼻。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徒中,诸多冥顽不灵、至死不悟者,甚至口出狂言,无惧报应云云。但神目如电,果报昭彰,上苍屡屡警示世人。

四川省巴中市公安局江北经济开发区分局国保大队警察江平,对劝告他不要作恶的法轮功学员说:“我亲手抓了你们那么多人,我还是比你们活得自在。什么善恶有报,你们报给我看看”。二零一九年过年前夕,江平突然倒地暴毙。

湖南省岳阳市君山区国保大队长姜仁武,多次跟法轮功学员叫嚣:“你们都说会遭报应,我怎么没遭报应?我才不会倒阴沟”。二零一九年十月,姜仁武得癌症死亡。

辽宁省朝阳县柳城派出所所长潘石,多年来一直疯狂迫害法轮功学员,不听劝告,被朝阳市“六一零办公室”捧为“先进典型”。他扬言:“我不怕报应,就打、就抓(法轮功学员),共产党我跟定了”。就在他狂嚣不到两个月,本来身体健壮的潘石在四十一岁生日那天突然暴死。一心想追随中共做个“先进典型”的他,却先做了上天报应的典型。

二零一八年五月一日,广东省佛山市南海区里水镇和顺共同乡治安主任袁国峰突然暴毙,年仅四十二岁。十几年来,袁国峰跟踪、监视和绑架当地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不断地向他讲真相,就在他死亡前几天,还劝善向他提醒:迫害佛法修炼的人迟早要遭恶报,就如二零零七年邻近孔村的孔凡星由于迫害法轮功学员,当天就遭恶报死亡,要汲取前车之鉴。袁国峰不但不听,还口出狂言:我迫害法轮功十几年了,身体越来越好,法轮功怎奈我何?我根本不怕报应,我也不相信报应。袁国峰拒绝了法轮功学员再次忠告,失去了最后一次被挽救的机会,成了中共的陪葬品,可怜又可悲。

《太上感应篇》有云:“祸福无门,惟人自召;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中共法院系统人员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而横遭恶报的案例,更是数不胜数。包括被雷劈死、心梗猝死、重病离世、车祸丧生、摔跌死亡、暴毙、自杀、被枪杀等,或半身不遂,或被判刑、撤职(参见明慧网《迫害法轮功 70名中共法院院长遭恶报》连续报导)等,更有作恶殃及家属者,报应之惨烈,让人不寒而栗。

二零一九年三月二十八日,汉中市中级法院党组书记、院长、二级高级法官杨明德,因患病医治无效死亡,终年五十五岁。杨明德在中共法院工作长达三十年之久,期间全程参与了陕西省迫害法轮功的诬陷案,导致法轮功学员广泛被诬判、冤判,甚至遭迫害致死。杨明德以所谓“司法公开率居全省第二位”、“全市法院结案率全省法院第三名”与“执行案件标的到位率居全省第一”等“业绩”,登上了中共的“光荣榜”;也因列在明慧网的恶人榜中,臭名昭彰,他在壮年病死,应验了中国古话“人不治天治”。

历史上记载了灭佛造成的灾难,最有名的就是三武一宗(即北魏太武帝、北周武帝、唐武宗与后周世宗),他们都在壮年暴毙,情节各异,但结局却惊人的雷同。“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历史总是重复警示后人:敬神者得善福、谤佛者遭恶报。

在法轮功学员二十年如一日的讲真相中,广大民众已经逐渐觉醒,各地释放法轮功学员的案例已越来越多,仅从二零一六年上半年至今,中国大陆已有二十一个省、直辖市出现不予起诉、释放法轮功学员或退卷的案例。不愿参与迫害的中共各级人员以各种形式与江氏集团切割,这些释放无辜法轮功学员的案例,是很多公检法人员在明白真相后的自保和赎罪。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邪恶可能逞凶一时,但终究不能长久。随着真相广传,迄今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与少先队者已逾三亿四千九百万人,中共解体覆亡已迫在眉睫,迫害正信的恶徒面临穷途末路。鉴古知今,真诚奉劝曾经参与迫害的中共公检法司各级人员,应以那些法院院长为炯戒,尽速幡然悔悟、诚心改过才是正路。赶紧悬崖勒马,尽早声明退党,以免它日恶报临身,再多悔恨已晚。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