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见证神奇(图文)

97

去年正月十六下午一点多,我在自己居住的地方,刚上完厕所,突然感到左后臀部有一条肌肉疼了一下,紧接着左腹部,左腰部也开始疼了起来,越来越疼,越疼越厉害,发展到剧痛,我坐卧不是,站立不住,干扰来势凶猛。这是从未有过的疼痛,但是我意识清醒,心想:我是炼功人,修法轮大法的,有师父管我,不会有事,很快就会好。因为去年曾有一次左小腹疼痛,当时,我忍痛在床上读了一讲《转法轮》就好了。可这次与上次不一样,持续的剧痛,使我根本就无法静心学法,功也炼不了,疼的我掐着肚子在地上来回走,而且明显感到小腹在胀大。我心里不停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接着又出现了发热,恶心,几次呕吐,把吃的东西都吐出去了,这时已经是两点半了,疼痛仍然不减,从未经历过的剧痛,简直就是取命的架势。趴着、躺着、跪着,怎么都不行,翻来滚去,床上地上来回折腾。到了四点多,仍然如此,但是我心里一直没放松正念。心里不停的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法正乾坤,邪恶全灭”、“师父救我”。

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我心里一直没有任何的怕。手机就在身边,我没有给同修打电话,我知道,除了师父替我承受外,谁也替代不了我,我心里有对师对法的坚信,因为在我这些年的修炼经历中,每次都是师父帮我渡过难关,化险为夷。仅举两例:

二零零五年,我因讲真相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期间,有一天出现了胸闷、气短、后背疼痛,看守所副所长拿药给我吃,我没吃、扔了,当晚睡觉时就感觉全身动不了,似乎有人按着我,从我心脏部位拿掉了什么东西,我立刻感觉轻松了。醒后,一切症状消失。还有一次,我头痛的简直要裂开,晚上软软的东西都枕不了,突然想起刚被关進来的一位同修告诉我说大法弟子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也有效,我立即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念着、念着,睡着了。醒来时,天已大亮,头一点也不疼了,我知道师父又一次救了我,否则,也许我早就脑出血没命了,因为我母亲就是脑出血。当时我将这事实告诉周围人,并写给了看守所负责人,也就是从那天开始我在看守所打坐炼功,不受限制了。

另一例:二零一六年秋季的一天,我当时在外地的女儿家,我侧身隔着椅子去捡椅子边上的一张纸,刚向左侧过身,只觉的“咯噔”右侧部位髋骨下塌,大概是错位(以前摔过的地方),立觉沉重压迫,呼吸困难,直不起腰,动不了,当时脱口就喊了一声“哎呀,师父”,马上就觉的腹内象有一股一股的暖风在轻轻吹,很舒服的感觉,顷刻间,下塌的部位鼓起来了,迅速恢复原位,疼痛立即消失,马上就能直起腰,前后也就一分钟的时间!惊叹之余,我深感师父法力无边,感激师父对弟子的洪恩浩荡与慈悲看护。

有了以上的经历,这次我根本就不惊不怕,也想到了同修在明慧网交流中谈到的否定旧势力安排,与旧势力签约彻底废除的问题。就想:如果我和旧势力签过什么约,立即全部彻底废除,我的命是师父给的,我生命存在的意义就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只有证实大法好,助师救人的份,决不当破坏大法的魔!即使我修炼中的漏再多再大,只有在大法中归正,绝不承认任何形式的迫害!师父一定会管我,会救我!我开始卧床不动,把心放下,忍着痛,继续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隐约听到半夜十二点报时,我醒来,感觉不怎么痛了,只是肚子胀胀的,大小便不通,身子沉重,无力。

第二天下午两点多开始,到七点半,又来了一次。甚至严重感觉到左腹部与右胸部两个什么脏器象拴在一起,被往一块拽,猛烈痉挛,抽搐。但我坚信师父一定会管我,没有动心,后半夜,大约子时,小便开始通了,浑浊的暗红色,胀大的小腹开始消下去。

第三天,开始吃饭了,稀里哗啦的拉肚,感觉排出去的都是碎碎渣渣的东西,接下来。重感冒的症状两天后也消失了。

没超过十天,我又感觉浑身有力,一身轻松,彻底恢复。

这真是:“真善忍三字圣言法力无限 法轮大法好真念万劫即变”[1]。

叩谢师恩!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对联〉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