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学员:大法让我的苦变甜(图文)

6

在苦尽甘来的日子里,蘸黄河水为墨汁,也写不尽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感恩;用尽人类的语言也表达不了师父救度我的浩荡洪恩!我今年六十九岁,在人生的苦海里苦苦煎熬、挣扎了大半辈子。二零一七年是我这一生中的转折点——这年六月,我喜得法轮大法。师父把我这个苦命的人,从苦海中捞起,使我的身心和家庭生活发生了巨变,师父把我变成了一个全新的我,也给了我一个全新的家!

在苦海中煎熬的日子

九岁时我就没了妈,修炼法轮功前,我被病痛折磨着:息肉、囊肿、痔疮都长在肛门上,还有严重的心脏病、心绞痛,丹参药一次就得吃四、五粒,说犯病就犯病,着急上火也犯病。有一回心脏病发作,我从耳朵到心脏就象被一根钢针扎着似的,疼的感觉自己马上就不行了,一下子瘫软到地上。我把两个孙女吓哭了,撕心裂肺的喊:“奶奶!奶奶……”我的小肚子拧劲的疼,不排气,肚子胀了十多年,鼓鼓的,别人开玩笑说我怀孕了。

为了活命,我在本市和外地多次住院,也不见效。那时家里经济条件不好,加上我住院、吃药花钱,日子过的更艰难了。可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不顺心的事一件接一件。我那已经娶妻生子的儿子患上了忧郁症,他走到哪儿躺到哪儿,就象个痴呆傻子似的,有时儿子离家出走音讯皆无。为了供两个孙女上学,儿媳只好去外地打工。

我忍着病痛也去打工,给人薅草,一小时挣五元钱,一天挣五十元钱,第二天我就拿着这点钱去找儿子。我舍不得坐车,有时一走就是一整天。我经常拖着病身子到处找儿子,手里拿着他们俩口子的照片找儿子,到处留电话号码。有时儿子一走就是一整年,有时走十个月八个月,有时两、三个月。那几年找儿子我跑遍了全城,找不到儿子,我死的心都有了。自己有病,还要找儿子,难中加难。我自己可怜自己,那些年心酸的眼泪永远止不住,流不完。

医院看不好我的病,我就供了狐、黄、白、柳等附体,初一、十五烧香磕头。可是我的病越来越重,腿、脚都疼,有时疼的一步也挪不了。到后来,我上不去楼,一扶楼梯象被电打一样疼。我啥活都不能干了,煮不了饭,洗不了衣服,我成了亲人的累赘和负担。洗脸时,孙女把水温热乎了,我才敢把手放到水里,不然象过电一样疼。孩子扶着我挪出楼,我不能见风,整个头捂的严严的,只露出眼睛,眼睛还会被风吹的生疼,一直疼到脑子里。我被病痛折磨的死去活来,躺在床上等着死神的降临,等着咽下最后这口气。

修大法苦尽甘来

一天,一位法轮功学员看我病病怏怏的,一点精神都没有,就给我介绍法轮功,讲法轮大法的美好,祛病健身的种种奇迹,我抱着试试的心态,开始看她借给我的《转法轮》。

我做梦都不敢想自己还能苦尽甘来,可看完一遍《转法轮》后,真的苦尽甘来了,我的身心发生了巨变:学大法三天,我烧了家里供的附体,我身上哪儿也不疼了;我一气上到四楼,好象有人推着我上去似的;我隆起的肚子也下去了,能正常排气了,折磨我多年的心脏病也好了。我不用家人搀扶、伺候了,我的病全好了。

快六十七岁的我在物业公司当了清洁工,扫楼梯,冬天还扫雪。我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儿,别人打扫两栋楼的卫生,我打扫三栋楼的卫生,每栋楼都是七层高,我跑上跑下的。居民问累不累?我说不累。大伙说:“这老太太真了不起,这么大岁数,还能当清洁工。”

一天,我的手被划了一道很深的大口子,鲜血直流。二孙女劝我去医院,我不去,她着急了,怕我不打预防破伤风的针会被感染。我告诉孙女:“没事,我手上的伤明天就能好。”孙女不相信,可我对师父、对大法深信不疑,我那么多的重病都好了,手上的这点伤口算什么?也一定能好。第二天,二孙女一看,我手上那么深的伤口不但好了,而没有留下一丝疤痕。我手指上冻裂的小伤口还没好呢,可那么深的伤口居然在这么短的时间里愈合了。这是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奇迹,二孙女十分震惊,也更支持我修炼法轮大法了。学校放假时,大孙女回来了,我给大孙女讲真相,她和我争犟。二孙女对她姐姐说:“别跟奶奶争犟了,奶奶手上的伤口愈合的太神奇啦!”

家人也受益

我修炼法轮功不到两年,不但本人身心受益,家人也受益。读高中的二孙女在学校的成绩直线上升。

去年过完年,患忧郁症的儿子奇迹般的康复了,去外地打工去了,挣了钱就往家里寄,供两个孩子上学,大大的缓解了儿媳肩上的压力。冬天,儿子回来,还帮我扫雪、干活呢!

法轮大法太神奇了!我这颗整天为儿子担忧、被压抑的心一下子透亮了,我感到从未有过的喜悦和幸福,我的心里一天到晚甜滋滋的……

我的人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巨变。以前的我象生活在地狱里,现在的我兴高采烈的,心里亮堂堂的。感恩慈悲伟大的师父救了我,救了我的家庭,感恩大法让我彻底的摆脱了那些苦难而又无助的日日夜夜,感恩师父和大法让我知道怎样重德向善,做一个道德回升的好人。

感谢师父!谢谢大法!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