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货车追尾 一家人无恙

208

从一九九九年五月二十日至今,我在大法中修炼已经走过了二十多年的历程,亲身感受到伟大慈悲的师父每时每刻都在我们身边呵护着我们,为我们化解危难,保护着我们,保护着我们的家人,“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在我身上应验。

大货车追尾 一家人无恙

在二零零二年黄历八月初四晚上,当时我与丈夫和姐姐一家四口,同乘一辆面包车,回济南探望年迈的老母亲。当行驶至山东临淄区与淄博市之间的一段没路灯的路段,四周漆黑一片,偶尔有少量汽车灯光闪过。

突然我感到有一股力量拱了一下,我们乘坐的面包车,随着“咚”的一声闷响,象被铲车铲到一样,落到路牙石以外的绿化带里去了,没有被强烈撞击的震动感,我们坐在车里没动,只有开车的外甥打开车门,下去查看一下,他用手电筒一照,傻眼了:四个车轮胎爆了三个,面包车的后车身被撞的断裂下来一大块铁皮,抬头一看,一辆河北邯郸的运输大货车停在路边。

之所以发生追尾事故,是因为大货车严重超载失控引起的。我们根本不敢相信车被撞的如此严重,坐在车里的我们竟没有什么感觉。看到眼前发生的一切,我立即明白了,是我们伟大慈悲的师尊救了这一车人的命啊。

处理撞车事故的交警赶来时,我们一车人都坐在车里,一个交警朝车里一照,惊呼起来:“哎呦!这么一车人啊?!车都撞成这样了,人一点事没有!真是命大啊!奇迹,奇迹!”

八十岁老伴和我轻松从魔难中走过来

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号早晨五点钟,我正在打坐,忽听到洗手间传出老伴的呼叫声,我急忙跑过去一看,只见老伴的身子失去了平衡,坐在瓷砖地上,右胳膊肘拼命往洗脸池里压,他是怕脑袋摔倒到瓷砖上,双腿急剧地抖动,双脚乱蹬,口中急促地说道:“你快抱住我,我的头朝下、脚朝上,正在往大深坑里掉!”我知道老伴这是发病了。

老伴八十岁的高龄,三十年的糖尿病史,因为我修大法后,他从内心转变了观念,了解了真相后,支持法轮功,为师父鸣不平,为大法弟子说公道话,每天醒来第一件事就是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直很好。我们俩齐声高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很快老伴的腿脚不乱蹬了。

我蹲下身子,抱住老伴的腰,顺手将洗脸池下面放着的一个长方形塑料盒,倒扣过来当枕头,好让老伴仰面平躺在地上,然后我再拨打120求救电话。

就在我一手托着老伴的上半身,另一只手从小背篓上往下拽毛巾(放塑料盒上垫头)往后转身子的时候,我的腰坏了,因为老伴身子太重了,一百五六十斤的重量,全靠我蹲着的腰部去支撑。这一下,我的腰也不能动了,老伴还直嚷他的头朝下往大坑里掉,别放下他。“师父您救救我们吧!”在这一刻,我心中只有一个念头:求师父!

就在我发出这一念的时候,我僵在那里不能动的腰能动了,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把老伴平放到了垫有毛巾的塑料盒上,安慰他说:“你好好躺着,我给120打电话,别害怕,有师在没事的!”老伴口中一直在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从老伴发病到送往医院施行紧急抢救,一共不足半小时,对我们两个七、八十岁的老人来说是不可思议的,找人往担架上抬,往救护车抬,老伴还那么重的身子,我的腰还扭伤的那么厉害,如果没有师父帮助,也许我俩都躺在那里了。

老伴患糖尿病三十多年了,突发脑梗塞,八十岁的高龄,一个礼拜就康复出院了,没留下任何后遗症,头脑清楚,谈吐正常,四肢灵活的自己走着出院了。同病室的病人及家属又惊奇又羡慕,主治医生们也心存疑惑,亲朋好友们也认识到法轮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小儿子得到了惊喜的结果

二零一零年六月初,小儿子脖子右侧长了一个硬包,曾到医院检查过,没治疗,后越长越大,已经鼓出皮肤,凸出的很厉害了,到一家部队医院找肿瘤专家诊断一下,医生脸色凝重,埋怨来的太迟了,并告知说这个东西不像是好东西,让我们思想上有准备。听到这个消息我的心情很沉重,小儿子四月份刚与女朋友登记领了结婚证,正准备十月份举行婚礼。

在经过了一系列的设备、仪器检查后,专家告诉说回家等化验结果,但无论结果如何,周一都必须来医院治疗,并说根据他的经验,60%的可能是个恶性的肿瘤。

小儿子上初中时,正赶上邪党迫害法轮功的最严重的二零零零年,学校里整天诽谤法轮功和伟大的师父。小儿子在家看到我是个正直善良的好人,而在学校里却整天被灌输抹黑大法的谎言,还必须学生签字表态反对法轮功。二者之间对法轮功的态度是完全相反的,正处在叛逆期的儿子彻底崩溃了,他不知道应该如何面对这一切,一时间他感到巨大的思想压力,他表示有我这样一个炼法轮功妈妈,感到在学校里抬不起头来,很丢人。后来,他又听到我对他讲的真相,而且他也亲眼目睹了学校里的各种歪风邪气,感到我说的有道理,就这样从初中到高中毕业,小儿子精神上一直很压抑很郁闷。曾两次背着书包回家要辍学不念书了,两次都是同学劝回学校的。高考时,他又想放弃,我劝他,同学、老师也劝他,无奈在没有准备参加高考的情况下,勉强去应付了一下,结果只考了个大专。

如今孩子又得了病,我感到自己由于炼了法轮功,没象其他常人家庭的孩子那样,随着变异了的社会风气要求孩子,我按照正确的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教育他,而他在社会上所接触到的又是另一种现实状态,一踏上社会他就感到迷茫,我的教育和现实相对立,他说把他教育成羊,却被扔到了狼群里,任其撕咬,却不知道如何应对。亲戚们也埋怨我把孩子毁了,是我一手把他教育成与社会格格不入的傻子。任凭别人说什么,我始终认为按照正统的观念去教育孩子没有错。然而孩子的病情被军医说的如此严重,我作为母亲确实不知道应该对他说什么好,虽然医生没当着儿子的面表示病情的严重性,但他却明白了什么。

那一夜孩子说:妈,医生跟你说了什么?是不是我的病很严重?我的话对孩子的情绪很关键,儿子望着我的脸,期待我的话能给他带来希望。他才二十五岁啊!

虽然等待化验单的结果只需要短短的三天时间,但对我们一家人来说,是那样的漫长难耐,既盼着快点看到化验结果,又担心那60%的可能性真的成为现实。

而就在这颗心受到残酷煎熬的时刻,我想到了师父,想到了我是大法弟子。亲情是最难割舍的执着,作为修炼人,不会有偶然的事情发生,既然发生了,那就是对我的考验。平时不断的看书学法懂得了法理,但当魔难和大关来临时,才是考验学的扎不扎实和检验心性高低的试金石。作为一个真修弟子应该以怎样的心态去对待发生在生活中的一切呢?

当我的心平静下来后,我以大法弟子心态与儿子交谈时,儿子的焦虑情绪也慢慢的化解。当他能正确看待人的生命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对一切都释然了。人的一切痛苦都是无知和愚昧造成的。在等待化验结果的过程中,我真切体会了剜心透骨的亲情关是何等的难过,而只要心中有法,多大的关都能过得去。

第四天上午,化验结果出来了:囊肿,没有传染性,无需住院,回家服用消炎药。我们全家人有一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是伟大慈悲的师父救了我儿子,也挽救了我们这个家。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