项云:中共流氓化政治和经济外强中干濒临灭亡(图文)

170
中共一直强调以邪恶的马列毛主义作指导思想,所以只能越来越邪恶,醒悟不了。资料图。(Getty Images)

中共流氓痞子起家,打着“救苦救难共产大同”旗号一路劫富杀戮,“共产”人民财富享乐。时至今日尽管不时还要装得道貌岸然,可行为上已由原来遮遮掩掩作恶,无耻到赤裸裸作恶地步,当然这也是其本性无法掩盖结果。流氓痞子篡权无论怎样装点门面,目的肯定不是为百姓利益,除非其政党醒悟改变。但中共一直强调以邪恶的马列毛主义作指导思想,所以只能越来越邪恶,醒悟不了。其政治必是邪恶流氓政治,流氓政治就有流氓经济。因为共产党世界政治是经济的体现,流氓性政治和经济与人性普世理念对立,所以共产党政治与经济都好不了、长久不了,下场不言而喻。简单看看中共流氓政治与经济的表现,不难得出必然灭亡结论,现在已经是毫无生机状态。

一、一贯的流氓政治

中共篡政后强化邪恶的马列毛意识形态,为实现“共产天堂”用政治运动不断斗争人民,同时不断整肃内部各类“阶级敌人”。不仅有凶恶美帝国主义,崇拜的苏联也变“社会帝国主义”。共产理想渺茫中阴云密布,人民感觉到处都是敌人永远斗不完,“敌人”也会随时降临自己头上的危机感十分强烈,社会时刻能回到资产阶级剥削统治的社会,马列毛主义随时会塌方。

毛死后,资产阶级不需斗并可入党,革了命的资本主义又被中共请回复活,强迫人民“思想转弯子”接受新的中共自相矛盾意识形态,“美帝国主义”和“社会帝国主义”不再是敌人,马列毛主义成了卖狗肉挂着的羊头。社会主要是“人们日益增长物质文化需要与落后生产力之间矛盾”。可人民很快发觉自己依然是斗争对象,因为总想自由、民主、人权和法制这些“资产阶级自由化”东西。结果在自相矛盾意识形态下,整个社会道德意识被中共再次扭曲破坏,那就是权力和谎言都被奉为真理:中共拿人民鲜血和生命换来的“无剥削”社会;各种政治运动强迫人接受的“无产阶级革命”意识形态;强力批判和革了命的资本主义统统回到现实。更过分的是资本主义经济可以有,其自由民主的政治不能有。南辕北辙自相矛盾东西都说是真理继续强迫人民接受;在整个中共社会政治和经济台面上说谎和耍流氓都可以甚至成名人,就是不能也无法讲公德和道德;可以是流氓混混,就是不许追求真理。

邓死后,中共衣钵继承者更加疯狂,什么主义、什么阶级、什么意识形态都不去费力“自圆假说”,直接就是权贵集团“利益主义”至高无上。撕下之前一切对人民的伪装欺骗,一切不符合权贵阶层利益的意识形态和行为都是“不与党保持一致的敌人”,疯狂敛财残酷剥削压榨人民就是“主义”。什么自然科学、社会科学、哲学、政治学、经济学、宗教等等的研究统统“与党中央保持一致”,政治就是保证权贵集团顺利发财敛财,如此任何领域和学术都可以南辕北辙流氓尽耍,只要达到中共目的强盗骗子逻辑都可称真理。所以不能容忍法轮功所尊崇的“真、善、忍”普世价值理念,老百姓的传统道德理念本来就没消灭干净,若信“真、善、忍”提高道德修养追求真理,共产党的邪恶怎么躲藏?

别以为中共不能自圆其说的流氓政治伎俩到此为止,只能走向破产、历史要翻开新篇章,现今中共政治又回光返照,马列毛不是卖狗肉挂着的羊头,又变成了真理,还要落实到国家和人民日常生活中。“斗争”、“革命”又回到政治和人民生活中,资本家得离场。也就是说不仅“不要脸”的流氓政治要坚持,还要在世间大雅之堂一本正经更荒谬无耻坚持,甚至新婚之夜抄党章,党员卧室要摆上党章。古往今来、古今中外所有邪教都望尘莫及,中共要把流氓政治进行到底。

二、一贯的流氓经济

中国不是市场经济,所以有流氓政治必有流氓经济,政治是为中共流氓经济服务的。

中共从开始“打土豪分田地”;篡政后“分田到户”消灭地主;“资本主义工商改造”消灭资本家和城市个体私营;不久又收回农民土地变成“人民公社”,先前“耕者有其田”的许诺眨眼变成产生资本主义的土壤;而后“大跃进”宣称“亩产万斤”,高叫“跑步进入共产主义”造成三年饥荒饿死四千多万人还硬说是天灾;“国营所有制”、“集体所有制”并存;“割资本主义尾巴”、“宁要社会主义草,不要资本主义苗”,等等。

毛死后,土地国有条件下又分田到户;外企、私企、民企、个体私营复活。地主资本家等“剥削阶级”从新登场。“穷棒子精神”被贬,笑贫不笑娼“缺德型经济”大行其道;白猫黑猫抓住耗子就是好猫,正义良知贬值的“发展就是硬道理”;至上而下为钱为利可不择手段;无论对内对外捞钱就是政绩,权贵腰包鼓起来就是目的;中共给人民松绑后创造的经济成果被权贵掠夺的同时败坏着中国经济。

邓死后,以江泽民流氓头子为核心共产官员,连欺骗都省去了,撕掉了一切伪装,什么民族、国家、道德观念统统为“闷声发大财”服务,中国经济深化流氓化:怎样生钱快怎样来;怎么掠夺人民方便怎么来。什么污染牺牲环境?什么人为土地大量流失?什么民族和子孙后代与中共没有关系;许许多多国营企业强制卖掉搞所谓“改制”,过程中权贵中饱私囊;一波又一波侵吞国有资产、掠夺国库、洗劫物质资源和自然资源;为赚快钱大陆成了世界附属工厂;贪官污吏为自身和家族利益,从宏观到微观左右中国经济。御用文人、学者、专家等鼓噪这不伦不类的经济状况为“中国经济模式”。没有民族工业体系、农业体系;许多高科技产品是偷抢骗得来的;许多产品核心技术依赖外国;时至今日忘乎所以让“资本家离场”,正在逐步复辟计划经济,发现经济下滑又高喊“民营企业是自己人”忽悠百姓;贸易战趾高气扬“奉陪到底”,经济严重受损后又妥协低迷签协议;一忽儿说美国的贸战催生了自身发展,一忽儿说美国造成了中国经济下滑;工业和科技产品靠国家补贴和压榨人民生活水平出口,霍乱国际市场、积累外汇,等等。

以上仅笼统说了中共流氓政治和经济不同阶段大概轮廓,而具体那些流氓政治和经济过程和行为无以计数,如此水准的流氓政治、经济的“中国模式”,到了今天已不堪一击,竟狂妄喧嚣“战狼”精神和“厉害国”,一副自我膨胀“小人得志便猖狂”流氓痞子嘴脸,所以贸易战硝烟刚起马上陷入狼狈,经济不断下滑,如果继续打下去经济崩溃无疑。如果发生了战争同样外强中干,更经不起长期战争,因为流氓化政治和经济与绝大多数本国和世界人民价值观抵触,所以毫无凝聚力,假使军事装备上真的强大也是不堪一击。从这点来说,中共起家的性质也注定了其灭亡,只不过有民众识破
过程和物极必反过程。

仿佛中国人民长着许多脑袋,中共要人民哪个脑袋思想起作用,中国人民就得用哪个脑袋去服从。中共政治和经济流氓行为耍的人民眼花缭乱无所适从,道德水准、责任心、凝聚力、民族精神、共同价值观、创造未来的向往等等,都被中共搞的稀里哗啦一塌糊涂,整个社会政治和经济全面失去了动力。所以现在的中共政治、经济流氓再怎么耍也不灵了,人民只想摆脱或消灭中共,也是天灭中共的表现。这也是中国人民对中共政治和经济的态度,也是中国社会政治和经济现状,那些具体体现大家去观察,会有无数见证。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