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恩不尽 澳77岁法轮功学员给师父拜年(上)(图文)

1
2003年4月21日,Grace(前一)等法轮功学员在本迪戈(Bendigo)参加一年一度的复活节游行。(陈明/大纪元)

“人活在地球上,哪个人不想过得健康快乐,而且无忧无虑的?当我找到法轮大法时,我才体会到我真的是太幸福、太幸福了!这是生命最大的价值,能够得到这部法,我真是太开心了!很多人都讲法喜,那种幸福不就是法喜吗!”

“值此中国新年到来之际,我怀着无比崇敬、感恩之心向法轮大法创始人李洪志先生拜年:恭祝师尊新年快乐!谢谢师尊!”

——Grace Zheng

“聪慧、美丽、优雅”,熟悉墨尔本法轮功学员Grace Zheng的人都会觉得,这三个词用在她身上再贴切不过了。77岁的Grace是位由内到外都透着喜悦的人。

Grace Zheng近照。(本人提供)

一、初识气功

Grace出生于1943年,毕业于华东化工学院,学的是化工机械设备。她做工程做了约十年,后来又在化工大学任教8年。

Grace原本身体很好,初中高中没生过一天病。“但1961年,我上大学的第一年,突然得了病毒性感冒,高烧39、40度,七天七夜不退。因为那时候不懂,又是在困难时期,所以医生就给我吃阿司匹林。因为药物的作用,等七天我的烧退后,我就开始胃出血,就得了胃溃疡。因为身体变差,我不得不免修体育。从1961年我就开始打太极、学剑。”

“因为胃溃疡,后来做手术时发现我是活动性的胃炎,任何一个地方都可能是出血点,它没有固定的点,所以每一年每一学期我都要有一次出血,年年如此。”

每当季节一变化,特别是春分秋分,对Grace来说都是难挨的日子。“只要一出血我就要卧床2至3周,落下的功课只能自己补回来,而且因为我那时是学校的‘红人’,从中学到大学,我一直是学生会主席,所以我还要在病痛之余做很多的社会工作。所以等到我大学毕业时,身体也几乎垮了,非常弱。”

那时候中国大陆“气功热”渐渐兴起,Grace也因为身体原因接触了气功,“那时候我学的是道家的秘传功法,学气功后确实能感到身体变得强壮了,原本季节一变我就要发烧,三个月后我就不发烧了。”

二、虔诚基督徒走入法轮大法

气功中涉猎甚广的Grace,原本已准备不再接触任何其它功法,但1996年一张报纸的出现,彻底改变了她的命运。

“我是1996年开始接触法轮大法,其实在这之前我就什么都不想学了。当时我的剑就打六、七套,形意、八卦、太极。其实很多东西我都涉猎过,包括佛、道、气功,而且我接触过很多高人,都有很高功能的。对于其它法门我从来没有动过心。”

“而且我家四代信仰基督教,我从小就在教会里面。有很多其它法门的人想要来教我,可我是从来没有动过心的,因为我从没想过我要离开基督教。”

Grace(图中)与部分学员在墨尔本健康博览会上向民众义务推广法轮功。(本人提供)
2003年5月17日,墨尔本部分法轮功学员在雅拉河上庆祝法轮大法日,中间黄衣者为Grace。(陈明/大纪元)

那天她在报纸上看到一则介绍法轮功的广告,“我一看介绍,就觉得这个功很正。”其中一句话特别引起了她的注意:“‘修炼法轮功会给修炼者一个法轮。’我觉得很好奇,因为法轮这么珍贵的东西,怎么会给你一个普通人呢?第二天早上起床我又在想这个事,假如真能给你一个法轮,不炼那我不就错过了吗?可心里另一个声音在说,怎么可能给你普通老百姓一个法轮呢?还是别想了吧!因为外面假东西很多,都是宣传得很好。但是想想我又觉得这个功法很正。就这样在脑海里跟自己打来打去,一直到中午,我心想自己怎么这么笨呢,我直接给他们打个电话询问一下不就好了吗?”

于是Grace就按照广告信息打了一通电话,“当时接电话的那个学员告诉我,她原来是学其它功的,我问他关于法轮的事,他告诉我,这一切都是真的。然后我就请回了一本《转法轮》。”

“当天晚上我打开《转法轮》,一开篇师父就讲‘往高层次上带人’,一看我就兴奋得不得了,真是天机尽泄!因为我接触过很多高人,一个人讲这么大的事情绝不可以讲谎话的,他一讲谎话马上就会被打下来,那个惩罚是不得了的。我整个人振奋得不得了,就拚命看拚命看,看到不知什么时间睡着了,醒了爬起来再继续看,第2天早晨我一边吃饭一边在饭桌上继续看,一直到下午3点钟把整本书都看完了。”

《转法轮》理白言白,蕴含着非常深刻的道理,解答了Grace长久以来在修炼中无法理解的问题,令她激动不已。“我曾在基督教中苦苦求索,但依然有些问题无法解答,使我困惑。如今在阅读中这些问题都迎刃而解。”

2004年10月25日,Grace在奥克兰街头向路人讲述法轮功受迫害真相。(陈明/大纪元)

接着Grace用了两天的时间又细细地将这本书读了一遍,“接着我就买来炼功带开始炼功,炼了五分钟,我就知道,这个功法是真的!五分钟后我的嘴里,津液全部上来,这个津液是甘甜清香的,从未有过的,我知道是师父给的。”Grace微笑着说。

“只要你真正炼功,你要学高层次上的法,师父就会给你下奇迹的种子,这是真正物质上的体会。就这一刹那我就决定了,我必须要走这条路,我要修炼法轮功。”

“俗话说‘江山易改,秉性难移’,改性格是很难的,但是我修炼法轮功后,很短的时间内我的性格脾气就改变了很多。我不和别人争论了,因为大法里面讲得很清楚,每个人在不同层次不同角度,他当然不一样了,你怎么能要求人家都一样呢。宽容度增加了很多,变得更包容了。我在心性上变化很大。”

如果说精神上的升华让Grace感到振奋,那么法轮功师父给她净化身体的过程更是令她啧啧称奇。

“我刚刚学法时正好是更年期,学法后不适的症状一下就没有了。而且我因为胃部开过刀,医生发现我血管里有瘤,大大小小像珍珠一样。医生说这个东西是没法治的,属于遗传,我母亲也有这个病。结果修炼大法后血管瘤全部都消失了。”

“最神奇的是,我小时候有一次踢足球时,一个孩子扑过来把我压在地上,就把我的手臂压断了,但是医院没有给接好,导致我这个手臂一直就是弯的。结果我修炼大法8个月后,突然有一天我不能拿东西了,手变得冰凉,足有三个星期。三周后我这个手就直了!你看看师父多伟大!”现在回想起来,Grace依然很激动。

现在已逾古稀之年的Grace,每天早晨4点开始炼功,身体一身轻,精神十足。依然每年坐飞机从南半球飞往北半球参加各种活动。

修炼法轮功以后,Grace明白了“不二法门”的严肃性,所以她深知自己必须做出选择。

“因此我和牧师公开讲,我们家族全是基督徒,但我妈妈得癌症,我爸爸身体也多病,我的很多亲人都是生病走掉的。我现在找到了一个性命双修的功法,因为我不愿意在这个世界上,最后也是很痛苦地得那种病。那么假如我可以通过一条性命双修的路,回到天上的家,那么我很愿意走那条路。”

Grace的牧师很理解她,没有提出任何异议,“我又和他讲了我在修炼法轮大法后的提升,并对他说:耶稣的爱永远在我的心中,神也看到我灵性上的提升,我对生命有了更多的爱,他也会高兴的。我相信天上的神是看人心的。”

三、丈夫离世 大法帮我度劫难

就在Grace喜得大法之初,一场人生磨难也不期而至。那时Grace仅五十多岁,丈夫便因癌症离开了人世。丧夫之痛对Grace的打击实在沉重,现在回忆起来,Grace由衷感谢大法帮她渡过这个难关。

“我整个生活都变了,那一次我真的很难过。也明白修炼要去执著,但如何能够真正将这种悲伤去掉,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怎么办?我就听李洪志师父的讲法,24小时不间断地听,真的,就是睡觉时也在聼。就这样一直听了两个星期,突然有一天,我发现那种悲伤的感觉一下飞得很远,我心里面一片祥和。在其它法门可能这么快吗?”

“我想我们的大法太奇妙了!什么叫法喜?就是你心里充满了光明和欢乐。一个不修炼的人有吗?他是得不到的。”

四、太极班上学生改炼法轮功 洪法脚步遍全球

2003年5月11日,Grace在墨尔本州立图书馆前,为路人讲法轮功真相。(陈明/大纪元)

自1996年得法后,Grace就开始了她的洪扬大法之路。“我是84年来到澳洲。那时我们在澳洲有一个自己的中医诊所,我也教气功,也教形意、八卦、太极。经过几个月的过渡期,我便开始告诉大家:现在我找到了一个非常好的功法,我要修法轮功了,你们谁愿意的话也可以修,自愿选择,但是原来的东西我就不教了。”

就这样,Grace将这个中国修炼功法带给了众多金发碧眼的西方人。当时,她太极班的学生中有吸过毒的年轻人,在接触了法轮大法后,身心升华,而且在1999年中共非法镇压、迫害法轮功后,还是第一批从澳洲远赴北京为法轮功上访的西方人。

Grace还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向人们介绍法轮功,通过人传人、心传心的方式,很多人都接触了这部大法。同时她们还参加各种活动,例如健康博览会、社区活动,将法轮功的美好带给了更多善良的西方民众。

当一个人明白生命来世的意义时,那种心灵上的归宿感是人世间任何东西都无法撼动的。“我将我的诊所关掉,气功班也关掉,全部时间都用来做大法的事情。那时我非常忙,天天都在做洪法的事,我脑子里好像24小时都在转这些事情。”回忆起这些,Grace自己也笑了起来。

就这样,日子在幸福与忙碌中充实地度过。转眼来到1999年,当Grace还在想着下一站要去哪里洪法,不曾想,中共对法轮功铺天盖地的迫害,就如一记重弹抛在她的心头。

“迫害开始后,每个修炼者都会思考,面临邪党铺天盖地的造谣污蔑,法轮功到底正不正。当我想明白了,我就对师父说:师父教我们真、善、忍,不求名不求利,一切都向内心找,这难道有错吗?师父您就是真理,您就是道路,而且这几年的修炼使我的身心已经得到极大的升华,如果只剩我一个人,我也会和您走到底!”

2003年6月15日,Grace等法轮功学员在中领馆前举行新闻发布会,抗议中共的残酷迫害。(陈明/大纪元)

其实,对于中共对人民残暴的迫害,Grace一点也不陌生。“在我7岁时,我们的牧师在做礼拜时说:‘共产党是撒旦,他们不相信神。’果然,等中共一掌权,就把所有的牧师都抓起来,判处无期徒刑,被送到甘肃新疆。那一次给我的伤害非常大,突然之间我们就失去了慈爱的牧师。所以我这个年龄,从7岁开始,看中共一次一次的所谓革命啊,看到了它的全部过程,全都看到底。”

自中共镇压法轮功后,为了让人们明白法轮功真相,Grace天天都在做各种讲真相的事情,“我们很多东西都是从不会不知道做起,全部要自己摸索过来。”那时无论是政府部门,还是社团组织,抑或在大街上的摊位,都能看到Grace她们忙碌的身影。除了澳洲,为了让迫害元凶听到正义的呼声,Grace和其他学员还到全球各地,“那时就是江泽民去哪里,我们就抗议到哪里。”

(待续)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