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中共疾控中心操控试剂盒 控制疫情数据(图文)

182
武汉疫情官方公布数据完全造假,由疾控中心中心控制试剂盒来操控感染人数与死者。图为武汉金银潭医院。(STR/AFP via Getty Images)

武汉疫情大爆发导致全面封城。据知情者披露,中共国家卫健委公布的数据,由检测新型冠状病毒的试剂的结果决定,但中共的疾控中心通过试剂盒发放量来“控制”感染人数与死亡率,跟实际疫情没有关系,手法非常邪恶。

大陆一家新媒体报导也披露,只有指定医院才有资格拿到试剂盒,但这些医院中有的拿到的量不及需要的十分之一,有的根本没有拿到;而有资格确诊的医院,只收治确诊病人,却不给病患确诊,而收治的病人也是卫健委指定的病人。武汉的患者病历上写的是“病毒肺炎”,而不是“新冠状病毒肺炎”。

试剂盒决定确诊人数 内藏黑幕
据官方公布的最新数据,截至1月23日24时,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830例,其中重症177例,死亡25例,其中湖北省24例、河北省1例。已治愈出院34例。20个省(区、市)累计报告疑似病例1072例。

据知情者向大纪元介绍,中共通过检测冠状病毒的试剂盒发放来操控疫情的数字,非常邪恶。

他进一步表示,“试剂盒如果他不发放你,你怎么做检测?你不检测你怎么进这个系统?它的这个系统是联网的,你要进去了,它的数字改不了了。但是目前是试剂盒他们不下放,控制你,哪天可能一例也没有,哪天又来个几十个。”

“现在疫情都扩散到国外去了,被国际社会逼得,一下子又来一百多个确诊病人,都是他们在人为地搞,病人远远不是他们公布的这个数据。如果他们(病患者)没有进入这个系统,那他们就不是国家兜底(免费)治疗的病人。”

对方还表示,如果没有发烧门诊、传染病隔离条件的医院,那里的医护人员被感染了,他们去其它医院也是很困难,也一样不收。就是收的话,也是勉强在低等级别医院收治。

他强调,现在病人住院是一个关卡,“疾控中心的试剂盒是一个最大的关卡。这个试剂盒,一个是控制各地感染人数,另一个是控制各地的死亡率。”

武汉协和医院总护士长在网上披露出的一段信息中也明确表示,“目前各大医院已经人满为患了。现在医院根本收不了这样的病人,医院只把病区留给自己员工和员工的家属。”

知情者举例说,比如现在全国有440例感染者,就是440个试剂盒呈现阳性。而且都是在确认的情况下才给你试剂盒,看你状态比较好,估计死不了,才给你用试剂盒,这样可以死亡率降很低。

他还强调,“很多患者死了都没有住过医院,但轻症的、或者你有关系的,比较容易拿到,就看你有没有运气,有运气才有政府给你的免费治疗。”

大陆新媒体:有幸用上试剂盒的患者被称为“中了彩票”
大陆新媒体微信公号“人物”发文说,此刻的武汉面临以下问题:试剂盒数量不够、确诊艰难、床位短缺、高度疑似患者仍在自由流动。

文章以22日晚武汉一家上市公司自己的疫情报告为例,员工张鑫和父亲都被推断为病毒性肺炎,但被光谷同济医院拒收,并给出理由:“没有试剂盒,不能确诊也不能收治。需要病人自行前往同济总部,也无法告知总部流程。该员工目前返回家中,未得到救治。”

一家上市公司自己公布的疫情报告,揭员工感染得不到确诊,也不给治疗。(网路图片)

报导说,因为试剂盒缺乏,不能被确诊和收治,武汉的患者们处境艰难。不仅光谷同济医院,在同济医院本部、武汉市第一医院、第六医院、武汉红十字会医院、武汉肺科医院等武汉指定的收治医院或发热门诊,都出现了类似的情况。

报导甚至强调:“有幸用上试剂盒的患者,被其他患者称为‘中了彩票’。”也就是知情者说的由政府来兜底,予以免费治疗。

大陆新媒体“人物”披露试剂盒使用、分配中的内幕。(网路截图)

据该媒体了解,22日下午,湖北某地一家定点收治医院才拿到第一批试剂盒,但数量不到医院想检查的人数的十分之一。而湖北咸宁一家定点医院至今还未拿到试剂盒。

十几万试剂盒 为何不够用?
而此前据界面新闻的报导,疾控中心认证的生产试剂盒的企业中,辉睿已经向各地供应了五、六万人份的试剂盒,而捷诺在1月16日时就已生产了可供七万五千人份使用的试剂盒,两家生产单位出品就够十多万人测试。

“人物”报导称,“但令人困惑的是,试剂盒至今仍供不应求。”“截至目前,疾控中心仍是控制试剂盒使用的最主要机构。”“哪个医院能用试剂盒,能用多少,都需要申请和统筹。”

疾控系统的人告诉该媒体,所有样本都统一送到湖北省疾控中心实验室做核酸检测,“不光是检测试剂数量有限,检测仪器和实验人员也都是在超负荷运转。”

报导还称,仅管目前武汉三甲医院有能力完成这种检测,但由于人力物力有限,及病毒泄漏的可能,因此检测主要还是在湖北省疾控中心。

疫情公布被层层管控 掩盖再掩盖

报导披露,1月18日卫健委新修订的《全国各省(区、市)首例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确认程序》,对于武汉之外的其它省市,审核不仅要经过省一级,还要上报国家,并由专家小组评估,三轮都确认,才能确诊。

报导介绍,离武汉最近的城市之一黄冈,当地政府部门的人向该媒体透露,就算县里拿到了试剂盒,确认了结果为阳性,也不能公布,需要统一上报到湖北省,再做审核,再统一发布。

《财新》此前报导说,黄冈市蕲春县县长在1月20日的全县病毒性肺炎防控大会上讲话时指,当时黄冈市病毒性肺炎病例已达109例,但当时黄冈还未出现一例确诊患者——因为当时黄冈还没有试剂盒,就算有,黄冈当地也无权限确诊。

报导称,很多的武汉患者病历上写的是“病毒性肺炎”,而非“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整个武汉市只有汉口医院、金银潭医院和武汉肺科医院有资格确诊。但当病患要求其中的一家金银潭医院给做确诊时,对方称只收确诊的病人。

武汉肺炎爆发,来自中国的乘客成为被各国机场严密注视的对象。(Kevin Frayer/Getty Image)

报导强调这令病人陷入尴尬之地:“其它医院不能确诊,有确诊权的医院,又不负责确诊,只负责收治。”

据大纪元记者致电该医院咨询了解到,这家医院不收门诊病人,收治的是卫健委指定的病人,病人想进这家医院直接跟卫健委沟通。

报导还强调,医药费的问题也遇到同样问题,只有确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的患者可以免医药费,但“没有试剂盒,无法确诊,怎么免费?”

报导还提到一个更令众人担忧的问题,武汉的各个发热门诊都排起长队,病情轻重不一的患者排在同一个队伍里等待,几个小时等待过程中,患者还要考虑交叉感染的可能。#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