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胆:双重的贫病(图文)

2
由于长期挨饿,吴花燕的身体受到了不可逆的损伤,身高只有1.35米,体重仅43斤。吴花燕最终于1月13日去世,年仅24岁。(视频截图)

43斤的贵州女大学生吴花燕,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2020年的1月13日走了,在既无花香也无燕喃的青春岁月走了。她的死,令人同情乃至痛惜,也教人深长思之。

父母早逝,极度贫困的吴花燕在苦境中挣扎,还要照顾有病的弟弟。她每日的生活费仅为人民币2元,有时一天只吃一个馒头,更多的日子,吃的是白饭就糟辣椒,这样的“饭菜”一吃就是5年。由于饥饿和严重营养不良,24岁的她,身高只有1.35米,体重仅43斤,而且还患上了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等多种疾病,连眉毛都掉光了,头发也掉了一大半。

这是物质和人身的贫病。

匪夷所思的是:出于人道的郭泉先生把吴花燕的境况告诉了国外医学界的朋友,不久便有美、德、英等国的医院邀请她前往治疗,不料却被吴花燕拒绝了。她还以批评的口气对郭泉说:“你让我们中国人在国际上丢脸了。我们中国人的事情,我们自己能解决,不要外国人插手。我们的生活一天比一天好……我们都很爱国……”一个正值韶光年华的姑娘,已经被党国摧残成如此畸形——几乎成了世界“瘦身”的极品,却还在说“我的国家对我很好”,还在表白自己的“爱国”之心,唉,夫复何言!难怪郭泉“感到万分悲怆”。

她缺乏做人的基本的常识、常理、常情,缺乏起码的辨别好坏、是非的能力,存在认知障碍,而且心灵深度扭曲,近乎斯德哥尔摩综合症的现代版。

这是思想和精神的贫病。

本来,我同许多人一样,对于吴花燕的不幸有着深切的同情。但在获知了事情的全貌,获知了她的“严正”态度之后,这份同情顷刻间大打折扣。

俗话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这里的恨,并不是仇恨的恨,也谈不上是恨铁不成钢的恨,而是恨其伤透了好人心,恨其思维失常,恨其不知好歹,恨其跻身于“小红粉”的族群……

转念一想,一个人业已被现实社会折磨得脱形,被洗脑教育教化成这副模样,委实足以令人哀怜,何必再去“苛求”她什么呢?我进而扪心自问:要求一个不幸的人是完好的,是不是有点不太仁慈?

讲到底,造成吴花燕的双重的贫病,并且置她于死地的,正是这个邪党恶政,正是这个她所盲目热爱的中共国。而当务之急的反共、灭共,才是真正的爱国,具体而实在的爱国。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