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举报者的退路在哪里?(图文)

16

二零二零年一月二十八日,曾经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原河北省鸡泽县公安局长马金献、政法委书记杨芹芳被当地民众举报。(见《河北邯郸市鸡泽县原公安局长马金献、政法委书记杨芹芳被举报》)马金献和杨芹芳是儿女亲家,关系密切,两人都积极追随中共与江泽民流氓集团的迫害政策,在鸡泽县滥用职权,组织、领导、胁迫本县恶警迫害当地的法轮功学员。明慧网在二零一九年五月三十一日发表《通告》,美国政府将严格审核赴美签证,对人权及宗教迫害者、迫害法轮功者,拒发签证,拒绝入境。这标志着国际社会已从对中共停止迫害法轮功的呼吁,走向实质性的具体拒签行动。

随后,在明慧网上被举报的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政法系统官员越来越多,他们的家人的信息也被在网上公布,他们的罪行已经在美国、台湾等国家和地区记录在案。迫害法轮功的这些人,一旦出国将四处碰壁。

目前,河北省邯郸地区已有多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官员在明慧网被举报,对于这些被举报者来说,他们的退路在哪里?

马金献,男,汉族,1958年6月出生,永年广府镇北马庄村人。1980年参加工作。曾任:肥乡县公安局局长;鸡泽县公安局局长(1999~2005);峰峰矿区公安分局局长;武安市公安局局长;丛台区公安分局局长;邯郸市公安局副局长。

杨芹芳,女,汉族, 1959年12月出生,现家庭住址在鸡泽县城关镇城里南街(自盖二层楼独院);杨芹芳原任鸡泽县政法委书记(2000~2010);现任鸡泽县人大副主任。 住宅电话、手机、家庭成员情况(明慧网有备案)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迫害法轮功后,邪党政法委、610是传达命令、布置作恶、胁迫各机构单位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凶手。马金献时任职鸡泽县原县公安局长、杨芹芳是政法委书记,二人相互勾结,阴谋策划、领导和推动鸡泽县对法轮功的迫害,在他俩人亲自领导指挥下,鸡泽县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关押、洗脑、骚扰、抄家45以上人次;其中有8人在酷刑和高压下被迫害致死;5人次被非法劳教,1人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在马金献、杨芹芳的唆使下,当地警察不但酷刑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还经常不断敲诈勒索,骗取学员家人的钱财,据不完全统计约有54万元。鸡泽县本来就是个贫困县,人民生活都非常的拮据,加上马金献、杨芹芳对法轮功学员的敲诈勒索和骗取,使他们的生活更加艰难。

个案举例

从马金献的个人资料上发现,其曾经在邯郸市、肥乡县、武安市等地任职过公安局局长,而这些地方又是邯郸地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情况比较严重的县市,许多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抄家、关押与判刑,以至有的家破人亡与巨大财产损失,可以说这些冤案的发生作为公安局局长的马金献负有不可推卸的罪责,其就是迫害元凶。个案举例:

●陈振宇一家五口遭绑架,被抢劫勒索近五十万元

马金献和杨芹芳这对儿女亲家(马金献的儿媳妇是杨芹芳大女儿苏琪)也把迫害法轮功学员当作升官发财的门路,两人都知道法轮功学员陈振宇夫妇家里很有钱(孩子有在银行上班的、有经商的),他们就阴谋策划制定抓捕方案:即绑架迫害法轮功学员陈振宇夫妇,同时进行抄家搜刮钱财。

终于,恶人们认为的时机成熟了。二零零五年正月十五日夜间十一点,马金献带领政保股长陈淑萍、黄辰善等十多人闯入陈振宇家,将陈振宇夫妇和不修炼的儿子、儿媳妇共五口人绑架,抄家,抢劫现金三十六万;两台打印机和几部电脑(有孩子们工作和学习用的电脑)纸张、资料和大法书籍。陈振宇家是个大家族,他们有四个儿子四个儿媳,孩子们的钱财物都在家里放着。当时在家的是二儿子、二儿媳、四儿子和陈振宇夫妇。恶警们对不修炼的儿子们拳打脚踢,把家里所有的钱和值钱的财物抢劫一空。三个不修炼的孩子也被非法关押,敲诈勒索近六万才放孩子回家。

陈振宇的妻子被非法关押在鸡泽县看守所,警察们给陈振宇的妻子灌不明药物、打骂,正月寒冬天气,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被扒光衣服羞辱,往身上倒结了冰的冷水。非法关押摧残迫害了半个月,勒索五、六万元警察才放她回家。

●张玲玲被马金献直接带人抓捕,警察实施多种酷刑摧残

二零零二年腊月十二日,九名法轮功学员在张玲玲家学法,鸡泽县公安局长马金献、副局长郝永光、政保股长陈淑萍、黄辰善带领多个警察把张玲玲、刘书香等九名法轮功学员全抓走,非法关押到看守所实施酷刑。

张玲玲被当成迫害的重点,郝所长对其多次毒打,警察孟樊红对张玲玲一边打耳光一边侮辱人格扒光她衣服,警察揪住张玲玲头发将头往墙上地上撞,导致张玲玲头发被揪掉一把一把的,十冬腊月天,警察还用冰水将张玲玲从头灌到脚,并戴手铐后用电棍电击身体的各个部位,戴背铐等用多种刑具酷刑折磨张玲玲。非法关押半年,后绝食抗议,人被迫害得奄奄一息,行走都很困难才被释放。

●安金红被迫害致精神失常

二零零零年二月,鸡泽县法轮功学员安金红进京上访,没到信访办就被鸡泽县公安抓回。随后,马金献和政保股长陈淑萍将安金红非法关押到鸡泽县看守所,在看守所期间警察裴付海伙同其他教官,逼迫安金红放弃修炼写三书,不放弃就对安金红进行毒打,多人对安金红拳打脚踢,毒打对安金红来说就成了他们的家常便饭,迫害3个月,毒打次数都数不清,直到把安金红迫害精神失常,向家人勒索5000元才被释放。

参与迫害者的下场

无数的事实证明,为中共卖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马金献之流者应该认清这个大势所趋。中共迫害法轮功已经走入穷途末路,以周永康、徐才厚、薄熙来、郭伯雄、李东生为首的一大批替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元凶被以贪腐的名义法办,或死或抓,纷纷遭恶报锒铛入狱。善恶有报是天理,以下三则恶报是邯郸的真实案例,引人深思。

●邯郸市邯山区政工科长党殿军积极为中共卖命,他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心狠手辣,当时是何等的狂妄嚣张,但很快得癌症暴死。他曾口口声声叫喊:“我是共产党员、无神论者!我就是不怕遭报!”然而当天理真的应验于他时,他依靠的党是根本靠不住,也不见了踪影,在恶报面前他显的是那样的凄惨与可怜,后悔不该当初,可是已经晚了!

●邯郸县公安局一科科长张新国,主抓迫害法轮功,在一次绑架法轮功学员时,张新国将法轮功学员家里的汽车开到他自己家里使用。在清明节那天,他开着这辆车回老家给父母上坟,中途回来时开车撞到电线杆上当场死亡,当时他才三十多岁,儿子才十来岁。

●其实,只要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就会被列入明慧网恶人榜,终究面临人间法律的制裁,除此之外,这些恶人们还会遭受天谴,会有许多恶报在等着他们,他们的家人有的也会因为他们犯下的罪恶而遭受各种各样的报应,这就是他们在作恶时为家人种下的恶果啊。不信请看:

韩清林,曲周县公安局副局长。在二零零一年至二零零四年期间韩清林主管迫害法轮功,曾多次非法抄家、抓捕、绑架、毒打法轮功学员,手段非常凶狠、残忍。多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时也不让家属探望。

二零零七 年十二月二十六日晚,韩清林的儿子和几个人一起到当地一家知名大饭店去吃晚饭,吃完后和另一位局长的女儿一起开车回来时,与一辆大货车相撞,韩清林儿子当场死亡,另一局长的女儿脑袋被撞下来了,死状惨不忍睹。韩清林儿子刚结婚不久,二十多岁的小伙子,妻子有身孕。另一位局长的女儿也很年轻。明白真相的人们都说这是韩清林迫害法轮功而殃及家人。

●李武其〈音〉,男,五十岁上下,武安市大同镇兰村小学校长。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后,李武其积极追随中共迫害政策,不分青红皂白,想借迫害法轮功讨好上级,趁机捞取政治资本。李武其创作编造诬蔑、诽谤法轮功的歌曲让本村小学生演唱。栽赃造谣,毒害世人。害人终害己,李武其终遭现世报应,在一次车祸中李武其腿被撞骨折。报应还祸及其家人,女儿被地痞流氓拐走一去不返。污蔑大法者遭报应反遭人嗤笑。

善恶有报,这里所列举的恶报案例只是邯郸地区发生的极少一部份。

被举报者的退路在哪里?

善恶必报。二零二零年,我们看到中共邪党正在向地狱裸奔。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上天在均衡着这一切。对于那些因为参与迫害法轮功而被举报的中共政法委人员而言,以后只要出国就可能会四处碰壁,如不及时悔改,终将罪责难逃,恶报上身。那么,退路在哪里昵?只有马上醒悟,立即停止作恶,将功赎罪,才可挽回即将面临的悲惨下场。如不弃暗投明,万事休也!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