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省鹤岗市多名公安局长遭恶报(图文)

20

一、鹤岗市原公安局局长任锐忱遭恶报落马

任锐忱,男,出生于一九六三年三月,一九九八年后任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党委书记。二零零四年二月以后,曾任绥化市公安局局长、黑龙江省公安厅副巡视员。二零零七年五月后任哈尔滨市公安局副局长、局长、市委政法委副书记、哈尔滨市副市长等。二零一七年一月任哈尔滨市委常委、市委政法委书记。

据二零一九年七月八日黑龙江消息,任锐忱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纪律审查和监督调查。

任锐忱遭了恶报不是偶然的。他在鹤岗市任职期间,卖命追随江泽民和鹤岗市原市委书记张兴福迫害法轮功,指挥、部署对法轮功学员的各种迫害,升任哈尔滨公安局长后依然迫害善良的法轮功修炼人。鹤岗市法轮功学员张振福、张学志、冯雅文、曲杰、邓香云、刘玉红、张华、谭延军、谭国义、杜桂兰、刘俊英等多人被迫害致死,任锐忱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下面仅举几例: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一日晚,鹤岗市法轮功学员通过鹤岗地区有线电视成功插播了揭露中共“天安门自焚”骗局的电视片。看到真相的市民明白了是中共江泽民流氓集团在杀人放火,在制造恐怖,在栽赃陷害法轮功。真相的传播,让鹤岗市的官员们非常恐慌,动用所有警力和安全局人员开始在全市绑架法轮功学员。

四月二十一日至二十四日,警察在所有过往道口设卡,对过往行人和车辆进行盘查,并让老百姓骂法轮功,不骂人就抓走。在短短六天的时间里,鹤岗市就有数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看守所人满为患。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遭到非法提审,有的被刑讯逼供,有的被毒打或遭受各种酷刑折磨等。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郭兴国、张耀明、王树森(非法判刑十八年)、郭忠全等被鹤岗市工农区法院非法判重刑。

鹤岗市兴安区法轮功学员郭兴国从大法被迫害之日起,就多次遭迫害。这次遭绑架后被非法冤判十五年,被呼兰监狱迫害的骨瘦如柴,保外就医,当地派出所和六一零拒收,直到奄奄一息才回家,回家不到一个月郭兴国就含冤离世。

法轮功学员张耀明和范凤珍夫妇俩遭绑架,张耀明被非法判刑十九年,至今还在狱中遭迫害。范凤珍被非法劳教迫害三年,在哈尔滨戒毒所范凤珍被剥夺睡眠,一合眼就挨打,遭饿刑、不许上厕所、罚蹲、冷冻、剃鬼头、多次电击,用十万伏电棍电击,造成她全身神经损伤,左臂残疾抬不起来。

任锐忱虽然在迫害法轮功过程中飞黄腾达,但在他操控下的公安人员给法轮功学员制造的一桩桩冤案,所欠下的一笔笔血债,注定了任锐忱今天身败名裂的可悲下场。同时,套在他头上的各种光环也在瞬间化为乌有。

二、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马宝太刚刚退休遭恶报

二零一九年十月九日,哈尔滨公安局发布通告说:马宝太、马宝全(出了名的黑社会老大)等人现已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为全面彻查其违法犯罪事实,深挖余罪,公安机关现面向全社会公开征集马宝太、马宝全等人的违法犯罪线索。

马宝太,男,刚刚六十出头,已退休。他积极奉行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政策,跟随江泽民流氓集团卖命迫害法轮功学员,最终害了他自己。

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马宝太现场指挥绑架了在鹤岗市向阳区一居民楼里开法会的数十名法轮功学员。警察采用二十四小时车轮战术昼夜非法提审、刑讯逼供,不断扩大迫害范围,几天里相继又绑架多名法轮功学员。在这次绑架中,徐志成、李玉章被迫害致死,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被劳教迫害一~三年不等。

法轮功学员杨永英,男,原鹤岗市矿务局南山选煤厂职工。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被绑架,遭受七天七夜惨烈的酷刑折磨。吊铐、背铐、熬夜不让人睡觉、用矿泉水瓶砸头部、台球杆敲打各关节、用乒乓球拍立着打肩部等折磨使杨永英昏死过去。杨永英被非法判刑十七年,目前还在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遭迫害。

法轮功学员商锡平,男,原桦南林业局三道沟派出所副所长,三级警督。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在鹤岗遭绑架,受尽酷刑。鹤岗市向阳分局刑警队的高春风、修龙南是所谓直接办案人,他们将商锡平双手抻开固定绑在铁椅上,用塑料袋套住商锡平的头闷、捂,使商锡平窒息休克后才把塑料袋取下;然后一个人站在商锡平的双腿上,另一个拿洗衣板打商锡平的双脚,洗衣板打碎几块,又拿一块木板打,两恶警一边打一边说“打死你也没地方告”。最后把商锡平打的腿不能行走,右膝盖骨被打碎,三个月不能走路。二零零六年,商锡平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十年。

法轮功学员刘丽萍,女,大庆市教师,二零零五年九月七日被鹤岗市向阳公安分局绑架并遭酷刑迫害。刘丽萍被迫坐铁椅子五天五夜,两手被上大背铐,警察不断在手铐与背中间塞塑料瓶子,达到承受极限致使她痛得昏死过去。他们又用塑料胶带缠好的竹条(用这种棍子打人无外伤)毒打刘丽萍直到昏死,双脚面肿起两寸多高,警察叫嚣:“你不说我们就打死你。”她多次被折磨的昏死过去。二零零六年六月十三日被鹤岗市向阳区法院非法判刑四年。

中共酷刑示意图:背铐

二零一二年十月,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马宝太操控兴山公安分局的王培才等人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程守祥;操控向阳公安分局光明派出所的段经义、张庆辉等人绑架了法轮功学员石成杰,向阳公安分局的杨培旭、张树君亲自指挥、实施了这次迫害。程守祥被非法关押在鹤岗市第一看守所饱受囹圄之苦;石成杰被取保候审。向阳区检察院的检察员金国斌进一步制造冤案,把他们起诉到了向阳区法院。二零一三年五月二十九日,向阳法院非法开庭,冤判程守祥七年。当年冬天向阳区法院院长孙树华祸及亲人遭恶报,他二十六岁的儿子跳楼身亡。

三、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张春青退休即遭上苍惩罚暴亡

张春青,男,曾任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兼第二看守所所长,主管拘留所、看守所等,刚刚退休就遭到上苍的惩罚暴亡。

因为他心黑、手黑,百姓称他张黑子。从一九九九年七月至退休期间,张春青积极配合张兴福、任锐忱等人助纣为虐,争当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马前卒,他是鹤岗市残酷折磨法轮功学员的首恶之一。

他操控狱警(警察)和“牢头狱霸”对绑架到拘留所、看守所的法轮功学员实施严管、酷刑等迫害。二零零零年三月二十三日至六月初,张春青从鹤岗市劳教所被劳动教养的犯人中挑选出六名恶毒的犯人,有王晓东、侯刚柱、吕侦峰、谢子林、常开春、赵双六名劳改犯,以减刑为诱饵操控他们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修炼,对坚定的大法弟子进行了长达两个多月的非人折磨,手段极其残忍,令人发指。公安部门对这六名打手一再鼓励,致使暴力不断升级(最后六名打人凶手被公安人员不同程度的减刑三至六个月)。

家住鹤岗市兴安区的法轮功学员郭兴旺被打吐血,奄奄一息。张振福、邓香云、徐志成等法轮功学员在鹤岗市看守所被迫害致死。

二零零二年四月二十一日起,鹤岗市绑架了数百名法轮功学员,张春青在这些诬陷、栽赃法轮功学员的材料上签字,加重迫害,他自己说不停的签字累的胳膊疼。

二零零二年五月,鹤岗市第二看守所对张华、姜月秋、陈艳梅、王秀琴、宫桂芝、宫桂花、吕艳秋、丁凤莲、邓爱民、赵淑香、陈明珍、张迎春、王志君、周桂琴、郑洪丽、李国霞、张春芝、高颖、田桂英、吴美艳、白云芝、李云霞、安玉霞等五十三名女法轮功学员实施残暴的铁支棍扣地环酷刑。被这种酷刑折磨时间最长的达十七天。有的臀部溃烂,烂出了两个鸡蛋大的窟窿,有的露出骨头,有的裤子和溃烂的皮肤粘在一起都脱不下来了,惨不忍睹。

酷刑演示:戴铁支棍

二零零二年四月,法轮功学员王树森遭到连续数日刑讯逼供,双手吊起、上大挂、戴支棍、锁地环、浇凉水、坐铁椅子等,全身被打得青紫、打出内伤多次吐血、耳膜穿孔、多次昏死过去。时任公安局副局长张春青亲自上阵,对王树森疯狂叫嚣:“这次就整死你、打死白打死。”

中共酷刑示意图:锁地环

张春青在惨无人道摧残法轮功学员的同时,也害了他自己。二零零九年春天,张春青刚刚退休就遭到上苍的惩罚暴亡。表面看是民间传言说他放出贷款上千万元钱没要回来着急上火得急病离开人世,实质上是应验了善恶有报的天理。

四、李彦文(李兴文)任鹤岗市公安局长期间死于癌症

李彦文(李兴文)任鹤岗市公安局局长期间,利用手机监听、跟踪、绑架等手段迫害法轮功学员,另外,还操控公安人员把鹤岗市法轮功学员绑架到洗脑班——黑监狱摧残。

下面仅举几例:

二零一一年八月十九日中午,兴安区片警吴汶冲以派出所所长刘振臣谈话为由,要马英全去一趟。八月二十日下午五点马英全被骗到派出所,结果被片警吴汶冲和副所长赵保东绑架到洗脑班。马英全遭到霍广民、张子龙、赵佳宾暴力迫害。马英全被反铐并被脱光衣服长时间用电棍电击大腿内侧、小腿、阴部、肚子、手背、胳膊、脚、脚趾、前胸、后背、脖子、耳朵及后侧、大脑整个部份,面部有上下眼皮、鼻子、脸(上下嘴唇)、脖子(喉咙)哪块皮薄电哪,还被张子龙打了二十多个大嘴巴子,打的嘴破、牙出血、鼻子出血,脸都打肿了,马英全在洗脑班被迫害了二十一天。

二零一二年四月二十二日,法轮功学员刘振昌十年冤狱期满,原新南派出所将他劫持到鹤岗洗脑班非法囚禁。刘振昌七十八岁的母亲想儿子,站在洗脑班门外喊了很长时间,刘振昌答应一声,张子龙进来就踢他,还用电棍电他,天天对他进行精神折磨。刘振昌在洗脑班被迫害近两个月才回家。

二零一三年六月十四日晚,赵福强开出租车时,遭南山分局警察绑架。在南山分局地下室的刑房,刑讯逼供。在鹤岗市第二看守所迫害被折磨了二十天后,警察将身体虚弱的赵福强劫持到鹤岗市洗脑班迫害。张子龙先后两次凶狠的用电刑摧残赵福强,他用电棍电击赵福强头部、脑后、胳膊、腿、脚等。赵福强的身上被电棍电击出密密麻麻的糊点。三个帮凶,把赵福强按在床上,张子龙用电棍电赵福强,还强行把赵福强的双手铐在床上灌食。迫害继续升级,他们从早晨六点到晚九点,全天把赵福强的手铐在椅子背上,在铐子中间用绳子将手拴在椅子背上,拦腰捆绑,达到不让他动的目的。

恶行必结恶果,李彦文(李兴文)最终把自己送上了黄泉路。他当局长没等到退休就得癌症,在痛苦的煎熬中自食苦果,最后在二零一三年七月下旬死亡。

五、鹤岗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张胜群(张敬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被查

张胜群(张敬群)曾任鹤岗市公安局巡警大队大队长、防暴支队支队长、特警支队支队长,二零一三年九月——二零一八年十二月任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被查。

六、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延峰遭报应患脑瘤手术

鹤岗市公安局副局长赵延峰,女,她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报应患脑瘤,曾去北京做手术。

七、鹤岗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长、直属分局局长戴多华曾患重病去北京做过手术

鹤岗市公安局法制科科长、直属分局局长戴多华,女,任职期间参与迫害法轮功遭报应患重病,曾去北京做过手术。

八、结语

发生在这些公安局长们身上的报应,是因为他们听信了中共灌输的“无神论”毒害,使他们不相信天理,不相信善恶有报,不相信三尺头上有神灵,不相信法轮大法是在呼唤人类道德的回归从而使人远离灾难,所以才敢如此胆大妄为,作出伤天害理的事。这也是在警示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人,赶快悬崖勒马,抓住最后的时机,给自己留条退路。遭报不是目的,众生得救才是我们的期盼。

文革刚结束,内部清洗还未开始,曾经一手遮天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闻到风声就第一个畏罪自杀。追随江泽民疯狂迫害法轮功的周永康被抓时吓的瘫痪在地,曾七次给检查组下跪求饶免他一死。他们为了一时的风光行恶时不计后果,做梦也不会想到有一天报应会降临到自己头上。天底下没有卖后悔的药,人在做,天在看。法轮功是佛法修炼,在对待法轮功的问题上一定要三思啊!

人类走过的一段段历史就象一面面镜子,启迪着后人怎样走好自己的人生路。同时也是在告诫着人们只有守住道德,匡扶正义,顺从天意(特别是武汉疫情全国情蔓延的紧急关头),只有听信法轮功学员的良言相劝,退出党、团、队组织,抹去“无神论”的兽记,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到神佛护佑,才能平安度过这场大瘟疫,才会有美好的未来!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