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辉:真相难掩 北京欲推武汉病毒研究所顶罪?(图文)

197
8造谣者被平反,他们为何说新病毒是SARS?(新唐人合成)

在中国大陆和世界多国蔓延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引起了全球的关注和恐慌,人们在研究如何有效遏制疫情、治愈疾病的同时,亦在追寻病毒的真实来源,是来源于大自然,还是人为造成?

随着各国科学家的研究,越来越多的证据指向这是人工改造的病毒。不久前,海外有自媒体援引专家的分析,指出武汉新冠状病毒与舟山蝙蝠身上的病毒高度相似,而舟山病毒2018年由中共军方分析获得,并经过改造,具有了一定的传染性。因此,该自媒体怀疑此次武汉肺炎是人为造成的,或是试验泄露,或是有意制造传染,但没想到引发失控。

而1月21日,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郝沛研究员、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钟武研究员和中科院分子植物卓越中心合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李轩研究员合作,在《SCIENCE CHINA Life Sciences》(《中国科学:生命科学》英文版)发表的论文,也证实新型冠状病毒与2003年的SARS最大的不同是换掉了4个关键蛋白,而病毒的变异或是自然变异,或是人工干预。如果是前者,换掉4个蛋白至少要经历1万次以上变异才能实现,概率极小。换言之,新病毒是人工干预的结果,这证实了自媒体的爆料不虚。

此外,近日James Lyons-Weiler博士在IPAK网站上发表的一篇题为《关于武汉冠状病毒的源头》的文章,得出的结论是:有明确的证据表明,新型冠状病毒基因组合中的一个新序列是在实验室被合成出来的。合成的动机可能是为了制造生化武器病毒,也可能是为了制造抗SARS的疫苗,但是因为实验室管理不当,病毒被泄漏出来了。

另有印度学者在日前公布的论文中表示,其发现武汉肺炎病毒内被异常插入多个艾滋病毒基因,令病毒可更有效地入侵人体,并指出这种变异“不大可能是自然发生的”。论文引起美国流行病专家的高度关注。目前作者暂时撤回了论文进行修改,但有专家分析,论文主体部分可能不会改动,但涉及主观论述的部分可能因为引发争议而被删除。

更让人疑窦丛生的是,在大陆微信圈中被大量转发的相关文章中,也公开称病毒来自人工,不过制造者是美国。这可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显然,面对着外界越来越多的证据,中共当局有些坐不住了,也意识到了真相迟早会公诸于众。于是,2月2日,被指制造病毒的武汉病毒所研究员石正丽站了出来,在微信中公开“辟谣”,称“2019新型冠状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我石正丽用我的生命担保,和实验室没有关系”,并“奉劝那些相信并传播不良媒体的谣言的人要闭上你们的臭嘴”。

石正丽不是以事实回应质疑,而是以谩骂的口吻指责质疑者,足见其与背后之人是何等的气急败坏。至于其所说的要用生命担保,也同样无法让人相信,因为其自己的命有朝一日能不能保住都不好说。

然而,事实打了石正丽的脸。有网友曝出其早在2015年前就曾参与合成一种能感染人体的“新型冠状病毒”的实验。当年,《自然》杂志曾发表一篇名为《一种类SARS循环性蝙蝠冠状病毒展现感染人体的潜力》的论文,武汉病毒研究所的葛行义和石正丽是该论文的共同作者。该论文称,研究团队通过病毒基因重组技术,使用SARS冠状病毒骨架和来自中国菊头蝠的SHC014冠状病毒表面蛋白进行工程化改造,创造了一种杂交冠状病毒,可以与人体的血管收缩素转化酶2(ACE2)结合,从而感染人的呼吸道细胞,毒性相当大。

该研究当时就在科技界引起了巨大争议,人为这样的改造具有巨大的风险,有病毒学家认为“如果病毒逃脱了,没有人能够预测其发展轨迹”。美方最终停止了资助。也就是说,武汉病毒研究所早已进行了人工改造冠状病毒的实验。而既然分析已经证明新型冠状病毒大概率是人工改造,那么中国国内对此进行研究的正是武汉病毒研究所,其所在地就在武汉,真的与目前肆虐的武汉肺炎没有关联吗?

正如侦探破案一样,下一步就是要寻找到证明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病毒的关键链条。

2月3日,在石正丽刚刚“辟谣”后,微信上就有署名“武小华博士”的向其叫板,并对其提出两点质疑。一是石正丽所言是谎言。因为根据医学常识,蝙蝠病毒必须经过变异才能进入人体,而这个基因变异需要通过1-2个大鼠或灵长类的中间宿主参与,且这种基因改造只能在实验室完成,但石正丽论文中根本没有提到有中间宿主。

二是指责中国医学实验室内部管理混乱,实验用的动物标本随意带出当宠物,甚至把标本鸡蛋煮了吃,并认为这是病毒泄露的主要原因。

从“武小华博士”披露的内容看,其应是某个了解内情之人,而其质疑也印证了前述提到的海外专家分析,即新型冠状病毒是人工合成的。不过,在中共无法掩盖病毒来源真相之际,“武小华博士”的操作又不能不让人怀疑这是中共在引导舆论,并为不久后一旦找不到借口掩盖、无法应对世界质疑之时,将罪责推到武汉病毒研究所“内部管理混乱”身上。

一个高风险的P4病毒研究所究竟“混乱”到什么程度,目前尚不知晓,但一个疑点是,如果真的如此混乱,研究者们真的丝毫不畏惧自身随时被感染的风险吗?而且节点为何是2019年底?而不是其他年份?内里究竟有怎样的猫腻?其背后还有哪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回答上述疑问,那就还有一种可能性,即有人有意投放病毒。如果是定点定时投放,目的何在?不久前海外有自媒体透露中共内部有人提出消灭人口以解决当前问题的计划,以中共的邪恶程度,为了自身利益,用到本国人民身上也不是不可能的,因为中国人在中共高官的眼中不过是“屁民”而已。而还有一种可能是中共内部博弈激烈,有人正利用超限战方式,有意释放病毒,制造混乱,谋夺权力。不管是哪一种原因,一旦证实病毒来自于中共治下的病毒研究所,中共的邪恶将进一步为世界和中国人所知,将会使更多的中国人唾弃中共,使世界围剿中共的力量更加强大。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