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铭:从武汉肺炎谈活摘器官(图文)

285
“人民法庭”于去年6月17日在伦敦宣判,判定中国(中共)活摘良心犯器官的行为仍然存在,法轮功学员是器官供应的最主要来源。当日人民法庭内聚集了大约200名旁听的民众。(冠奇/大纪元)

由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武汉肺炎疫情持续延烧已经一个多月,中共“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近日发出公告,规定肺炎患者死亡后遗体必须就近全数火化,不得采用土葬等方式保存遗体,也不得举行告别式及利用遗体进行丧葬活动。

中共针对武汉肺炎死者的“就近火化”政策,不禁让人想起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的遭遇。二零一二年十二月二十二日,明慧网刊登一篇文章《浮出水面的疑案》,披露了一百多个实名案例,都是被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诸多令人费解且可疑的迹象,比如:遗体上的可疑刀口、没有家属监督的解剖、不让见的遗体或对遗体的掩盖和粉饰等等,种种端倪不得不让人质疑这些法轮功学员的脏器被活体摘除。

该篇报导最频繁出现的字眼之一,就是“就近火化”。疑案中的这些学员们修炼法轮功之后都是身心重获健康,有的顽疾康复,有的沉痾痊愈,从无“传染疾病”之虞。他们只是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做好人,品行高洁,却无辜遭受中共残酷迫害致死,遗体还被“就近火化”,映射出中共亟欲掩盖其罪恶的阴毒。这些浮出水面的疑案,虽然不能认定都是被活摘器官、迫害致死的,但在中共对法轮功无所不用其极的残酷迫害中,疑云重重,难杜世人悠悠之口。

王宝金事件,仅是其中之一。二零零二年,三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王宝金被警察绑架到辽宁省营口第一看守所,他因坚持炼法轮功,并绝食抗议非法关押,频遭毒打,多次被钉在炕板上,最长达半月之久,身心遭严重摧残,终至外伤性胸膜炎,遭非法判刑十年。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七日,王宝金在南关监狱严管队已被迫害得奄奄一息,昏迷不醒,量不出血压,大小便失禁,人瘦的皮包骨,仍被迫戴着刑具。十二月八日,狱方才通知家属病重,十二月九日王宝金终因身体迫害严重,不幸离世,年仅四十五岁。狱方只让家属草草看看,威胁家属“就近火化”,不许家属检查尸体,不许声张。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与江氏集团发动全面镇压法轮功,成立专责迫害法轮功的黑机关“六一零办公室”,执行“肉体上消灭、经济上搞垮、名誉上搞臭”的灭绝政策,迄今至少有四千三百多名修炼者被迫害致死,难以计数的法轮功学员在劳教所与监狱中遭受惨绝人寰的各种酷刑折磨与精神凌虐。

二零零六年三月初,中共在苏家屯等至少三十六个集中营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被海外媒体曝光。来自国际律师、医学专家和媒体的调查结果显示,活体摘除的器官主要来自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二零一二年二月,前重庆市公安局长王立军出逃,引爆震惊世界的“重庆事件”。在王立军交给美国政府的各类中共机密文件中,包括了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证据。中共竭力掩盖的薄熙来、周永康与江氏集团利用政法、军队、医疗系统以活体摘取、贩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滔天罪恶成为举世瞩目的焦点。

中共动用整个国家之力来摘取民众身体上的器官,骇人听闻,近年广受各界瞩目。在其“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的迫害政策下,多年来在中国大陆各监狱、劳教所普遍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抽血等异常体检,而学员人数却大量转移消失,早已启人疑窦。中共历来否认活摘器官的指控,声称采用新的自愿捐献制度,取缔了强迫从死囚犯身上摘取器官的做法,企图转移国际上对它活摘暴行的关注。

中共一贯以洗脑、酷刑、虐杀等手段,逼迫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真善忍”,更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大规模活摘器官。自此中国大陆的器官移植呈爆炸式增长,等待供体的时间短得不可思议,在全世界绝无仅有。公开信息显示,有些医院以促销招揽客户,还出现“包换包退”的广告词。以超速的人体器官为前提的移植手术,在中国成为带来巨大利润的新兴产业。在白色的病房内,隐藏着中共和江氏集团灭绝人性的罪恶。

在荷兰海牙起诉战争罪犯经验丰富的律师杰弗里•尼斯(Geoffrey Nice)主持的国际专家小组,二零一九年曾发表一篇论文,质疑中共器官移植的数据并得出结论,在中国因宗教或政治观点而被监禁的人,因被强制摘取器官致死,这种状况很可能仍在持续中。

去年十一月十六日《福布斯》刊登文章,引述十一月十四日在《BMC医学伦理》(BMC Medical Ethics)杂志的一份最新报告,结论指控中共精心伪造了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COTRS)的数据,以掩盖它大规模杀害无辜人民以摘取器官的事实。《BMC医学伦理》刊登的报告,恰与前述尼斯律师等国际专家的结论一致。

牡丹江市法轮功学员高一喜于二零一六年四月遭警察绑架,十日后家属被告知,年仅四十五岁、健康乐观的高一喜“猝死”。数十名特警、武警、公安、“六一零办公室”人员聚集火葬场,不顾家属的强烈反对、哭求,强行解剖,取走高一喜的所有器官,包括大脑。更令人震惊的是,牡丹江市“六一零”科长朱家滨在“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电话调查时,亲口说他活摘了高一喜的器官,将器官“卖了”、“来钱快”等等,朱家滨直呛,他不把高一喜当人看,把他屠戮了。

王宝金与高一喜的悲惨遭遇,印证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残酷严峻,曝露其泯灭人性的本质,已经严重逾越人类的道德底线。二十年来,中共许多公检法人员昧于现实利益,宁可出卖良知,也要残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最让人齿冷心寒的是,“六一零”科长朱家滨的一席冷血自白,不只蔑视人命如蝼蚁草芥,更显毫无愧疚的嚣张跋扈。恻隐之心,人皆有之。“六一零”草菅人命,毫无人性中的悲悯与怜慈,禽兽不如。无怪乎凡智者皆称中共是嗜血狼性的邪灵,假披人皮,祸乱世间。

法轮功学员只是一群遵循“真善忍”的善良好人,却遭到中共铺天盖地的非法迫害。活摘人体器官这一暴行的残酷血腥,被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形容为“这个星球上从未有过的邪恶”;加拿大自由党国会议员博里什•瑞兹纽斯科基(Borys Wrzesnewskyj)也以“当今时代最黑暗的罪恶”来形容。

善恶有报是天理。近年因迫害法轮功而遭恶报者频频发生,明慧网上已公布了二万余实名案例,神目如电,报应不爽。行恶者岂只苍天不容,也难逃人间法律,参与迫害者将面临全球的追查和究责。美国国务院官员曾透露,有28个国家已经制定或准备制定类似于美国的《全球马格尼茨基人权问责法》,对人权迫害者拒发签证、冻结资产。美国官员更明确表示,近年有多人因迫害人权被拒发签证,皆因参与迫害法轮功。

中共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是惨绝人寰的世纪灾难,堪称当今时代最黑暗的罪恶,触犯反人类罪行,严重违反了国际人权公约,受到联合国与国际社会高度关切,遭到全世界所有正义人士的谴责和抵制。对于迫害人权者予以制裁,是民主国家的共同趋向。去年夏天,加拿大和英国的相关官员专程到美国国务院,商讨如何加强合作、共同对人权迫害者予以制裁,并听取受迫害组织的反馈。

近年亚洲、欧洲、澳洲、北美的多国议会陆续通过决议,谴责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行。美国国会和欧洲议会通过了谴责中共攫取良心犯器官移植的决议,包括以色列、西班牙、意大利、挪威、比利时和台湾等,已立法禁止公民赴中国的器官移植旅游。

明慧网一直更新迫害法轮功的中共恶人名单,“恶人榜”上已超过十万人,许多参与活摘器官的恶徒都在其中。古语有云:“善有善报,恶有恶报,不是不报,时辰未到”,可预见的是,对无辜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与活摘器官,这批丧心病狂的加害者,最后都将在上苍审判与法律严惩中偿还其罪恶。

《九评共产党》问世以来,迄今声明退出共产党、共青团与少先队者已逾三亿五千万人,世人越来越看清了中共的真面目,其党的解体覆亡已是指日可待。曾经参与迫害的中共官员与警察,应速幡然悔悟、诚心悔改才是正路;尽早声明退党、不再助纣为虐,方是救赎自保之道。祝愿更多的人们能秉持良知,凝聚正义力量,制止邪恶残害善良,共同让这场迫害早日结束。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