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笔做法器 虔心救人急(图文)

6

师尊赐予我们神通和各种救人的法器,在助师正法的过程中,只是我们会不会用,能不能用,怎么用了。我们手中的笔,也是一种很好的救人的法器呀。师父说:“你带的是真正的功,是高能量物质。你回家也写两笔字儿,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1]我试着用笔讲真相,在适当的时间、适当的环境或无法口述的情况下,用笔写,能达到好的效果。

一、给老书法家讲真相

我同学的父亲是一位书法家,年近九十,被送去老年公寓,因离我家很近,我便常去看他,比他儿女还去得勤。久之,公寓里的人都以为我是他女儿,非常羡慕他。

我也常带些点心、水果之类送他,我说,我喜欢文学,尊崇孔孟之道。孟子言:“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我父母早过世了,无以尽孝,同学的父亲也如同我的老人,来看你既合天理,也了却了自己心愿,尽一份孝心。他很感动。

知我爱看书,老人就把他珍藏的书借给我看,我也把《九评共产党》给他看,叫他以后别再写什么“颂党恩”之类的文字了。他看完《九评》,把书给我,一再复述着书中的故事,直至声音哽咽,老泪纵横。我打开书,发现许多书页都已被泪水洇得字迹模糊了。

他在我过生日时,为我写了“寿”字条幅和一首贺诗,并竭尽全力的找些竹片装裱来送我。我对他说:“我也能写这种藏头诗,我写来请你指教。”

于是,我写了如下一首:

老前辈积德多福大

老树枝头新芽壮,前人栽下后人凉。
辈出英才人尊仰,积得满腹好辞章。
德厚自然寿延长,多行善举体安康,
福祐子孙家业旺,大智大慧正一方。

他挺高兴,于是我又写:

法轮大法 真善忍好

法正乾坤万物新,轮回生死已了明,
大善大忍见真性,法船普度有缘人。
真言说与真君子,善化人间处处春,
忍为至宝行天下,好自为之莫看轻。

他马上明白了。因为公寓里人来人往,我们就常这样笔谈。没人时,他对我讲,以前共产(邪)党刚来时,他的同学们就在讲,现在共产党把国民党打跑了,以后哪个来打倒共产党呢?他一同学就说:“哪个?当然是共产党自己呀!”今日果不其然。

他明白了真相,他家儿女和亲友也因此接受了真相并三退了,也得了许多福报。后来他又写了诗赠我,如其中一首:

赞成都市树白菓

自高自大根非浅,能直能刚质本坚。
雪压霜侵何足犯,天崩地裂等闲看。
花开静夜如昙现,果列奇珍佐客餐。
保护条文颁上殿,庄严挺拔焕中天。

名为赞我,实赞所有大法弟子,他明白了大法弟子的来头、品质、作为和神圣。

二、向诗人讲真相

偶遇一老同学,给他讲法轮功,他默然,继而语重心长的说:“某某,你要学会保护你自己呀……不过,你万一有什么事,我会第一个来看你的。”我说:“某某,你别这样说,我没有你说的那个万一,我的万一就是万无一失,绝对安全。”

我觉的他很有善心,于是给他看《九评》,劝他退党。他却接受不了,说他不属于那一类,而是属于方志敏、杨靖宇一类的。我告诉他:“‘杀人偿命,欠债还钱’是天理这一点能接受吧,那一个团体杀了很多的人,谁来偿命呢?当然得由这团体的成员偿命啊,你说我没杀人,那就要宣布你已不是这个杀人团体的成员才是啊!就如一个杀人犯,要他偿命时,他说杀人是右手干的,我其它部份都没参与,可能吗?”

他还犹豫着,他夫人听明白了“退党保平安”的道理,就说:“为什么不退?退呀!我才不那么傻呢。”他于是用化名把全家三退了。但我知道他思想上还有很多疑虑,而且人的思想易变,所以就不断的给他看真相材料。他喜欢谈诗,是诗联学会主席,于是我就以请教、切磋诗词的名义与之交流,如给友人写生日贺诗或联语时,不论平仄,只求达意,请他修改。在所写文字中溶進大法真相,这样我们就有话可谈了,如我写给友人的诗中加進:

“……稀世天法度迷津,高山流水遇知音。冰心一片助挚友,不愧新宇护法神。”“祖上积德荫儿孙,贵在有缘识真金,常怀大法‘真善忍’,寿禄自丰福盈门。”或:“秉德从道,炼就仁义礼智;行善守真,修来福寿康宁。”

他就会很有兴味的跟我谈起道德、修炼之类的话题,便有了共同语言。

我从不参与常人打牌、玩手机、谈论世人津津乐道的话题,过生日时请同学聚会,我也不收礼,于是影响他们也改变了以前收礼的习俗。时日既久,他终于知道了大法弟子的与众不同,写诗赞叹道:

高洁蕴胸怀,脱俗裙钗。梅花香自苦寒来。深谷幽兰风采异,不染尘埃。
敬业愧吾侪,博大襟怀。德馨身正育良才,笃志虔思精学术,慎守心斋。

他一再对我说:“只有你们(指大法弟子)才配得上这一句‘不染尘埃’。”

三、详写真相信,给远方师友讲真相

有许多远在他乡的昔日师友一时无法见面,打电话和邮寄信件都不方便,而且牵扯安全问题,便写了长长的真相信,详叙我得法修炼的过程和心得,讲清大法真相,托可靠之人带去远方,并送去护身符。这些人几乎都是以“老革命”自居的党员干部,因昔日交厚,他们回信时都流露了害怕和担忧,但都留下了护身符,并告诉我“一直都带在身上的”。

我想有机会与之见面时就可進一步使他们观念转变了,即使见不着,也可为当地同修讲真相打些基础,否则,谁能象我与他们之间彼此信任度深到可以直说而不冒风险去救他们?

四、给诗词专家讲真相

一老先生深居简出,除谈古诗词外,不愿跟人闲聊,我一直视之如父如师,便大胆送去《九评共产党》的报纸,他却因历次运动挨整,吓得根本不敢看,原封不动的退还我。

我知他喜谈古诗词,就班门弄斧,写些不合格律的诗词去请教,有时以正见网上同修写的诗词去背给他听,让他明真相,同时把《九评》留在他家,让他在无人时,敢看一看,我久久不去,他也无法再还我,而且,我知道他没胆量扔出去的。

五、写贺诗、贺卡讲真相

逢年节时或谁谁过生日时,我都会给每位同学朋友送上一张写满祝福语的精美贺卡,让大家都感受到真善忍的祥和美好,理解大法弟子的友善诚意,再讲真相或送给他们真相资料,也就容易接受了。

如贺同学生日:

大善之人皆雅量,德厚天赐寿绵长。
仁义礼智承传统,兄秉诚信福无疆。
古闻流水高山意,稀世天法望珍藏。
荣膺阎闾人尊仰,庆到期颐自流芳。

六、同学会上以演讲或文艺表演形式传真相

我参加了许多的同学会,少则十几人、几十人,多则百余人,这可是很好的讲真相时机,我以前开会都不爱发言,更不会表演什么节目,可为了救人,我主动争取发言或出节目了。先写好演讲稿或要朗诵的诗词,他们在看和听的过程中也就明白了。如采用正见网上同修所写诗词,稍加改动,使之适用于当时场景的文字。

七、以征联形式讲真相

曾恳请同窗好友或文学知音为我搜集对联、格言、谜语、谚语之类教育儿孙,既可了解他们的喜好,又拉近彼此距离,唤出他们本真的善念,以文字交流形式谈心、送真相。

如以“隐功绩于无形情心自适”求下联,让他们在思索后为我的下联作评判:

我的联语是:

隐功绩于无形情心自适;
明宇宙之法理执著全抛;
似平仄不严,又改为:
隐功绩于无形情心自适;
行宇穹之大道福乐无边。

另副:“人心失控,社会丛生乱象;道德回升,人间一派祥和。”也获赞同。

我所接触的人群中,不乏作家、诗人或文学爱好者,也颇能理解我的心曲,与之交流之后,十分感慨的说,要去和其他同伴探讨一番,实际也就帮着传真相了。

有些朋友,在其它场合也在讲我的故事,讲他们亲眼见证的神奇。当有人拒绝真相时,明了真相的会帮助我叫他:“你拿着吧,有什么好怕的!”当有人看了《九评》吓着了,明白的人会告诉他们:“没关系的!看不看听不听,是你自己的事啊,你又不损失什么。”那人也就收下了,看了,也退了,得救了。

甚至有人背地骂我:“一来就讲那个事。”却也帮着传了真相,在座的听他一骂,知道了我是大法弟子,竟辗转找到我家,说明他们从前也炼功,怕迫害,放弃了,要从新走回来。

八、抄写大法歌词或诗作送给有缘人

大法弟子的歌和诗都凝聚了同修们的心血和能量,师父《洪吟》中的诗句及法都有镇邪灭乱之神力,能打动人心,唤出良知,震慑邪恶,再加上大法弟子的正念,“写两笔字儿,字不在好坏,可有功啊!”,所以我抄写一些大法诗词文字送人,人们也乐意收下并信服,如抄写《缘中缘》、《快醒》等歌曲,抄写“无字歌”等。

当亲友遭受痛苦时,给他抄《真善忍好》

真诚待人好,
善念天知道。
忍苦自得乐,
好人有好报。

九、给明慧网等刊物投稿,写稿的过程也是一个非常神妙的修炼提高的过程

大法弟子所创办的各种媒体都是助师正法救人的,所以会有许许多多正神的加持,更有师尊的无边法力在掌控着,这是我在写稿过程中的亲身感受。

曾经一段时间,我处于“百苦一齐降”[2]的险境,忧闷恐惧,妄念丛生,无处可诉,师父点化让我记起了“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3],又见《明慧周刊》上一篇《摆正基点》的交流文章,于是拿起笔来,写下:“荡尽妄念,跟师父走到底,直至圆满回家。”准备写好此文去参加第五次大陆大法弟子书面交流会,在写文章的过程中,十分神妙的悟明白了平日许多混沌迷茫不解的问题,最后写下“有师在,有法在,什么也不怕”,“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干扰不了我”,“有师在,有法在,谁也没有资格考验我”,“有师在,有法在,谁也不许迫害我,谁迫害谁有罪,谁迫害解体谁”,“有师在,有法在,弟子一定能跟师父走到底,直至圆满回家”。

文章还没发出去,我便感觉到妄念消失,神清气爽了。所以后来一再劝同修写稿呀,写稿呀,那种美妙殊胜神奇真是无法言说,在加深理解法的状态下,突破难关,归于正道。

以上是我个人认识,层次所限,不符合法之处,望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