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友群:中共将亡于“超限战”

181
武汉新冠肺炎,是2020开年飞出的一只巨大的黑天鹅。不但在中国持续恶化,在全球也继续扩散。(新唐人合成)

由中共制造的人祸——武汉“新冠肺炎”,正在祸害武汉人、湖北人、中国人,甚至外国人。

最近,网上流传一段文字:“不让700万香港人戴口罩,结果14亿人戴上了口罩;不让14亿人过圣诞节,结果14亿人过不了春节;你把武汉封了,结果世界把中国封了;不让那8个人说话,结果全国人都在为那8个人说话。”

由于“武汉肺炎”正快速蔓延,1月23日武汉封城至今,中国大陆至少80多个城市实施规模不一的封锁措施。全世界已有100多个国家或地区对入境旅客采取管制措施,其中超过70多个国家和地区,是针对中国人或14天内曾赴中国者。

中共正陷入有史以来最大的危机之中。这一切皆源于中共一直以来搞的无道德、无法律底线的“超限战”。

最初的病毒来自哪里?

2月4日,中国亿万富豪徐波发微博实名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直指它可能是病毒最早的发源地。举报信中列举了诸多证据链接。

武汉“新冠肺炎”爆发以来,一系列极端反常现象也令人不得不对P4实验室产生严重怀疑。

反常之一,为什么病毒会无症状传染?

反常之二,为什么在13亿人次的中国人回家过年的时间点爆发?

反常之三,为什么在被称为“九省通衢”、辐射全国的武汉市集中爆发?

反常之四,为什么致死率那么高(汉口殡仪馆14台火化炉全天候运转)?

反常之五,为什么中共高层要求病毒样本必须送北京检测,而不是由P4实验室检测?

反常之六,为什么首先向全世界公布病毒基因测序的,是远在千里之外的上海市公共卫生临床中心生物安全实验室,而不是P4实验室?

反常之七,为什么最早对外公开宣布分离出病毒毒株的是浙江疾控中心,而不是P4实验室?

反常之八,为什么1月20日中共宣布病毒“人传人”,1月21日P4实验室就抢注了美国免费提供给中国的药物“瑞得西韦”的发明专利(抗2019新型冠状病毒的用途)?

反常之九,为什么10多位科学家发表论文提出病毒“人工合成”可能性极高,P4实验室的研究员石正丽却一口咬定“病毒是大自然给人类不文明生活习惯的惩罚”?

反常之十,为什么美国3次主动向中国提出派专家到中国协助防治,前两次被中共拒绝,第三次至今没得到中共回应?

以色列生化战专家Dany Shoham认为,可能与中共在武汉P4实验室秘密研发生化武器有关。

2月4日,台湾前卫生署副署长李龙腾在电视节目中表示,17年前就怀疑SARS病毒有(中共)人为加工,而非自然产生。

李龙腾说:“1月31日9名印度专家做的研究,这次病毒确实百分之八九十跟原来的SRAS病毒非常像;不太像的是,为什么突然有四个点呢?这四个黄色的点,就是我们说的穗状蛋白质,是被植入进去的。”

美国《生物武器反恐法》起草人Francis Boyle认为,新冠病毒源于武汉病毒研究所P4实验室泄漏。他说,这种病毒具有潜在的致命性、具有攻击性,具有生物武器的所有特征。他肯定,这种病毒是一种转基因生物武器或两用生物战剂。

在武汉,最有可能“人工合成”或“人工编辑”病毒并“外泄”的,武汉P4实验室的嫌疑最大。因为它是中国最大的研究全球最危险病毒的中心,也可能是中共生物战、病毒战的研究中心和实验基地。

近20年来,中共接连打了3场“超限战”:

第一,迫害法轮功20年,并将对法轮功的迫害扩展到其他社会群体。

第二,暴力镇压香港反送中运动,使“东方之珠”香港陷入有史以来最黑暗时期。

第三,以极端方式对待武汉“新冠肺炎”。先极右,隐瞒疫情,制造歌舞升平景象,导致疫情迅速蔓延到全中国和海外;再极左,从武汉封城开始,到各地开始封城,甚至封乡、封镇、封村、封家门、封楼道门、封小区门。

放眼武汉三镇、湖北全省、全中国,中共以反道德、反法治的方式应对疫情的事件,每天都在大量发生。

1月29日,中共国务院发了一个严禁扣留和调用医用物资的紧急通知。

2月6日,网上曝光一封大理市发给浙江慈谿市的“抢劫”通知书,日期是2月1日。通知说,因本市疫情严峻,物资奇缺,所以,扣留慈谿市598箱医用口罩,右下角还盖着官方大印。同日,慈谿市发给大理市一封协议函,要求对方尽快退还11.2万只口罩。

2月4日,青岛市通知本市海关,扣押一批从韩国发送到沈阳的医用防护物资,理由是沈阳海关日前查扣了青岛的进口物资。

2月6日,四川锦江政府从巴中调运30万只医用口罩,由装甲车和30多名全副武装的防暴警察押送,中途被绵阳公安的几十辆警车拦截,被迫留下20万个医用口罩当作买路钱。

山东厂商购进20万个医用口罩,遭山东省政府抢劫。江苏常熟从海外购进50万个口罩,被广州海关全部扣留。江苏太仓市委书记直接声明:即将到达太仓港的100万只口罩,除湖北的不拦截外,其他的都拦截。

大疫当前,活命第一。中央已经没有权威,地方开始各自为政。

从1921年成立之日算起,中共搞“超限战”近百年;从当政之日算起,中共搞“超限战”70年;特别是最近20年的3场“超限战”,中共将中华五千年传统道德破坏殆尽。

不道德的中共制定不出符合客观规律的法律法规,不道德的中共制定出来的所谓法律法规,他们自己也不可能遵守。

于是,我们看到:在当前武汉“新冠肺炎”蔓延之际,中共上下不同心,进退全失据,党媒天天骗,民众皆不信,官僚不顾民,民众不畏官。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

中共将亡,但是,中国不会亡。

回归中华传统道德,中国才能绝处逢生;回归符合道德的法治,中国才能重新赢得世界的尊敬。

是彻底抛弃中共的时候了。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