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小强:李兰娟和郑树森家族的95家公司(图文)

196
石正丽连遭实名举报,武汉病毒所涉合成“武汉肺炎病毒”并外泄病亡爆发期,烧尸炉全天候。(新唐人合成)

武汉肺炎疫情持续恶化,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国家的研究人员,正在抓紧研制防疫疫苗和药物。据《长江日报》消息,2月4日,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李兰娟团队,在武汉公布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的最新研究成果。

李兰娟院士说,根据初步测试,在体外细胞实验中显示:(1)阿比朵尔在10~30微摩尔浓度下,与药物未处理的对照组比较,能有效抑制冠状病毒达到60倍,并且显着抑制病毒对细胞的病变效应。(2)达芦那韦在300微摩尔浓度下,能显着抑制病毒复制,与未用药物处理组比较,抑制效率达280倍。

李兰娟院士说,抗艾滋病药物克力芝对治疗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效果不佳,且有毒副作用。她建议将以上两种药物列入国家卫健委《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六版)》。

这个消息发出后,《科创板日报》2月5日报导,有自媒体以“李兰娟院士重磅推荐新药为其儿子名下公司出品,只经过体外细胞初步测试”为题,对李兰娟及其于2月4日晚发布的科研进展进行了质疑,这自然就指向李兰娟院士团队推出新药是为自己家族牟利。

爆料的自媒体认为:“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这两个药物,是杭州华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等机构的研究成果。而该公司董事长郑杰是李兰娟的儿子,李兰娟还是该公司董事。

随后,有另一个自媒体通过调查给出结论为李兰娟澄清,“阿比朵尔”和“达芦那韦”这两个药物并非杭州华卓科技有限公司制造。

但是,通过这件事情,却牵出了李兰娟家族所拥有的95家公司的事情。为什么称其为“家族”?因为,李兰娟院士及其儿子和丈夫一家三口人,做为董事长、股东的公司达到95家之多。

其中最重要的一家不是杭州华卓科技有限公司,而是树兰医疗管理集团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为郑杰。郑杰是李兰娟院士的和郑树森院士的儿子。

先来看看李兰娟家族的成员。

李兰娟院士
据维基百科资料,李兰娟(1947年9月13日-),女,浙江绍兴人,中国传染病学专家,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教授、主任医师、博士生导师。现任传染病诊治国家重点实验室主任、国家传染病学重点学科、211建设学科学术带头人、浙江省传染病重点实验室主任。其丈夫为另一位中国工程院院士郑树森。

李兰娟于2001年和2003年两次申报评选中国工程院院士未果,终于在2005年获评中国工程院院士。曾有浙江省卫生界人士对其评选院士期间的学术成果、经费来源表示质疑,并怀疑其是否利用省卫生厅厅长的职权攫取资源为学术研究提供方便,及在担任省卫生厅厅长的同时是否有精力从事科研活动。

值得注意和补充的是,1998年3月—2008年3月,李兰娟担任浙江省卫生厅厅长、党组书记。中共正厅级官员。

李兰娟的丈夫郑树森留在最后去说,先看其子郑杰。

李兰娟之子郑杰

与贵为院士的父母网上信息十分丰富不同,郑杰在网上的信息十分稀少而零碎。

百度郑杰的时候,显示的结果是这样的:

连出生日期,毕业学校甚至任职经历都没有。唯一可查到的是,郑杰是清华经管EMBA08-C班校友:

有如下光鲜的简历。

翻译了《未来医疗》:

豆瓣读书及京东商城都显示,这本由美国作家所写的书确实是由郑杰翻译,而在一此采访中,郑杰本人也证实了这一点:

除此之外,网上的一些信息多位郑杰出席某些会议,论坛,接受采访等:

其中一段采访中说,2000年开始做互联网创业,但并没有交代具体信息,2007年开始做数字医疗。1998—2008年,李兰娟院士担任浙江省卫生厅厅长,而郑杰初期所创立的公司似乎都在杭州。

郑杰直接持有的公司达到78所,大多数是以树兰命名,树是其父郑树森的树,兰是其母李兰娟的兰。

郑杰的父亲郑树森,名气要比李兰娟大得多。

“杀人医生”郑树森
郑树森,1950年1月出生于浙江省衢州市龙游县,肝胆外科、肝移植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法国国家医学科学院外籍院士,浙江大学外科学教授、博士生导师,肝胆胰外科主任、主任医师,卫生部多器官联合移植研究重点实验室主任:

郑树森被称作是大陆器官移植以及多器官联合移植的领头人,先后两次担任中国器官移植领域“973计划”的首席科学家,领导中国肝胆胰外科中心。该中心手术量位居全国前列,每年进行腹腔镜肝脏切除术100至150例,约占肝切除手术的四分之一。

郑树森最早是在香港学习肝移植技术。1990至1992年期间,郑作为博士后研究员和高级访问学者赴作为港大医学院教学医院的玛丽医院,并于1991年10月以“第一助手”的身份参加香港首例人体原位肝脏移植。

1992年他从香港返回大陆后,次年即开展中国第一例肝脏移植。今年3月郑树森接受“中共机关报”《光明日报》旗下媒体光明网访问时亲口承认,仅他一人,至今已操刀1,850余例肝脏移植。

1997年至2015年,郑树森担任浙江大学第一附属医院院长,任期长达18年,横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19年中的16年。

郑树森同时是该院的主要肝脏移植医生。2005年1月28日,郑树森同日连续完成5例肝移植手术,一周郑树森施行肝移植11例。如以一周11例肝移植推算,一年可达572例肝移植。

不过,郑树森一直对外回避器官来源问题,只是将器官移植的飞速发展,归于中国器官捐献制度的建立。2012年3月13日,大陆媒体“搜狐健康”就中国器官移植状况采访郑树森,郑树森称:“我们国家的器官捐献工作一直比较落后,从2010年开始卫生部跟红会,推进心脏死亡器官捐献工作以来,差不多有两百例的捐献。”

2006年郑树森接受媒体采访时称,1992至1998年7年间,全国肝移植案例只有78例。他又说:“1999年以来,各地肝移植病例数猛增,1999年当年就实施115例。”

2006年中共活摘器官黑幕在国际上曝光,由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资深国会议员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和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组成的独立调查团发表的报告,将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行为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他们发表的报告显示,“中共强摘法轮功学员等良心犯器官数量惊人。”而郑树森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及1999年以后肝移植数量剧增的时间段,与中共前党魁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时间段吻合。

郑树森拥有多个不同身份和头衔,他同时担任中国工程院院士、浙江大学外科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卫生部多器官联合移植研究重点实验室主任、中国医师协会副会长等多个职务。

除此之外,2007年起郑树森还主导迫害法轮功的研讨会,是浙江省“反X教协会”的理事长,参加各种该组织的会议。郑在反法轮功理论研究方面十分活跃,2009年以编委会主任身份负责编写书籍,在舆论方面诋毁法轮功。

全中国的“反X教协会”在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中担任协助角色。根据资料,郑2010年10月份曾主持浙江大学“反X教协会”的干部培训计划。他当时曾作开场发言,并且他的座位在浙江省“610办公室”主任的旁边。

总部设在美国的国际人权机构“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曾多次对郑树森发出追查通告。追查通告指:“鉴于郑树森从事大批器官移植手术的时间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时间吻合,鉴于郑树森以‘反X教’协会名义参与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转化迫害,涉嫌参与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等犯罪,追查国际特此通告,对郑树森立案追查。”

2017年2月6日,国际著名《科学》杂志报导,国际权威学术期刊《Liver International》(《国际肝移植》)于早前的1月30日发表声明,由于作者郑树森等人无法提供论文中提及的563例肝脏移植的器官来源符合道德伦理证明,该杂志决定撤回郑树森等于2016年10月在网上发表的论文,并将“永远不会”在该杂志上发表他们的研究成果。

郑树森家族的95家公司和树兰医院
根据资料查询郑树森、李兰娟、郑杰一家三口共持有95家公司,其中,郑杰78家,李兰娟12家,郑树森5家。

同时,郑树森也是树兰医疗的创始人&董事&总院长:

郑树森和李兰娟、郑杰一家三口所拥有的95家公司。

树兰医疗这个名字,应该就是郑树森和李兰娟两位院士各取自己名字中间一个字合成,然后让儿子担任法人的公司。通过查询,郑杰担任法人的公司基本都以树兰命名

李兰娟是2005年当选为院士,2008年3月卸任浙江省卫生厅厅长,党组书记。但是在2008年1月18日,有一家由李兰娟院士担任董事、其子郑杰担任董事长的杭州华卓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成立。公司实缴资本5000万。

2015年12月6日,树兰医院在杭州正式开业。中共院士、原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院长郑树森,是树兰医疗的发起人、总院长。树兰医院是树兰医疗的分支机构。

树兰医院地处杭州市黄金路段下城区东新路,建筑面积约63,000平方米。树兰医院拥有肝肾器官移植资质,同时也提供其它医疗服务。

陆媒报导,建立之初,该医院提供床位512张;一年半后,新增床位1000张。

除了增加床位,这家医院还新成立了专门的器官移植中心。2017年4月25日,树兰医院旗下的树兰国际器官移植中心宣布成立,对外揭牌。郑树森任该中心的主任。与该中心一同成立的,还有一个“器官移植学术委员会”。

树兰医院,挂靠浙江大学,又名“浙江大学国际医院”;旗下的器官移植中心,亦同样以“国际”冠名。

郑树森的儿子郑杰,是树兰医疗的总裁,他说:“由于中国相对较低的医疗费用以及外科医生顶尖的技术,现在国际上很多患者会选择到中国就诊,这也是我们今后的努力方向。”

郑杰的说法,和中共器官移植“大使”、前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的公开承诺矛盾。黄洁夫对媒体表示,2016年以来,中国没有向任何外国病患提供移植手术。

这家医院同时引发其它疑问。

陆媒报导,2017年5月11日下午至5月12日中午,树兰医院的8间手术室灯火通明,20个小时内完成8台大器官移植手术。其中一位吴姓病患,仅等待了两天,获得“捐献”肝脏进行手术。

和发达的北美国家做一下比较。美国拥有庞大的器官捐献系统,有九百多万自愿捐献的人群、有发达的全国捐献网络。根据美国卫生部报告,美国器官移植平均等待时间:肝移植2年,肾移植3年。

一天之内,同时进行8台大器官移植手术,器官何来?短短一年半时间,树兰医院如何能做到新增床位1000张?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