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失踪一年半 法轮功学员唐敏遭冤狱迫害(图文)

141

2018年5月,湖南长沙法轮功学员唐敏突然与家人朋友失联,直到2019年11月她从湖南女子监狱回来,家人才知道,她被失踪后遭受了一年半的冤狱迫害。

明慧网报导,当时唐敏的亲友四处寻找她,都没有消息。她80多岁的老母亲泪水涟涟,把她读大学时的照片、年轻时的照片找出来放在桌子的玻璃板下面,时时对着照片说话,又对着照片写信。等到唐敏终于回家时,妈妈写给她的信件已经积累了厚厚的一沓。

唐敏这一年半是怎么度过的呢?

有好口碑

唐敏,1966年出生,中南矿冶学院(中南工业大学)本科毕业,曾在湖南中医药大学图书馆工作多年。她独自一人居住在长沙市雨花区砂子塘社区的单位宿舍。

她说话不多,时时会注意谦让别人。从物质上的礼让,到人与人接触中发自内心的谦逊,使唐敏有着极好的人缘和口碑。在湖南中医药大学图书馆里,任劳任怨的她,每年都会被评为先进工作者。

在她的朋友圈里,她的故事更是引人称道。有一次,一位朋友的电动车有些旧了,需要购买一辆新的电动单车。唐敏恰巧到访,她很慷慨地把自己的新电动车和朋友的旧的交换了。

2020年新年期间,武汉肺炎的瘟疫爆发,一时间人心惶惶,唐敏家中的一位修炼人也动了心思去超市多买几袋大米,前后已经买了几袋,等到还想再买时,唐敏说:“如果真的遇到困难,作为修炼人,我们也应该想着把物资让给别人啊,怎么能抢购呢?”

唐敏在2018年被失踪之前,50来岁,看上去,像是40来岁的模样。有时候,她会留一排刘海,那时看上去像是30多岁。她有着南方人特有的秀气、贤淑。

失踪后

2018年5月13日,唐敏早晨出门上班,刚出门,就被候在门口的一大群警察截住。他们涌入她在长沙市砂子塘的住宅抄家,抢劫走打印机等私人物品,把家里翻了个底朝天。

唐敏被劫持到长沙市砂子塘派出所,又转到位于长沙市长桥的第四看守所。长时间没人通知她的家人,在外界看来,唐敏就“突然失踪”了。

后来,她从看守所、湖南女子监狱等地被辗转关押,她的脸色变得惨白,头发中,也有了丝丝白发,她的思维反应变得迟缓,抬腿都有些吃力。

唐敏在看守所期间被非法庭审,遭冤判1年半。她写上诉书讲述真相,被驳回。申告无门,唐敏只好绝食反迫害。

此后,在看守所的几十天里,唐敏都被野蛮灌食。其中一次,唐敏咬到勺子,抵制灌食迫害,结果给她灌食的警察用勺子把她的下门牙撬掉了两颗。其中一颗牙齿被吐出去,另一颗牙齿和著被灌食的流食一起吞入肚中。

2019年4月,绝食中的唐敏被送到湖南女子监狱。那时她的身体已极为虚弱,她是被用轮椅推进去的,上楼下楼时由犯人背着。

初到湖南女子监狱时,生命垂危的唐敏身上被插了灌食用的鼻饲管(从鼻子插入胃里),以及被套上控制身体用的束身衣。因为管子被用胶带粘在头上,她被犯人戏称为“天线宝宝”。

被关入“攻坚房”

2019年6月,唐敏已经瘦成皮包骨头,又被送到湖南女子监狱高度戒备监区内的“攻坚房”。

身体虚弱的她遭遇到种种折磨,如:严控上厕所的次数;严控睡觉的时间;长期不准用水洗身子,不准漱口等;吃饭、喝水需要向犯人申请;长时间不分昼夜地站军姿,稍稍举手投足都要经过申请,并且在一般情况下得不到批准……这些针对人吃喝拉撒睡的“措施”,让人的身体和心里承受到极限。

由于不准洗澡,不准用水,不准洗身子,也不准漱口洗脸,时间长了之后,唐敏的脸上结了厚厚的一层痂,头上也满是汗和油结成的痂;口里牙齿上也是厚厚的牙垢,气味难闻。最难受的是不准洗身子,时值初夏,整个身体都散发出难闻的味道。

夹控她的犯人说:“这些……就是让你们难受”,“如果你不服从,就以伤害你身体为代价,但不会让你死”。

上厕所被严控,需要“表现好”,听从犯人的指挥,以及参加所谓“学习”(诬蔑法轮功的宣传),这样才能多上几次厕所;否则,严厉的时候,一天只准上一次厕所;很多时候,只好拉在身上,还不准用水,如此损人的招数。

睡觉的时间,也需要随着“表现好”而增加,否则,被要求站军姿时,睡得时间越来越晚,起床的时间越来越早,最后只能睡一两个小时,甚至通宵不让睡觉,即所谓的“熬鹰”。

“站军姿”也颇有“讲究”。夹控犯人要求唐敏不能动,连吃饭时,走过去拿碗都不让,平时抬抬手都不让,目的是不让她活动,不让血液循环,导致手脚肿胀。如果她一动的话,就会挨打,有时被犯人拿着塑料衣架打。

遭受“站军姿”及“熬鹰”一段时间后,唐敏的脚一直从脚肿到膝盖,肿得发亮,脚脖子处隆起很高,连40多码的鞋都穿不进去,只能勉强穿着大大的男式拖鞋。

有一天,犯人踩着唐敏的脚问道:“你疼吗?有知觉吗?”可那时候,唐敏的脚已经肿得感不到疼痛了。手也一直肿到手腕以上,好几次,犯人捏着她的手说:“这只手像肉包子,这只手像馒头”。

此后一段时间内,她的脚痛得厉害,走路像80多岁的老太太,需要撇开两腿,一步一步往前蹭,蹒跚而行。一向坚强的唐敏被痛得“呀呀”地呻吟。

由于长时间垂直手臂“站军姿”(手贴著裤缝),唐敏的手筋都被严重地拉伤。有几次唐敏吃完饭之后,用手捧著碗,以便稍许变换一下姿势,缓解手部血液滞涨。夹控们马上就会大声嚷嚷起来:“把手放下!”她受到严格的控制,身体不准活动,不准变换姿势。

如果需要吃饭喝水,她要通过夹控犯人的批准。犯人对她说道:“你们不是做好人吗?连基本的礼貌都不懂吗?连尊重人都不会!”她必须说:“某某,请你给我倒杯水;某某某,请你给我打点饭”,这样,她才能得到饮食;但如果她“表现”不好,只能得到一点点饭菜,而且越来越少。

被“约谈”
2019年11月,唐敏终于回到家中,经过一段时间炼功,她的身心迅速得到调整和恢复。

2020年1月,长沙市雨花区砂子塘街道办的司法所人员上门找唐敏“约谈”。当唐敏如约来到司法所后,办事人员拿出笔来做笔录,唐敏如同再次遭到审讯。司法所人员说,如此情况,对她还需持续“回访”5年的时间。

当司法人员被问到,唐敏“究竟犯了什么罪、有什么违法行为”时,他们竟无法作答。

遭受药物迫害

因为唐敏不放弃修炼法轮功,湖南医药大学曾经数次非法把她关押在其附属医院──湖南省第二人民医院(湖南省精神病医院,省脑科医院),并多次将她劫持到“610”(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主办的捞刀河洗脑班。

原本深受领导器重的她,因为讲真话,顷刻间,成了“罪犯”和“精神病人”。

2009年5月至10月,唐敏第四次被湖南中医药大学保卫部人员劫持到湖南省脑科医院三病室监禁,每半个月被强行注射破坏大脑神经的药物,每次被强行打针后,她都会出现全身发冷、颤抖、坐立不安的症状。

据专业人士透露,对正常人注射此类药物,将导致大脑中枢神经受损、反应迟钝等不良后效应。省脑科医院的吴伟林医生全程参与了此次对她的迫害。

唐敏于2009年夏被关在精神病院时的照片。(明慧网)

2011年11月26日,唐敏因发法轮功真相光碟,被银盆岭派出所警察绑架。后来,她被劫持到株洲白马垄劳教所非法关押1年半。因她喊“法轮大法好”,惨遭劳教所内“严管队”(由一些吸毒的、卖淫的等组成)群殴。

2014年8月15日,二十多名警察破门而入,将独自在家的唐敏强行带走。又一次被关在捞刀河洗脑班半个多月后,唐敏被直接转到长沙市第二看守所遭受迫害。

来源新唐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