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武汉市长“失踪”官场酿更大风暴(视频)

143

持续了2个月的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19),已经夺走了无数人的生命,从老年人到儿童,所有年龄层无一幸免。但是中共卫健委今天(2月17日)仍然表示,这个病毒“可防可控”。

一幕幕揪心的场面,一声声刺耳的哭诉,无数的家庭支离破碎,有的甚至全家罹难……很多人把剑锋指向了罪魁祸首中共,认为这是中共一手制造的人祸。过一会有(您听到的)一些网友爆料,会对心理有一些冲击。

这场人祸,也折射出中共官场的内斗在加剧。中共官媒前天刊发习近平前不久的讲话全文,其中提到他1月7日已经对疫情防控提出要求。不过港媒今天引述消息人士的说法,中共中央领导人的要求是“有关措施不要影响节日气氛”,还有人翻出李瑞环的讲话,矛头直指北京当局。一场大风暴,可能正在慢慢逼近。

人伦惨剧催人泪下

在2月7日的新闻看点节目中,我们展示了一位网友发来的聊天截图。其中对话显示:“很多人都是住不进医院或者还没核酸试纸确诊就已经死了”,“数据都没算进去过”,“而且都是一死死一家”,“死了都没人敢收尸”,“很吓人的”。

“一死死一家”,这是非常有冲击力的话。所以这个视频播出后,下方出现不少骂声。总体来说就是质疑消息的真假,反正说什么的都有,但是相信的人还是绝大多数。事实证明我们没有胡说八道,网友的爆料也慢慢的都被证实了。

湖北导演一家四口离世

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则帖文:“湖北电影制片厂员工常凯一家四口相继去世,他和姐姐均于2月14日去世”。湖北电影制片厂随后证实了这个消息,讣告中说,55岁的常凯是在武汉黄陂区医院去世的。

据《红星新闻》报导,常凯的父亲上个月27日离世,母亲2月2日去世,他和姐姐也在同一天去世。短短17天,这个家庭中的4个人都被武汉肺炎夺走了生命,一场瘟疫几乎让这个家庭灭门。

在常凯病重期间,他曾写下一份遗书,提到了他们一家病后的悲惨遭遇。

大年夜(1月24日),常凯夫妻和父母在家里欢聚。但是大年初一,常凯的父亲出现了发烧咳嗽、呼吸困难。到多家医院救治,都没有床位接收,一床难求,无奈之下回家了。寥寥几天,他的父亲去世了,母亲也在多重打击下“遭烈性感染”,撒手人寰。

在床前服侍两位老人期间,常凯和妻子都被感染了。“辗转各家医院哀求哭拜,怎奈位卑言轻,床位难觅”。在临终遗言中,常凯告知亲朋好友及远在英伦的儿子,“我一生为子尽孝,为父尽责,为夫爱妻,为人尽诚!永别了!我爱的人和爱我的人。”

从常凯的遗言中可以看出,他有着无限的眷恋。

世界冠军丈夫病逝,为儿哭求床位

裴佳云是赛艇世界赛冠军,也是湖北的劳动模范,但她很少对人主动提起。突如其来的疫情,使她的家庭发生了巨大变故,婆婆、丈夫和儿子先后染病,她本人也出现了一些症状。

1月28日,裴佳云的丈夫觉得不舒服,有点发烧,婆婆也觉得不舒服。第二天去医院检测,医院只说两人都是“病毒性肺炎”,但是没有经过核酸检测,不能住院,于是回家开始居家隔离。从此一家四口人不但分开房间住,吃饭也是分开吃。

2月2日,她的丈夫病情加重,凌晨2点多离世了,120开出死亡证明是“呼吸衰竭而亡”。殡仪馆把人拉走火化,不让家属跟着,也不让取骨灰,说等疫情结束后再通知。

2月3日,她的儿子CT显示肺部已经感染,2月4日的症状表现与丈夫去世前一样。惊恐之下,她从16楼跑下来,去居委会找人。但是小区的门都被堵了,哭诉之下,居委会派了计程车送她的儿子去了医院,检测显示阳性。

6日晚上,裴佳云的儿子去了方舱医院。有一天,儿子在电话中哭着说,“妈妈,我好想爸爸”。

婆婆做CT,也显示肺部感染,但是核酸检测没拿到。2月13日,120直接把老人送到了火神山医院。

我没有爸爸了!怎么办啊?

收到一位网友发来的视频,是一位失去了父亲的武汉女孩的哭诉。每看一次,泪水都止不住。

【视频有字幕】:

女孩:他们说发展太快了,昨天上午还能讲话。
男子:拖的太久了,什么发展太快了呢?

女孩:都是被他们拖的!
男子:你现在你家里妈妈还在家是吗?

女孩:对,我妈妈有心脏病,呜呜⋯⋯
男子:你现在首先保护好自己,首先保护好自己知道吗?

女孩:我怎么办啊?没有爸爸了怎么办呀?呜呜⋯⋯
老人:孩子啊⋯⋯
女孩:啊⋯⋯

得不到救治,武汉人自缢身亡

女孩怒吼“都是被他们拖的”,这是一个很普遍的问题。很多人、包括前面提到的常凯导演一家人,都是一拖再拖之下,人就被拖死了。而有的人因为得不到救治,绝望之下上吊了。

在官方昨天通报的死亡案例中,有一起是上吊身亡的,相当引人注意。武汉长丰街正康社区一位程姓居民感染了武汉肺炎,但一直都被当作疑似病例,所在的社区并没有给他上报。一直得不到街道和社区的帮助,也得不到治疗,程姓居民最终在家里上吊了。

据《长江日报》报导,武汉纪检监察部门最近查处了4起渎职案,都是在疫情防控中“不认真履职尽责”。其中可能就有这起漏报,引起自缢身亡的案例。

报导说,在程姓居民去世后,正康社区居委会党支部书记和副主任因明知程姓居民病情,却未按规定作出合理处理,受到党内警告处分。相关的街道二级调研员被诫勉处理,街道工委书记被责令检查。

这个事就这么过去了,当局只处理了几个“小虾米”。网友说“一条人命,换一个党内警告处分”,“人命=处分”,“党内警告很金贵,竟然可以换老百姓一条命”。

小粉红的尴尬

像这样的事,在15日的节目中我们也有提到。那名女子对着镜头哭诉声讨,斥骂“邪恶的政权”。她说为了自己、为了武汉人、为了全中国的同胞,有危险也站出来发声。

这段视频竟然有人质疑,有的说是“托儿”,有的说“听起来像是香港话”等等,反正就是各种办法抹黑。

我不说什么,只给大家看一个例子。这个例子,我在前面的节目中也曾提到过,只不过没有进行对比。

这个网名叫“小漪-持续犯花痴”的网民,在1月21日的微博中写道:

“退博几天,妈的看着烦。首页一天天的,那几个危言耸听的迟早进去。个个不过都是害怕自己中招,真正为民着想的英雄都来本地了。来都没来过武汉您说你嘛呢?明天还约著出去玩,该防范的当然防范,日日惶恐真的没这个必要。还有那些用键盘挑起恐慌的,我真的劝你早日入院好吧。我大武汉人民能挺过去!就这样退几天图个清净。”

从这则微博看上去,满满的“正能量”。说不上是完全为党在维稳,也表现出了一些粉红状态。可是过了半个月,他的外公确诊入院了,他的微博马上就是另外一种情形了。

在2月6日下午6点的微博中,他说他的外公2月4日住进了武汉瑞华医院。但是到他发微博为止,医院只给两种药物,没有任何其它医疗措施,甚至体温都不给量。

他说已经打过市长热线,也填写过《人民日报》的求助表格,他的妈妈还在到处打电话哭诉。他呼吁广大网友能救救他“慢慢失去生命活力的外公!!!!!!”

说这件事的意思,就是希望那些小粉红们,别再为了几毛钱说谎了,骗别人其实就是骗自己。如果这些事轮到自己头上怎么办?不过真轮到头上,别人帮不上忙的时候,希望能想起来沐阳提到的“九字真言”。

法轮功学员当时告诉我,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以化险为夷,遇难成祥。鉴于前面我们所说的事情都已经被验证,您不妨就试一试。其实我已经收到了几个网友反馈,让我转达对法轮功学员的谢意。

一幕幕惨剧谁之过?

其实这个病毒真的非常凶险,也非常狡猾,到目前似乎还没有特效药,多数是听天由命。但是中共专家又说话了,武汉肺炎“可防可治”。路透社报导,中共卫健委医政医管局监察专员郭燕红在中共国务院新闻发布会上称,“这个疾病虽然是新发传染性疾病,但是它可防可治”。

我们不知道这些“砖家”怎么说的这些话,因为这与中共政法委秘书长、中共特派员陈一新昨天的说法似乎是不一样的。陈一新表示,“武汉重症病人数量仍在增加,需大量医护人员”。正面临着床位、方舱医院和医疗物资“三大要素”紧缺的问题。

对这场制造了无数人伦惨案的大瘟疫,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这是一场人祸。但是从中央和地方的表现来看,谁都不想承担责任。

北京首次承认1月初得知疫情

前天(15日),中共党刊《求是》刊登了一篇习近平2月3日的讲话全文。其中提到习1月7日已经得知武汉肺炎疫情,并召开会议指示疫情防控。这是北京当局第一次承认,在2周以前已经得知疫情的状况。

文章表示,疫情发生后,“1月7日,我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时,就对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提出了要求。1月20日,我专门就疫情防控工作作出批示,指出必须高度重视疫情,全力做好防控工作,要求各级党委和政府及有关部门把人民群众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坚决遏制疫情蔓延势头。1月22日,鉴于疫情迅速蔓延、防控工作面临严峻挑战,我明确要求湖北省对人员外流实施全面严格管控。正月初一,我再次主持召开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会议,对疫情防控特别是患者治疗工作进行再研究、再部署、再动员,并决定成立中央应对疫情工作领导小组”。

后面还有“疫情防控是我最关注的问题,我时刻跟踪著疫情蔓延形势和防控工作进展情况,不断作出口头指示和批示。”

观察《求是》这个习讲话,里面用了很多的“我”如何如何。一直在强调“我”,而不是党中央集体,这在中共官场很少见。

美联社分析称,这次疫情爆发的早期,习近平的角色被淡化了,成了他执政七年来最大的政治挑战之一。现在北京要改变对高层不利的叙述。

美国国际战略研究中心学者布兰切特(Jude Blanchette)对《纽约时报》表示,“他好像在试图表明,‘我们没有握著方向盘睡觉’”,“但听起来却像是‘我们知道出了问题,却没有发出警示’”。“这显然是习近平将自己置于北京对此疫情回应的中心,同时也用回了老一套借口,把中国(中共)政治体制中长期存在的弊端归咎于干部”。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认为,没有控制住疫情的情况下,习不太可能站出来承担责任,这不符合共产党的行事风格。习讲话中使用大量的“我”,强调“我”做了什么,明显是在进行辩解,给人的感觉就是面对责难而做出的“自卫”。

北京甩锅?周先旺“失踪”

就在习的讲话刊出后,香港《明报》今天刊出了署名钟仕的文章,引述匿名“京城消息人士”的说法,是北京要求“有关措施不要影响节日气氛”。

报导称,备受指责的中共疾控中心,其实早在1月初就已经上报了中央部门。但“高层领导人不够重视”,这些专家“以在国际期刊发表论文等方式预警”。

翻查1月7日新华社和央视的报导,其中提到“中共中央总书记习近平主持会议并发表重要讲话”,但是全篇看不到有关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内容。

前两天我们提到,武汉官网“汉网”曾有一篇文章《‘疫’流而上,何不多给武汉市长暖暖心》。文章大意是全国舆论都在谴责武汉市长,有谁想过他的难处?早在去年12月就上报疫情。汉网的意思很明显,不发布疫情不是市长的责任,责任在上面。

周先旺本人也曾在央视直播中表示,“我获得信息之后,授权之后才能披露,这一点在当时不被理解”。“但是1月20日国务院召开常务会议⋯⋯要求属地负责,在这之后,我们的工作就主动多了”。

我们注意到,在央视播出对周先旺的采访后,周先旺2月3日又去了一次隔离点后就没有再露过面,已经是“被失踪”状态了。而央视直播的关键内容,也已经被删除得干干净净。

种种消息,似乎都不利于北京当局,也引起了多方指责批评。对疫情不够重视,甚至掩盖疫情,错过防疫控疫的黄金时间,导致死了很多人。而且蔓延到国际社会,形成了国际公共卫生灾难,这个罪过不小,国内国外都会究责。

从这个角度来说,北京有洗白自己、向地方甩锅、找替罪羊的可能。

习近平遇执政危机

今天《苹果日报》有一篇文章《新冠肺炎,李瑞环“重出江湖”批习?》,消息称大陆网民在微信广泛转发李瑞环的言论,称赞这位木匠出身的前全国政协主席“高瞻远瞩、所言极是”,呼吁台上的北京当局“好好看看”。

网民转发李瑞环的言论包括:领导干部“要勇于自以为非,不要自以为是”,“什么问题都是完全统一,没有不同声音,并不正常”。还有“一呼百应、一言九鼎,久而久之必犯错误”,“一个认为自己过去一切都好的人,一定是进步不快的人”等等。

网民说“今天读来仍不过时”。《苹果日报》表示,网络言论的“矛头直指现任中共总书记习近平”。

还有一个事,有网友发现,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的推特账号,昨天为一则反对习的推文点赞。这个推文写的是“习近平,请你下台,向天下苍生谢罪”。而华春莹为这条推文点了喜欢(likes)。网友表示“这次不是华下台就是习下台!”

时事评论员唐靖远表示,对北京的责难,来自民间只是其中一部分,更主要是来自中共内部的反对势力。出现这种情况,很可能反映着中南海内部的打斗,估计快压不住了,甚至更大的风暴随时有可能会出现。

唐靖远指出,反习派系一直在伺机而动,找各种机会向北京发起挑战。这次很可能藉这个瘟疫的机会,对北京当局进行逼宫。而王沪宁掌管的宣传机器也正在往这个方向使劲,意图把习当成“罪魁祸首”,习可能正在遭遇执政以来的最大危机。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