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灾中自保 村大队长让一家三代人“三退”(图文)

文/罗琼

129
海外法轮功学员举行声援中国人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的游行活动。(明慧网)

自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爆发后,中共一直在掩盖实情、草芥人命。海外法轮功学员利用各种途径告诉大陆民众真相,越来越多的人认清中共邪恶的本质,纷纷“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自保。

2019年12月8日,武汉出现第一例“不明原因肺炎”患者后,中共当局就隐瞒实情。最早在社交媒体上公开肺炎疫情的八位医生,被当局以“在网络上发布不实言论”为由,遭警示、训诫,甚至被要求在训诫书上签字。

其中于2019年12月30日最早披露疫情的““吹哨人”李文亮医生,却因感染新冠病毒在2020年2月6日病逝。他的死讯在大陆社交媒体上激起人们的愤怒和大量涌现“我要言论自由”“我要真相”的帖文。

而在武汉2020年1月23日封城前,人们从中共当局得到的是“未发现明确的人传人证据”“疫情是可防可控的”的信息,以致全城的人没有防疫,错失遏制疫情的良机,随后瘟疫一发不可收拾,蔓延海内外。

然而,中共至今仍在撒谎,人们依然不知道病毒的源头、染病患者和死亡者的实情。

越来越多的中国人认识到,只有远离中共、“三退”才能自保。

“三退”起源于大纪元在2004年11月19日发表的系列文章《九评共产党》,该文全面揭露了中共邪恶、残暴的历史,自此掀起“三退”大潮,至今已有3.5亿中国人退出中共组织。自武汉瘟疫泛滥后,每天平均4万余人在大纪元“退党网站”上声明“三退”。

以下是海外法轮功学员给中国人讲真相、劝“三退”的真实故事。

村大队长让一家三代人“三退”

美国旧金山法轮功学员张女士曾在北京医院高级护理病房当过二十多年的护士。她说,针对这次武汉肺炎她仔细阅读了海外病毒专家们对这个病毒的研究报导,在给疫区的民众打电话时,通过自己长年在临床的经验,告诉他们病毒的危害性以及自保的方法。

今年中国新年刚过,在给湖北一个村的大队长拨通了电话后,她说自己是医学的,要把真实的信息告诉他,“这是我的天职”。对方没挂电话,静静地听。

张女士告诉他,据海外的科学家报导,这个新冠病毒包括多个病毒,如萨斯病毒、艾滋病毒、埃博拉病毒等等(的特性)。她说自己有过二十多年的临床经验,知道一般的病毒只通过单个途径传染。

而这个新冠病毒可说是五毒俱全,它可通过多途径传染,如接触、飞沫、眼睛、消化道、最严重的是通过气溶胶在空气中漂浮传染;而且病毒已变异,能完全破坏人的免疫系统,造成全身的功能衰竭、甚至突发心肌炎猝死。海外科学家怀疑这个病毒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人工合成的,所以人们想知道,谁合成的病毒,它是怎么开始传播的等等。

“这个病毒最早出现时,中共不告诉老百姓,错过了遏止疫情的黄金时间。武汉市政府在年前还举行了‘万家宴’,成千上万的人聚集在一起,互相感染,所以中共是邪恶的,不管百姓死活。”

大队长一直屏息静听,紧张地问:“这个病毒有这么厉害啊?”张女士说,“是的,到目前为止还没有治疗这个病毒的特效药。人们只有自保了。”

接着,张女士说,中共是西来幽灵,它破坏中国传统文化,给人们长期灌输无神论,在历次运动中迫害死八千多万中国人,尤其是它迫害法轮功至今长达二十多年。

“法轮功是上层佛家修炼大法,而中共让人人去骂法轮功,这造多大的业啊。这是谤佛,天理不容啊。你赶快退出中共的组织,把你身上的‘兽记’(曾经发过的誓言——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抹掉。”

张女士给大队长共讲了半个多小时。最后大队长说:“我听明白了,我要退党!还要让我一家三代人都退!”

他太太是党员,他有三个儿子(两个儿子早前已去世)、一个女儿,还有七个外孙、外孙女,大队长要让他们都退出中共的组织,并给他的两个去世的儿子用真名退党。

张女士告诉他一定要让他的家人都知道“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同时也要告诉他周边的亲戚朋友,让他们都平安。大队长爽快地答应了并且由衷地感谢张女士。

疫区中的医生三退自保

近日,欧洲法轮功学员张女士打通了武汉一所医院的医生的电话,对方是心内科的一名男医生。张女士告诉他,自己是海外的华人,看到武汉的瘟疫,武汉人遭受这么大的灾难,尤其是李文亮医生的去世,让她感到痛心。

听罢那位医生也叹气,表示无奈,但对共产党还报有希望,说政府正在努力改善。

张女士说:“人应该有自己的判断,可惜在中国只有一种声音,而人们一直生活在谎言中,这是最可怕的,是这个制度造成的。”

她告诉对方自己也是学医的,看到海外医疗系统和国内的有很大的差别。国内医患关系紧张,医生收入低,为了创收,开辟医疗市场,就导致民众过度医治的问题,比如小病大治,效果不佳,花费昂贵,就会带来患者的不满情绪等诸多问题。

男医生认同她的看法,认为中国的医生收入很低,如同“技工”,并承认海外的医疗制度很优越。

张女士又回到瘟疫的话题上,说:“我在海外看到许多报导,武汉的疫情很惨烈,死了很多人。”医生也感叹,说人在灾难面前很渺小。

张女士接着说,在灾难面前,人该和神佛结善缘,会有善报的。医生笑了,说自己不相信这些。

张女士说自己修炼法轮功,以前患过不治之症,能活到今天在医学上是个奇迹,自己亲身体验到法轮功的神奇和美好。人们看不到的不一定不存在,并告诉医生要“三退”,才能得到神佛的保佑。

医生被说动心了,说自己是党员,同意退出来。

不久前,张女士还给武汉近郊的一所医院打了电话,接电话的是一位做影像工作的男医生。她告诉他,自己是法轮功修炼者,很为疫区的人们担心。

医生大概在电话里能感受到张女士的那份真心,没撂下电话,还和她聊了起来。他说自己曾在德国进修过,常常看到法轮功学员举办的活动,当时觉得很惊讶,在德国有这么多人在炼法轮功,认为法轮功学员能坚持这么多年很不简单。

张女士劝他“三退”,他说自己信基督教。张女士解释道,中共宣扬无神论,信神的人如果不与它在心灵上切割的话,所信的神就无法保护人……

最后医生说:“好,我是党员,退出来。”

中使馆人员退党

2020年1月底,欧洲的三退义工潘女士在一个超市遇到一位中国男士,从此人的穿着和举止来看猜测他是使馆人员,就问他,对方点头。潘女士接着问他是否知道武汉瘟疫的事,他说全都知道。

潘女士说:“天灭中共,要顺天意。我告诉你一个保命的办法,不花钱,也不给你带来任何危害,你可以用化名‘三退’,我给你起个名字,你就可以退了。”

男士:“起个什么名字?”

潘女士:“就叫‘好未来’。”

男士:“好,谢谢!”

潘女士:“你遇到危难时,或者有害怕的时候,你就喊‘法轮大法好!’”

男士:“怎么喊?”

潘女士:“你可以大声喊,小声喊,开会时默默地喊,随时随地都可以喊啊。”

男士点头笑了。在和他道别时,潘女士告诉他,相信他一定会有个美好的未来的,并请他告诉他周围的人保平安。男士谢谢她的好意,并说:“有缘下次再见。”

海外展会上明真相

2月7日至2月11日,法兰克福举办了一个大型国际交易会,五六百名中国展商参展。因为武汉瘟疫的问题,有些中国展商没能出来。

法轮功学员邓女士利用两天的时间给中国展商讲真相。许多人明白真相后,都顺利地退出了中共组织。也有的人开始时很抵触,但最终还是明白了真相。给她印象很深的是下面的例子。

邓女士来到一个展位,展商是两位30来岁打扮时髦的女士。邓女士主动和她们打招呼:“你们好,你们现在还能出来真的很幸运,大陆许多城市因为瘟疫封城了,希望你们把平安带回去。”两位女士看着她,没吱声,显出冷淡的样子。

邓女士继续说:“瘟疫其实是冲着坏人来的,我们好人不怕。我修炼法轮功,信仰‘真、善、忍’,相信神佛,邪不压正,所以不怕。”

两位女士以嘲讽地口吻说,“哦?你们也不怕自焚啦?”

邓女士笑了笑,平和地说:“你们是指中共导演的‘天安门自焚伪案’啊,此案早被国际社会公认是中共一手导演的世纪伪案了。”

2001年1月23日(除夕)下午,中共为加重迫害法轮功,在天安门广场炮制了一出漏洞百出的自焚丑剧,随即迅速向全世界公布自焚者是法轮功学员。

邓女士给两位女士分析“自焚伪案”中的一些疑点。比如,从慢镜头中可以看到所谓自焚的刘春玲实际上是被人用重物击中头部而死的;烧伤者中那位小女孩是她的女儿刘思颖,女孩在气管切开后还能唱歌,不几天就被灭口死亡了,等等。

邓女士还告诉她们,联合国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当年的8月14日在联合国倡导和保护人权附属委员会第53届会议中,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指出自焚案是中共为栽赃陷害法轮功,挑起人们仇恨的伪案。

两位女士静静地听完她所讲的后,态度有了明显的好转,接着又问了她一个问题:“你出来做这件事(劝三退),拿多少钱?你肯定在海外生活得不好,不然不会出来干这种事的。”

邓女士说:“我在这里任体育教师,生活得很好,完全不是为钱出来的,我是利用自己的业余时间出来,为了让大陆百姓了解真相,尤其现在国内爆发了瘟疫,我要告诉你们保平安的办法。”

“现在国内许多人被关在屋里,出不来。你们还能出国,了解了真相,你们保了平安,回去后,还能让你们的家人也平安啊。”

两位女士听后释然地笑了,连声说,“对!对!”

邓女士最后告诉她们要“三退”,中共干尽坏事,人们一定要赶快脱离它。人在做,天在看。灾难临头,谁选择了善良,神佛会保护好人。

两位女士都要退出来,一个退党,一个退团。

“三退”的意义

中国的“三退”大潮引起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得到欧美政要的支持。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克里斯·史密斯(Chris Smith)议员致信支持退党运动。他写道:“退党大潮改变了中国人的人心和思想,把许多人从中共的灌输和腐败中解脱出来。”

美国国会资深众议员罗拉巴克(Dana Rohrabacher)说:“我知道他们(三退义工们)的付出——在似乎没有任何机会压倒控制中国的中共流氓政权的情况下,他们坚定、顽强地站出来,鼓舞着其他中国人,也鼓舞了整个世界。”

波罗的海国家爱沙尼亚的欧洲议会议员克兰先生(Tunne Kelam)认为“三退”重要:“脱离共产党是给当权者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信号,当然也是广大民众的一个重要信号,那就是中国民众期待开放和宽容的社会。这对在欧洲生活的民众来说是令人鼓舞的现象。”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