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元:饿城武汉“让子弹飞”

129
众多网友的聊天信息显示,武汉可能要出现大规模饿死人的人道危机。( Getty Images)

大门紧闭的鹅城,张牧之和战友们在广场一遍遍策马高呼“枪在手,跟我走,杀四郎,抢碉堡”。终于,一无所有的鹅城百姓被唤醒了,拿着枪冲向黄四郎的城堡。而今,“饿城”武汉市民缺医少食,防疫人员到处抓人,又有多少李思怡的悲剧将在武汉上演?“饿死还是病死”是武汉市民的问题,可不关中共盗国贼屁事。中共最关注的是维稳与消音,这也恰恰暴露了中共最怕的就是真相的传播、民众的觉醒,因为那滔滔汹涌的民意,势必掀起万丈巨浪,掀翻那早已千苍百孔的中共贼船。

正文

《让子弹飞》不愧是神剧!时隔九年,虽然现在的社会比当年更加万恶丛生,当权者更加贪婪阴毒,百姓的生活更加苦不堪言,甚至坐以待毙。神剧中的人物、场景、事件,依然能生动准确地折射出当今的社会百态,给中国百姓以启迪。

黄四郎——贼喊捉贼的中共盗国贼
黄四郎贩卖烟土、贩卖华工、坑蒙拐骗,本是个无恶不作的土匪强盗,嘴上却老嚷嚷“剿匪”,甚至在鹅城召开剿匪誓师大会。

当今的中共国,举国财富集中在上百个红色家族手中,他们操纵股市房市,疯狂洗劫市民钱财;对农民强征土地、强拆民房;通过“唱红打黑”、“国进民退”,堂而皇之霸占民企资产;对外则嚷嚷“反华势力,亡我之心不死”。为了维护政权,一切团体随时可能成为中共喊打掠夺的“贼”。其实真正的巨贼,不在深山,就在中共朝廷!

黄四郎替身——跪着要饭的党媒大外宣
黄四郎让他的替身怎么走、摆什么姿态,替身不仅学的惟妙惟肖,居然还敢摸老虎屁股(黄四郎的脸),被黄四郎一脚踹翻在地,磕掉了牙,满口是血;最后还要被拔掉几颗真牙,换上黄四郎那样的金牙。奴才要做的彻底,就不能有一点点真正的自己!

央视工作人员曾自嘲“我是党的一条狗,守在党的大门口。党叫咬谁就咬谁,让咬几口咬几口”。党媒,海外亲共媒体,御用文人,五毛红粉,无一不是跪着要饭的。为了拿那一份昧心钱,就得泯灭自己的良知,按照盗国贼的示意,在百姓面前美化中共形象,或制造肃杀的政治气氛,或充当文化打手,把百姓笼罩在中共的厚厚黑幕下,看不见真相,对中共唯唯诺诺。

张牧之——站着挣钱的良心媒体
张牧之(张麻子)去鹅城不为钱,只为“公平”两字。在汤师爷眼里,县长都是跪着要饭的,张牧之却放出豪语“站着把钱也挣了”!后来他唤醒百姓,杀黄四郎替身,消除百姓心中的恐惧,最终打败黄四郎。面对满城堡的金银财宝,他却视而不见。

中共对内媒体一言堂,在海外有统一大外宣,漫天的谎言黑幕笼罩在海内外的华人头上。关键时刻,海外出现了追求“公平真实”报导的大纪元新唐人等独立华人媒体,还有后来的自媒体,爆料平台。他们与中共党媒斗智斗勇,不断揭露中共的谎言,把真相告知大陆民众。越来越多的华人不再相信党媒,良知媒体的流量自然上升,运作走向良性循环。

张麻子手刃黄四郎替身,象征着越来越多的中国民众信赖海外良知媒体,抛弃中共(亲共)媒体。当中国百姓明白真相,了解中共犯下的滔天大罪,知道中共四面楚歌、被全球围剿之时,滔滔汹涌的民意,势必掀起万丈巨浪,掀翻中共贼船。

汤师爷:世故圆滑的官场不倒翁
汤师爷世故圆滑,两面三刀,极擅阿谀奉承,毫无廉耻之心。他对张麻子说“你是我的恩人”,也对黄四郎说“你是我的恩人”。他有六张县长委任状,其中五张是黄四郎给他的,也可看作是他出卖张麻子,私下与黄四郎的交易。可是,最终他踩上了黄四郎给张麻子准备的炸弹,屁股与脑袋分家,再也不能屁股决定脑袋了。

中共官场上也不乏这样的不倒翁,他一会是江派的人,一会又是胡派的人,最后成了习派的人。他与前一派“配合默契,如鱼得水,相处得愉快”,一旦另一派得势,他毫不犹豫地改弦更张,这背后又有多少的出卖与交易!位居高堂不思为民做事,只想保住自己的乌纱帽,最终可能机关算尽,人算不如天算,成为邪恶体制的牺牲品。

武智冲——中共内部的有识之士
黄四郎的团练教头武智冲(被逼上梁山的武松、鲁智深、林冲,三合一?),作为黄家打手,也一度仗势欺人、横行霸道过。然而张牧之的凛然正气,小六子的惨死都深深触动了他的心灵。当假黄四郎被抓回鹅城,他欢呼跳跃,他接住了被砍落的假黄四郎的头,带领大家冲向黄四郎碉楼,一马当先撞开城堡铁门,杀死黄四郎死心塌地的走狗胡千;最后历数黄四郎的罪过,说“我有九种办法弄死他”。可见他对为非作歹的黄四郎,心中有多大的积怨。

中共体制内也有一些有识之士,在高压专制下不敢“妄议中央”,噤若寒蝉。国内经济一塌糊涂,做政府报告时还要做虚假数字,还要对独裁者唱赞歌、表忠心,学习语录。看到独裁者视民如草芥,倒行逆施,却又无能为力;瘟疫当头,被派到一线、随时可能被牺牲掉。他们的心中怨气难道会少吗?一旦时局大变,他们可能成为推翻暴政的急先锋。

鹅城粉贩——人性扭曲的弱势群体
鹅城的男人毫无阳刚之气。在鹅城门口击鼓迎接县长的是清一色的“半边天”,她们的身后是一排哈腰弓背的乡绅,鼓打完了,绅士们才直起腰来鼓掌欢迎县长。进了城门,才发现城里的男人都赤裸着上身,没有尊严可言。

尤其那个卖凉粉的孙守义,被武举人暴打的头破血流,还给他磕头赔罪。当张麻子要给他做主时,他却一副奴才相地说“不是我冤,武举老爷冤”,因为他躲鼓、扫了武团练的酒兴。后来在黄四郎打手胡万的威逼下,他昧良心陷害小六子“吃两碗粉,只给一碗的钱”,导致小六子剖肚肠身亡。而孙守义最后被武举人灭口。

现实社会中无数的中国人对中共当局唯唯诺诺,受尽欺辱还到处找借口为中共开脱,甚至充当帮凶去残害同胞。你看武汉城里那群红袖章的人,一看到没有戴口罩的市民就饿虎扑食,打翻在地。有人因为出门上厕所,或在自家门口晒太阳,或在户外晾衣服,就被强制隔离。有一个视频上,母亲被警察粗暴拖走,女儿跟在后面追,哭喊着要妈妈,揪人心肺、催人泪奔。那些戴袖章的,穿制服的,你们有没有想过,哪天你也被感染了,你的下场可能更惨!

小六子:唤醒大众的吹哨人
在胡万和武状元的威胁下,卖凉粉的孙守义诬陷小六子“吃两碗粉,只给一碗的钱”。为了维护县长“公平”的口号,为了还自己的清白,小六子毅然剖开自己的肚肠,证明自己只吃一碗粉。围观的乡绅乡民莫不为之动容,虽然他们都逃离了现场,可是他们明白了真相,见证胡万的阴毒残忍,孙守义的可悲无耻,他们麻木的心灵也开始有了怒意。

89年六四学生运动虽然被镇压下去了,但学生的血换来了那一代许多中国人的觉醒。虽然中共竭尽全力抹杀这段历史,但是15年后,因揭露SARS疫情而名垂青史的“吹哨人”蒋彦永,向中央上书要求为六四平反,遭到软禁,从媒体上彻底销声匿迹。

16年后,新冠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因透露真相,遭警方抓捕训诫,被迫在“不再造谣训诫书”上签字画押,不久他患上新冠肺炎去世。他的死在网络上引爆了沸腾的民怨,“政府欠李文亮一个道歉”的怒言传遍全国,同时争取言论自由的呼声四起,微博话题“我要言论自由”共获得202.5万点阅率,随即被中共删除。

有网友赞吹哨人“就是治愈这社会重症的良心!”,“吹响那一声预警的哨,尽管它叫不醒装睡的人,但是它给了大众一点点信心,那就是:无论多黑的夜里都有为百姓守夜的人!”

起来,不准跪,没人值得你们跪
当新县长(张麻子)惩罚了行凶作恶的武智冲,光着膀子的鹅城百姓跪在县长面前高呼“青天大老爷”。张麻子立刻制止他们“起来,不准跪”,“皇上都没了,没人值得你们跪”。他离开时对天开一枪,再次大喝“起来,不准跪”,震耳发聩!

当今,受尽欺压凌辱的中国百姓,万般无奈,到政府上访、向权力下跪。他们中有成千上万失地的农民;有参加越战、朝战的退伍老兵;有下岗的教师;有维权的法学教授;有愈千职工告贪官的……下跪者一副副悲泣无助的表情,面对中共黑衙里一张张冷漠无情的脸,会有好的结局吗?

有多少形销骨立、穷途之哭的访民,被扣上“扰乱政府办公”、“寻衅滋事”的罪名,关到派出所再教育,或判劳教,或送到精神病医院,不疯也给弄疯了。有网友一针见血指出:“当你们跪下的那一刻,政府已经彻底不把你们当人了,那一刻,是你们自己放下的尊严。你们是诉求,中共永远不会答应的。”向虎狼之苛政诉求,无异于自投虎口!

李思怡的悲剧正在武汉上演
武汉市脑瘫孩鄢成,因单亲爸爸被隔离无人照顾,1月29日被活活饿死冻死在家里。他六天只吃了两顿饭,“屎尿都留在裤裆里”,在寒冷的冬夜他浑身冰凉透湿。有人汇报了情况,当地残联主席回答“明天再说”;没等到第二天,孩子死在了饥寒交迫中。鄢成的惨死,再次激起网民的悲愤,人们不由得想起了李思怡的悲剧。

2003年6月的一天,三岁女孩李思怡的妈妈(染上毒瘾),外出偷窃食物﹐被公安逮住强迫戒毒。妈妈一遍又一遍地哭求公安﹐让她回家安排女儿的生活,狠心的公安置之不理。小女孩被关在家中七日,活活渴饿而死,门上留下了一串她垂死破门的细细血迹,她的小腿踢门踢破了皮……

任不寐为她写了祭文,说“李思怡走了。一个三岁的小姑娘。我们对她的悲惨的死完全无能为力,只有默默垂泪,心魂俱裂。任何繁琐的论证都是愚蠢无良的,是国家及其精神杀害了她。国家又一次凯旋了。我们在这个国土上找不到为孩子放一朵白花的地方……李思怡之死开辟了一个时代。李思怡之死必须开辟一个时代。让我们感同身受地挣扎在今夜,在明晨坚定地跟从。”

近几天,中共从各省调集了两万多全副武装的特警进入武汉。武汉市民被告知:不再允许走出家门一步,不管有什么正当理由。封城一个多月了,武汉市民还有多少户人家有存粮?超市里昂贵的破烂菜,低收入的家庭还能再买几次?不少网民说:“不让我们出门不买东西会饿死,传染还有可能活下来,而饿死就毫无疑问了”,“未病死先饿死。”

饿城武汉“让子弹飞”
上一个甲子年——1960年,那个年代中共饿死了几千万中国同胞。而今,2020年武汉封城,又有多少百万人将重蹈历史的悲剧!武汉市民,难道你们就这样坐以待毙吗?

让我们再看看影片中的鹅城百姓,他们对黄四郎是如此的害怕:当张麻子把黄四郎的钱分发给鹅城百姓,他们又把钱还给了黄四郎;当他们好不容易有了勇气,拿枪冲出了城门,可是临近黄四郎碉堡时,他们又缩回鹅城了。直至假黄四郎被斩首,他们才真的冲破了恐惧,占领了黄四郎的碉堡,黄四郎的四百团丁也不见了踪影。

鹅城百姓的胜利,不在于黄四郎替身的死,而在于他们自己的觉醒与勇气!

中共最怕的就是真相与觉醒!武汉市民们,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拿手机,拍真相,揭罪恶,醒大众”,像武汉大姐一样发出心底的呐喊,让一个个真相视频画面,一声声血泪控诉,一项项正义诉求,划破重重黑幕,飞向全国,飞向世界……

让子弹飞一会,中国人正在觉醒!

只要子弹在飞,推翻暴政就有希望!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