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功学员王翠英赵爱真遭构陷 法院退 (图文)

112

菏泽市牡丹区法轮功学员王翠英、赵爱真于2020年1月15日被非法庭审后,她们的所谓案卷被鄄城县法院以证据不足为由退回到鄄城县检察院。

明慧网报导,目前,王翠英和赵爱真仍被非法关押在菏泽市看守所。由于武汉肺炎疫情的原因,看守所在大年后已实施封闭管理,要求任何人不得会见,直到疫情结束。

被非法关押逾10个月
2019年3月7日傍晚,菏泽市牡丹区法轮功学员王翠英在路边发送法轮功真相册子时,被跟踪监控的牡丹区公安局警察绑架。随后牡丹区国保大队大队长张洪峰、副大队长吴德堡及孙志明、席景芝等二三十个人劫持王翠英到她家中,非法抄走法轮功书籍等个人物品。

当日晚上,国保大队付永宏、孙志明、吴德堡等人闯入独居的法轮功学员赵爱真家中,将她绑架,非法抄家,将家中的电脑等大量个人物品尽数抄走。

3月8日,两人被牡丹区公安分局非法拘留;4月13日,遭非法批捕,被关押在菏泽市看守所,至今已逾10个月。

做好人 屡遭构陷
赵爱真,生于1955年,今年65岁,原菏泽市糖果厂退休职工,原来一身疾病,于2012年开始修炼法轮功,获得了身心的健康。

在菏泽市看守所,赵爱真被迫害10个多月,体重从150多斤减到120斤,原本健康的身体出现了多种疾病。

王翠英,生于1963年,今年57岁,原中共菏泽市委党校干部,1998年开始修炼法轮功,2018年退休。2012年,被非法劳教2年,后因劳教制度被废止,提前9个月结束冤狱。

王翠英退休前在党校财务系统工作,由于她公正无私、清正廉洁,得到了所在单位领导和同事的高度评价。2008至2009年度,被评为“全省系统先进工作者”;2010至2011年度,被评为“全市系统先进工作者”,并以全票通过,被提拔为副处级干部。

2013年,结束非法劳教后,上级单位以劳教为由罢免了王翠英的副处级干部职务,克扣其在劳教期间全部的工资。

非法庭审
2020年1月15日上午10点半,王翠英、赵爱真被挟持到法庭现场。庭审期间,她们被戴上的手铐脚镣一直没有给摘除。

鄄城县检察院的公诉人对两人念了冗长的公诉书,列出的所谓“物证”被重复举证四五遍之多,所提到的1,200多件“物证”,没有一件在法庭上被公示,只有模糊不清的几张照片。

而且,其中的所谓“证人证词”,其实是在两人被非法拘留之后,她们的家属被叫到公安局做笔录询问时说的几句话,被诱骗签了名字,但签字的内容和家属证实的并不属实。

庭审中,赵爱真说,法轮功是正法,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法轮功于国于民,有百益而无一害;抄走的电脑、打印机是私人财产,属于个人修炼和洪扬传统文化的物品,不能作为罪证。

她还说,法庭可以把从她家中蒐出的书籍、光盘当庭朗读、播放,看看里面到底写了什么,有哪些内容破坏了法律实施的。

王翠英说:宪法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自己炼法轮功身心受益,去发法轮功真相资料,就是要让更多的人受益。所谓“破坏法律实施罪”,只有握有相当权势的人,才最有可能触犯此罪,老百姓根本不可能破坏得了法律实施。

她还说,法轮大法是佛法,已洪传至世界上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的主要著作《转法轮》被翻译成40多种文字,只有在中国大陆被制止。迫害法轮功在国际上是见不得光的,为什么政府不让公务人员出国,就是怕他们看到这些真相。

她希望审判长、陪审员能够遵循自己的良知善念,无条件释放她们;同时希望公诉人能够撤诉。

律师辩护道:出示的物证照片不清晰,无法证明是王翠英所有,“物证”数量也与之前案卷中数量不一致。根据中国刑事证据原则,对于一切案件的判处都要重证据、轻口供。公诉人说王翠英指派赵爱真制作法轮功资料,除了赵爱真模糊不清的供词外,没有其它证据。

律师还指出,2011年3月1日,《新闻出版总署令第50号》文件,废止了1999年的两条有关法轮功书籍的禁令,说明在中国印刷、拥有法轮功相关书籍资料是合法的。

法庭给赵爱真指派的律师从开庭到结束,没说一句辩护词。

庭审一直持续到下午1点多,最后法官草草宣布收场,择日宣判。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