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阻击中共大外宣——中美新战场?(图文)

122
中共官方旗下新华社派驻全球各国的记者超越6,000人。图为新华社在纽约时代广场的电子广告,成为中共“大外宣”野心的象征。(中央社)

2月24日,据彭博社报导,美国正在考虑是否采取严厉措施,驱逐几十到数百名在美国的中国记者。这是对中共2月19日决定驱逐三名《华尔街日报》驻华记者的反应;而此前一天,美国国务院将五家驻美中共官媒指定为“外国使团”。

最新的外交战,是否意味着美国在贸易战、反共谍战之后,又在开辟阻击中共大外宣的新战场?

本文以为,中共大外宣阻击战,美国已零星开打,还属于个别的遭遇战,例如,2018年美国司法部通知新华社和中国环球电视网络按例登记为外国代理人(之前,英文《中国日报》、《人民日报海外版》和《新民晚报》的美国经销商早已按例注册为外国代理人了),但尚未成为一个方面战场。

然而,如果中共骄狂如旧,继续强硬,美国将毫不犹疑地开辟这个中美新战场。

这个新战场,如同贸易战一样,美国占有绝对优势。例如,被中共政权控制的中国媒体,总计派五百多名记者到美国;相比之下,目前仅约75名美国记者在中国工作,而且他们的报导如果被中共认为不“正确”时,就会面临签证被拒签或者被驱逐出境的风险。

知情的美国官员说,根据对等原则,川普政府决心解决美、中对待新闻界的严重不平衡问题。

这次,基于美国新闻自由的价值观,包括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hina Global Television Network)、中国国际广播电台(China Radio International)、英文报章《中国日报》(China Daily Distribution Corp),以及发行《人民日报》海外版的美国海天发展公司等五家机构被认定为“外国使团”(即中共政府实体),其将受到更严格的监督(例如向美国务院登记在美国的雇员和财产),但并不限制其从事的新闻工作。

有个细节还需注意,美国官员表示,这次没有提前通知北京上述决定,北京将在18日下午接到通知。

问题是,美国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这么做?

一个直接原因是,随着美国总统大选的日益临近,美国越来越担心中共媒体组织对公众舆论的操作。早在2018年10月4日,彭斯副总统的对华政策演说中,就明确指出:“最恶劣的是,中国(中共)发起了前所未有的举动,以影响美国的公众舆论、2018年选举和2020年总统选举前的环境。”

美国官员忧虑,为官媒工作的中国记者受到北京的直接控制,并在美国工作时执行中共指派的任务;中共派驻美国的记者人数实在太多(500多名),无法追踪他们的行动。

另一个原因是,中共一直在加强对媒体的控制,北京对国家媒体的控制“越来越严”,这引发美国越来越强烈的反感。

例如,现正肆虐的武汉肺炎瘟疫,其危害世界的一个主因就在于中共对言论自由、新闻自由的扼杀。2月11日,美国参议院推出决议案,纪念数天前因感染新冠病毒不治的疫情“吹哨人”李文亮医生。梅嫩德斯参议员指出,“我们现在可以了解到,即使在危机之中,对信息、重要资讯的压制,对那些李医生试图向大家公布的信息的压制,对他的压制,竟然比中国人民的安全还要重要。”决议案还呼吁中共对新冠病毒的疫情保持公开透明;确保中国人民及国际社会有自由、不受约束的信息管道,不受内容审查或社交媒体控制。

本文还要指出,如果美国开打中共大外宣阻击战,在管控中共在美媒体机构的同时,还须高度关注中共对美社交媒体的渗透。

虽然,2019年8月22日,继推特(Twitter)和脸书(Facebook)之后,谷歌(Google)宣布,关闭210个发布香港抗议活动虚假信息的YouTube频道;这些被关闭的频道是一场协同开展的散布虚假信息行动的一部分。

但,这只是中共渗透美国社交媒体的冰山一角。而且,这种象征性的抵制,相比于中共以“第二大经济体”身份对以推特、脸书、YouTube为代表的国际社交媒体的威逼利诱,也是相当不成比例的。

中共渗透社交媒体的一个最新案例是,YouTube的“黄标”事件持续发酵。很多内容创作者(YouTuber)投诉,多条与“新冠肺炎”有关的影片被“黄标”,即无法赚取流量相应的分红,质疑YouTube进行言论限制。

迄今4万多人在白宫网站发起联署,要求YouTube解释为何YouTuber要被审查。“显然,YouTube审查和限制言论自由使中国共产党(CCP)受益。”联署说,“是中国(中共)参与了YouTube限制言论自由的行动?还是中国(中共)政府强迫YouTube遵守CCP的指导?”曾经控告谷歌的“人工智能组织”(The AI Organization)创办人帕萨(Cyrus A. Parsa)于2月7日在网站(theaiorganization.com)发表文章认为,谷歌在刻意掩盖冠状病毒死亡数据。

阻击中共大外宣,川普政府任重路远。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