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奇得法 讲真相救人

1

我今年四十七岁,出生在东北,一九九六年读大学期间有幸得遇法轮大法。得法过程说起来有些神奇,一天凌晨我做了一个非常清晰的梦:一个大佛立在空中,大佛的身旁有一座大殿(象寺院),然后我就飘起来,飘到大殿里去了。第二天凌晨,又做了同样的梦。醒后我自语:“在我的人生中要有大事发生。”

不久,在大学校友的介绍下,我有缘了解了佛家上乘修炼大法--法轮大法,并开始走向返本归真之路。通读宝书《转法轮》,我明白了自己人生的真正意义,是按照“真、善、忍”宇宙真理要求自己,在社会中做一个好人,修好自己、福益社会,最终返回自己天上真正的家园。不用出家,在世俗中修炼即可圆满。我当时真的就象师父说的:“大法洪传,闻者寻之,得者喜之”[1]。

毕业后我应聘到南方的一家国企,工作中兢兢业业、不挑不拣,报销差旅费,我会说明哪些费用不需要报销,不让公司财务受损,做到不贪不占。平时注意自己的修为,与人为善。领导、同事们非常认可我的工作和为人,原定一年的实习期,我提前半年转正,工资也涨了。

那一年应聘進厂的大、中专毕业生有二十多名,我是唯一一个提前转正的。我内心知道,我是修炼了大法才会心胸坦荡的做到这一切的,同时我也观察到了,我身边的许多法轮大法修炼者都和我一样,在努力做一个善良的人,为别人着想的人,这样的一个信仰群体对社会是有百利的。

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氏流氓集团开始迫害法轮大法和大法弟子。十月,我去北京信访办上访,被邪党以“寻衅滋事”的罪名非法关押了近一个月,单位迫于“上边的”压力开除了我的公职。我离开公司的那一天,车间主任、办公室的两位同事都哭了,其余的人也都红着眼圈,他们舍不得让我走,车间主任叹着气说再也找不到象我这么好的人了。

一年后,我向世人讲真相,被中共非法劳教两年多。在劳教所内被邪党洗脑的恶警使用打骂、体罚、熬鹰、关小号、冻饿、劳役等各种手段从精神和肉体上残酷的迫害大法弟子,逼迫他们放弃信仰、“悔过”和“揭批”,在电视上却声称是什么“春风化雨”般的感化,用一个包夹犯人的话说就是“不转化就火化”。

我也经历了腊月里双手举过头顶被手铐铐在劳教所宿舍走廊的铁窗框上,连续七天七夜站着不让睡觉的折磨。从劳教所出来的那一天,公安局的警察开着警车,直接把我送到火车站,监视我上了北去的列车,连工作单位都没让我去,所有个人物品一样也没拿回来,我一无所有的回到了北方的城市。

师父教诲弟子:“所以大法弟子的责任哪,不是为了个人圆满,而是在证实法中救度众生,那才是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那才是真正的大法弟子的伟大之所在。”[2]

公交车(站)上讲真相

邪党很阴毒的一招就是它一方面给大法抹黑,另一方面却不让老百姓看到大法的著作和真相资讯。身受邪党欺世谎言的毒害、思想中认为法轮功不好的生命是可怜的,是没有未来的。

《九评共产党》一书发表后,退党大潮席卷全国,让世人明真相、做“三退”(退出邪党的党、团、队组织)成了大法弟子兑现誓约、助师正法的历史使命。

刚开始,劝“三退”对我来讲很难,我被怕心和面子心等因素障碍着,开不了口,恨自己不争气。怎么办呢?师父讲:“所以说,个人在修炼中你们不断的坚持学法是非常主要的。你们学不好法,在做大法的事情时,有很多事情也难以摆正、难以做好。如果你们学法学的好,很多事情做起来就会容易一些,同时,不容易出问题。所以说,再忙也要学法。”[2]我开始静心学法。

师父讲:“如果当今世上的人,真的绝大多数都是高层次上来得法的,大家想想,他们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生命了。”[2]“你救度了他,大家想一想,你是不是救度了一个神?很可能是一个非常高的神,而他对映着更庞大的天体与无数的众生。那是什么威德?这是个简单的问题吗?只有大法弟子才会被赋予这么重大的使命。”[2]师父要我们做的,那就是正法需要的,我们就要无条件的放下常人的观念,努力完成自己的使命。

记得劝退第一个人,我是用了很长时间的,就是每次硬着头皮讲一点,慢慢积累。当他终于答应“三退”时,我如释重负,终于打开了突破口。这让我有了信心。后来我把明慧网上关于劝“三退”文章中好的语句和段落抄写下来,照着同修讲的步骤讲,从生搬硬套到慢慢的开始有了自己的经验和方法,讲的过程中能读懂对方的想法,看清对方障碍所在,然后再顺其执着讲。

劝“三退”最关键的是注重学法,这样讲出的话有力度,才能破除他的后天观念,还要有慈悲心和善心,这样讲出的话能打动人,效果才会好。

除了在公司里讲,我还在上下班的路上讲,从二零零八年起,我坐公交车上下班,中间还要换一次车,上下班的途中会结识一些“车友”——就是几乎天天都能在公交车上见到的上班族或其他人,不同的时间会结识不同的人。开始时我们谈一些别的话题,熟悉了之后,我就找机会切入主题讲真相。

有时为了让一个人明真相做“三退”,我会跟着他早几站下车。有一段时间上班,我和两位大姐总是在同一个站牌等同一辆公交车,慢慢的就熟悉了,她们分别在中途下车,我则要坐到终点。其中一位是一家银行的职员,她工作的那家银行我知道在哪,离站牌要走一段路,我就选了一个日子,提前跟着她下了车,告诉她我有事要去某处,然后与她同行,利用这段路上的时间,和她讲了真相,也许是被我的真诚打动了,她同意“三退”,刚好到了银行门口,我与她道别。转身急忙回到站牌等下一趟车去公司上班。

另一位大姐我不知道她在哪上班,也不能很冒失的跟她下车,终于有一天在下班的公交车上遇见了她,平时是遇不到的,我抓住机会也是提前跟她下了车,我把她叫住,在站牌旁开门见山的跟她讲真相,最后她也明白了,做了三退。她转身回家,我则朝另一个方向步行十几分钟回到家。

有时修炼人为他人着想的行为也会给讲真相创造机会。举个例子:北方的冬天很冷,公交车上的窗户有时会结霜,所以靠窗户的座位凉,没人愿意坐,先上车的人争着坐在外边靠过道的座位上,而我则尽量坐在靠窗户的位置,把外边的座位让给后上车的人。一天,一位中年男子背着一个大旅行包上车,坐到了我身边靠过道的位置,看着我对我说:“你是有素质的人。”我笑着问他为什么这么说?他说你看那些人都争着坐在外边,你不一样,把方便留给别人。

我告诉他我修炼佛家功,不然也许也和他们一样了。接下来,我们谈到了社会风气、人的素质,他告诉我他的工作是给别人办离婚手续的,现在离婚率特别高,夫妻俩为一点小事动不动就离了。看到他对社会乱象的无奈和困惑,我跟他说,你知道为什么会这样吗?都是被中共给老百姓灌输的无神论、進化论和唯物论害的,中共让人不相信天地有灵、善恶有报,所以当官的敢贪污、腐败、包二奶,整个社会都在堕落,人的精神萎靡,道德败坏,唯利是图,笑贫不笑娼,他赞同。我接着说,儒、释、道是中国的传统文化,维持着人的基本道德,非常好,但是中共在一九四九年建政后,搞了很多次政治运动,用它的那一套把传统文化给破坏了。法轮功是佛家功,所以无神论的中共和心胸狭窄的江泽民就编造谣言镇压,天安门自焚事件就是它们嫁祸法轮功的。真、善、忍要不好,那还有什么是好的呢?他点头。最后他同意我给他起化名,做了“三退”。前后约二十分钟的时间,他到站很高兴的下了车。

有时候讲真相的契机连自己都想不到。冬天天黑的早,一天晚上下班在站台等车时,隐隐约约看见不远处的那个等车人我认识,是已经讲过真相的一位男士,于是我同他打招呼,他也点头回应。当走到他面前时,才发现我认错人了,我坦然的说我认错人了,他倒也不介意。交谈中,我心里想这也是个有缘人,于是利用等车的时间和他讲了真相,他也同意“三退”。

在车站上,还认识一位男士,晚上在一家公司值夜班,白天和妻子经营一家家政服务中介公司。此人人很精干、健谈。给他讲过“三退”后,我们成了很好的朋友,互相留有电话。

有一段时间,我住在岳父家,要坐另一路公交车上下班。有一个星期,他在车站没见到我,就很紧张的打来电话问我是否平安?我在电话里谢他,他才放了心,事后他见到我对我说:“我真的怕你出事(被邪党迫害),你不知道共产党有多坏!”

还有一位男士,是个党员,他的工作单位很好,就是老百姓说的铁饭碗。真相也给他讲了很多,他也明白了,但心里有顾虑,一直不做“三退”,怕工作受影响。这样断断续续有一年多的时间,在上班的车上总能见到他。

一年后,我每隔较长时间才能在公交车上见到他一面,后来他告诉我,他很快就要退休了,不用天天去上班了。我心里想等他正式退休了,想见他就难了,我得再做一次努力。过了一段时间,终于在公交车上又见到他,我知道他心里有顾虑,所以不在车上讲。待到一起下车后,我跟他说:“你马上就要退休了,单位也管不了你了,这年月身体最重要、平安最重要,赶紧把你那个党团队退了吧,好保平安。”这回他爽快的答应说:“行!”我心里感谢师父的安排,也感恩师父的慈悲救度。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拜师〉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巡回讲法》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