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看点】中国真的控制住疫情?X大疑点(视频)

3

【新闻看点】中国真的控制住疫情?X大疑点(2020/03/11)(总第543期)

大家好,欢迎大家关注新闻看点,我是李沐阳。

在武汉肺炎(新冠肺炎COVID-2019)肆虐了100天后,湖北省潜江市今天(3月11日)也上演了一幕乌龙。昨天刚宣布将在今天上午10点解除市内的所有交通卡口,全面恢复正常生活秩序。但是在今天解封的前一刻,当局又突然取消了先前的公告,继续实行严格交通管制和人员管控。

在武汉封城的第48天,武汉的所有方舱医院昨天全部“休舱”了。同时习近平戴着美国生产的3M牌N95口罩,也去了武汉。同一天,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表示,中国疫情局势“实现逆转”。

这些迹象是否说明中国的疫情已经得到了控制呢?

谭书记再唱赞歌,谁还信?

昨天,被网友称为“谭书记”的谭德塞表示,中国疫情局势实现了逆转,“病毒正在退却”。

谭书记又出面为中共站台了。不过谭书记现在已经骗不了人了,前段时间他在北京撒谎,导致疫情蔓延到全世界。人们都看到他几乎成了中共的一员,所以现在为中共唱赞歌,没有作用,更何况他刚刚收了中共2000万美元的赏赐。

方舱“休舱”,患者去哪了?

随着习近平到访武汉,中共当局宣称武汉市的方舱医院全部休舱。中共官媒称,武汉洪山体育馆的武昌方舱医院昨天举行了休舱仪式,是最后一所休舱的方舱医院。

报导称,从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中共在武汉临时新建了16所方舱医院,集中收治武汉肺炎患者。从启用到3月10日,总共收治了12000多名病患,到目前为止已经全部出院或转院。

当局没有说明这些进入方舱医院的人是否有发展为重症的患者,也没有说明是否有不幸离世的病例。但仅目前中共官方通报的数字,武汉还有确诊病例17772例,其中的重症患者4850例。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主任迈克尔奥斯特·霍尔姆(Michael T.Osterholm)对中共的疫情统计数字表示严重质疑。他对纽约时报表示,“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可持续的。中国真正取得了什么成就?他们真的控制了病毒吗?还是只是压低了数字?”

那么挤满了16个方舱医院的众多患者,究竟去哪了呢?

武汉市民高先生对新唐人表示,不知道那些人是什么情况,“很难猜测”。治愈的话,估计现在特效药还没出来,治愈的可能性不大。

另一位武汉市民吕先生表示,中共在台上演独角戏,想怎么演就怎么演。所有道具、一切东西都是他们的,“所有的东西都必须讲政治”。

就是说,人们都不知道从方舱医院出来的患者是不是真的康复了,不敢相信中共的说法。因为现在没有疫苗,没有特效药,一切都只能靠自身的抵抗了。早就有武汉的医生透露,患者身体免疫功能强的,能挺过来就挺过来了,如果挺不过来那就不行了。

有网友在推特爆料说,中共对方舱医院的患者分为三类进行处理。第一类是不幸病死的,直接火化了。第二类是发展为重症的,这些人都送到了武汉的定点医院。第三类是病情没什么变化的,说成是康复出院了。

网友爆料的消息,我们暂时无法核实。不过有一个消息非常值得注意,武汉汉阳小区出现了疫情再度大爆发。

医院人满为患

网友发给我一段视频,说武汉心脏病医院的急诊室是满的。

【原声视频】2020年3月10日,武汉亚洲心脏病医院,急诊室是满的,新来的病人完全没法收,新来的病人完全没法收。这是救护车刚刚送过来的。

昨天(10日),武汉居民张毅陪同母亲去武汉一家医院,希望安排患有严重心脏病的母亲住院。但医院要求病人和陪护人员必须“全部做查血”,为的是排除是否感染了武汉病毒。

他对美国之音表示,急诊室里人满为患,“现在来的新病人急诊室根本不接待”。他前面有个人,化验单上显示为阳性,医生让他去隔离医院。

张毅说每天都有这种新增的病人,而且是确诊的病人。可是这些人都是待在家里,根本没有出过门。他们“没有任何症状,不发烧”,但是都是病毒携带者,“是来看其他的病才发现的”。

张毅说“反正是很恐怖的,说明除非武汉每个人都做检测。否则,虽然你是关在家里四十几天,但是出来你就是一个病毒携带者”。

张毅指出,当局所说的情况,与他在医院亲眼看到的情况完全不一样,他认为中共的数据“完全不可信”。对于从方舱医院出来的患者,他也感到担心,在没有特效药物治疗的情况下,那些人是真的治好了吗?“如果说把这些人全部都放出来,绝对又是一波交叉感染的高峰出现”。

汉阳小区疫情大爆发

前天(9日)武汉一位医生的家属向新唐人爆料,汉阳的几个小区再次爆发了大规模感染。“就是因为有人出院以后,出院说是治愈了的,然后在取快递的时候,群体聚集又感染了”。

对这个情况,中共官方没有通报,媒体也没有报导。但是这位匿名医生家属说,他所在的微信群里面的朋友,有人“去实地查看了”。

这位匿名家属说,“不是官方报导,是我们在微信群里面传的,然后有人到现场去看了。不仅仅是小区封了,是底下的路都封了。就是车只能从高架桥,只能从二环上面走,车都不让从底下走,因为连着成片的那一片小区全部都大规模爆发了。”

这位匿名医生家属还告诉新唐人,中共的数据变来变去,就是为了隐瞒一些真相。他说“据我了解就很多出院的病人,就是官方宣称治愈了的病人,不管事从方舱医院出来的,还是从隔离医院出来以后,又发病了,然后犯病了又人传人,又感染了很多的人”。

这位医生家属表示,虽然当局的数据是一直在往下降,但知道这些复发病例的民众,都感觉武汉肺炎“似乎很难治”。如果不坚持治疗,或者是在一个隔离的环境当中,很快就容易复发。

最新通告:继续严控离汉离鄂通道

湖北当局发出了一份最新的通告,要求继续实施严格的离汉离鄂通道管控措施,并且继续延迟学校开学。通告中表示,在严控离汉离鄂的同时,做好滞留在湖北的外地人员服务保障工作。

通告中称,“中风险、低风险”地区的人员,可以凭著健康码“绿码”在省内安全有序的流动。“高风险”地区的人员,凭著健康码“绿码”,可以和省内流入地采取“点对点”运输方式安全有序流动。

通告还指出,仍然要“加强交通运输管理”。武汉及省内其它高风险地区的客运航班、客运列车、汽车、客轮以及城市公交继续停运。中低风险地区,在必要的防控措施前提下“逐步有序恢复”。

学校开学仍然继续延期,具体时间根据疫情防控,在评估后确定。企业复工也是按照低中高风险的区域,实施分区分级差异化防控,分类分时有条件复工复产。

从湖北当局最新的通告中可以看出,他们对疫情的防控并没有放松,而且在一定程度上,比前段时间还似乎有所升级了。这一点,从湖北潜江的自己打脸当中,也可以看出一些问题。

潜江昨解今又封

今天上午邻近10点,湖北潜江当局突然宣布,取消武汉肺炎疫情指挥部的第26号通告。全是继续实施严格交通管制和人员管控,要打赢“疫情防控人民战争、总体战、狙击战”。湖北日报指出,潜江仍然在湖北省的12个高风险地区之列。

昨天潜江疫情指挥部开会讨论后决定,要在今天上午10点,正式解封市内的所有交通卡口。恢复所有的公共交通,企业也会全面复工复产。北京日报旗下的微信公号长安街知事昨天撰文表示,在湖北全省的17个市州中,潜江是第一个宣布封城、也是第一个宣布全会恢复生产生活秩序的。

很显然,习近平“亲自”访问武汉,最主要的目的就是推动人们复工复产。对于地方各级政府来说,如何揣摩到最高领导人的心思,取悦北京,对自己的日后升迁都是有好处的。所以潜江的这个动作,大有讨好北京当局的意味。

可是睡了一觉天亮后,当局否定了昨天的决定,打了自己一个耳光,“继续实行严格交通管制、人员管控”。网友表示,“朝令夕改2.0版”,“说明他们领导挨骂了”。

潜江的这个动作,几乎是复制了2月24日武汉的“朝解夕封”。因为武汉当时根本不具备解封的条件,疫情非常严重。如果强行解封,会加重疫情的扩散。

从潜江乌龙来看,疫情还是很严重的。而且当局对疫情的真实情况是非常清楚的,知道现在解封的严重后果。所以才会做出朝令夕改、自己打脸的事情,要把自己吐出的东西,生生的吞下去。

就在整理稿件过程中接到网友的爆料,杭州江干区重新路万品汽配城突然被封锁了。事先人们一点不知情,当局的行动很突然,也很快速。网友没有说是什么情况,但目前出现封锁,很容易让人联系到武汉肺炎疫情。

李兰娟:不能轻易说疫情结束

李兰娟是中共国家卫健委高级别专家组成员,她在回应媒体询问时表示,现在还不是说“疫情结束”的时候。希望新增病例能够尽快降到两位数,然后“清零”。

这位中共工程院院士表示,但是她表示,“现在要一步一步来”。基于疫情的特殊性,她强调指出,“目前还不能轻易说疫情结束”。现在还有很多病人在医院需要救治,很难定义具体疫情结束时间。

李兰娟认为,如果说疫情基本结束,需要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指标做支撑。一个是清零之后,再过2个潜伏期的国际标准。另一个是把现有病例全都都找出来,要么收治住院,要么进行隔离,以确保不会再有新的病例出现。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对传染病请结束制定的标准,最后一例确诊的患者要经过两次病毒检测。如果两次检测都呈现阴性,之后安全渡过两个潜伏期后,就可以认为这种疫情已经结束了。

当局有瞒报

很明显,中国还有大量的确诊病例。而且像那位武汉市民张毅所说的情况,还存在着数不清的没有表现出症状,但实际已经被病毒感染的人。

目前的情况,虽然世界上多个科研机构都在赶进度研制疫苗,但是最早进行临床试验的,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所以不只是不能说疫情没有结束,甚至人们对病毒还处于束手无策的阶段。

这种情况下,当局会不会有新的瞒报情况呢?

在当局反腐要求复工复产的情况下,地方政府一直在防疫抗疫和复工复产之间进退维谷。比如辽宁某地就对下级下达命令,如果再有新增病例,立刻免除当地卫健委负责官员的职务。

武汉的某个小区也一样,说如果没有出现新的武汉肺炎患者,那么上级主管部门会对下属进行奖励,奖励金额高达20万元。

在这种与自身政绩和仕途升迁联系在一起的压力下,当然不能排除地方官员继续瞒报疫情的可能性。

也就是说,中国的疫情根本没有什么逆转,也根本没有得到控制,这只不过是中共官员为了保证权、保经济的谎言。

其实昨天习访问武汉,很多人也知道是当局演戏。中共官员也知道,百姓对他们演戏是很清楚的。但他们就是继续演,继续骗。为什么?

这就是中共官员的末日心态,只要有一个人被骗,他们就会继续下去。能骗一天是一天,能骗一会是一会。

这就需要我们必须清醒,不要上中共的当。别被中共卖了,还帮中共数钱,那将是永远的遗憾。如果再赔上性命,成为中共谎言的代价,结局将会非常悲惨。

最后还要说个让我相当感动的事。今天收到一位网友的资助和留言。网友说“从新闻看点一出来,就觉得写的非常好。而‘你今天看沐阳了吗’这句话,变成了平时的慰问语。也感恩大纪元背后的工作人员,辛苦了!”

谢谢大家对我们的肯定和鼓励!在我们不断受到打压的时候,得到大家的各种支持和肯定,心里暖暖的。我们会不畏打压,继续努力。也希望大家继续支持我们,关注我们。

好,以上就是今天的电视节目部分。在会员专区,今天会谈谈习近平访问武汉的几个怪异现象所反映出的问题,还会跟大家分享一位网友的爆料,也是被中共紧急全网删除的文章。从中看看,为什么武汉的医护人员付出那麽惨重的代价。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习访武汉的怪异现象

习到访武汉,前后时间加在一起还不到12个小时。不过时间虽然很短,但是其中的一些细节却很怪异。

昨天我们就已经说了两个现象,就是大批的警察进入到东湖庭园各家各户,驻守在阳台上。多个大楼楼顶还有很多的狙击手,那种阵势,给人的感觉是如临大敌,仿佛有人会进行刺杀一样。

当局的心虚害怕,让网民迅速编了一首童谣:习大大,来视察,每户先安两警察。一心只为百姓好,警察让俺闭嘴吧。闭嘴吧,不说话,要说只说党伟大。伟大从来不掺假,大大听了笑哈哈⋯⋯

不知道北京当局会不会听到这首童谣,听到后会有什么感想呢?

网络上流传着一段视频,是习带着大小官员们到达东湖庭园小区后的情形。在习下车的时候,视频中先是一名男子问“喊不喊啊?”没有人回答。随后又有女子连声问“喊不喊,喊不喊?”

过了一会,在车旁迎接习的一名戴口罩的官员向大楼的方向举了一下手臂,似乎是向身后示意,随即视频中出现了男子高喊“习主席好”。

这一出戏,我只能呵呵了。这与孙春兰视察武汉小区、群众高喊“假的、假的,全是假的”完全不一样。哪个真,哪个假,大家会有判断。但是可以看得出,北京当局对这种感觉似乎很受用、很享受。

大陆媒体报导,习一行还去了火神山医院。央视的画面中显示,习身后的牌子是火神山医院的字样。习似乎站在“火神山医院”的大门口,在向人们发表讲话。

我们听说火神山这个名字,是当局为收治武汉肺炎患者,临时搭建的简易医院,像是集装箱一样的构造,拼接组合而成。什么时候“火神山医院”变成了一个混凝土建筑?

还有非常细心的网友发现,习和旁边的人都在地上被阳光投出了身影。但是这些身影却朝向不同的方向。难道天上又出现了多日同天的奇观?否则为什么会有这种现象呢?

网络上还流传着一组习在火神山医院,对医护人员和武汉肺炎患者进行慰问的照片。不过大家别误会,慰问是通过大屏幕进行了,不是面对面。而且有熟悉习所处的位置的网友认出,那里并不是火神山医院,而是武汉职工疗养院。

还有一张更火的照片,我们先来看整体画面,这是习在一个社区服务中心,跟当地官员、医护人员和志愿者们见面。习独自一人坐在椅子上,离围坐的人们有几米的距离。

这种座位的安排,我们可以认为是习怕被感染。因为专家说这个病毒的感染距离是4.5米,所以习要跟人们保持一段距离。

但是从另一个角度拍下习的画面,很多人产生了联想。习两手握在一起,放在小腹的位置。如果不看刚才整体的照片,是不是会想到习被人围着批斗呢?当年温家宝都是在灾情出现后,第一时间赶赴现场,甚至为灾难落泪。

有人曾讽刺温家宝是“影帝”,言外之意是他在表演,并不是真实的。退一步讲,就算是表演,那也是需要功夫的。

就在习到访武汉的同时,中宣部紧急删除了一篇有关“疫情发哨人”的文稿,写的是李文亮医生的同事艾芬医生的事。网友给我发来了这篇文章的截图,跟大家分享一下。

12月30日,艾芬看到一份不明肺炎病毒检测报告。随即她拍了下来,并传给了医学院的同学,又被人传到了武汉医生圈。转发这份报告的人,其中就包括李文亮,也就是被人们称为八勇士的那8位医生。

李文亮等人是被警察约谈训诫,但是艾芬是被医院监察科科长找去谈话。元旦那天,她“遭受了前所未有的、非常严厉的斥责”。说她作为急诊科主任,“没有原则,没有组织纪律造谣生事”。她被要求不准对外发布肺炎的讯息,甚至都不能告诉自己的丈夫。

当天晚上回家,艾芬进门后就跟老公说,“我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你就好好的把孩子带大”。她的第二个孩子才1岁多,说这种话,让她的老公莫名其妙。但艾芬没有说出自己被训话的事,只是提醒家人不要去人多的地方,出门一定要戴口罩。

艾芬很清楚,病毒发生了人传人,但是医院为了隐瞒真相,甚至不让医生把隔离衣穿在外面,说是“会造成恐慌”。

1月11日,急诊科护士胡紫薇被感染了。这个时间,正是中共国家级空中行的人专家王广发说“可防可控”的时候。

1月16日,医院的一位副院长再本医院护士感染的情况下,还说“某些高年资的医生不要把自己搞得吓死人的”。另一位领导继续说,“没有人传人,可防可治可控”。不过17日,江学庆医生住院了,并在10天后插管、上了ECMO。

在人物的这篇文章中,艾芬说她所在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因为感染病毒离世的医生就有4位。还有200多医护感染,目前多个科室主任在用叶克膜维持生命。隐瞒疫情,使武汉中心医院的医护人员付出了巨大的代价。医务人员的感染和死亡比例,在武汉所有医院中是最多的。

仅在急诊科就有40多人感染。有三个女医生是全家感染,两个医生的公公、婆婆加老公感染,一个女医生的爸爸妈妈、姐姐、老公,加她自己5个人感染。艾芬愤愤地说,“早知道有今天,我管他批评不批评,老子到处说”。

医生们一个接一个倒下,病人的情况就更糟了。病区饱和,基本不再接收病人。重症监护室(ICU)“坚决不收”,说里面有干净病人,一进去就污染了。病人不断的往急诊科涌入,后面的路又不通,全部堆在急诊科。病人一排队就是几个小时,医护人员也不能下班。艾芬介绍,很多人把自己的家人送到监护室的时候,“就是他们见的最后一面,你永远见不着了”。

有一位病人家属跑过来,说要一张床,他的爸爸在汽车里不行了。因为地下车库已经封了,他的车子也堵著开不进来。当艾芬带着设备跑去汽车,人已经死了。艾芬说“你说什么感受,很难受很难受。这个人就死在汽车里,连下车的机会都没有”。

还有一份老人,老伴刚在金银潭医院去世,儿子女儿也都被感染了,还在打针,照顾她的是女婿。她女婿一看就是个有文化有素质的人,过来跟我说谢谢医生等。艾芬心里一紧说“快去”,根本耽误不了。结果送去就去世了,一句谢谢虽然只有几秒钟,但也耽误了几秒钟。她说这句谢谢压得我很沉重。

1月30日,一位白发老人的32岁儿子死了。他就盯着看医生给他开死亡证明,根本没有眼泪。艾芬说“怎么哭?没办法哭。”看他的打扮,可能就是一个外来的打工的,没有任何渠道去反映。没有确诊,他的儿子就变成了一张死亡证明。

艾芬说,大概一月中旬,医院的领导也陆续病倒了,包括门办主任和三位副院长。艾芬密切接触过的同事,一个接一个的倒掉了,她也是每天抱着必倒的信念在工作,但是一直没有倒。

2月17日,艾芬收到一条同济医院同学发来的消息,是向艾芬说“对不起”的。因为他把消息传播出去后,艾芬受到了训诫。艾芬对那位同学说,“幸好你传出去了,及时提醒了一部分人”。

艾芬说,这次疫情对医院里很多人的打击非常大,好多医务人员都有了辞职的想法,甚至包括骨干。艾芬也有过无数次的念头,是不是回家做个家庭主妇。疫情之后,她基本没回家。

2月21日,医院领导又找到艾芬谈话。艾芬有几个问题想问,但是没有说出口,比如有没有觉得那天的批评是错的?艾芬希望能得到一个道歉,但是没有人在任何场合对她表示过抱歉。

艾芬说,这次的事情,更说明每个人还是要坚持自己独立的思想。因为要有人站出来说真话,必须要有人,这个世界必须要有不同的声音。

好,以上就是今天节目的完整内容。如果您喜欢新闻看点,可以点击视频右下方的“点我订阅”。这样在我们上传新节目的时候,您就会收到通知。也希望您把新闻看点介绍给您周围的朋友。感谢您的收看,再会。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