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插播真相 法轮功学员惨遭中共迫害(上)(图文)

3
2002年10月19日晚8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在贵阳市有线电视插播了法轮功真相节目《见证》、《自焚真相》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36名西人学员北京和平请愿》也是其中的内容之一。成功播放两个小时左右。(明慧网)

2002年7月9日、10月19日,在贵州省贵阳市,法轮功学员两次成功地在电视频道中插播法轮功真相节目,近十万民众观看到了该节目。之后二十余名参与插播者惨遭中共迫害,多人被致死致残。

2002年10月19日晚8点左右,法轮功学员在贵阳市有线电视插播了法轮功真相节目《见证》、《自焚真相》、《36名西人学员北京和平请愿》和《法轮大法洪传世界》,成功播放了两个小时左右。

这是继同年7月9日在贵阳成功“插播”法轮功真相后的又一“插播”壮举。贵阳“插播”和全国各地纷纷兴起的“插播”一样,声援了2002年3月5日长春法轮功学员电视插播法轮功真相的创举,冲破了中共自1999年7月后3年中在中国大陆一言堂的谎言灌输和暴力迫害。

在江泽民“杀无赦”的命令下,2002年10月31日,贵阳市公安局刑侦大队集中了四五百警力,耗时三四个月,用“跟踪”找线索、“地毯式”的搜索疯狂地绑架了他们认为是参与插播的16名法轮功学员和几位老年法轮功学员共二十余人,把他们关在兴关路派出所、在刑侦大楼几天几夜不等地进行酷刑逼供,然后关在贵阳市看守所实施近一年的酷刑“转化”(放弃修炼)。

2003年8月22日,其中的12位法轮功学员被贵阳市乌当区法院秘密庭审。最高的非法判刑刑期为16年,8人10年以上、3人8年、1人3年;另有4人在此前后被非法判刑,其中1人11年、2人10年、1人5年;当时1人走脱,于2007年末被非法抓捕后,遭非法判刑15年。

7位女法轮功学员被送到贵州省羊艾监狱(省女子监狱),10位男法轮功学员被送到贵州省都匀监狱,期间,胡大礼、马天军两人被迫害致死,多人被致残。

以“插播”为名被非法判刑的13人及非法判刑年限:
1、莫代琼,女,39岁,16年
2、王尚春,女,32岁,14年
3、吴学兰,女,33岁,14年
4、余鸿兵,男,30岁,13年
5、王国钰,男,25岁,12年
6、潘起华,女,45岁,10年
7、胡大礼,男,28岁,10年
8、温荣华,女,40岁,10年
9、杜贵宁,男,46岁,8年
10、曹军,男,26岁,8年
11、郑刚,男,28岁,8年
12、袁兴奎,男,26岁,3年
13、申爱强,男,24岁,15年

以“其它”罪名非法判刑的4人及非法判刑年限:

14、马天军,男,30岁,10年
15、李毅,女,25岁(马天军之妻),11年
16、李银锐,女,19岁,10年
17、黄磊,男,24岁,5年

以上均为他们的当时年龄。

当年的非法抓捕
跟踪“找线索”
在两次插播之间的一百天里,中共不法人员的跟踪愈演愈烈。法轮功学员马天军发现自己走哪儿,后面总有人跟着。与他接触过的法轮功学员也一个个地被跟踪。

当时贵州省“610”(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机构)、政法委、公安厅接到公安部“紧急严打法轮功”命令后,由贵阳市公安局及其刑侦大队直接下手干。

为了一网打尽,警察采用了蹲坑、盘查(看证、看票、查卡、翻包)、一路紧跟、间接监视、手机定位、网络监控等一系列跟踪手段。

“间接监视”:法轮功学员发现被跟踪就退还租房、另外租房,可在搬家时,房东却干涉不让走;搬进的那一家房东,没出租几天,就提出要检查法轮功学员的物品,因为房东遭到警察的逼迫。

“盘查”:一法轮功学员回老家才两天,就传来被通缉,乘火车返回时,从进站到坐在车厢的位置上,连续多次被查身份证、票证、背包。连一旁的乘客后来都说:“他们这样盘查,我都为你捏了把汗,好险呀!”

“一路跟踪”:一次,一法轮功学员被跟踪者紧跟不放,上交通车也跟着。该学员用眼睛盯着便衣,就在便衣避开眼时,正好是车门在完全关闭前的那一秒钟,学员跳下车,穿过马路,才得以逃脱。

“地毯式”搜索
因法轮功学员不断地搬家,便衣警察不能确认他们的具体居住地点,就“地毯式”搜索他们。如果警察确定某个法轮功学员在哪个区域内,就要当地派出所、居委会紧密配合,一家一户地敲门盘问,不漏掉一户。

警察还给房东施压,让提供住户法轮功学员的信息。当房东确定了住户是公安在追捕的法轮功学员后,就告诉公安。

在刑讯逼供法轮功学员时,刑侦警察说:“我们把所有的‘杀人放火’的案件停下不办,用了三四个月,调集了全市警察四五百人,采用了‘地毯式’的搜索,就是一定要抓获你们!你想想,你不说行吗?!”

大抓捕
警察首先破坏资料点。从2002年的8月下旬到10月31日的大抓捕前,贵阳市公安局及其刑侦大队非法破坏了几乎所有的资料点(制作法轮功真相资料的地点)。

8月26日,马天军的资料点被破坏。马天军、李毅夫妇,及李银锐三人被绑架到南明看守所。三台大型复印机、一台激光打印机等所有器材、真相资料及部分现金等被抢劫一空。

9月下旬,另一对法轮功学员夫妇被便衣假冒法轮功学员之名诱捕,资料点被破坏,所有器材全部被抢走;同月又一法轮功学员失踪。

10月下旬,几个大型资料点全部被破坏,光碟刻录器材、复印器材、电脑设备等全部器材、和大量真相资料及资金等被抄走。

2002年10月31日前后,警察开始在贵阳市的小河区和云岩区大抓捕,抓捕他们认为参与“插播”的法轮功学员。

在小河区的租房里
那天上午,杜贵宁、曹军、莫代琼、潘起华、温荣华,和几位六十多岁的法轮功学员在一块学法(学习法轮功著作)。楼道里先是一对男女敲门,过一会儿,法轮功学员开门看时,院坝里只有警车,不见人。

半小时后,激烈的敲门声响起,接着门被砸烂,一群警察冲进了房间。

曹军、杜贵宁、莫代琼等立即被扭翻在地。曹军见法轮功学员大姐莫代琼也被扭倒在地,便大声喊“不准打人!”话音刚落,他就被另一警察狠狠地打了几个耳光,他的后背被警察用膝盖死死顶住。然后,在场的全部法轮功学员的头上被套上黑塑料袋,拖下楼,再拖上警车。

此后,法轮功学员们被拖进一个不知名的二楼,警察命令他们“蹲下!”一法轮功学员不从,被踢腿,强行要她蹲下,该法轮功学员被塑料袋套得快要窒息,就说“打开!不然我就撞死!”警察这才给稍微放开了一点。

随后,他们又被拖下楼、上车,带到贵阳市刑侦大队的八楼(后来才知道的)的审讯室。

在云岩区的租房里
10月31日前后,警察蹲坑守候在法轮功学员居住地的入口处,或是躲在先被抓捕的法轮功学员的房子里(而别的法轮功学员并不知道),结果除申爱强当时走掉外,在前后几天内,所有的法轮功学员都被绑架,在几处租房被抄走了部分的设备、器材,和已经组装成型的二十套“插播”设备。

法轮功学员王国钰、余鸿兵、黄磊、郑刚、胡大礼、袁兴奎全部被绑架后,被送到贵阳市刑侦大队八楼的审讯室。

两处的酷刑迫害
刑侦八楼,和贵阳市看守所两地是17位法轮功学员从被非法抓捕(2002年10月31日)到非法判刑送监狱(2003年12月初)前,遭受酷刑迫害的主要之地。在刑侦大楼,主要实施酷刑逼供,在贵阳市看守所主要是酷刑“转化”(放弃修炼)。

在酷刑逼供后,警察把认为凡是与“插播”有关的法轮功学员,全部集中在贵阳市看守所(即贵阳市烂泥沟紧挨着的第一看守所和第二看守所)。这些法轮功学员在近一年里,被非法提审时直接用刑。

看守所的狱警、监室里特意安插的犯人,平时都是用酷刑折磨这批学员,目的就是不准他们修炼法轮功,逼迫放弃信仰。而一直迫害这批法轮功学员的是贵阳市公安局及其刑侦大队。

以下是部分法轮功学员遭受迫害的简述。

马天军
马天军先在兴关路派出所受刑,被几个不穿警服、不戴警号的警察双手双脚铐在铁椅子上,胸前的铁横条死死地压住马天军胸肋骨,使他不能动弹。

一警察用铁饼逐节在马天军的四肢上敲,开始慢慢地、轻轻地敲,随后加快加重。这个刑法造成外面不见伤,内伤很重。此后,他双脚不能行走,双手也动弹不得。

接着马天军被送刑侦大楼遭酷刑“坐土飞机”四天四夜,即双手反吊,两脚同时被镣铐固定。

马天军被非法判刑11年,被摧残得严重瘫痪,不能说话,人已经被迫害得不行了,于2010年底被保外就医,于2013年7月3日含冤离世,年仅54岁。

李毅
李毅是马天军的妻子,被兴关路派出所绑架后关押在南明看守所。期间,在兴关路派出所,遭六天六夜轮番拷问,一百四十多个小时禁止睡觉,身心受到极大摧残。

之后,她被转到贵阳市第一看守所,又遭“死人床”酷刑折磨。

李银锐
在兴关路派出所,警察用电棍电击李银锐的腿和背部,用鞋底抽脸左右几十下,当时使得她两眼冒金星、头痛难忍、耳朵轰鸣;再撬开她的口,用辣椒水往嘴里灌,用矿泉水瓶子装上白色液体继续灌,反复折磨到深夜;铐住其双手,用宽口塑料胶带,从嘴到颈来回地绕几圈后,把嘴封得严严实实的,再用黑色塑料袋从头顶往下套,到脖子处打个结。

警察在黑色的深夜里一边拳打脚踢,一边叫嚣:“你要‘真、善、忍’,那就叫你尝尝‘真残忍’!”

在贵阳市看守所提审时,李银锐遭受六天六夜连续审讯,168个小时被禁止睡觉。

莫代琼
在刑侦八楼,莫代琼被铐在冰冷的铁椅上,双脚铐在铁椅的脚上,双手反吊,被往上提,钻心地痛。

某刑侦队长一上来,当着莫代琼的面,就非常放肆地撕毁法轮功师父的法像,十分恶毒地说,她不交代,就要被往死里整。莫代琼说:“你们这是刑讯逼供!”

他站起离开座位,指着被厚厚的窗帘子关闭得严严实实的审讯室说:“你喊呀!我告诉你,这里是刑侦大楼,喊死你,都不会有人知道!马天军三天三夜,你比他还硬?!”

莫代琼被提审时,就说自己没有罪,要求无条件释放回家。一个警察说:“你说你没犯罪,你插播是破坏电视。”莫代琼回说:“是诬陷!我们是利用电视告诉人们真相,包括你们警察,真相你都不知道,分不清是非,做人都不配,还当警察迫害好人。”

绝食33天时,莫代琼被强行送到公安医院,有一天无一天地被输液。她不输,人就把她的双手铐起来;她的手一缩,就从手铐里脱了出来。

绝食52天时,一个住院的犯人提醒她说:“你死是白死,他们不会管你死活的。”莫代琼想也对,关这里死了,就被烧了,就完了,没人知道。不行,还是要活下去。

之后,在看守所,莫代琼利用警察给的法律书写了陈述:中心是“我们是在做好人,没有犯罪!”交上去后,有的警察就跑过来看她是个什么样的人。莫代琼跟那些关一起的犯人讲真相,他们都明白了,法轮功是好的,法轮功学员是被迫害的。

王尚春
莫代琼在第一看守所29号室里,听见隔壁王尚春被打时,阵阵的刑具声和王尚春的抗议声、惨叫声。莫代琼在窗口喊:“不准迫害大法学员!”

两三天后,莫代琼又听说王尚春被铐在“死人床”上,心里很难受。莫代琼被非法提审时对警察说:“你们在迫害!”警察说,“迫害的是她,又不是你睡‘死人床’!”

莫代琼说,“我们是一体的,迫害她就是迫害我!”她回到监室后,被调进来一个犯人。莫代琼问她王尚春被睡“死人床”的事,她说,王尚春没有睡“死人床”,好好的。后来才知道,这是骗局(因莫代琼能写东西,他们怕她曝光真相)。

实际上,王尚春在看守所被狱警用“死人床”酷刑迫害,四肢被铐在硬木床上长达52天,衣食无法自理。

黄磊
黄磊被绑架到刑侦八楼审讯室,狱警用大吊铐吊挂她、用军用皮带抽打她,致使她全身青紫,疼痛不已;她被禁止睡觉六天六夜,在第七天时,她从八楼冲下楼,逃脱出去了,随后被全国“通缉”追捕。

期间,她的母亲因为修炼法轮功深陷冤狱,遭受着酷刑迫害。

黄磊,生长在与母亲相依为命的单亲家庭里,母亲在电视台做新闻编辑工作。她刚考进大学后,在课堂上被警察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带走,随后被开除学籍。亲友们不敢收留她,她也不愿他们被牵连,只得四处流浪。

2003年3月,她再次被绑架,关进贵阳市看守所受尽酷刑折磨。

郑刚
郑刚当时在北京一所大学读书,即将毕业,因为法轮功上访而被非法劳教。郑刚被释放出来不久,参加了10月19日的电视插播。

在刑侦大楼被审讯时,警察逼郑刚说出插播项目中的出资者、技术人员。郑刚说“什么都不知道”。就这样,他被戴上手铐,以致他被在转入看守所的半年多里,双手基本上没有了知觉。

胡大礼

胡大礼(明慧网)

2002年5月,他从劳教所被提前释放,怕连累单位,就办了辞职,后回家干农活;9月份,到贵阳打工;10月19日,参加了电视插播。之前,胡大礼在家时,或外出打工,也少不了三天两头遭警察上门骚扰和蹲坑。

中共“十六大”召开前夕,所在派出所警察特意找到胡大礼原单位,单位派医院职工去贵阳蹲坑后,胡大礼被绑架到贵阳市刑侦大楼。在刑侦八楼审讯室里,刑侦警察为了套取口供,使尽了招数,胡大礼表明自己的确不知道,就这样,他也饱受折磨。

胡大礼在贵阳市第一看守所里,就是走动一下,也会遭到狱警或犯人的辱骂和殴打。他在接到非法起诉书时,拒绝签字,被折磨致残,用双拐才能走上几步。期间,胡大礼父母提出:想看望儿子,想保外就医,都被拒绝。

2003年8月22日,他被非法判刑10年,后被关押在都匀监狱,遭残酷迫害,致使下肢瘫痪,浑身遍体鳞伤,于2011年1月19日被迫害致死。

法轮功学员杜贵宁、余鸿兵、曹军、王国钰、袁兴奎、潘起华、温荣华、吴学兰等,和另外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

他们在被非法关押在贵阳刑侦大队、贵阳一、二看守所期间,无一不遭受狱警的迫害:双手反背铐坐“土钢椅”、上“死人床”、拳打脚踢、皮带抽、吊铐、灌辣椒水等等对肉身的迫害,还通过强逼侮辱师父法像等,对他们实施精神折磨。

精神和肉体的双重折磨,使大法弟子马天军、李银锐、杜贵宁等人被迫害致残。三位老年法轮功学员经历了三个月的迫害后,才被释放回家。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