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幕】山东公文曝光 中共借防疫加强监控(图文)

3
大纪元近期获得的山东省内部文件揭示出,中共是如何假借防疫,来强化对中国民众的监视和控制。 (STR/AFP via Getty Images)

大纪元此前报导(《内部文件显示防疫重点维稳非救人》)指出,中共对武汉肺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的重点,是维稳而非救人。大纪元近期获得的中共政府文件进一步揭示,中共如何假借防疫,来强化对民众的监视和控制。

中共山东省委办公厅2月17日下发文件,要求加强对农村的控制。(大纪元)

中共加强农村党建 却以严打宗教为目标

中共山东省委办公厅2月17日下发文件,称要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实际是加强对农村的控制;其中第一要务就是“加强农村党组织建设”。

诡异的是,中共加强农村党组织建设的首要任务,竟然是所谓的“严打”,包括严厉打击黑恶势力和宗教活动、宗族势力等等。而且主管部门是由省委组织部和政法委牵头,还包括公安厅、司法厅、省委统战部、民族宗教委及农业农村厅等部门。

需要说明的是,中共经常将不符合共产党“假、恶、暴”特性、或者不受其操控的宗教和信仰,诬蔑为非法宗教、邪教并严厉打击。例如中共残酷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修炼者,将民众自发建立但不受其管控的基督教家庭教会、定性为非法宗教而予以打击等等。然而依据国际公认的邪教或黑社会特征,地球上最大的邪教和黑社会,恰恰是中共。

中共山东省委办公厅2月17日下发文件,要求加强对农村的控制,严打宗教活动等等。(大纪元)

山东省委的文件揭示,中共加强对农村控制的主要任务,除了强化党对农村的领导以及打击宗教活动外,另外一个重要任务就是强化对农村地区的监控,中共称之为“推进乡村法治建设”。

中共推进“乡村法治建设” 内容是加强监控

不过,中共所谓的“乡村法治建设”跟“农村党建”一样,都是挂羊头卖狗肉。“乡村法治建设”下设的第一要务,是推进“平安乡村”和“雪亮工程”。而“平安乡村”和“雪亮工程”是臭名昭著的中共监控系统“金盾工程”的最新升级版。

金盾工程是中共1998年起打造的互联网监控系统,由中共前党魁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主导。2005年起,中共在“金盾工程”基础上,推出以视频监控为主的“天网工程”和“平安建设”。

中共在城市区域推广的监控系统“平安城市”,是公安部牵头建立、以“天网工程”为主体的综合信息化管理监控网络。十八大后,中共欲加强对全社会的监控,从2016年起推出“雪亮工程”和“平安乡村”,将以视频监控为主的“平安建设”延伸到农村地区。

中共山东省委办公厅2月17日下发文件,以推进乡村法治建设为名,加强对农村地区的监控。(大纪元)

另外,中共近期加强建设“平安乡村”的政治任务,除了要强化对乡村民众的监控外,打击乡村宗教活动也被列为重点。而且,这一任务不但由政法委牵头,省委统战部、网信办(中共的网络监控部门)、民族宗教委以及公安厅、司法厅等政法部门全都参与进来。

山东公文揭示 中共如何借“防疫”来强化监控

山东省辖下一些县级政法委的文件,揭示出,中共是如何借着“防疫”的名义,来强化对乡村地区的监控。

例如山东省菏泽市郓城县司法局在文件中称,“依托网格化社会治理机制”,“织密网格防控网,筑牢抗击疫情防线”。而郓城县委政法委在另外一份文件中透露了,政府是如何在防疫的名义下强化监控。

郓城县委政法委在一份内部文件中称,自疫情防控警报拉响以来,郓城县充分利用雪亮工程平台,将“大数据+网格化”与社会综合治理、疫情防控工作紧密结合,织起一张严密“天网”。

至于如何借防疫时机来强化监控、织起“天网”,郓城县政法委的经验是,创新“视频监控+网格员”模式,以及趁机收编民间监控探头。

郓城县政法委称,郓城县目前约有1100名网格员,“各乡镇街区按照网格划分,充分发挥网格员作用,利用雪亮工程视频监控系统,通过布置在全县重点部位的77个高空监控探头和8000余路高清视频监控探头进行全天候视频巡查”, 创新“视频监控+网格员”模式。

山东省郓城县政府利用“雪亮工程”加强对农村地区的控制。(网络截图)

郓城县政法委还披露说,“关键时期,打造‘硬核’雪亮”、“适时启动小区监控联网应用提升工程”;说白了,就是借着防疫的名义,将全县55个小区的1360路自建监控探头,也全部收编,接入了县“雪亮工程”指挥平台。

菏泽市东明县委政法委也在3月2日的“疫情防控工作开展情况”文件中称,要“充分发挥‘雪亮工程’平台实战功能”。该文件披露说,东明县“雪亮工程”共安装监控探头3918个。

东明县政法委还在文件中要求网格员们“利用手机移动终端随时随地查看网格内路口监控”,这个指示透露出,“天网”和“雪亮工程”等视频监控系统的使用权限,已经被下放到最基层的监控人员手中。换言之,在中国大陆,从城市到乡村,民众的生活就像透明一样,暴露在无数政府官员或监控者的视线下。

中共近年来在全国推广的“网格化”管控模式,是其“特务治国”的极端举措,实质上就是画地为牢,将全国划分为无数个监狱牢房式的单元网络、即所谓的网格,设立专职或由公安、居委会等兼职的网格员,对网格内的一切情况、家家户户,事无巨细,进行监控或处置。中共称之为“群众管群众”。

据中共《法制日报》报导,全国有近450万名网格员。中共利用这些网格员,编织出一个“群众监控”的特务网络,再配合天网工程、雪亮工程、平安城市、平安乡村等监控系统,将中国大陆打造成一个没有高墙的大监狱。

除了网格员、雪亮工程,无人机也被中共用于加强对民众的控制。例如郓城县侯咽集镇党委称,为了确保防控无盲点,政府及时购买无人机加入群防群控“战队”,利用无人机快速机动、远程遥控的优势,结合雪亮工程监控平台,实现了对社区全天候、全覆盖、无死角的监控。

山东省郓城县利用无人机进行全方位、无死角的监控。(网络截图)

另外,郓城县政法委还披露说“一手抓疫情防控,一手抓维护稳定”, 严厉打击“编造散布谣言、扰乱疫情防控公共秩序”的行为。菏泽市司法局也在防疫文件中要求员工,“严守工作秘密,绝不允许在微信群、QQ群、电话等传播涉密信息和内部敏感信息,同时加大网上疫情舆情监测”。

2月19日,菏泽市司法局“关于进一步加强做好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的通知”文件截图。(大纪元)

然而,揭露真相的李文亮等吹哨人、成为中共打击“编造散布谣言”的对象,已经证明了,中共的“维稳”就是用民众的生命健康为代价,来维持党的暴政。

附录:山东政府内部文件显示当局在疫情下如何加强监控民众。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