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WHO亲共祸及全球 抗疫与抗共密不可分(图文)

5
图为世界卫生组织(WHO)总干事谭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FABRICE COFFRINI/AFP)

武汉肺炎疫情已扩散到全球。专家表示,中共隐瞒疫情,世界卫生组织(WHO)配合中共唱双簧,疫情祸及全球至少123 个国家,“亲共国家成重灾区,而反共的台湾防疫表现获国际赞扬,可见谁亲共谁倒楣,其实天意告诫人要反共,抗疫与抗共密不可分”。

武汉肺炎中共隐瞒疫情 促世人认清共产党邪恶本质

台湾投资中国受害者协会理事长高为邦受访表示,武汉疫情去年12月初爆发,由于中共隐瞒疫情,谭德塞又频繁为中共“护航”,导致各国轻忽武汉肺炎的严重性,未多做防疫准备全球都遭殃,引发国际媒体及舆论纷纷指责。现在中共还企图诬陷、把疫情源头说是美国搞的鬼,“这也让世人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共产党就是残酷、说谎的邪恶流氓组织,现在全球反共潮愈来愈高涨。”

台湾投资中国受害者协会理事长高为邦,资料照。(陈柏州/大纪元)

高为邦表示,其实世卫从香港的陈冯富珍任秘书长时就开始亲共了,现任秘书长谭德塞是非洲小国埃塞俄比亚(又称衣索比亚)的前卫生部长、外交部长,中共官媒承认,谭德塞在担任外交部长期间曾获得中共130多亿美元贷款,世卫已经牢牢被中共控制了,“就连世卫高级顾问艾沃德(Bruce Aylward)率领专家小组到武汉,他竟然说中共做得很好,如果他感染病毒想在中国得到治疗”。

他说,除了世卫为中共唱赞歌,中共中宣部推出《大国战“疫”》吹捧当局有效阻击疫情的故事,新华社还转发文章《理直气壮,世界应该感谢中国》,“完全颠倒是非善恶,没有人会接受”。

他表示,艾滋病“鸡尾酒疗法”的发明人何大一也直指,他毫不怀疑武汉肺炎起源于中国。中共初期在遏制武汉肺炎疫情上由于“缺乏透明度”、“相互推卸责任”导致疫情大规模爆发。

图为1月28日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赛在北京受到习近平的接见。(Getty Images)

“中国是当前疫情最惨重的国家。”高为邦说,亲共的国家中意大利受害最惨,人也死最多,欧洲国家也已经沦陷了。“伊朗唯一的朋友是中共,也是很惨。”韩国、日本和台湾都跟大陆邻近,但韩日都中标,而台湾人在总统大选的表现及政府优异的防疫都显示抗共的意志;港人反送中运动高达200万人上街反共,香港疫情也不严重,“显示武汉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抗疫与抗共密不可分”。

此前,世卫一直拒绝宣布疫情成为全球大流行,在中共再次宣布向世卫捐款2,000万美元之后,谭德塞3月12日宣布武汉肺炎疫情已成为全球“大流行”,并预期将进一步扩散。

中华民国副总统陈建仁表示,“太晚了啦”。他说,谭德塞未认真深入了解各国病毒检验政策是否已改变,作出错误警讯,草率定论致死率变迁,未足以让世人提高警觉,反而引起不必要恐慌忧虑,“真是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台湾中央疫情指挥中心指挥官陈时中9日召开记者会,媒体询问是否收到世界卫生大会(WHA)5月举行的会议邀请,他指出,世卫现在都快自身难保了,台湾只能静心等待,观察后续疫情发展。如果世卫大会有召开,台湾还是要向世界发声。对此,高为邦说:“世卫配合中共自己毁了信用,确实是自身难保了,现在没有人再相信世卫说的话了。”

1971年中华民国退出联合国后,台湾也被迫退出世卫。高为邦说,由于中共打压台湾不能加入世卫,反而使台湾这次防疫被全世界公认表现最好,“中华民国防疫,国家队超前部署,1个月就打造了60条口罩机,台湾基本工业很强,这些厂商本来彼此竞争,但大家有国家观念且为了民众福祉,很快合作把生产线搞出来,目前台湾制造口罩,单日突破千万片产量,这也是奇迹,其实台湾是蛮有前途的”。

武汉肺炎疫情扩散全球,台湾防疫表现广获国际媒体赞扬。中华民国外交部6日表示,迄今全球国际媒体对台湾的正面报导多达234篇。外交部长吴钊燮日前透露,近期收到许多外交使节联系询问防疫作为,认为台湾的防疫非常成功,也希望他们的政府向台湾学习该如何防疫。

高为邦:武汉肺炎蔓延警示全球,亲共者应该赶快觉醒了

据美国之音报导,在武汉出生长大的中国90后屠龙(化名)说,一场武汉疫情彻底改变了他按照当局者意愿做个顺民的想法。要不是自己会翻墙,​​要不是一些海外的朋友告诉他真相,此刻说不定他已经进了焚尸炉。封城的日子里,他反思了很多:“他们清理北京低端人口时,我跟自己说,我很努力,我不是低端人口,我不会被清理”。

屠龙说:“他们在新疆搞劳改营时,我想我也不是少数民族,我也没有宗教信仰,我也不会被清理;我很同情香港人的遭遇,但我觉得我也不会去上街,不会抗议,所以也跟我没关系。这一次事情发生在我的家乡,我周边已经有很多人得了病,也有去世的,所以我没有办法再忍受下去了。”

对此,高为邦说,听到屠龙发自内心的肺腑之言,大家都会想起二战时希特勒屠杀中的幸存者马丁·内莫勒(Martin Niemöller)牧师的话:“当纳粹逮捕共产党员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共产党员。当纳粹逮捕社会民主人士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社会民主人士。当纳粹逮捕工会主义者时,我没有说话,因为我不是工会主义者。当纳粹逮捕我时,已没有人能替我说话了。”

高为邦强调,屠龙已经觉醒拒绝再沉默,但还有很多人继续保持沉默,“其实很多事情表面看起来跟你无关,事实上都跟你有关,共产党存在一样地影响到你。老天的惩罚,亲共者难逃,老天一次次警告亲共的危险,再不听劝不会有好下场。”

他指出,国民党以前在大陆投共的国军,在三反、五反、文化大革命中,最后一个个都被中共整治掉了,“武汉肺炎蔓延警示全球,亲共的人应该赶快觉醒了。”

“共产党大概差不多要完蛋了。”他表示,中共利用网络防火墙对中国人隐瞒疫情,让老百姓不知道疫情真相太不人道了,世界自由国家应该协助把中国大陆的网络防火墙拆掉,要让中国人民声音跟全世界直接沟通,还原武汉肺炎事实的真相,“唯有解决中共祸害中国人的问题,才能真正解决了世界因共产党存在跟着倒楣的问题。”

“反共是世界潮流”,高为邦说,共产党就是邪恶的政党,它的一切都是为了自己的生存,根本不管老百姓死活。世人也渐渐觉醒认清中共真面目,“从美中贸易战、香港反送中运动、台湾大选蔡英文总统大胜连任,到武汉肺炎疫情在大陆及世界延烧,全球反共潮持续高涨,习近平也焦头烂额了。”

他呼吁,四面楚歌的习近平应像戈巴契夫解体苏联一样,就是想办法结束中共,使中国走向民主,这样才能保住自己,否则下场很凄惨。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