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导李文亮造谣获表彰 新华社女记者被起底(图文)

6
近日,中共官方新华社湖北分社记者廖君成为舆论焦点。(网络图片)

武汉肺炎“吹哨人”李文亮医师率先披露疫情遭到中共当局诬指“造谣”,而首先报导此新闻的正是中共官媒新华社记者廖君。近日她因疫情相关报导获中共官方高调表彰,引发大陆网民不满,讥讽她是“最成功的墙头草”、“祸国殃民的典范”。

廖君被讥讽为“最成功的墙头草”

3月8日,中共国务院新闻办公室举行记者见面会,廖君“作为6名疫情防控一线的巾帼奋斗者”与记者见面。在中共官媒的报导中,廖被称为“逆行而上的女记者”。

中共官方的高调表彰引外舆论的猛烈抨击和嘲讽。

近日,大陆微信公众号“牛角君”挖出廖君在这次疫情中的两篇报导,并痛责她是“新冠肺炎最成功的墙头草”。

文章披露,早在2020年1月1日,新华社以《8人因网上散布武汉病毒性肺炎不实信息被依法处理》为题,向全世界人民报导武汉造谣8人(包括李文亮医生)的主要记者,正是廖君。

其实,早在2019年12月31日,中共官方新华社《武汉市卫健委通报:发现的多例肺炎病例为病毒性肺炎 未发现明显人传人现象》的文章,也是廖君所写。

接着,廖君继续误导公众,于2019年12月31日21时在新华网发表《实地探访华南海鲜市场 店铺多数正常营业》一文,“以此成功欺上瞒下,是新冠病毒肺炎一发不可收拾之开端,成为祸国殃民之典范。”

近日,中共官方新华社湖北分社记者廖君成为舆论焦点。(网络图片)

文章说,“此前您说可防可控、未发现明显人传人、李文亮等8人造谣,然而接着,您居然成为疫情防控一线的巾帼奋斗者!这令人匪夷所思。”

“真想问问廖君同志,您写的东西,曾经扪心自问过吗?有多少是历经良心拷问的?面对3000多具冰冷的尸体,您再感动10万+,又能唤醒谁呢?唯你犯大错,历史终将会给定论。”

上海网民“缘定浦江2”在微博发帖说,“新华社湖北分社记者廖君,自称这两个月写了200多篇报道、90篇内参,实际上她是第一个将‘造谣’扣给武汉8名医生的记者。但凡有点良心,有自知之明,就不该在此时此刻站出来为自己邀功。”

前中共官方新华社退休记者顾万明发文表示,看了近来网民对你(廖君)的报道的意见,你在疫情之初的报导的两个关键问题上:“李文亮等8人是不是谣言者”、“新冠病毒会不会人传人”,没有作自己的调查,轻易相信了当地部门的意见,作了错误的报道。至于你的内参反映了什么,人们是看不到的。凭着你的公开报道都是部门怎么说,你怎么报道,就知道你的内参也不会反映真实情况,给高层领导有更大价值的参考意见。

“你如果有一点良心,就应该拒绝领奖、发言的。否则人们就会说你是‘踩着别人的鲜血走上领奖台的’。”

“疫情发生以来,你说这段时间写了200篇报道,还写了90篇内参。人家给你算了算290除以60,平均每天要写5篇报道。这样的稿子就是大部分赶场子出来的,有几篇讲了真话?有几篇是调查研究后的深度报道?”

大陆网民表示,“第一个造谣李文亮造谣的新华社记者。”“从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怪不得那批去武汉的专家也理直气壮的说,‘医院没告诉我实情’。”“宣传的工具,已经不配做媒体人这三个字。”“传声筒而已!假大空,现实的写照。”

与此同时,廖君的背景也被挖出。

知情人黄先生对海外自由亚洲电台透露,廖君是新华社湖北分社都市部主任,其丈夫是陆军总医院的医生,它是定点医院。廖君掌握医疗系统内部的真实资讯,比一般民众更了解疫情的危险程度,但她却隐瞒真相,传播官方的谎言,成了祸害千万武汉人甚至全国民众的帮凶。

原央媒记者朱先生表示,廖君被中共官方高调褒奖是因为她听党的话。

朱先生说,本来这个大部分持有反对声音的都是媒体圈的人,对于李文亮他的死亡,还有后续的老百姓的反弹,都是因为媒体圈的人无声的去对抗体制。

报导提到,此事件引发热议,多名前新华社记者13日公开撰文,直指“廖君不配当我们的同行!”但文章很快遭官方删除封杀。

李文亮事件背景

今年1月初李文亮等8名武汉的医生因在微信朋友圈警告SARS已经在武汉出现,要大家注意,被武汉公安抓为传谣言的典型,李文亮还被公安找去训诫。

在舆论压力下,中共最高法院1月28日发文似乎为李文亮等8名“造谣者”正名。随后8名“造谣者”转眼变成了英雄。

2月6日晚上,李文亮因为感染武汉肺炎去世, 终年34岁。他的死亡触发大陆民众巨大愤怒情绪,要求言论自由的呼声此起彼落。当晚,网络上到处都是哀叹、愤怒和对当局掩盖疫情的问责,并要当局向李文亮公开道歉。

2月7日,中共国监委表示,将派调查组赴武汉针对李文亮的有关问题作全面调查。3月5日,中共国家卫健委等三个部门印发文件,李文亮等34名染病去世的医护人员被追授“先进个人”称号。

但至今这个调查结果迟迟没有发布。时政评论员程晓容表示,中共训诫李文亮,又表彰李文亮,都是为了它自己。于此,中共向世界展示的不仅是超乎想像的荒唐,还有突破底线的无耻。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