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数百青年离奇失踪 警方不作为(下)(视频)

5

近年,多名大学生在武汉失踪,警方不立案,家长发帖寻人,也遭到打压。家长怀疑,孩子失踪与“器官贩卖”有关。

1994年出生的罗浩,2015年9月10日从湖南长沙到武汉找同学,在武汉洪山广场失踪。广场附近有70多个摄像头,但警方称查不到罗浩的踪影。

“他说,这个是机密,你们随便不能看,他说他看。他看之后他又没看到。我说怎么可能没看到,总共70多个摄像头。”

在中共央视的网络寻人平台上,检索在湖北武汉失踪、年龄在35岁以下,找到了1307条相关信息。

而武汉2011年就有25万个“天眼”监控摄像头,覆盖整个城市,是中国最领先的。但是,这并没有给寻找失踪人口带来帮助。

“碰上好心的可以让你到治安录像那儿去查,他查的是普通治安那种录像,共产党还另外建了一套“天网”系统,这套系统必须权限更高的人才能启用,什么时候用过呢?据我所知,抓高智晟律师的时候。”

更让家长无法理解的是,警方对失踪人口不予立案。大陆《新京报》曾宣称,中共《刑诉法》规定,只有公检法认定“有犯罪事实”且“需要追究刑事责任”时,才会立案,而“失踪”并不属于中共划定的犯罪事实。

“我说我小孩失踪几年了,怎么够不成立案呢?他说,始终够不成立案,就是不给你立案。”

孩子究竟去了哪儿?家长们一直在分析推测。

“他们说武汉有贩卖器官组织,把小孩控制起来了,我们在武汉找小孩的时候,很多老百姓跟我提了这个。”

“就我这几年找孩子的经验,他们就说国家有的贩卖人口器官,卖心脏,肾,说一个人的供体可以卖到上百万,还有的说当官的要换那些东西,就要那个身强力壮的,20多岁的,比较智商高的,大学生的。”

2013年,湖北《楚天都市报》披露武汉存在一个特大卖肾基地,一颗肾叫价40万元。2017年,湖北省的肾移植数量,在中国排名第二;同一年,武汉的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附属协和医院的心脏移植数量,在全球排名前四。

“这种怀疑不是没有道理的,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2006年全世界都知道以后,它就装模作样做改革。但是有一个问题,死囚器官在急剧下降,这是黄洁夫自己讲的,而移植量在2007年他说移植改革后还在上升。也就是说,这里头(供体)的空缺越来越大,监禁的法轮功学员总要用完的,当(活摘)变成了一个吞噬的机器的时候,当它原来的来源缺少的时候,它会到外面去吞噬普通人。”

家长们也在寻找一个确切的答案。他们展开民间自救、互救,但遭到官方打压。

“前年有一个叫王涛的记者,来报导这个(失踪的)事情,他把那个记者抓起来,还关了10天,说是假的,造谣。我们自己孩子失踪了我还不清楚啊?怎么说是人家造谣。”

“他们自己不(立案)的话,我们自己发帖子寻人,他为什么要封我们的寻人帖?我都不知道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

失踪者的名单,一年一年在增长。有的家长为找孩子已经倾家荡产。家长们想问,孩子到底在哪儿?他过的还好吗?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