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雨堂主:警惕中共“人肉病毒”(图文)

4
图为扫描透射电子显微镜下的新冠病毒(黄色,SARS-CoV-2)。蓝色和紫色是皮肤。图片由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Allergy and Infectious Diseases)2020年2月11日发布,样品来自美国一个感染了新冠病毒的病人。(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

自2019年11月中旬起,直至1月20之前,因中共病毒传播的真相被故意掩盖,造成“1月份和1月份之前,湖北超过3000名医护人员被感染”(中共国务院丁向阳)。至于普通居民被感染人数,当然大于3000,或是3000的n倍。23日武汉封城之前,已有500万人抢先怆惶逃离。这500万人群中,感染者占几成?谁也无法估计。沿海大城市是出逃者首选的栖身之地,上海立即陷入恐慌,随即口罩成了紧缺物品。接下来的日子里,宅居的上海人开始闻武汉人而色变,偶尔不得已出门,口罩也不敢摘下。

至于武汉当地,街上或住宅小区附近凡不戴口罩者,就会立即遭恶警或保安的拳脚相加,网络上大量流传的相关视频,是最有力的铁证。在疫情肆虐的情况下,对一个没戴口罩的行人拳打脚踢,似乎获得正当的理由:我打你是为你好,是为了控制病毒传播,也是为大家好。因病毒感染比忍受拳打更可怕,更兼挨打的人数无法统计,于是打了也就打了,没人愿冒风险为你挺身仗言,谁让你不戴口罩?最荒谬绝伦的是,2月29日中共《人民日报》居然还在头版头条,刊登粗体大标题文章:《日子过得像蜜一样甜》。

2月下旬,中共病毒已向全球蔓延,尤其是中共的好朋友伊朗,因“一带一路”而上贼船的意大利,不幸沦为中共“战略伙伴”的西班牙,还有总统被中共收买的韩国,甚至对华为5G认识模糊的法国与德国,都已经或正在陷入恐怖的灾难。不过无论疫情正在泛滥的欧洲、美洲还是澳洲,甚至亚洲除中共国以外的国家,不戴口罩就挨揍的的现象,似乎闻所未闻。岂止闻所未闻,许多国家虽在疫情肆虐之下,也未见人人都带口罩,好像老外根本就不怕死,令人心生疑团。

其实并非老外不怕死,而是老外的游戏规则与本邦不同。老外的游戏规则是:如果你肯定健康无感染,对任何人无危害,何必强求戴口罩?倘使在100人中,有1人只要稍有咳嗽或不适,就会自动戴上口罩,并尽快到医院检测。如此,那99人又何必多此一举。近日纽约市染病人数已达300左右,地铁与公交车内也几乎未见有人戴口罩,人们也没有惊慌失措的样子。在没有病毒肆虐的平时,也没人会随地吐痰,偶有打喷嚏也会很知趣地侧身掩着嘴。这是对自己负责,也是对群体或其他99人负责。中国古代有“己所不欲,勿施于人”的说法,大概也含同样意思。

但老外的游戏规则一旦到了本邦,就立即失效,如同水土不服。因为在本邦,你无法防止病毒感染者可能在公共场所摘掉口罩,用自身携带的病毒,若无其事地向素不相识的人群传播,还心安理得地自我安抚:反正老子到了这一步,还顾得了什么?此种恶念与品行,源自本邦子民坚守着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这个潜规则就是:“我死,你们也别想活”。中国有句俗话:“临死还想拉几个垫背的。”估计也是这个意思。不是我存心将本邦子民想像得太坏,一个为牟利敢不惜制造毒奶粉、地沟油、毒胶囊……直至活摘人体器官的民族,还有什么罪恶不敢施行呢?我在拙文《谣言与谎言》中,谈到梁实秋先生的一篇文章,标题是《为什么不说实话?》。文章内有一小故事,寓意正是“我死,你们也别想活”。《谣言与谎言》中,我将故事概括如下:

有一家酒肆,碰巧隔壁住着几名酒徒。酒徒贪饮,但囊中羞涩。时间一久,找到偷酒过瘾的妙招。方法是墙上凿一小孔穴,半夜用细管穿过孔穴,直伸入酒缸,酒徒们轮番吸饮,不亦乐乎!不久,细心的老板发现佳酿的消耗量无端增大,暗中窥察,终于发现端倪。老板不露声色,却在次日设下圈套,准备教训酒徒。

又是半夜时分,酒徒们兴致勃然,准备痛畅吮饮。酒徒A先上,细管伸出墙外后一口含在嘴里,便咕噜咕噜大吸。异味入口顺流而下,觉得大告不妙。原来酒肆老板在酒缸原处,换置了尿桶。酒徒A挤眉咧嘴,突然决定掩盖尿已入口下肚的真相,张嘴就是一句谎言:“哇!真是美酒!美酒!”酒徒A何以出此谎言?因为一旦真相泄漏,其他酒徒不再重蹈覆辙。与其一人上当饮尿,何不让哥儿们陪同一起喝尿?于是酒徒B又紧接而上,也是大口吸入,然后也撂下一句谎言:“啊呀!味道好极啦!”后面等候的酒徒,也一一如法炮制,大家虽心知肚明,却无一人说真话。酒徒们借助谎言,共同恪守着中国式的平等。

酒徒说谎的目的,正是为了使“你们也别想幸免”。故事的寓言,暗示了“我死,你们也别想活”的游戏规则。2月份网络流传的视频显示,武汉有人拍摄到疫情爆发的住宅高楼内,当无人在场的时候,电梯里有老妇往电梯按纽上吐唾沫,而这老妇正是不久前刚测出的中共病毒感染者。她明白病毒可通过唾沫——手指传播的预期,却忽略了电梯里装有监视的摄像头,轻易揭示了她的罪恶心理——“我死,你们也别想活”。几年前,多次传闻大陆有爱滋病患者,疯狂寻找异性交合,由此将“我死,你们也别想活”的计划,发挥到令人乍舌的程度。3月初网上还流传一张照片,显示在米兰街头,一名姿色尚可的中国藉女子,双手持标语牌,标语牌上用意大利文写着:“我是中国人,我不是病毒,求拥抱!”时值中共病毒开始传入欧洲,武汉人或中国人似遭某种程度的歧视。于是不少人出于同情,上前拥抱了她。约半个月左右,米兰感染病毒人数剧增。那个“求拥抱”的中国女子,是不是病毒感染者?是否正盘算着“我死,你们也别想活”?我不想贸然下结论,然而天真的意大利人,是否还在“一带一路”的赋船上做梦?实在令人唏嘘不已。

2月24日,武汉女子黄登英从女子监狱刑满释放,在发烧已多日的情况下,竟一路无阻地进入早已封城的北京。黄进京后当即被检测出早已受病毒感染。网上纷纷质疑黄女何以一路绿灯,却没人在意她同样是“我死,你们也别想活”的践行者。3月14日,央视旗下CCTN一名驻美记者,在身体发烧的情况下,企图混入白宫参加川普与彭斯出席的新闻发布会,结果被拦截在外。推特(Twitter)上传出,这名记者在测体温时,被发现身上也没准备口罩。由此令人联想到,从2001年纽约首次遭911恐怖袭击事件,到此后人肉炸弹的多次恐怖袭击,恐怖分子同样带着“我死,你们也别想活”的歹念。当作为生化武器的中共病毒,恐怖程度超出炸弹的今天,塔里班恐怖组织使用的人肉炸弹,是否可能被中共的“人肉病毒”所取代?派遣携带中共病毒的炮灰或无知者,渗入自由世界消灭民主力量,以实现中共称霸全球的梦想,如此可能是否存在?想到这里,令人不寒而栗。

口罩无法阻挡中共病毒在全球的扩散。2019年11月以来的大量事实表明,中共屡屡掩盖真相,实际上等于将武汉当作病毒培植基地,向人类发动生化病毒战,由此给本邦民众与世界人民带来深重灾难。是世界各国必须考虑联合对策的时候了!不能等待中共阴谋被完全揭示的那一刻,也不能将责任全推给华盛顿。我坚信中共的灭亡,只是时间的问题。然而必须指出的是,一旦发现自身即将陷入灭顶之灾的时候,中共是否会彻底露出“我死,你们也别想活”的狰狞嘴脸,更疯狂地设置“人肉病毒”,准备毁灭整个人类?

这绝非危言耸听!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