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年 固执的同事终于同意退队了

6

2012年3月到2020年3月,整整8年的时间,我的同事终于在2020年的3月14日上午同意退队了。2012年2月,我被当地公安监控并绑架,关押在当地看守所35天后,被勒索4万5千元后放回。非法关押回来后,我被下放到下一级单位工作。

来到新的岗位,同事们知道修炼人都是好人,没有一个人鄙视我,反而都愿意接近我,工作中或生活中有什么疑难都愿意找我咨询、商量,把我当作他们的知心人。因为我的工作能力,单位领导还让我担任办公室领导工作。

其中有一位同事,以前有过几次接触。这次在同一个单位了,彼此接触就多了,人也慢慢的熟识了,以后逐渐的成了他们家的常客。

熟识以后的一天晚上在她家吃饭。饭桌上,我和他们一家谈起了法轮功的话题。吓得她的丈夫直对我说:你可别说这个,别把俺家这口子带到你们那去。

以后,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就时不时的和我的这个同事讲修炼的事情,以及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话题。每次一说,她就反感,几乎都是不欢而散。

转眼到了2015年,我还是时不时的和我的这个同事讲修炼的事情,这时的她已经不那么抵触了,但是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咋都感觉一点也不信呢?我就和她说:过年你上供干啥?她说:那是老人们留下的一种仪式。我说:为什么留这样的事情呢?她觉的无法解释。我就慢慢的和她渗透关于敬神以及信仰的话题。

2017年,随着交往的时间和次数的增长,几年的接触,她看到了修炼人的善良和真诚。我再做证实大法的事她也慢慢能理解了,有些修炼的事也不回避她了。有时,她看到我去同修家,就和我说:我也想跟你去,听听你们在一起说啥。有时同修来找我,她也会去买菜留她们吃饭。有时有同修找我有急事,她也会高兴的帮我处理善后的事情了。

2018年的冬季一天下午,我详细的和她讲述了“三退”的意义。但是她还是有些觉的三退这事无所谓,可有可无,不往心里去,光笑不表态。

2020年的3月14日上午,她有事找我。我就去了她家。在客厅里,一落座,我就开门见山的说:今天先说个正事,以前经常和你说的三退保命,你半信半疑。现在瘟疫横行,刘伯温的预言讲的也很清楚,我也早和你说过了。凡是不三退的都有危险,这次不要犹豫了,退出来,生命有保障。她说:看看全球是挺厉害的,那就听你的,退出,保平安。我说:那我就给你退了。她说:行啊。于是,我就势说:孩子也念初中了,应该是团员吧,也一块退出吧。她说:你去问问孩子吧。于是,我就到里屋对孩子说:你上初中入团了吗?孩子说:年龄不到,学校老师还没给入,只是少先队。我说:那就退队吧,孩子你也平安了。孩子高兴的点头:嗯。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