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手们的下场

3

戈林是纳粹德国秘密警察(盖世太保)的头子,并被指定为未来接班人。他自以为权势在手,杀人无数。在希特勒临近败亡时,戈林企图“篡党夺权”,令希特勒震怒,宣布他叛国并将其逮捕。希特勒在自杀前一天的政治遗嘱中重申,撤销戈林的一切职务,并把他开除出党。

二战结束后,一九四六年十月,戈林被国际军事法庭宣判以反人类等多项罪名,处以绞刑。在行刑两小时前,他服氰化钾胶囊自杀。

“看来,上帝毕竟是存在的”

苏联党内“大清洗”从一九三三年开始,号称是为根除腐败,被清洗人数达两千万人。斯大林的打手亚戈达领导了“大清洗”的前一半。一九三六年,亚戈达的势力达到了顶峰,捞到了相当于元帅的头衔。然而,随着苏共罪行被曝光,舆论压力之下,到了一九三七年,亚戈达的手下们,主要是各部门的领导,都被逮捕了。斯大林把亚戈达推上被告席,宣称亚戈达“恶毒的暗杀”。当时亚戈达在被告席上的出现轰动了世界。

其后,斯大林新培植的打手叶若夫、贝利亚领导了“大清洗”的后一半。可想而知,人杀的差不多了,打手的使命已经完成,他们不得不承担了“刽子手”的恶名,而叶若夫、贝利亚接连被秘密枪决。

根据《历届克格勃主席的命运》一书记载: “这个工作尚未给任何人带来殊荣。其中有5人遭枪决,另外一些人蹲了监狱或长期失宠。”

任何人做了恶都要偿还,这点,斯大林的高级打手亚戈达死前的醒悟也许更能说明这个问题。

一天,当亚戈达的前下属例行探望他、正打算离去时,亚戈达突然说:“你在给叶若夫写报告时,能否为我捎上这么一句话:看来,上帝毕竟是存在的!”

“你这是什么意思?”

“很简单”,亚戈达解释道:“我忠心耿耿地效力,斯大林仅仅给了我嘉奖,其它什么也没给。我本来就应该受到上帝最严厉的惩罚,因为我屡屡破坏他的戒律。现在,你看看我这下场,自然就能判断出,上帝在,还是不在?”

这正应了那句话:“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在中共这条沉船上干坏事的人,谁又能逃脱呢?

剩下的机会越来越少

中共的政法委、“六一零”组织、国保等公检法人员,充当江泽民集团迫害法轮功的打手,自一九九九年迫害至今二十年,无数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被非法抓捕、判刑,甚至被活摘器官。“六一零”及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官员们,曾以迫害法轮功捞取政治资本,但最终没有好下场,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六一零”主任李东生纷纷落马。据明慧网对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一八年七月整理的数据,在十九年中因迫害法轮功遭恶报者达两万余人,均为政法委、六一零、国保公安等公检法人员,有的精神抑郁、有的因贪污被判刑,有的因得绝症遭报,有的牵连家人尝恶果。

▼山东省青岛市红岛镇政法委书记林显章被砸死

山东省青岛市城阳区红岛镇政法委书记林显章,从一九九九年跟随江氏集团迫害该镇大法弟子,手段残酷。在二零零三年出差时,被拉油的油罐歪下砸中,后来油罐被吊起后又突然落下,林显章被砸死。

▼湖北省黄冈市两任“六一零”主任王克武癌症死亡

王克武,黄冈市“六一零办公室”第二任主任,时年五十三岁,任“六一零”办主任近三年时间,由于跟随恶党迫害法轮功和修炼者,第二年就患肝癌,大法弟子向他讲清真相,劝他不要迫害法轮功,他没有当回事。

二零零五年二月十三日,黄冈市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棍、黄冈市“六一零办”第一任主任、市委副秘书长张石明突患心脏病死亡,时隔不到两月, 王克武又紧跟而去。有不少的党官也在议论:这真巧。今后谁都怕搞这个事。难道是巧合吗?这是天意。

▼四川德源综治办主任郑友奎遭雷击暴毙

二零零六年五月二十一日晚八时,四川省郫县德源镇综治办主任郑友奎被雷电击毙。当时与郑友奎同行的还有永光村村支书、村主任等人,但雷电仿佛长了眼睛一样,直击郑友奎而去。

郑友奎,四十四岁,是郫县参与迫害大法最为卖力的一个。本当壮年时,却因听不进法轮功学员的真心劝诫、一意孤行紧跟恶党迫害法轮功学员而遭上天的诛灭。

对于那些曾经迫害过法轮功,但现在什么事也没有的人,或许就是留给你的机会,如果继续跟随中共行恶迫害修炼“真、善、忍”的好人,剩下的机会越来越少了。

近日,美国、加拿大、英国、澳大利亚及新西兰等五国的法轮功学员将又一批新整理出的迫害法轮功的恶人名单递交给“五眼联盟”,要求依法对这些恶人拒发签证、甚至冻结资产。

参与迫害者若想知道自己是否在册,只需查看明慧网的恶人榜。所有榜上的恶人勿存侥幸心理,凡作恶者,或早或迟都将出现在民主国家政府的制裁名单上。

希望大陆所有相关人员引以为戒,对迫害政策不予配合、执行,尚未作恶者,洁身自好、切勿作恶;已经作恶者,立即改邪归正、将功补过。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