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中关系飞出黑天鹅 中共病毒加剧双方矛盾(图文)

6
图为美国总统川普于2020年3月17日在华盛顿特区白宫举行的疫情特别工作组发布会。(Brendan Smialowski / AFP)

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迅速在中国大陆、全球泛滥后,中共企图把自己隐瞒疫情及酿成的大祸推卸给美国。美中关系因此飞出“黑天鹅”,再度陷入紧张,双方在多个领域矛盾加剧。

中共驱逐三大美媒记者 美中关系更紧张
3月18日,中共宣布对美国进行报复行动,要求《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华盛顿邮报》年底前记者证到期的美籍记者,于10天内交还记者证,今后不得在中、港、澳地区继续从事记者工作。

中共驱逐美媒记者后,美中关系越来越紧张。

此前,3月2日,美国国务院下令,自3月13日起,要求5家中共官媒驻美机构的中国籍雇员人数,由从160人减少至100人。

2月19日,中共以《华尔街日报》刊发题为“中国是亚洲病夫”的评论为借口,吊销与该文毫无关系的该报三名记者的记者证。

美国务院2月18日曾指定5家中共官媒:新华社、中国环球电视网(CGTN)、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中国日报》发行公司、海天发展公司(《人民日报》美国总代理)为“外国使团”。

中共试图“甩锅”病毒源头 遭美国多次反击
3月18日,美国总统川普(特朗普)在记者会上称,这是场对抗“中国病毒”的战争。同时,还有媒体发布的图片显示,川普将自己讲稿中的“新冠病毒”字样手写改为“中国病毒”。

美方其他官员近来也多次称,因为中方分享疫情信息不够公开、透明,耽误了美方的疫情防控。

3月16日,川普在推文上再次强调“中国病毒”。

3月15日,川普在另一则推文中也提到“中国病毒”。

在3月17日白宫一个工作小组简报会上,川普回答了他为什么要强调这个词的原因。他说,中共正在传播新冠病毒来自美军的信息,给美军制造污名,美军方并没有这样做,“我们必须以其起源地称呼它”。

这是美国总统对中共企图把病毒起源地“甩锅”给美国的强硬回应。

不过,大纪元评论说,“中国病毒”并不准确,真正的病毒是中共,应该称“中共病毒”。

中共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3月12日接连发表5条推特,质疑武汉肺炎是美国军人把疫情带到了武汉,还宣称“美国欠我们一个解释”云云。

美国国务院3月13日召见中共驻美大使崔天凯,向中方表达非常“严厉的抗议”,美国“不会容忍”中共为了转移武汉肺炎的指控,而发表这样的言论。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3月16日与中共高级外交官杨洁篪通话时,再次表达“美国强烈反对”的立场,批评中共企图转移病毒起源地及推卸瘟疫传播责任,并正告北京勿散播虚假讯息和荒诞谣言。

另外,蓬佩奥此前也多次公开指“武汉病毒”。他说:“中国共产党曾说过,这次的疫情是来自武汉,可不是我说的。”

时事评论员李林一说,“中共病毒”首先在武汉爆发,然后在整个中国大陆、尤其是在湖北扩散,主要原因是初期中共从上到下都在隐瞒疫情,遏制不同声音,才导致了目前的惨烈局面。目前,民怨依然高涨,近期因为李文亮及其它事件,中共在网上接连遭到民意反弹,历来罕见,估计也使得中共高层忧心。

李林一认为,出于维稳、保持政权不垮台的惯性思路,中共研判,将民间视线转移,鼓动起民族情绪,重新“团结”中国人去反美,能暂时让民众淡忘中共在这次大瘟疫中给中国人所造成的严重伤痛。这是近期中共对美国强硬,甚至主动挑衅的主因。

“中共病毒”引发美中医疗资源争端
“中共病毒”在全球传染后,中共利用中国作为当今世界最大的医用防护服和口罩生产国的地位,要挟和拉拢其它国家。

3月16日,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Peter Navarro)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他正在起草一份总统行政令,要求将医疗供应链从海外转回到美国。

“这个行政令是……将所有东西(有关医疗的产品)带回家,这样我们就不必担心对外国的依赖”,纳瓦罗说,70%的先进药品成分“来自国外”。

中共病毒蔓延后,中共虽然并没有明确禁止药品出口,但已切断了口罩出口,受影响的包括3M等多家在中国设厂的美国企业。

纳瓦罗2月25日曾对福克斯商业频道(Fox Business)说,疫情爆发后,中共当局立即禁止出口国内口罩,紧接着将所有中外资企业生产的医疗物资纳为己有,包括美企口罩大厂3M。

他表示,美国过度依赖海外制造,才造成今天局面。因此当务之急就是让这些企业回到美国。他警告,川普政府将要求美企重回国土,作为对中共的报复。

川普3月初在白宫与大型制药和生物技术公司的负责人开会时也表示,中共病毒说明了将所有制造业带回美国的重要性,“我们将开始这样做”。“坦白说,我们已经开始这样做了。大约在一年前就开始了。”

中共在禁止对美国等出口口罩的同时,却向与自己关系好的国家赠送和出卖口罩等医护品。

3月15日,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Aleksandar Vucic)发表电视演说时披露,目前已向中方购买了500万个口罩。

当天,中共外长王毅跟西班牙外交大臣冈萨雷斯通电话时承诺:“中方已决定根据西班牙的需要,紧急提供一批医疗物资援助,并开放商业渠道供西班牙进口急需的个人防护用品和医疗设备。”

同天,《南华早报》报导称,意大利3月15日表示,将从中方接收500万个口罩、150台呼吸机。

“中共肺炎”爆发后 美中争端不断
2月10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发布公告,取消了包括中共国、香港等在内的25个经济体的“发展中国家”优惠待遇。这可能意味着今后美国的贸易政策将不再给予中共任何“特殊和差别待遇”,而且针对它们进行反补贴调查时门槛更低。

2月2日,美国开始对去过中国旅行的乘客实施限制,包括过去14天内前往中国的外国人不被允许入境美国等。

2月3日,中共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在外交部首场网上记者会上指责美国在武汉肺炎期间“带了一个很坏的头”:第一个从武汉撤出其领馆人员,第一个提出撤出其使馆部分人员,第一个宣布对中国公民入境采取全面限制措施。

国际著名的政治风险和咨询公司欧亚集团的创始人兼首席战略师伊恩.布雷默(Ian Bremmer)2月29日对BBC记者表示,这次疫情危机有可能导致美中商业关系出现重大调整,“因为贸易争端不断加剧,加上中国的劳动力越来越贵和效率越来越低,美国的很多公司长期以来都一直在考虑减少对中国的供应链依赖”。

他表示,美国公司现在可以利用武汉肺炎为借口,采取相关的实际行动。

他认为,疫情使得中共不太可能全面落实刚刚与美国签署的“第一阶段”贸易协定,这进一步加剧了美中脱钩的趋势。

布雷默还认为,一旦疫情开始对美国经济造成冲击,特别是在今年的美国选举年,川普总统可能会把矛头指向中共。

慕尼黑安全会议 美政要宣誓对抗中共决心
在2月14日至16日的慕尼黑安全会议上,美国两党重量级政要:众议院议长裴洛西、国务卿蓬佩奥等人公开指责中共。

民主党籍的裴洛西(Nancy Pelosi)在会上呼吁,各国在建设5G网络时应远离中国电信巨头华为。她指责中共破坏普世价值观并输出“数字专制”,威胁对那些不接受中国技术的人实行经济报复。各国不能为了财务上的方便而把电信基础设施拱手让给中国(中共)。

共和党籍的蓬佩奥呼吁,各国最应该注意中共强权。他列举了与中共有关的争端:中共在越南、菲律宾、印尼拥有经济特区获取利益;中共几乎与所有毗邻国家都爆发主权争议;华为与其它中共政府支持的高科技企业是中共情报的间谍机构;中共用国际贸易作为要挟,要求世界各国在台湾与香港事务上噤声等。

国防部长埃斯珀演讲时,发表了与他们相同的观点。他说,“美国国家防卫战略指出,我们今天所处的强国竞争时代,我们的主要挑战者是中国(中共),然后是俄罗斯。”

埃斯珀说,中共对内加强打压,对外实施经济、军事扩张。他呼吁欧洲应警惕中共的经济、军事扩张态势;呼吁中共遵守国际准则,否则国际社会会联合起来,捍卫国际规则和秩序。

美外交关系理事会主席哈斯:病毒可能改变中共
美国外交关系理事会主席理查德.哈斯(Richard Haass)2月11日在《华盛顿邮报》上刊文指,武汉肺炎最持久的影响很可能是对中共政治的影响。中共的政治合法性主要取决于经济表现。但在疫情爆发前,中国经济增长已经开始放缓,这意味着不理想的情况正在迅速恶化。

哈斯说,中共领导人几乎都应该自责。因为疫情12月初首次爆发后,中共地方当局试图压制异议,打压“吹哨人”李文亮等医生,致使丧失了几周宝贵的时间。而造成目前疫情恶化的原因是,中共当局一直巩固权力,导致省级官员在没有中央领导的指示下无法或不愿行使权力。

哈斯指,病毒将中共置于矛盾的中心。疫情爆发后,本应该向民众宣传病毒,以便人们能够采取预防措施;但中共当局担心疫情会引起社会动荡,不愿意公布信息。

文章还说,美国政府需要对中共未来可能中断崛起做好准备。人们会看到,中共当局为了摆脱困境,会转向激发国内的民族主义,对台湾或香港施加压力。或者可以看到,随着习近平受挑战,中共会转向国内政治动荡。

他说,这将需要多长时间以及将导致什么结果,现在还是未知的。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人们不能假设中共的未来会像它的过去一样。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