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中红二代也被抓 超5500中国人被迫认罪 (图文)

22
超5500人传播疫情信息受罚,从普通百姓到红二代、地产大亨,几乎没有能躲过警察敲门。示意图(STR/AFP via Getty Images)

中共病毒全球持续扩散,而中共则凭借着删贴抓人让疫情在大陆“消失”。截止目前,仅中共官媒报导的因传播疫情信息而受罚的案件,就有5500多起。从普通百姓到红二代、地产大亨,几乎没有人能躲过警察。

3月25日,英媒BBC报导说,重症老人患者绝望中从高处一跃而下,到无人照看的儿童饿死在家,再到因投医无门病死街头的无名患者, 缺乏防护设备的医护在社交媒体上呐喊求助。

而这些既不是中国历史书里的记载,也不是灾难电影的场景,而是中共病毒爆发后,发生在当代中国的惨剧。

在短短两个多月内,中共病毒从中国武汉蔓延到了全中国和全球170多个国家和地区,夺去无数人的性命。

在这场与病毒的斗争中,武汉等多地史无前例地被封锁近两个月,让这个1000多万的大都市变成“鬼城”。全国范围内,几乎所有的娱乐场所关门、学校停课。甚至,中共最重要的年度会议“两会”40多年来首次被迫延期举行。

1000多万的大都市变成“鬼城”,绝望之城。( Kevin Frayer/Getty Images)

疫情下,中国社会的民愤如火山喷发。为了挽回形象,中共一边再度施展疫情之初掩盖信息的伎俩,一边出台更加严厉的网络管控新规,抓捕数千名传播疫情的大陆网民,意图让疫情在其数据造假和舆论管制宣传战中“消退”。

据非政府组织“中国人权捍卫者”(CHRD)称,截至3月12日,全国因传播疫情信息受罚的案件,仅中共官媒报导的就有5511起。他们中大多数被行政拘留3-15天并强迫认罪,一些人还受到行政罚款、口头警告、教育训诫和刑事拘留。

在该组织收集到的452个因“散布谣言”而受罚的网民案例中,年龄最小的只有15岁。

美国自由之家高级研究员莎拉·库克(Sarah Cook)3月25日对美国之音说,“很多人并不觉得自己发表了什么政治言论、危险言论。他们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可能会惹上麻烦,然后就有人来敲他们的门了。”

库克认为,在这场疫情中,打压异见者仍然是中共的要务。北京把这场公共健康危机当成了一场政治危机。

3月19日,推特透露,任志强现在被关押在北京纪委。(Press via Getty Images)

在众多受到打压的异见者中,近日,中共红二代、地产大亨任志强的被失踪引发广泛关注。

现年69岁的任志强以敢言著称,绰号“任大炮”,他曾多次直言不讳地批评中共。 3月6日,他在一篇文章中抨击北京掩盖疫情真相,不点名的称习近平是“一位剥光了衣服也要坚持当皇帝的小丑”。

该文发表后任志强失联,据传他已被“留置”,“任何人不得插手,不能介入,不能求情,可能也包括王岐山”,是习近平亲自下的命令。

任志强的朋友、中国女企业家王瑛25日披露,任志强的案子“没有进展”,“现在恐怕谁发声都够呛”。她说“国内控制传播的手段都上来了。无论是恐吓还是实控都很有效。对家属的控制也很有效。”

32岁湖北黄冈高飞。(视频截图)

除任志强之外,还有大批中国网民因谈论疫情被抓捕,最新的一例是32岁湖北黄冈高飞,他也因发布疫情消息被行政拘留了7天。

一天前,高飞“翻墙”发了一条推文,说当地医院物资严重告急,习近平不把老百姓的命当一回事。

“这条推特据说惊动高层了。县公安局说,公安部下了指令要抓人。”在被抓之前,高飞告诉美国之音,他熟悉的孙警官打电话问他,“你人在哪儿呢?给我发个定位。”

高飞知道他们迟早要来,他批评“现在完全是人治的状态,没有法治,”不管是平头百姓还是红二代大亨,谁也躲不过中共警察的敲门,谁的人身安全都没有保障。

在此之前,在武汉调查报导疫情的公民记者陈秋实、武汉居民方斌和前央视记者李泽华三人,于2月份相继失联,至今杳无音讯。

自3月1日起,中共网信办又出台更为严厉的网管新规,有关武汉肺炎疫情的议论、图片及帖子全部封杀。

随着中共对网络新规出台,因言获罪的人也越来越多。一位大陆网民说,“ 几乎每天都有朋友被带走、失联、拘留、喝茶”。

据非政府组织“人权卫士紧急救援会”(Safeguard Defenders )统计,过去一年中, 中共国家监察委员会对近200万人发起过调查,其中约2万5000至3万人被失踪,平均每天失踪人数在16到80人左右。

来源新唐人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