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靖远快评】中国三大电讯商用户锐减2100万 他们去哪了?(视频)

1

【唐靖远快评】(新唐人)

观众朋友大家好,今天是3月24日星期二,又到了快评时间。今天想和大家聊一个比较复杂的问题,就是最近在网络传的沸沸扬扬的,关于中国移动通讯用户数据,在今年1-2月份,出现大幅度下降的现象。这个现象比较敏感,因为下滑的数据非常大,又恰逢疫情高峰时期,自然引起各种猜测,尤其很多人就在想,会不会和疫情造成的死亡有关等等。

今天我们就来和大家聊聊这个话题,客观分析一下这个数据背后可能存在的原因是什么。鉴于我能够查到的公开资料有限,所以今天只是就事论事和大家讨论、梳理一下脉络,不一定能够得出什么明确的结论。朋友们如果有了解相关内情,或从事这个行业的,可以给我们留言一起讨论。

首先,我们先介绍一下相关新闻的大致情况:海外网络上和一些中文媒体都在近几天注意到一个信息,就是中国三大通讯商都不约而同出现了用户数大幅下降的情况。根据各运营商的官方网站数据,其中,最大的中移动于 1 月份按月减少了 86 万客户,而 2 月份更大减了725万户,两个月加起来,一共流失了810 万用户。

那么这些客户是否转移到了其他两家运营商呢?根据联通官网显示的数据,在1月份减少了118万户, 2月的数据刚发布,减少了660万,而中国电信也不少,减少了517万用户。三家公司合并起来,在1、2月份中减少了至少2105万用户。

我查了一下,根据中共工信部官方网站的数据,今年1、2月份合起来,比去年12月底的数据相比,移动电话的用户数量锐减了2142万户,和刚才三家公司各自发布数据的总和大体一致,有37万出入,我们这里就取工信部的数据为准。

两个月之内出现2千多万用户数断崖式下降,当然是一件不寻常的事。首先,我们需要确定一点,这种现象是否正常。一个最直接的方法,就是横向对比一下前几年的同期数据。同样根据工信部官方数据,在2019年的1-2月份,移动电话用户合计增加了384万户;2018年没有1月的数据,但仅仅2月的数据,显示用户合计增加了948万户;2017年没有1、2月的数据,但3月底数据显示用户增长了1186万户,可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增长了。这样的增长速度,在整体经济环境正常、稳定的情况下,基本不可能在1、2月出现大幅下降的情况。

所以,从上面的数据,我们基本可以得出第一个比较确定的结论,今年1、2月的用户数据急速下降,不是正常现象。而今年1、2月发生的冲击整个社会的事件,当然就是武汉爆发的中共病毒中共肺炎事件。

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会使得瘟疫的爆发,造成移动用户的大幅减少呢,我总结了一下媒体和网络上的各种说法,在这里大致归纳一下,如果有重要的遗漏,就请朋友们留言补充,我们一起探讨。

首先第一种说法,就是不少人认为这个数据里面可能有相当庞大的一部分,是用户死于这次瘟疫之中了,因为人死了嘛,当然用户数就减少了。这个说法可以说是目前引起最大争议的说法,也是这个话题之所以备受关注的最大原因。

当然,很快就有网友指出来,说按照大陆运营商惯例,即使是机主去世了,其号码并不会立即就被被运营商注销,而是要等话费余额耗尽,欠费停机之后3个月,才会销号。现在瘟疫是在一月份开始集中爆发,即便有很多人病死了,其手机号码销号的高峰也应该在4月份及以后显示出来,也不可能是现在。

这个说法本身没有错。只是有一个关键的概念,这里需要和大家讨论清楚,就是官方数据中说的用户,其具体所指是什么。有人说是指人头,有人说是指号码,因为我们都知道,大陆很多人都有多个号码。这个问题,其实在刚才联通公司的那张图中已经显示很清楚,这些减少的用户,是属于“出帐用户”。这是通讯行业的行规,不管哪家运营商,每月每年的统计数据,都是指的“出帐用户”。

什么是出帐用户呢?简单点说,我们可以顾名思义来理解,就是产生出了账单的用户。就是说,正常情况下,运营商是每个月给消费者一份账单,但很多人以为各种原因,手机没有任何使用,也就没有账单的产生了。所以,这里的出帐用户,和销号还不是同一个概念。

清楚了这一点,我们就知道,刚才提到的停机3个月之后才销号这个说法,是不足以解释这个断崖式下降的,因为大量用户的号码仍然是存在的,并没有销号,但他们都集中在一个时间段突然没有了任何使用的记录,所以就变成了没有账单的用户,也就被记录为出帐用户的减少。

那这么多人为什么都突然不使用手机了呢,用户的死亡肯定是其中一部分原因。至于这部分数字的规模有多大,我们这里暂时先放一边,继续讨论一下在正常情况下,有哪些原因可能会导致这么大面积的停用现象。主要的大概有这么几种说法:

首先一个主要的说法,是说因为中国实行了手机实名制,要求人证一致,导致大量不一致的用户自动消失。这个问题其实主要涉及到很多灰色产业链,表面上看起来是有道理的,但是我们回顾查证一下就会发现,手机实名制其实早在2010年9月就开始了,真正清理僵尸用户,屏蔽非实名用户,包括打击骚扰电话等行动,其高峰时段是在2016-2018年之间,到2019年上半年就已经基本上收尾了,所以数据的大缩水应该在2019年下半年就显示出来。但实际情况是到2019年底,整体数据都是增长的。

第二种说法,是说很多做电商、微商、销售等工作的,平时都有多个手机多个号码,现在受瘟疫打击,经济活动剧烈下滑,所以很多物流号营销号都销号了。

我觉得这个说法仍然有很大的问题存在。为什么呢,因为瘟疫造成经济活动的下滑,主要是实体经济,而依附于网络经济的工作者,其经济活动不但没有下滑,反而有大幅上升。因为疫情高峰时期,几乎是全民在家关禁闭,如此庞大人群的大量日常供应需求,都得靠网络经济来支撑,尤其做微商的,比平时更加活跃,微商群可以用热火朝天来形容,家家户户都依靠快递,各种电商,包括网络团购,都非常活跃。我知道一个做微商的朋友,高峰时期光是做口罩就日进几千元。

而且,凡是做物流营销工作的,几乎都是使用的有最低消费的套餐,就是说,即便他们因为经济下滑,很多业务流失了,很多号码临时不用了,但仍然有最低的固定费用要交,仍然会有账单的产出,所以不会被记入“出账用户”消失的名单里面。谁都知道疫情只是一段时间,不会永远这样,这些号码都联系着大量的客户,所以机主不会轻易就去销号,最多也就是不使用。当然,主动去销号,或办理停机保号的客户,肯定也是有的,不过我的判断这部分人群数量非常少,因为做营销类工作的人,收入普遍都不低,不会为了几元钱的最低消费而去主动停机或销号。

第三个说法,来自联通公司董事长王晓初,他在出席23号举行的业绩发布会时表示,三大运营商均出现客户流失的原因或是源自“双卡用户”。意思是说,受疫情影响部分用户或会于短时间内放弃其中一张电话卡,故令客户量有所减少。

这个说法算是目前为止,唯一的官方正式回应。客观来说,也是从理论上可以解释用户数锐减的一种说法。为什么说是理论上呢?我们先讨论一下这个副卡。

我们都知道大陆很多人,尤其普通百姓,不是那种专门靠很多手机号做营销的人,他们都是双卡的,一张主卡主要用于工作联系,一张副卡用于私人生活联系,这种情况很普遍。也有不少人是两个手机,一个使用有固定消费的套餐卡,一个使用无最低消费的卡。王晓初说的用户停用了副卡,应该是包含了这两种情况。对后者来说,也就是无最低消费的卡,其实数量很少,因为这部分卡经常不出帐,会影响业绩,所以各地、各运营商为了抢客户,可能会以此来吸引客户,但比例肯定很低,而且情况也很混乱,很难有一个准确的数据。我请教过一位工作20多年的业界资深人士,他告诉我,按照他的工作经验,这个比例最高也不会超过5%,而且很多现在已经被“次月返还”所代替。

当然这个数据仅仅只是供大家参考,如果有深入了解相关情况的朋友,也可以跟我们互动来讨论。

真正在副卡中占据主流的,是预付费的卡。这种卡的比例可能会超过一半以上。从数据上讲,因为移动用户的基数庞大,全国加起来已经超过15亿,所以,即便是1%的用户停用了副卡,也有1500万。要解释这2千多万的用户锐减,是可以说的通的。

所以,我们就看到,最关键的数据,就是这个副卡人群的实际数量有多大。刚才我提到过,王晓初的说法只是数据上说的通,什么意思呢?就是说,一般情况下,双卡都是各有其功能的,无论工作还是生活,都是必不可少。

按照王晓初的说法,是瘟疫影响了经济,所以很多人停用了副卡。但实际上预付卡也是有各种套餐的,绝大多数都非常便宜,每个月也就十几元钱,差不多就是一碗牛肉面的价格。在正常情况下,一个人仅仅为了一碗面钱的费用,就要停用一张卡,中断很多的社会联系,从情理上说很牵强。

而且,多数副卡都是用于私人联系,有大量社会关系网在里面,如果经济不好,恰恰是更需要加强联系,保持人脉,一般不太会因为节约这么十几元套餐费而去销卡,这对改善经济状况基本上没什么实质意义。

当然,经济比较拮据的人群也是大量存在的,主要是打工群体和没有收入来源的学生。这部分人群为了节约一点生活成本,放弃副卡也是有可能的。但是这同样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出帐用户的大量消失,是在1、2月,而全国封城的高峰时段,是在2月初,那时候官方的宣传非常乐观,一直在说元宵节就是拐点,过了就逐渐恢复正常。企业的破产压力真正到来是在2月底3月初,无论打工群体还是学生,绝大多数都不可能有这样的先见之明知道企业要倒闭以及学校至今无法复课。所以,这2千多万人几乎不约而同在一个非常短的时段都选择了停用副卡,这个现象怎么说都很罕见。

而且,客观的说,王晓初解释的原因里面,我们也不能排除其中一部分是主卡其实也没用了,也就是这个人再也不需要联系任何人了。

当然,我个人也不认为这2142万人都是因为瘟疫死亡了。只是这么庞大的一个基数,无论何种情况去排除,哪怕最后只剩一个零头,也是2万人,也值得我们重视,毕竟,这不是简单的数字,每个数字背后,都可能是一条鲜活的生命。

讨论到这里,大家可能已经看清楚了,这背后的各种因素很复杂,实际上我无法在这里给各位一个明确的答案。我只是把自己观察到的一些现象,给朋友们作一个大致的梳理,至于事情的真相如何,可能还要留待日后有更多资料和证据,才能做出客观的判断。

还有一些其他的说法,比如携号转网,加入5G等等,其实都基本不成立。携号转网且不说办理比例非常低,官方数据到去年底仅有1.8%,而且转网相当于肉烂了在锅里,三大运营商的总数是不变的,而我们看到的是总数锐减。至于5G也是相似情况,现在整体上还处于大陆所说的“基建狂魔”阶段,还在基站建设的早期,很多地方开通5G基本上就是一个噱头,真实的用户数仍然只是小众层面。

我们简单总结一下今天的话题,这2千多万移动用户的锐减现象,起码说明了国内经济的下滑达到了一个空前惨烈的程度,这是可以肯定的。至于说其中有多少是因为失去生命而没有了账单产出,我们暂时无法做出一个哪怕是大致的评估,但是我个人觉得,死亡人数如果在数万乃至数十万的规模,我也不会感到奇怪,因为官方数据一向都听党指挥,难以相信。我们现在看到起码两个证据,南华早报披露官方1月感染的内部数据,是其公布的至少10倍以上;另一个例子是山东卫健委被曝光内部统计数据,是公开宣布的20倍以上。

一个最有参考价值的对照,就是爆发情形和武汉非常相似的意大利。意大利的数据真实性和透明度是很高的。根据最新的数据,意大利当前的死亡率是9.8%。而意大利的整体医疗条件,是要比武汉以及整个湖北都要好的。所以,从这个简单的对比中,我们也可以看到,曾经的武汉和湖北,究竟经历了一段什么样的岁月。

好的,今天就聊到这里,谢谢各位,我们下次见。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