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校长感染中共病毒 哈佛被称第二中央党校(图文)

0
3月12日,哈佛学生被告知搬离校园,以防止中共病毒蔓延。(Maddie Meyer/Getty Images)

哈佛大学校长劳伦斯‧巴考(Lawrence Bacow)周二(3月24日)通过电子邮件告诉哈佛师生,他检测中共病毒(新冠病毒)呈阳性。

大纪元刊文表示,称新冠病毒为中共病毒更准确。因该病毒来自中共统治下的中国,更因中共掩盖疫情导致病毒向全世界扩散,并造成全球大流行。截至3月24日,全球417,654人感染,18,605人死亡。

巴考在信中说,在周日出现症状之后,他和妻子阿德勒(Adele Bacow)周二下午得知,病毒检测结果为阳性。 他说,他们出现了咳嗽、发热、畏寒和肌肉疼痛等症状。

截至周二下午,18名哈佛师生员工检测病毒呈阳性。

令人关注的是,哈佛大学跟中共关系深厚。

哈佛被称为第二中央党校

哈佛大学跟中共关系深厚,中国侨民给它封了另外一个名字“第二中央党校”。

美媒《石板》报导说,中共中央组织部2001年启动一个项目,就是在哈佛培养中共领导人。这个项目的目标之一是为中共官员提供培训,技能和专业知识,让他们可以应对中国日益复杂的局势和民众对专制政权的挑战。

这些经过仔细审核的官员,选拔出来的政权“明日之星”,被送到国外顶尖大学,在经过特别设计的项目里学习。如今,中共当局已经将这个官员培训项目扩张了到斯坦福、牛津、剑桥、东京大学和其它地方。中共迄今已经派遣超过4000名官员接受培训。

《石板》报导说,李源潮是中共政治局当中第一个在哈佛受训的成员。后来,他成为中组部的头头,之后更升迁至国家副主席。

在哈佛为中共培训的官员名单上还有一系列知名人物。李剑阁后来是中国国际金融有限公司董事长。赵正永后来是陕西省省长,陈德铭后来是商务部长。

哈佛的培训课程可以说是为中共量身定制的。哈佛老师教中共官员们如何担任领导人、如何制定策略、如何进行公共管理。一些讲课者是大名鼎鼎的哈佛教授,包括罗杰‧波特(Roger Porter)和约瑟夫‧奈(Joseph Nye)。

课程包括美国政策和政府管理、媒体运作、谈判策略甚至社交媒体。其中一门课程是危机管理。另外一门课程则是为上海市政府量身打造。培训课程总部位于肯尼迪学院阿什中心。

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秘书长卢迈说,这些课程的“目标是帮助中国当局在全球化环境下工作,追赶上来”。

除了上课之外,哈佛还安排中共学员实地参观,包括麻州议会、波士顿重建局、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和联合国。

哈佛跟中共的特殊关系在于它被中共中组部选中。而中组部是中共高度机密的一个机构,负责全中国的党干部任命,包括市长、省长,直到中央政府副部长。

卢迈透露,逾一半派往哈佛进修的中共官员在回国之后不久获得提拔。

中共对哈佛的重视,从习近平2019年3月20日接见哈佛大学校长巴考可见一斑。

哈佛帮助中共导致险恶后果

外界有评论认为,哈佛为中共培训官员是一件“危险”的事情。因为哈佛在帮助磨练、完善和提升一个专制政权的专业程度,而这个政权在系统性地、以史无前例的规模侵犯人权。虽然哈佛并没有教中共官员如何审讯人权活动人士——中共独裁者也不需要别人教——但是,哈佛帮助中共加强了统治,而这个政党不遗余力地残酷对待那些质疑其统治权力的人。

哈德逊研究所高级副主席刘易斯‧利比(Lewis Libby)撰文说,尽管中国是世界数一数二的经济体,但是中共领导人忽视必要的改革,反而挥霍大笔钱财,用于实现其在亚洲、欧洲的霸权野心,以及牢牢控制中国人民。

在国内,中共花费大笔金钱阻止老百姓多生孩子、打压网络言论、镇压维吾尔人、香港民主运动和西藏人。

在国际上,为了扩张地缘政治版图,中共一带一路“大撒币”的基础设施项目遍及从东南亚到北大西洋,从南海到帕劳。在过去几十年,中共国防支出每年增加10%,远远超过任何其它国家。如果中共哪怕拿出其中的一小部分用于整治卫生系统,今天的全球灾难就可以避免。

中共病毒疫情爆发,并在全球大流行,大纪元在特稿“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一文中揭示了病毒与共产党之间的关系,病毒针对共产党而来;“中共病毒”向世界蔓延之势,清晰地勾勒出它循着与中共关系密切的国家、城市、组织和个人一路蔓延。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