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人的经济掠夺(2)(图文)

3

中共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性迫害,不但造谣诬陷、重刑诬判、毒杀虐杀法轮功学员,还进行疯狂的经济掠夺,包括:(1)直接掠夺,即抢劫和绑票,抄家(实际为打家劫舍),砸毁物品,冻结账户,查封冻结,霸占没收房产等;(2)敲诈勒索,巨额罚款;(3)截断生计,全方位截断法轮功学员的一切经济来源。中共经济迫害规模空前巨大,损失难以估量,程度之深,性质之恶劣,令人触目惊心。(接上文)

2. 敲诈勒索

据明慧网二零零七年七月二日载,某公安人员酒后吐真言:消灭法轮功是不可能的,为什么还不停地迫害?就是因为上面对迫害法轮功学员给了特权。什么邪恶特权?对法轮功学员可以不讲法律,怎么处置都不为过。以前抄家、扣押、罚款还给个证明,如今什么都不给,就是强抢豪夺,不给钱就劳教。他们称法轮功学员的钱最好得,其它案件还不好明着开价。

几乎所有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后,都不同程度被勒索,很多人被反复勒索。辽宁抚顺国保支队长彭越为了升迁、发财,卖力迫害法轮功,利用家属救人心切的心理,对法轮功学员及家属明目张胆的公开要钱,敲诈勒索,数额巨大。所谓“抓人不空手,放人不白放”,放言:拿钱就立即放人,否则就重判。

2.1 “没有你们法轮功,我们吃什么?!”

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山东烟台法轮功学员、莱阳中心医院眼科医生马青春女士正在单位上班时,被国保大队和“610”人员绑架、抄家抢劫,被非法关押在洗脑班时,遭虐待体罚、严重殴打,期间父母遭“610”人员勒索、恐吓诈骗三千元,一恶警明目张胆地对马医生说:“没有你们法轮功,我们吃什么?!”

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国保大队正、副队长李彦甫、李宾对法轮功学员巨额罚款后,从不出示任何收据,他们用这些钱购置小轿车,吃喝玩乐,公开扬言:“不弄钱我们咋搞办公环境,咋坐轿车,咋超过第一流的玩乐标准?”

辽宁省锦州市义县国保大队长姜成绑架法轮功学员的目的非常明确,就是勒索钱财,不交钱一律劳教、判刑,叫嚣:“让法轮功学员‘破财免灾’,我们也好有个吃喝钱。”不到两年时间,参与绑架十三人,勒索现金三十三万多元,不久遭恶报患颈椎病,四肢发木、浑身难受,上北京都治不了。

家产过亿遭绑票——“我们赤壁穷呀”

李玄刚,湖北省赤壁市法轮功学员,商人,家产过亿。二零一二年初,李玄刚开了辆一百多万的宝马去工地,赤壁市“610”、国安、派出所找到工地破门而入,先打听宝马车再去工地找人,工地明真相的人很多,都知道法轮大法好,在员工抵制下,恶人未达目的。同年四月十九日,李玄刚被秘密绑架,赤壁市“610”及政法委向李玄刚的家人威逼利诱,家人被抢劫豪夺四十五万元(其中二十万元连白条子都没有)后,李玄刚被放回。赤壁市“610”一姚姓工作人员毫不掩饰地说:“我们就是要抓象你们这样年轻又有钱的,我们赤壁穷呀。”

全市大抓捕,抢劫物品用车拉、堆成山,敲诈勒索近三百万

二零一五年,辽宁省朝阳市蒙冤多年的法轮功学员因依法申诉冤情,遭到疯狂报复,市委书记蹇彪竟下达“从严、从重、从速”的迫害指令,出动全市警力大抓捕。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全部被抄,抢劫的物品在各公安分局堆成了山,有的家被拉走几车物品,被敲诈勒索现金据不完全统计高达近三百万元。有的法轮功学员一被抓,中共不法人员就提示家人找关系送钱,他们看法轮功学员的家庭情况要钱。为了让亲人早日回家,家属无奈,只好要多少给多少,多则二十多万,少则十万、八万。

冤狱十多年八次遭抄家抢劫,不堪勒索纠缠,丈夫与她分道扬镳

罗长云女士,陕西省安康市法轮功学员,汉滨高中教师,屡遭迫害,受尽身心的残酷折磨。被非法关押期间,被学校停发工资和其它一切待遇,没有一分钱生活费。八次抄家,被抄走大量私人物品,每次都没有清单,特别二零一六年六月,家中物品被一扫而光。罗女士每次被绑架,她丈夫都遭敲诈勒索,总计十多万元,因受不了无休止的纠缠,二零零六年与她离婚。二零零七年五月,她被非法拘留,国保大队仍找她前夫敲诈勒索了不少钱财;二零零八年六月,她被非法拘留,国保大队又敲诈她前夫七千元。

“请”共匪旅游,包吃包住,还捎带生猛海鲜,崔家遭勒索六万多元

二零一四年四月,山东济南市历下区法轮功学员崔金财遭绑架关押。家人给拘留所送去三千元,将崔女士接回家。市“610”人员知道后,五月十六日,伙同济南市局警察闯入崔家非法抄家,逼崔金财放弃修炼并写“保证书”,崔金财拒绝,恶人扬言要再次将她抓到洗脑班。家人被迫出钱“请”这些共匪去青岛旅游三天,包吃包住,还要捎带生猛海鲜回家,花了六万多元。

李嵋珊疯狂敛财,六、七年间敲诈勒索近三百万元

辽宁省锦州市公安局“610”头目李嵋珊,自二零一一年上任以来,绑架法轮功学员二百多人次,经常大打出手,并疯狂敛财,勒索金额不断飙升,从最初的一万到四万、五万、八万,甚至十万以上,最高达十五万。六、七年间,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近三百万元。如勒索法轮功学员赵桂华、刘某各十五万;高晓明、徐慧萍(徐慧平)各十二万;黑山县宋艳娟、马晓慧、战志刚、崔雨四人共四十多万;刘金富八万;卢素平弟媳、卢素英和王红丽共二十多万等等。

二零一七年三、四月份,李嵋珊伙同锦州凌海市国保大队长张跃等十个警察,对凌海市十一名法轮功学员野蛮抄家、绑架关押,并狮子大张口,仅二十多天就直接勒索现金四、五十万元,总计经济迫害七、八十万元;二零一七年一月至五月,与锦州义县国保大队长姜成勾结,绑架法轮功学员四名,敲诈十一万元,几天后又绑架一名,敲诈四万元。

更多事实:

◎王传彦女士,北京市七旬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六年七月十五日在讲真相时遭人恶告,被岳各庄派出所警察绑架,被非法关押一个月后放回,家人被丰台公安局勒索二十万。

◎二零二零年二月八日,山东省鄄城县吉山镇刘庄村法轮功学员孙秘香发放大法真相资料时,被吉山派出所警察绑架并抄家。因疫情严重,他们没有地方送,只好把孙秘香送回家,向她家人索要四万元,家人为此到处借钱。

◎二零一七年三月十四日,辽宁抚顺市古城子派出所非法闯入李姓三姐妹住处将他们绑架。家属前去要人,各被讹诈勒索五万,共十五万。

◎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黑龙江牡丹江市公安局长赵金成纠集警察和居委会主任劫持数十名法轮功学员,向家属勒索巨额钱款后放回。

◎荆海章,男,辽宁省沈阳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八月三十日,在碧塘公园发放真相资料时被长江派出所警察绑架,在派出所被非法监押四十八小时后,被取保罚巨款五万元,半个月后与世长辞,终年七十三岁。

◎高振英女士,吉林省农安县法轮功学员,二零一四年七月十八日早晨七点,一家三口被国保大队、古城派出所警察绑架,高女士遭刑讯逼供被打残,家人被勒索十五万元,将人救回了家,回来后还需丈夫背着上下楼;据悉,和她同时被绑架的农安县法轮功学员谭景丰,被勒索了四十万元才回到家中。

◎二零零三年二月末,黑龙江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邢桂荣在鸡西市被绑架。地痞出身的国保队长宫喜海对邢残酷迫害,把她脚尖着地绑在十字架上,用铁丝拧成刑具抽打脚面,折磨四天四夜,后关进看守所,再劫持到恒山公安分局,把邢铐在暖气管和铁床之间站不起、蹲不下,折磨五天五夜。向她家人勒索二十万元后才放人。

2.2 不拿钱就关押、虐杀、强抢强扣

谋财害命,曾华国六天惨遭虐杀

法轮功学员曾华国家有上百万资产,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九日,遭湖南邵东县国保局中队长邓建华为首的恶警绑架,恶警为追查其所存准备出国的十四万元的下落,对他刑讯逼供,不到六天时间,曾华国惨遭虐杀,前额处有针缝合后的明显伤口,牙齿被打掉两颗,两脚的踝关节被打断,全身到处是伤痕。

妄图捞油水共匪敲诈,拒绝被勒索好人冤死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十三日,辽宁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赵开胜一家四口进京上访遭劫持,一万多元被恶警王润龙等人搜身抢走。家人花不少钱赎出了赵的女儿和老伴。恶警得知赵家经济状况挺好,就勒索巨额,被严词拒绝。捞不到油水的匪警下毒手,与丹东市公安局“法制处”、市劳动教养委员会合谋将翁婿俩非法劳教。赵开胜在丹东市教养院遭各种酷刑折磨,被迫害致一病不起。教养院为推卸责任,二零零一年底,将病重的赵开胜“保外就医”放回家。第二年四月二十三日,赵开胜含冤离世,终年六十二岁。

非法拘押、围殴毒打,家属心如刀绞,到处借钱赎人

据明慧网二零零四年三月四日报导,山东省寿光市古城乡党委书记王俊文在乡政府私设公堂,对法轮功学员非法拘押、毒打、虐待、巨额罚款。二零零零年八月十一日,王俊文把十几名法轮功学员从寿光看守所拉回乡政府,强制每人光着上身背对着太阳晒,每个人背上都晒起了大水泡;当晚,把他们的头蒙上拖到一间仓库,十几个人毒打一个,两根皮棍子,三支电击枪猛打,那惨痛的叫声几百米之内的人都能听到。当晚四人被打得送医院抢救,两人被打得骨肉分离,两人不省人事,之后都卧床两个多月,口吐黄水。恶人还叫这些法轮功学员的家属看他们被打的惨状,家属们看得心如刀绞。王俊文说:每人必须交二万三,交不上,就这样一天打一次,直到交上钱。为了亲人的命,家属只能到处去借钱。共勒索罚款五十多万元。其中法轮功学员郭长亭被勒索六万;李洪泽四万;郭世滨八万五;赵修顺六万五;赵立明、李洪杰、赵世恒三万等。

三十多人开三辆车上门抢——“不是看你老了,我一脚可踢死你”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一日,湖南省宁乡县资福镇法轮功学员宋佑娥因进京上访被非法拘禁、毒打折磨,勒索押金,她没钱交,镇政法委书记刘奇武就带三十多人,弄三辆车到她家,抢走农用抽水机、柴油机动力、大台凳、音响等农具、家具、家电及稻谷三千七百多斤、种谷二百斤、为准备儿子结婚而饲养的两头大肥猪(每头二百多斤)、饲养的一百七十三只肉鸡(每只三斤多),米被抢得一粒不剩,儿子的全套修车工具被洗劫。一把祖传马刀被派出所所长周德龙亲手抢走,她丈夫气得不行,要举手打他,他叫喊:“不是看你老了,我一脚可踢死你。”翻箱倒柜,衣物丢了一地,门页门框被掰坏,满屋一塌糊涂。

吕庆刚出冤狱被查封冻结房产,住房公积金被强制截留划拨

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一日晚,辽宁抚顺市法轮功学员吕庆被绑架,被诬判两年十一个月,罚金一万,单位停发工资。吕妻由于原单位某大型国有企业破产,在社区找了份打扫楼道的工作,老少三代生活十分艰难。吕庆出狱后,没钱交这笔非法罚款,被东洲区法院执行庭查封冻结房产,威胁要将他们的住房抵押低价拍卖,冲抵罚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三日,单位非法解除与吕庆的劳动合同,他的住房公积金并没有交给本人,而是刚存入抚顺商业银行,就被银行配合法院强制截留划拨。

遭非法开除,借钱补工龄办退休,退休金账户却被冻结

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李刚,因拒绝所谓转化,二零零二年,被单位非法开除。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二日,和妻子李艳荣等十二位东洲区法轮功学员被绑架,夫妇俩被枉判二年十个月,并各自被勒索罚金一万元。出狱后,李刚因遭严重迫害无力出去打工,妻子没有工作,生活十分拮据。二零一九年,李刚向亲友借钱补足工龄后办了退休手续,领退休金时,却发现账户被东洲区法院冻结。法院执行局朴某要李刚交二万元罚金,这令全家生活更加困顿。夫妇俩被绑架关押前,儿子正要结婚被迫中止,出狱后准备给孩子办婚事,却没经济能力。

更多事实:

◎河南省南阳市新野县国保副队长李宾,对法轮功学员赵文玉罚款十万元,赵被榨得倾家荡产。因再无油水,恶警不甘心,将赵文玉夫妇抓进监狱残酷折磨。赵受刑七天七夜,昏死过去七次,恶警用凉水喷醒后再用刑。

◎山东武城县恶警绑架法轮功学员,以劳教要挟勒索巨款,逼迫家属把赎金直接存入恶警账户。恶警张瑞军曾向法轮功学员李秀云的丈夫勒索:“拿十万块钱就放人,不拿就劳教”。结果李秀云被劫持到山东第一女子劳教所迫害致瘫。

◎河北保定新市区韩村乡沈庄村法轮功学员朱兰英女士,二零零一年因进京上访被勒索十万、非法关押三年,母亲和二哥因迫害离世;二零零五年,因不放弃修炼,被乡罚款十万元,每年从给村民发的各种款项中扣。二零零八年,每位村民应得卖地补偿款三万五千元,朱兰英及母亲、哥哥的补偿款被全部扣除。

◎黑龙江双城市双城镇公社万家大队小付家窝棚村村长关凤桐,为还所欠赌债,疯狂勒索本村进京上访的法轮功学员,对每人罚款三千六百五十元。家里没钱或人不在家的,雇车去强抢,将秋收的玉米、黄豆低价卖掉;如还不够数,就撬门入室,抬走贵重物品低价出售。不久遭恶报,村长被撤,二零零七年春因赌博被捕入狱。

2.3 共匪比绑票、劫道的还狠毒

共匪敲诈勒索法轮功学员,和当年红军土匪“绑活票”没什么本质区别,比一般绑票、劫道的更狠毒。绑匪是暗的,共匪是明的;劫道光劫身上带的钱,共匪连家里、亲朋好友的钱一块劫;绑匪拿钱赎人,共匪有时只是骗钱,钱交够了,人却依然被关押,甚至被害死。

2.3.1 株连敲诈亲友

屡遭绑架被重判,负债累累孩子失学,株连亲人生意败落,含恨离世

河北沧州黄骅市吕桥镇孙正庄法轮功学员程儒林,两次被市局和派出所绑架、非法关押,共被罚款一万五千元,家里营救也花了不少钱。二零零二年十月,程遭非法重判十四年,妻子带着三个孩子艰辛度日,家中无一点积蓄,还负债累累。大女儿考上大学,被迫放弃学业,出去打工。

程的三弟不修炼法轮功,也没违法,二零零一年五月,却被绑架到黄骅看守所所谓顶替程儒林。警察放话拿钱赎人。家人请客送礼十几万,并被勒索五万,人被放回。他三弟的桥涵公司因三弟被绑架关押四十多天,好几个大单子延期完工,违约金上千万元,蒙受巨大损失,三弟本人身心也受到极大伤害,导致生意败落,身体每况愈下,最后竟一病不起,含恨离世,年仅四十多岁。

株连亲友被绑作人质敲诈,被敲诈勒索几十万元,生意损失无法估量

张伟女士,辽宁省东港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月九日,被绑架,遭酷刑折磨,被诬判七年。丈夫孙风昌因张曾走脱,两次遭东港市公安绑架、毒打,家人先后被勒索一万元和八万元。张伟两位在北京做生意的朋友也因此被绑作人质勒索二万元,店铺每月租金十万,朋友被关押十七天,店铺关闭十七天,直接经济损失几十万元。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一日,市局局长王尚庆指挥警察坐云梯破窗而入绑架张伟,在亲人和邻里营救下,张伟脱离魔掌。参与营救的亲人遭株连。大女儿被非法通缉,两个小叔子(后被非法判刑)、弟弟、二女儿、姨夫被绑架,共被勒索四万元(后被要回)。自迫害以来,家中被抢走的现金、财物,各种罚款,为营救亲人、朋友被勒索的现金等等,合计三十二万八千七百元;自家和亲人的生意因迫害而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已无法估量。

绑架亲人做人质,借机敲诈巨额钱财

二零一二年六月,辽宁省朝阳县公安局赵强等人为抓捕二十家子法轮功学员韩明兰,疯狂绑架韩明兰的数位亲人做人质,并借机敲诈巨额钱财,抢夺财物。县公安局开价十万放回韩的丈夫修树军,过程中抢走韩家三辆私家车。后看到韩家家业大,继而又绑架韩未炼功的儿子、儿媳及多位亲属与当地法轮功学员共十四人,对已放回的人质敲诈几千至上万元不等,在当地引起公愤。

亲人们被绑架,共匪勒索二十多万元,女儿被迫辍学打工

二零零二年四月,黑龙江佳木斯市法轮功学员蔡荣被绑架没几天,被非法劳教二年。友谊路派出所警察又上门抄家抢劫,肆无忌惮,忍无可忍的家人跟他们发生冲突,匪警将蔡荣丈夫及丈夫的姐夫、三个哥哥和一个朋友绑架。亲友们被巨额勒索后放回。派出所警察钟强(现在是副所长)说他的牙被打掉了,又无耻勒索六万元,其实这人镶的是假牙。蔡荣的丈夫共损失二十多万元,承受极大痛苦,家中经济陷入危机,女儿被迫辍学打工。

2.3.2 绑票勒索,骗钱不放人

张英夫家属救人心切,被敲诈十七万五千元,却未盼回亲人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一日深夜,深圳市宝安区宝民派出所警察将资深少儿美术教师张英夫绑架,非法劳教两年。七月,深圳市宝安区公安分局恶警见张英夫家属救人心切,开始狠狠勒索钱财,先说五万可以放人;后又说十五万两个月内放人,如再加二万,十天放人。张英夫家属被敲诈了十七万五千元后,盼来的却是亲人被非法劳教两年。

父母救女心切,先送八万,又凑四万,女儿仍遭诬判三年,被迫害致精神分裂

二零一六年中秋节前一天,山东郓城县法轮功学员樊真言因在集市上散发真相资料被绑架批捕,轿车被随官屯派出所非法扣押。她父母救女心切,托熟人向国保大队、检察院、法院等部门送去八万元,后又凑了四万。樊真言后被诬判三年,二零一八年三月六日被送到济南女子监狱迫害,经鉴定已被迫害致精神分裂。但家属申请保外就医,监狱长说不写悔过书不放人。年迈的父母从监狱回家后饭也吃不下,每天以泪洗面。

被勒索四十万元后,妻儿却渺无音讯,死活不知

广东湛江市法轮功学员陈霞和孩子,于二零零六年二月十日被湛江恶警绑架。恶警在勒索家人四十万元后不但没放人,甚至耍弄欺骗手段不许陈霞的丈夫探望妻子和孩子,多年过去,陈霞和孩子渺无音讯,死活不知。

吊铐毒打索要银行密码,石雷民遭绑匪诈钱劫财,重判十年

石雷民,安徽省亳州市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四月,遭亳州潐城区公安局政保科科长王久山绑架,同时被绑架的还有妻子赵影、女儿石露露、外甥女李大丽,被抢走电视机、金项链、金耳环、现金、七万多元存款单等财物。王久山为索要取款密码毒打石雷民,并欺骗他说:“你拿出取款密码,拿三万元,就放你妻子回去照顾老人,照顾两个小孩上学。”石雷民无奈,只好同意。谁知,妻子不但没有被放回家,还被非法判刑三年,石雷民十年,李大丽四年。

家属被骗十五万元,王翠仍遭诬判七年,被监狱迫害致死

王翠女士,一九六三年生,河南周口市沈丘县法轮功学员、教师,多次被绑架关押。二零一二年八月十日,王翠再次被绑架,亲人先后被警、检机构骗了十五万元,儿子原本考上大学也无法入学,被迫打工维生。王女士仍被非法判刑七年,家人后来只向检察院讨回了六万。因身体不合格,王翠第三次才被强行送进新乡女子监狱。二零一六年十二月二十一日,被监狱迫害致死,遗体就地迅速火化,终年五十三岁。

更多事实:

◎深圳法轮功学员余毅文于二零一五年二月被绑架,他太太为了营救他,据说被盐田公安勒索了几十万,二部汽车卖了,自营公司也受到很大损失,余毅文仍被非法判刑四年;

◎胡艳玲,内蒙古兴安盟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九年四月被兴安盟科右中旗公安局警察绑架,身上带的三万多元现金被抢走。她家做木材生意,丈夫救妻心切,被恶警敲诈勒索八万元现金,结果胡艳玲还是被非法劳教两年半。

◎王连荣,天津市西青区杨柳青镇法轮功学员二零一零年七月二十七日,贴真相不干胶时被举报绑架,家人被勒索四万元,王连荣仍被非法判刑三年。

◎河北承德公安局政委何士金,据悉敲诈法轮功学员钱财至少几十万。一法轮功学员家属丈夫被抓,想通过他办出来,给了他一万元,他没给办。这家人生活特别困难,家有二老、孩子,没有经济收入,这一万元差不多是全部家当。

◎马凤梅,女,辽宁抚顺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二年七月十九日被绑架,后被非法判刑,原辽宁省第二监狱监狱长孙辉,以给马凤梅办保外就医为名,向她丈夫索要四万元,直到马风梅出狱,孙辉也没给她办保外就医,钱却被他私吞。

(待续)

来源明慧网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