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默坑害后代” 大陆华人要实名控告中共(图文)

16
由于国内疫情严重,来维州探亲的齐志华被困在了澳洲,有家难回。(本人提供)

“我要实名起诉中共及其领导人。”2020年3月25日,家住澳洲吉朗(Geelong)的齐先生打电话给《大纪元时报》说,“我叫齐志华,是山东济宁人,我就是要实名告他们。”

“不说‘亲自指挥、亲自指导’吗?结果就死了这么多人,你(中共)就做成这样了吗?死了几十万人,就这样死了吗?必须得起诉!”齐先生对中共各级政府官员在疫情初期的不作为,导致包括自己、家人在内的全世界人付出惨重代价十分愤怒。

齐先生在去年12月底来到澳洲探亲,计划和家人团聚庆祝新年,没想到这一趟澳洲行如今却有家难回,自己的企业、家庭都无辜受累。

齐先生下定决心实名起诉中共,“现在不是共产党死就是我死!只能是这样。”

对于中共极力粉饰太平招致人祸,他说,“我还要告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欺骗老百姓。”“当全世界喊出‘打倒共产党’,它(中共)就已经死亡了,一刻也坚持不住。”

沉默将坑害后代 不能再给中共机会
齐先生是一家小型煤矿维修企业的老板,他本来深谙祖传针灸精要,是世界针灸联合会的成员。“我在中国开不了诊所,因为拿不到共产党发的证,所以我只得改了行。”他说,“中医只有传承才能看病,要父亲教儿子,儿子再教儿子,望、闻、问、切,要手把手教的,否则老师教的都是假的,是共产党写的。毛泽东不懂中医,叫西医大夫编写了中医的书。”

尽管对中共专制统治十分不满,但为了一家人能够安稳的生活,齐先生选择了沉默。

“为了赶紧离开共产党一党执政的国家,叫孩子接受一个良好的教育,到一个自由、民主的国家去,所以我也是忍气吞声。它各种税、各种费随便加,它说罚款就罚款,它说什么就是什么,不行就把你银行账户给你封掉了,它罚了我几十万了。”

“国营(企业)、国企、央企是共产党的大企业,人家要优先的,把我们个人的小企业都得逼死,我们的利润只有很少很少一点,非常少的利润,一直就是这样,税又高,税非常高。”

尽管如此,齐先生和太太坚持用汗水和劳动换取回报。

“我缺少资金贷款的话只能跟亲戚朋友去借,去干一些工程,结完帐之后再还给人家。他们(国企等)在银行里就可以无息,或者是以很低的利息去做这个生意。除非你跟共产党有私人关系,或者必须得给他们送礼,才能贷到钱。”

但是一味的忍让、沉默也没能让齐先生一家人过上安宁的生活。由于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爆发,他和妻子被困在海外,“(中共病毒)给我家带来很大伤害,我的小企业过完年要开工,我是法人,我不回去这个企业就死掉了、停掉了。我家人的吃喝住、儿子留学的费用都受到了很大影响。”“我不知道孩子该怎么上学了,我不能偷不能抢,不能违背澳洲政府的法律去打工。”“病毒已经把我的家庭祸害成这样了。”

他表示,中共通过暴力和谎言执政不是“一天两天、一个月两个月了”。“六四的时候我20岁,从那时候我就知道了,再就是(迫害)法轮功,再就是香港(反送中运动),不能再留着这个毒瘤了。之前我还有点软弱,但它(中共)坑的不是这一代人,包括我的后代都要被坑害了,我不能再给它机会了。”

齐先生后悔没能尽早发声,此时他的心中五味杂陈。他认为,很多华人、大陆人都像曾经的自己,忍受着中共统治下的压迫,“我也是非常、非常地为他们、为中国人的痛苦感到很痛苦、很悲哀。”“我们中国但凡有良知的人,但凡是个中国人,人人都能感受到(中共的邪恶),他们只不过是说与不说的问题。”

中共隐瞒疫情不拿百姓当人 大陆华人不敢回国
“能忍的我都忍了,让我爆发的就是疫情,它(中共)胡报、瞒报、谎报,到现在清零,共产党胡说八道。”

一位在济宁监狱工作的朋友告诉齐先生,“监狱里犯人、狱警确诊的根本就不止200多人,很多很多,太多太多,根本就不让你上报。”

“你说病毒没了就没了?病毒听你共产党的?”他说,“它拿百姓根本不当人看。”

“我就知道共产党不说人话,他们宣传的都是假的。”齐先生说他太太也劝他不要回国,“你到了中国就被隔离,隔离可能就进火葬场了,就死掉了,共产党不会为你老百姓花一分钱的。”

“共产党不是人,它就是吸老百姓的血才养活了他们,才能撑到今天,70年了。”他说,“共产党是强行复工,因为它收不上税了。”“它号召老百姓复工,那你两会为什么不开呢?有些事情说不通啊,它明显在说谎。”

齐先生表示,中共欺瞒民众是因为恐惧有良知的大陆人了解真相,从而对抗极权,“微信、QQ、中央电视台……它不讲真话,它忽悠、给你洗脑,宣传的有多好多好。它现在最害怕的就是老百姓,中国有良心的就是老百姓,老百姓要是站出来它就完了。”

“好多中国人也意识到了,P4病毒研究所用动物做完实验后,把动物贩卖掉获利。他们就是没有底线的,共产党就会这样做。”他表示,“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政府。”

“这次瘟疫让全世界看到,共产党就是一个毒瘤。跟病毒走得近的没一个有好下场。这就是天灭中共的开始。”齐先生以伊朗、意大利为例,呼吁澳洲政府“不要与邪恶做交易,与中共划清界限”。

齐先生认为中共造成疫情全球蔓延,给中国人带来耻辱,“(中共)喝中国人的血,喝世界人的血。”“它拿全世界人不当人看。”

“我们是一个优秀的民族,共产党把我们抹黑了!”他说,“澳洲人也受害,但这不是我们老百姓的过错,这是共产党带来的病毒。”

他希望更多中国人能够清醒过来,不为中共背锅。“这不是我们想要的政府。”

齐先生认为,中共极权统治下掩埋了无数尸骨和血泪,这样的政权无法长久。“如果任何一个蠢人他要觉得自己蠢,那他就不愚蠢了,所以它(中共)永远也不会改。正因为它蠢才做的这些蠢事。共产党不会自己灭亡的,它就像一堵烂墙,我们必须把它推倒。”

作为基督徒,齐先生认为中国人需要的不仅是“吃好穿好”,更重要的是“自主权和灵魂”。“共产党没有灵魂,它是行尸走肉。因为它没有信仰、没有底线。”

压在齐先生心中的话终于在今天说出了口,他号召海外华人远离中共,与世界为伍反抗极权专制。“我们每一个中国人都是无辜的,看清了共产党,我们都得发声,你不要再沉默。”

“中共正在走向灭亡,我们能加快它的灭亡,不然(它)会坑害更多的人。”

齐先生公布了自己的邮箱地址([email protected])。他希望更多的人可以和他联合起来,“任何一个人,我们要联合起来,共同发声、铲除共产党这个邪恶的组织。”

“全世界的人都快觉醒吧,趁还来得及。”齐先生说。

来源大纪元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