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毒流行 专家:谨防中共纵火后又当“消防员”(图文)

5
示意图。(香港大纪元合成)

迈克尔‧索伯利克(Michael SOBOLIK)是位于华盛顿特区的美国外交政策委员会印太事务研究员,周五(3月27日),他通过《国家评论》(National Review,NR)刊文表示,中共病毒(武汉肺炎)大流行,中共(CCP)放了火却反过来充当消防员。他因此呼吁美国人要看清中共的真实面目——纵火犯。

在这篇题为“不能让中共利用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来捞取好处”的文章中,索伯利克指出,面对疫情,中共政权的第一反应是恐吓。它强迫医生噤声,并禁止医务人员发表或可挽救生命的相关发现,极力压制人们对武汉疫情进行了解。当武汉及其周边城市病例暴增、无法再否认疫情时,其党关心的是权力垄断而不是人民的福利。

文中指出,2月,随着中共病毒在世界范围内传播,中共外交部长王毅出于其党的面子问题向邻国施加压力,要求对方继续与中国保持通航。而现在,(疫情蔓延全球之际)中共又竭力粉饰其错误,并将该病毒归咎于其它国家,例如美国。

根据澳大利亚南安普敦大学的一项研究,如果中共领导人在疫情之初迅速采取行动,中国国内的病例数量有望减少95%。索伯利克表示,然而,中共没有这样做,取而代之的是,该党的政治偏执狂将局部性疫情危机转变为全球大流行。

根据worldometers网站显示的数据,截至目前,除了中国大陆,全球至少有近47万人感染中共病毒,其中至少有近2.2万人死亡。另外,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数据,中共病毒对全球经济的影响将接近2008年的大衰退,甚至可能更甚。

索伯利克认为,就目前而言,中共政权制度性失灵正在对地球上每个国家的卫生保健系统进行压力测试。意大利的医院不堪重负,而美国本国的呼吸机将在四个星期内用尽。在伊朗,每10秒钟就有人死于中共病毒。

面对当今这种局面,中共又开始了新一轮宣传攻势。文章指出,在这场危机中,中共今天在努力工作——不是纠正错误,而是改写过去(历史)。该党正在进行一个多战线宣传运动,将中共病毒的责任转嫁给美国,同时声称中共的反应为世界其它地方做准备提供了时间。中共政权还俨然以全球卫生服务提供者的身份,将面罩和测试包运送到医疗资源短缺的国家。

文中进一步指出,问题在于,中共在用这种看似正确的援助来捆绑错误信息。

索伯利克解释道,这些谎言为该党实现其更大的目的:让中共病毒转变为其党的正能量。咨询公司Horizo​​n Advocacy上周根据中共政权和官方媒体的消息发布了一份报告,其中详细说明中共计划将其战略部门的经济定位成“一记重拳”,让仍受疫情影响的其它工业化国家“出局”。根据中共国防科技工业局的说法,中共必须迅速启动经济,“为疫情结束后的国际市场扩张铺平道路。”

要区分中共和中国人
索伯利克因此呼吁,华盛顿的决策者应该认真对待中共这一赌博。但是也不应该寄希望于美国的朋友和合作伙伴——假设他们会这样做。

文中举了几个例子作为解释,近年来,中共通过与华为等公司合作,并通过广为宣传的“一带一路”倡议,使其全球经济足迹得以极大扩张。然而,太多的中方贸易伙伴仍然对中共政治制度的真实性质及其构成的威胁视而不见。

因此,索伯利克认为,美国必须挫败中共的虚假宣传运动,而且要首先从促进国内团结做起。

作者还在文中提到中共和中国人的区别。他指出,迄今为止,美国大多数公开辩论都围绕川普(特朗普)总统将COVID-19称为“中国病毒”(中共病毒)的决定。总统选择这一用词并非出于种族歧视,使用相同措辞的无数记者和权威人士也没有,他们只是在回应中共的宣传。

然而,这句话虽然准确无误,却无法区分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中国公民不是这场危机的煽动者,而是该党自私自利应对危机的第一受害者。

因此,他提醒美国领导人,必须清楚这是一个关键差别,这是受害者和施害者之别。中国共产党纵了火,然而,它“扑噜扑噜”身上的灰烬,摇身一变成了“救世主”。因此,美国人要齐称其党为:纵火犯。#

来源大纪元
分享